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七十二章 置业嘤!

第两百七十二章 置业嘤!

  周泽是背着白莺莺回来的,白莺莺一只手搂着周泽的脖子,一只手拿着冰激凌时不时舔一口,周泽能闻到少女身上传来的那股子幽香还有冰激凌的甜味。

  “老板,你是不是很累啊?”

  “没有啊。”

  “那是不是莺莺很重啊。”

  “没有啊。”

  “那老板怎么总是把莺莺滑下来再向上一托?”

  “没有啊。”

  “有的有的。”

  “莺莺啊。”

  “啊,老板。”

  “你怎么不穿胸兆啊?”

  “老板,莺莺以前一直是穿的胸兆啊。”

  “那你今天怎么穿的是肚兜啊。”

  “今天是老板给莺莺换的衣服啊。”

  “哦,我的错,我以为你是清朝人,习惯穿肚兜。”

  “老板你喜欢肚兜?”

  “都喜欢。”

  随便聊着一些关于“巴黎最新时装周”的趣闻,

  周泽背着白莺莺走到了书店门口。

  书店里正在放着歌。

  “人在广东已经嫖到失联?”

  白莺莺跟着歌哼唱着,然后问道:

  “老板,这是什么歌啊,这么刺激。”

  “是人在广东已经漂泊十年,叫《广东爱情故事》,粤语唱的。”

  “哦,酱紫啊。”

  推开书店的门,周泽发现书店里居然有一个陌生人,这个人身穿一套白衣,脚上穿着千层底布鞋,手持毛笔,正在对着吧台上放着的白纸挥毫。

  老道坐在轮椅上,对方每一笔下来,他都在旁边鼓掌喊“好!”

  周泽把莺莺放在了沙发上,也走过来看了看。

  “老板,你回来啦,这位客人是个大书法家,来我们店喝了杯茶没带钱,但身上带着笔墨纸砚,贫道就让他留一幅字当茶钱了。”

  周泽点点头,对此也没说什么,一杯茶水也没多少钱,人家留一幅字也说得过去。

  “呼!”

  写好了,

  落款,用印。

  这位年近五旬的白衣先生后退两步,打量着自己的字。

  老道也凑上去,不停地喊着“好字,好字啊!立意深远,字字铿锵,老板,裱起来挂书店里怎么样?

  就挂在你那个‘姑妄听之,如是我闻’的牌子下面?”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每个字都写得很有神韵,老道评价说是字字铿锵也一点都不为过,周泽不是很懂书法,但从吃瓜群众的角度来看,也的确是一幅好字。

  但听到老道说要把这幅字裱起来挂在外面时,周泽直接道:

  “别挂门外了,挂你自己房间里吧。”

  “啥?”

  老道心里悚然一惊,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老板一旦对你好时,意味着他看见你前面有个坑,正准备看你跳下去呢。

  这是老道一次次在404边缘试探出来的经验。

  “呵呵,这位老板说的是,这幅字,不适合挂在堂中的,这是汪金威的《慷慨篇》节选。”

  “啥,汉奸的诗?”

  老道马上指着那位五旬老者道:

  “我说老弟,你这太不够意思了啊,我看你没带钱才同意你用一幅字换茶水钱的,你写这幅字是不骂老哥哥我么?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就是小鬼经过这里都得留下一部分盘缠!”

  “字是好字,也就可以了,挂出去,就免了,我的字,还没那么廉价,一杯茶,换不得。”

  白衣老者开始收拾起自己的笔墨,而后转身走出了书店。

  “什么人啊这是。”老道现在还是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佘文渊。”周泽看了看落款,道:“兴许是人家觉得你用一杯茶换他一幅字,他太亏了,所以故意写一个让你不能挂出去装逼的,他心里才觉得平衡一点。”

  “小气,他以为他是谁啊,一个穿着跟cos服侍装逼的家伙,他字写得再好,有领导的题字值钱?”

  周泽没有继续理会还在生气的老道,洗手后换上白大褂上了二楼。

  老许的情况也在好转,但还没醒来,在周泽看来可能是老许的自我意识暂时还在排斥苏醒吧,因为自己的师傅成了自己的杀父杀母仇人,他不知道自己清醒后该如何面对这件事。

  不过至少身体状况已经恢复得不错了。

  周泽又去玻璃缸里看了一下死侍,却发现死侍的身上竟然长出了几根草。

  “老道!”

  周泽从楼上走了下来,

  “你给死侍玻璃缸里加了什么东西!”

  书屋现在能活动的人很少,周泽自己算一个,莺莺刚醒,而且一直跟自己在一起,所以嫌疑人直接就确定了。

  “没加什么啊?”老道疑惑道。

  “那他头上怎么长草了?”

  “卧槽,头上长草了?”老道也是悚然一惊,“我不知道啊老板,我没做什么啊。”

  说着说着,

  老道的目光忽然看向了旁边正在吃瓜子儿的猴子,他直接把猴子提了起来,质问道:

  “猴砸,说,是不是你放了什么东西?”

  小猴子一开始有些莫名其妙,但在老道跟老板的目光注视之下,猴子也是嘟了嘟嘴,从自己小书包里取出了一把种子。

  “你给他里面放种子?”老道惊愕得下巴都快落下来了。

  “吱吱吱吱!”

  猴子一边喊着一边手舞足蹈,还时不时地指了指周泽。

  意思差不多就是,

  他看周泽每天都给死侍施肥,

  猴子就觉得不光应该只施肥,

  还应该种下点什么东西。

  “看着点你的猴子。”周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哎哎,我懂,我懂。”老道赶忙帮猴子道歉。

  书屋的白天,终于恢复了些许生机,周泽躺在沙发上,翻阅着报纸,白莺莺躺在周泽旁边,手里拿着一本《女仆的自我修养》继续品读着,她可是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点进修提升自己的机会。

  等到了晚上时,周泽先把白莺莺送到了楼上,然后自己下楼准备洗澡。

  这时候,店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廉价西服的年轻男子。

  男子进来后四处打量着,也不入座,就在那里站着。

  “喂?”坐在吧台后面的老道喊了一声,就差问“你是人是鬼”了。

  “请问,白小姐是住在这里的么?”

  已经推开卫生间门的周泽往后退了几步,打量了一眼这个年轻男子,目光里,带有些许审视的味道。

  你问我家嘤嘤做什么?

  还有,

  我家嘤嘤为什么会认识你?

  “是这样子的,白小姐有好久没和我联系了,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今天才特意冒昧上门拜访。”

  “哦。”周泽应了一声,在沙发上又坐了下来,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道:“坐。”

  年轻男子坐了下来,略显局促。

  你局促个鸡瓣啊!

  你这眼神是怎么回事,

  怎么像是毛脚女婿看丈人一样?

  “找她什么事啊。”

  周泽端起茶几上已经凉了的茶水喝了一口。

  “是这样子的,房子,我已经给她看好了。”

  “噗…………”

  周老板一口水喷了出来,直接喷在了茶几上。

  年轻男子马上站起身,拿着面巾纸帮周泽擦拭着水渍,

  “您这是怎么了?”

  “你们认识多久了?”

  周泽问道。

  不可能啊,

  周泽可不认为莺莺有机会去认识别的男的,自己平时可基本都在家里,莺莺也没机会啊。

  她整天除了伺候自己就是在玩游戏,哪有这个功夫的?

  难不成,

  是在自己昏迷的时间里?

  周泽记得自己前阵子经常一昏迷就是半个月啥的,

  是在这个时间里么?

  “认识,认识快一年了吧。”年轻男子说道。

  快一年了?

  也就是从她刚苏醒之后没多久,就认识了?

  自己居然被瞒了快一年了?

  周泽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这时候,

  他产生了一股把眼前这个家伙打包送地狱的冲动,

  不管对不对了,不管合适不合适了,甚至不管会不会受惩罚了,这种冲动,正在愈演愈烈。

  “请问,白小姐呢?”年轻男子问道。

  “老道,备饭。”周泽喊道。

  “啥?”老道一脸懵逼。

  “崔记猪头肉,白蒲茶干,西亭脆饼,海安馒头干,如皋老黄酒,款上。”

  “这…………”

  老道心想这不是之前店里招待过路亡魂时准备的东西么。

  “不用这么客气,不用这么客气,我吃过了,我吃过了。”年轻男子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吃的是地狱套餐。

  “是这样的,白小姐托我看的那套联排别墅,我已经谈妥了,价格几乎是市场价的四分之一,不过我是来找白小姐确定最后一件事的,因为那栋别墅以前死过人,我想来问问白小姐本人是否知道这件事……”

  “等下!”周泽打断了对方的话语,直接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哦,我忘了,这是我的名片,我是通城链家的销售经理。”

  “卖房子的?”周泽疑惑道。

  这是中介吧?

  “是的,白小姐是我们这里的黄金VIP客户,这一年来,她经由我们分部已经在通城购置了十多套高档房产了。”

  “…………”周泽。

  “…………”一边竖着耳朵本打算偷听八卦的老道。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周泽问道。

  我知道我家女仆很有钱,

  但我真的不知道我家女仆竟然如此有钱!

  “是这样子的,白小姐说过,她丈夫有一个小三,一直用有二十几套房这件事来勾引她丈夫。

  所以她打算在房产数量上,超过她,而且白小姐说她不要安置房,只要中高档区位的。”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