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七十一章 吃糖!

第两百七十一章 吃糖!

  周老板这一晚上的心情都很失落,他不是一个容易陷入情绪低潮的人,作为一条咸鱼,你得有属于自己的抗压性。

  当那些盐巴不断地拍打在你的身上,当你体内的水分一点点的被榨干之后,你应该无所畏惧,也无所在乎。

  这样才正常,这样才舒服。

  没心没肺的过日子,总比跟林妹妹一样时不时抑郁得吐口血来得开心得多。

  周泽觉得自己应该睡一觉就好了,

  什么事儿,到了第二天,也都可以翻篇儿了。===『玄界之门』 ===。

  等到第二天上午,躺在床上的周泽睁开眼时,

  他确信,

  昨天的低落情绪是真的翻篇儿了。

  因为他看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对方的距离可能和自己只差零点几毫米,

  她的睫毛像是在剪辑自己的一言一行;

  “醒了?”

  周泽开口道,这两个字,有颤音,是激动的,莺莺终于醒了。

  “嗯。”白莺莺回应了一声。

  周泽忽然有了一种雨过天晴的感觉,仿佛一周前的那一晚的千钧一发包括昨天傍晚的压抑,

  在此时全都一扫而空!

  想要抱抱她,

  但看她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自己,

  周泽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在这个时候任何的动作都是一种多余。

  真的,对小萝莉那种类型的,周老板能抽就抽能骂就骂,无所畏惧,但对此时一脸呆萌看着自己的白莺莺,周泽反而觉得有些束手束脚起来。

  “饿了么?”

  周泽问道。

  “老板,你怎么撒敷敷的。

  人家不吃饭的。”

  周泽点点头,他忘了。

  从床上坐起来,周泽点了根烟,阳光透过窗台晒了进来,带来属于清晨的朝气和温暖。

  白莺莺挣扎着要起来,但她身体上的伤势还没完全复原,人虽然醒来,但躯体还处于自我修复的关键时刻。

  她想坐起来给周泽拿衣服,就像是她以前每天所做的一样。

  但她起身后,又不得不仰头倒了下去。

  她有些生气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嘟着嘴。

  “怎么了?”

  周泽把挂在床头的衣服拿过来穿上。

  “嘤嘤没用,伺候不了老板了。”

  “安心静养吧。”

  周泽伸手在她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

  然后自己又愣了一下,

  这个动作,

  怎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要。”白莺莺嘟着嘴,很不满地说道,“老板太懒了。”

  “…………”周泽。

  “莺莺不能伺候老板,老板肯定忍不住,会再找一个女仆;

  然后老板肯定还会继续忍不住,

  她下面应该是热乎乎的。

  然后莺莺就要被取而代之了。”

  周泽听了这些话,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上辈子当医生时倒是见过不少孕妇产后抑郁症的,但还真没见过受过伤之后导致抑郁的。

  这丫头,应该是前阵子看《女仆的自我修养》看傻了。

  当下,周泽伸手放在白莺莺的肩膀上,很认真地道:

  “你要相信你老板。”

  “嗯哪,老板,我懂你的!

  嘤嘤嘤!”

  周泽说完这句话后忽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话里头的味道怎么怪怪的?

  “想出去走走么?”周泽问道,“散散心。”

  “emmm…………”

  “我带你去。”

  “好的,老板。”

  伸手,把白莺莺抱起来,周泽走出了卧室,下了楼。

  让周泽有些意外的是,店门已经打开了,老道正坐在沙发上,旁边放着一副拐杖,显然,昨天遭受了“小毛驴”事件的老道抓紧时间订购了一副拐杖,坚决不给周泽再让他去“嘟嘟嘟”的机会。

  “早啊,老板。”

  老道正坐在沙发上吃着油条,猴子在旁边给他倒着豆浆,老道行为还是很不便的,但他在能自己行动之后还是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早早地把店门打开了。

  “哟,莺莺也醒了啊,醒了好醒了好,大家都好好的,书店就不寂寞了,对了,老板,你们这是打算去?”

  “出去走走。”

  “那感情好,贫道那辆轮椅正好可以…………”

  “不用,我背着她出去走走。”

  “…………”老道。

  凭什么!

  为什么!

  ………………

  白莺莺其实不重,至少周泽背起她时不感觉多少累,大早上的街上人其实不多,来来往往的也都是一些赶着上班的人,也因此对于这对组合也没什么人去过多的在意。

  就算是注意到的人也只认为是妹妹脚崴了哥哥背着她在走。

  二人也没走太远,在附近的一家公园停了下来,白莺莺被周泽放在长椅上,周泽坐在旁边,点了一根烟。

  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二人之间的关系相当于主仆,也是互相了解得很,哪怕是就这样坐着不说话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尴尬。

  公园前面的空地上,有一个中年教练吹着哨子带着七八个小孩在踢球,大早上的,倒是给这个公园增添了不少生气。

  “好巧呢。”白莺莺忽然感叹道。

  “怎么了?”周泽回过头看了看她。

  “老板,当初夫人也是崴了脚,被那位书生背着走的,夫人说过,那是她第一次接触男人,躺在他背上时,觉得很是踏实。

  莺莺刚才也有一样的感觉呢。”

  “呵呵。”周泽笑了笑。

  “还有,当时夫人和那位书生也是这样,坐在山坡上,看着下面一帮人玩蹴鞠。”

  白莺莺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有些神伤道:

  “也不晓得夫人现在在地狱过得怎么样,也不懂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夫人。”

  周泽没说话,

  他清楚,

  白莺莺是知道白夫人留下的安排的,白夫人让他在下一个寒衣节时以竹子当燃料将白莺莺焚化,白莺莺后来还自己给自己设计火化用的竹床。

  有时候,她确实很冷酷,尤其是自己第一次见到她苏醒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己的指甲正好克制她,可能当时自己跟许清朗的下场不会太好。

  但相处之后发现她其实很单纯,非常非常的单纯。

  周泽抬起头,身体后仰,完全靠在了长椅上,阳光撒照在身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惬意感。

  “莺莺啊,你说我总是这样荒废时间,是不是不对。”

  “没有啊,每次看见老板坐在那里看报纸晒太阳莺莺都觉得好幸福的说。”

  “但那次,你跟老道他们,差点集体出了意外,如果我不咸………”

  “老板!”莺莺忽然沉声道。

  “嗯?”

  “莺莺会努力修炼的!”

  “啊?”

  “莺莺以后会保护好老板的,让老板可以每天晒太阳看报纸喝茶,不会有其他的烦恼。

  莺莺会给老板提供一个完美舒适的环境,作老板你永远的港湾。”

  “这话好像应该是男人来说才对。”

  周泽伸手在她脑袋上轻轻摸了摸。

  想想看,

  一个自小受“夫为妻纲“等等封建糟粕思想毒害长大的女仆,

  唉,

  是多么的可爱啊!

  公园门口那边有一些小吃店,这个时候也开张了,不过不是卖的油条包子,而是做的冰激凌。

  莺莺的目光不时地向那里看去。

  “想吃么?”周泽问道。

  老实说,小姑娘自从跟了自己之后自己好像也没给她买过什么东西,一直都是她倒贴着自己,包括开书店,都是用她的陪葬品抵押了做本钱的。

  如果没有海神那件事拿到了一百万的订金,周泽都还不了白莺莺的钱。

  莺莺陷入了沉思,

  她是不用靠吃饭维系生存的,

  但偶尔吃吃东西也没啥问题。

  “怎么了?”周泽问道。

  “老道以前跟莺莺说,女孩子吃太多冰的东西对身子不好。”

  “偶尔吃吃也没什么关系。”周泽说道。

  “那万一下面更冰了怎么办?”

  “…………”周泽。

  “算了,还是吃吧!”白莺莺决定了。

  “好,我去买。”

  周泽走过去,要了一份冰激凌,因为是早上刚开店的缘故,所以等了许久。

  白莺莺坐在那边的长椅上,一直看着周泽站在店门口那里等冰激凌做好,居然时不时地发出“嗤嗤”的傻笑。

  虽然受伤了,

  但感觉好像也不赖嘛。

  终于,冰激凌做好了,周泽拿着它往回走。

  “砰!”

  一颗足球忽然飞来,直接砸中了周泽的手,冰激凌被砸落在了地上。

  远处的一帮小孩也愣住了。

  周泽没理会那些小孩,而是对前面的莺莺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一边抽出面纸擦拭着自己的手和衣袖一边道:

  “没事,我再去买一个。”

  说着,周泽就转身又走向了那家冰激凌店。

  等周泽转身时,

  刚才还一直“柔若无骨”“虚弱无比”“无法自理”的白莺莺当即跳下了长椅,

  简直灵活的一比,

  紧接着更是伸脚将面前的足球直接踹了过去。

  “砰!”

  足球飞上了高空,

  直接飞出了公园范畴,甚至可能飞向了下一个街区。

  一众孩子包括教练呆若木鸡。

  白莺莺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对着他们挥舞了几下,以宣泄自己的愤怒!

  好气哦,

  老板第一次给自己买冰激凌,

  居然被你们给破坏了!

  人家装一次病容易么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