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六十四章 你吃,我吃,你吃不吃?

第两百六十四章 你吃,我吃,你吃不吃?

  夜幕之下,

  一道娇小的身影马路旁的绿化带里快速地奔跑着,体态轻盈,像是一只飞燕低飞。

  之前不久,

  在那个方向终于传来了令她心悸的气息,

  紧接着,

  自己楼下的那道黑影直接消散。

  小萝莉清楚,

  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或者,正处于结束的尾声。

  现在,

  她可以去看看了。

  在书店外的街道上,

  她看见了躺在地上的老道以及正在往老道身上涂抹泥巴的猴子。

  猴子是认识小萝莉的,这个时候,它马上“吱吱吱”地挥舞着自己的爪子,然后自己抓住老道的衣服想要用力地拖动却收效甚微。

  小萝莉听不懂它的话,但能猜出是什么意思。

  弯腰,

  将老道扛了起来,

  像是扛起一根老辣条。

  这个画面,

  有点辣眼睛,

  一个糟老头子,被一个小萝莉像是码头扛沙包一样扛着,老头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小萝莉则是一脸的冰冷平静。

  把老道扛进书屋放在沙发上之后,小萝莉就上了楼。

  推开卧室的门,

  地板上,死侍还在蠕动着,记得上次在将军山,死侍也伤得很重,这一次,伤得更重,整个人几乎四分五裂了,但它就像是被扒了皮开了肚子剪下头的蛇身一样,依然在蠕动着。

  这旺盛的生命力,

  还真是让人有些心惊,

  甚至,还有一点点的羡慕。

  除非现在将他丢进焚化炉里火化,否则他应该能有很大的概率会自己再慢慢地长回来。

  这是一种很让人羡慕的能力,

  但造就出这种怪胎也只能靠运气。

  日本神父的神秘,加上周泽上一世的骨灰拌饭,莫名其妙造就出这种奇葩。

  绕开了蠕动的死侍,小萝莉看见浴桶里的许清朗,微微皱眉,但还是伸手将其从浴桶里抓了出来,丢在了旁边的床上。

  看着光着身子的老许,他的脸色很苍白,气息也很微弱,但小萝莉看着他身上的光滑皮肤,不知道怎么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甚至,

  产生了一种想要拿硫酸给他身上做一个泰式SPA的冲动。

  自己也会洗澡,

  自己也会透着镜子看自己,

  自己这具身体非常非常年轻,

  还是个小女孩,

  但他的皮肤,

  居然比自己还好?

  得亏现在是文明社会,放古代,长这个模样,估计早就被哪家王侯贵族强掳回去暖床了。

  周泽不在这里,小萝莉很快就从二楼窗户位置跳了下去。

  她是来找周泽的,

  虽然她觉得自己不是来特意卖乖企图获得好感的,但既然自己来了,总不能不见一下周泽。

  事情还是很严重的,但比小萝莉的最坏打算要好很多,书屋里的人基本都重伤着,却没一个真正的挂掉。

  网咖所在的另一侧街道上,小萝莉的身形慢慢地显现,她停下了脚步,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和血腥的味道,而且,在不远处,她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周泽以及仍然挂在电线杆上的白莺莺。

  哦,

  她还看见了被周泽踩在脚下的那个血肉模糊的东西。

  深吸一口气,

  小萝莉犹豫了一下,

  身形向前一踏,

  而后出现在了周泽旁边,

  用一种她很罕见的低姿态柔声问道:

  “结束了?”

  “啪!”

  小萝莉的瞳孔当即一缩,

  一只手已然掐住了她的脖子,而后将其压在马路上一阵拖行,

  而后,

  停止。

  “做……什么……”

  小萝莉艰难地问道。

  她能感应出来,此时的周泽不是周泽,但当她切切实实地站在另一个“周泽”面前时,哪怕她已经放低了姿态不再像是以前那样喜欢“显摆个性”,但随后发生的这一幕,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额…………”

  周泽掐着小萝莉娇嫩的脖子,

  头慢慢地弯了下来,

  鼻尖在小萝莉的脖颈位置轻轻地来回蹭着,像是在闻着一盘新鲜出锅的酥肉。

  小萝莉甚至不敢看周泽的眼睛,

  这是一种令她这名资深鬼差都觉得头皮发麻的目光,

  在那深不见底的黑暗下面,

  像是有一层层的岩浆随时可能迸发出来。

  “我…………”

  小萝莉想说些什么,但在这种气势胁迫之下,却显得有些语塞。

  皮肤上,

  传来了滑腻的感觉,

  他,

  他在用舌头。

  小萝莉试图挣扎,

  但挣扎的后果就是脖子位置的手劲比之前更大了许多。

  一盘菜上来,

  先看色,再寻香,

  接下来,

  就是品味!

  他,

  他这是要吃了自己!

  磅礴的恐惧感侵袭着小萝莉的内心,这一刻,她仿佛回到了蓉城那一夜的晚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是……他的……手下……”

  小萝莉艰难地解释道。

  她一直很瞧不起那个人,也看不上那个人,

  哪怕是形势所迫,自己成了他的手下,他成了自己的捕头上司,但她依旧打心眼儿里看不上他。

  只是,

  在此时,

  她却不得不把那个人搬出来,

  希望能够……救自己一命。

  滑腻的触感消失了,

  周泽抬起头,

  以一种冰冷的目光继续盯着她,

  小萝莉甚至觉得,周泽眼里的目光,比之前更加森寒了一些。

  难不成,

  自己搬出那个人之后,反而刺激到了这个意识?

  那可真的是自己赶着趟儿找死了。

  小萝莉心里如坠冰窖,与此同时,她感知到掐着自己脖颈的手,力气正在继续变大。

  要断了……

  脖子……

  “砰!”

  下一刻,

  周泽猛地抓起地上的小萝莉,

  将其向远处丢了出去。

  像是一块臭狗屎,

  他不想再看见了,

  赶紧丢得远远的。

  小萝莉娇小的身子撞在了电线杆上,若非她的舌头快速伸出来将自己护住,可能最少也是一个重度骨折。

  但即便如此,那根电线杠还是被她撞断了,自己整个人也是在绿化带的泥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收回了舌头,

  小萝莉挣扎着爬起来,

  伸手摸了摸脖颈位置的淤青,

  她有些欲哭无泪。

  甘霖娘,

  用得着这么不讲理么!

  周泽又缓缓地走了回去,他习惯在每次苏醒之后吃点东西补一补,然后再侧过身,睡一觉。

  走到那血肉模糊的身体面前,弯下腰,伸出手,在下面摸索了一会儿。

  而后,

  取出了一个散发着幽暗光泽的尸丹,

  这是老头刚刚从白莺莺身上取出的尸丹,

  是白莺莺生命精华所在。

  看着手中的这个东西,

  周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就像是一个饥饿的人在家里翻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个稍微能吃的东西了。

  他张开嘴,

  将尸丹送向自己嘴里。

  一边的白莺莺在此时抿着自己干裂苍白的嘴唇,轻轻地咂咂嘴。

  那是她的尸丹,

  但她不敢说什么。

  血脉的层次,

  血统的压制,

  老板的身份,

  让她不敢在周泽面前要求什么,也无力去要求什么。

  况且,

  她也清楚,

  现在自己面前的,

  并不是自己的老板周泽,

  而是令一个人。

  周泽的手忽然停住了,

  而后他又将尸丹放下,

  再度张开嘴,

  再次送向自己嘴里,

  但还是停住了。

  远处,小萝莉看到这一幕有些不解,他为什么不吃?

  两百年尸丹的效用,她是清楚的,在灵魂滋补上,有奇效。

  但这两百年尸丹真的太难找了,一是这种年份的僵尸本就无比稀少,二就是就算是找到这种僵尸,对方也基本是宁愿自爆尸丹也不会让他自己的本源落在你的手上去为他人做嫁衣。

  所以,对尸丹,小萝莉也是很垂涎的,她也想吃,是真的很想的那种。

  但她就这样看着周泽,

  一会儿把尸丹送到自己嘴边,

  一会儿又放下去,

  一会儿又送到嘴边,

  一会儿又放下去,

  这是在干嘛,

  引诱人么?

  像个小孩子一样炫耀你手中的零食?

  搞什么✈✈✈呢!

  周泽来回弄了好几遍,

  随后,

  他扭过头,

  看向了还被挂在电线杆上的白莺莺,把尸丹送到了她面前。

  “嘤…………”

  白莺莺愣了一下。

  而后,

  周泽又把尸丹收回来送到他自己的嘴边。

  额………

  但他还是没吃,

  又送到了白莺莺嘴边。

  “老板…………你是…………让我…………吃…………么…………”

  周泽又把尸丹收了回来,

  他似乎很迷茫,

  也很疑惑,

  甚至有一种自己对自己生气的违和感和纠结感。

  下一刻,

  周泽又把尸丹送到白莺莺嘴边。

  “真的………还给我………”白莺莺试探性地问道。

  “吼!”

  周泽迅速伸手抓开了白莺莺的嘴,

  而后将尸丹硬生生地塞了进去,

  塞进去后更是以飞快的速度抬起白莺莺的下颚让她咽了下去。

  “呜呜呜呜…………嘤嘤嘤…………”

  幸福来得太突然是其次的,

  虽然尸丹是自己的,

  但以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强塞回去,

  吊在电线杆上的白莺莺直接被噎得猛翻白眼,

  差点没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给噎死,

  噎得白莺莺双腿下意识地绷直了,

  不停地乱踹摇摆。

  随即,

  周泽张开自己的嘴,露出了獠牙,

  对着白莺莺很是不满地咆哮了起来。

  “…………”莺莺。

  “老板…………要不…………我再吐出来…………给你次?”

  周泽听到这句话,像是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转过身,

  又举起身旁那个血肉模糊的老头,

  左右左,

  左右左,

  ☚

  ☛

  ☚

  “砰!”

  “砰!”

  “砰!”

  “砰!”

  狠狠地摔打…………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