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七十三章 房奴!

第两百七十三章 房奴!

  “行了,说那套别墅吧。”

  周泽不知不觉把手上已经凉了的茶全都喝下去了,没办法,实在是口干舌燥得紧。

  其实,按理说莺莺的陪葬品应该没那么多,全卖了也不可能买这么多套房,而且全都是中高档区位。

  若是在十五年前,那还可能,这些年通城的房价早就变着天儿似地往上涨了,再者通城毗邻上海,就隔着一条长江,受到的影响也确实很大。

  据周泽所知,前些年开始就有不少上海人来通城买房,买房不是为了住,而是供奉自己先人的牌位,清明节时才回来扫墓。

  一户一牌,整个小区住的死人可能都比活人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阳宅被炒上去之后,阴宅的价位也在不停地水涨船高,好一点的阴宅甚至比普通的阳宅还贵。

  当然了,白夫人在通城做了两百年的庙神,若是她闲着无聊收集一些古玩这类的东西,也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白夫人下地狱后,这些东西当然带不下去,唯一的知情人肯定就是莺莺了,也因此,莺莺的身价,还真的深不可测。

  “那套联排别墅,位于北濠河黄金海岸小区,4栋1号位。

  不过在五年前死了一家人,是母亲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服毒自杀的,后来这座别墅就一直闲置着,标价一直是它附近其他房子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的价格,但依旧没办法脱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能舍得花这么大一笔钱买别墅的主儿,人买房子前肯定也会打听一下,而且有钱人迷信的多,至少会调查一下这栋房子以前出过什么事儿没有,这价格在这里摆着,没出事儿卖这么低也没人信不是?”

  “她钱给了么?”周泽问道。

  “钱是给了,但我们公司觉得有义务给我们的VIP客户提供必须要知情信息,同时,我们也会给我们客户提供我们所必须给的建议。

  这套房子虽然现在入手的价格很低,但是从炒房……哦不,是从投资方面来考虑,入手后想抛出去,难度真的太大了,除非愿意大让利,否则很难在短期内实现出手。”

  在这位经理看来,白莺莺买房子当然是为了炒房啦,谁买这么多套来自己住啊?

  但在周泽看来,莺莺之前买的房子可能只是想着屯着,等超过二十多套到达三十套后拿出来等许清朗再得瑟时打他的脸。

  但眼下这套凶宅,

  可能真的是莺莺打算留着自己住的。

  凶宅多好啊,

  安静不吵而且还自带免费冷气,

  住凶宅简直是占了大便宜。

  至于说闹鬼不闹鬼?

  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是个问题,

  但对于白莺莺和周泽来说,

  敲黑板么?

  那是鬼么?

  那是遗留在那里的业绩啊,是买房附赠的赠品!

  所以,凶宅是个宝啊!

  腿一万步说,

  再好的阳宅,风水再好,

  你让莺莺跟自己住进去,

  直接可以媲美德古拉伯爵的古堡了,甚至可以评选世界十大鬼屋序列。

  “既然钱给了,就办理手续吧。”周泽帮白莺莺拿了主意。

  “额……那,好吧。这样吧,我三天后再来一次,签一下具体的合同。”

  经理摇摇头,他是看不懂有钱人的世界了,但到手的佣金不赚白不赚,他之所以特意过来提醒一下,也是存着卖个好放长线钓大鱼的意思。

  瞧着那人走了,

  老道拄着拐杖走了过来,有些艳羡道:

  “老板,要不你就把老许跟莺莺一起收了吧,这样你马上就能成通城地产大亨。”

  周泽端起喝完了的茶杯,作势要倒下。

  杯子里没茶水了,

  但里头可是有茶叶。

  “别别别!”老道马上赔着笑脸告饶。

  死侍还在楼上头上长草呢,

  他自个儿身子也没好利索,

  可做不来打扫清洁的工作。

  周泽把茶杯放了回去,伸了个懒腰,他也懒得在这个时候跟老道计较什么。

  经理走后,周泽还是继续过自己的日子,他也没专门去跟莺莺说房子的事儿,不管莺莺为了什么目的买房子,自己一分钱没出的主儿,也不好意思腆着脸去说什么。

  周老板只能感叹这个世界真的需要房子的人买不起房子,有很多套房子的人自己根本都来不及住。

  连僵尸都开始炒房了,

  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

  三天后,周泽正在二楼卧室给许清朗检查身体,许清朗恢复得不错,但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周泽想着要不要带他去医院做一下全面的检查,毕竟医院里的一些高尖端医疗设备书店这里是不可能有的。

  周老板可以凭借经验推断出很多事情,但拿不到具体的检测结果终归是有些不放心。

  如果全面检查之后发现许清朗并没有什么问题了,到时候他还不醒来,说不得周泽要直接用指甲戳他了,强行刺激得让他苏醒。

  不管他是否愿意面对老头是他师傅又是杀父仇人的事实,总不能一直当睡美人来逃避吧?

  最重要的是,

  周老板最近外卖吃得嘴里快淡出鸟来了,彼岸花口服液这么珍贵,拿来吃外卖,总觉得亏得慌。

  莺莺的身体倒是“复原”得可以,已经能自己行动了,开始帮忙打理书屋,周老板又过上了早上起床晒太阳看报纸喝咖啡的小资生活。

  嗯,

  出来后又特意看了一眼死侍,

  头上草都三丈高了。

  周泽真的很担心这货恢复不过来了,但转念想想,如果这货回不来了拿来当盆栽好像也不错啊。

  “莺莺,有人找!”

  周泽刚走下楼梯,就听见了老道的喊声。

  正在清理卫生间的莺莺马上丢下手中的东西跑了出去。

  哟,

  是那个链家的经理,

  莺莺把人给推出去,然后马上跑上了二楼,接下来又跑了下来,手里拿着证件啊什么的东西,又拖着经理在书店门口小声地交谈着什么。

  鬼鬼祟祟的,生怕自家老板发现一样。

  莺莺还不知道在她在二楼休息的时候,自家老板早就跟这位经理聊过了。

  那位经理只能不停地点头点头再点头,

  人有钱,人任性,人买房不多BB,这种贴心好客户,经理只能小心应着。

  而且,经理也清楚,一般来说,买房痛快走款干脆甚至连看房都懒得看的这种顾客,他们的来头肯定非比寻常,一般都是不可言的阶层。

  就像是这栋书屋,

  脑子进水的人才在南大街开个书店,

  这不是从侧面印证了这家子的背景深厚么?

  说不定开个书屋是为了权钱交易营造出一个场所,反正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估计又是一个山水山庄。

  周泽呵呵一笑,转过身又走到了楼上,回到了卧室。

  卧室橱柜最下面的那个抽屉是半开着的,应该是莺莺刚打开从里面那东西来不及关上就跑出去了。

  周泽走过去拉开它,在最下层叠放着不少文件资料,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厚厚一叠的房产证。

  周老板干脆在地板上坐了下来,趁着莺莺还在下面忙,自己则是一份一份地看着。

  黄金海岸户型,楼中楼,顶楼花园,双拼别墅,联排别墅…………

  周泽一边看一边摇摇头,

  自己上辈子辛辛苦苦工作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供出了一套房子,而且房子价格也不高,区位也不好,但当初背房贷的苦也精神压力至今也是记忆犹新,像是有一个针管,从你身上狠狠地抽出一大管的血,

  这血,

  不光抽的是你现在的,

  还抽走了你未来二十年的份额!

  你就像是一只羊,不光是被预定了今年的羊毛,

  在你死之前每一年的羊毛,都被预定了,

  等着被割。

  有唏嘘,有迷茫,也有些许的不敢置信,

  自家女仆,

  瞒着自己偷偷地买了这么多房子,

  这个世界,真特么神奇。

  周咸鱼像是一个diao丝一样,每个户型都看一遍,适合什么装修风格都在脑子里走一遍,到最后,弄得自己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了。

  幸福的眩晕感。

  所以说,

  就像是莺莺玩游戏时,那些同样玩游戏的人也不懂他们对面的外加到底是一个萌妹还是一头僵尸,

  同样的,

  你也不懂那些炒房的,

  他们到底还算不算是人?

  翻着翻着,周泽拿起了最下面的一个文件袋。

  哟,

  这个文件袋比之前更庄重啊,

  应该是更高档的房子吧?

  绕开线圈,

  打开了它,

  先落出来的是好几张照片,

  是别墅的照片。

  哦,还真的是别墅。

  周泽又取出了里面的文件资料。

  “北濠河黄金海岸小区,4栋1号位……

  死者:…………”

  这是什么鬼?

  这里怎么有这种东西?

  周泽又翻了一遍,才发现这居然是一份卷宗。

  良久,

  周泽才想起来了,

  当初张燕丰来找自己时给了自己一个卷宗,说让自己看看,帮他掌眼一下这个老案子,结果被自己素质三连拒绝,并且等张燕丰一走就把卷宗丢给莺莺让她藏起来千万别让自己看到。

  周泽马上把卷宗丢回去,

  不看,

  坚决不看!

  随即,

  周泽把抽屉关回去,

  但忽然愣住了,

  等下,

  北濠河黄金海岸小区,4栋1号位?

  好耳熟啊,

  艹,

  这不是莺莺刚准备买的那一套凶宅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