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七十四章 离家出走

第两百七十四章 离家出走

  很多人都觉得人生是一条直线,在这一条直线上会给你安排各种各样的东西,就等着你走过去。

  但生活其实更像是一个圆,当你自以为跳出了直线时开始放飞自我选择反抗时,走着走着,绕了一圈,发现你还是回到了这里。

  你想跳出去的东西,又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老板!”

  莺莺一边喊着周泽一边在上楼梯。

  周泽赶忙把抽屉推回去,然后躺在了床上。

  有点心虚啊。

  “老板,你累了么?”

  莺莺走进来主动走到了周泽身边,褪去鞋子,穿着白丝的她也上了床,很熟练地把周泽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开始给周泽按摩头部。

  “不累,没事。”

  只是受了点刺激。

  时间,慢慢地过去,周泽就这样躺着享受着按摩,莺莺就这样一直很认真很温柔地帮周泽按着。

  两个人都很享受这种独处的氛围,尤其是之前一段时间莺莺昏迷着,周泽还觉得很不习惯。

  “老板,有熟人找!”

  楼下的老道喊道。

  周泽只能有些意犹未尽地起身,下了楼,发现门口站着的是一脸憔悴的王轲。

  “怎么了?”周泽问道。

  “蕊蕊到你这里来过么?”

  “没有啊。”周泽耸了耸肩。

  “她不见了,你能帮我找找她么,她不见了。”

  一向沉稳干练的王轲此时显得很是着急。

  “她不见了,你找我做什么,报警啊。”周泽说道。

  “不是,我给她母亲做新一轮的治疗,我原本以为成功了的,她母亲状态也显得很好,一切都很正常。

  但不知怎么的,她母亲忽然从袖子里拿出一把刀,捅向我。

  结果站在旁边的蕊蕊伸手一把攥住了刀,

  她的手流了很多血,

  然后她把刀夺了下来,就走了,离开了家。

  我把她母亲安顿好之后找到了现在,一直没找到,现在天要黑了,我急啊。”

  周泽看着王轲,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当初,王轲能够通过一些细节来分辨出自己的身份,自己虽然和他是发小,但好多年不联系不见面了,这样他都能看出来。

  那么,

  他的女儿呢?

  他就一直没发现他女儿的异样?

  那可是他最亲近的人啊。

  “别急,我和你一起去找。”

  周泽点点头,换了一身衣服,跟着王轲一起走出了书店。

  小萝莉不光是王轲的女儿,

  还是他周泽的手下,

  她,

  可不能丢。

  ………………

  入夜了,

  驱散了夏日的酷热。

  在马路边的石凳子上,坐着一个身穿着百褶裙的女孩儿,红色的皮鞋,精致的发箍,给人一种很可爱甜美的感觉。

  她就这样默默地坐在这里,

  目光有些涣散。

  低下头,

  她看见了自己的手,

  那里还有一道很可怖的口子,虽然经过了自己简单的包扎,但依旧在流血。

  她有些茫然,

  在那个女人向那个男人刺出那一刀时,

  她几乎本能地伸手接住了那一刀。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

  也没在乎自己是否会受到伤害,她就这样做了。

  感知着锋锐的刀口划过自己掌心的刺痛,她心里某个位置似乎也随之震颤了一下。

  像是一场美梦,

  忽然惊醒,

  你需要去面对现实了。

  有些自嘲,也有些荒谬,

  前阵子,

  她才在周泽面前说她喜欢这个身体,喜欢这个身份,喜欢这个家庭的感觉,

  但这一次,

  她有些怕了。

  她是林可,她不是王蕊。

  她前世是一个女强人,国企经理,靠着国企改制私吞国有财产发的家,自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若非遭遇意外身亡,现如今莫说是在江苏,哪怕是在全国市场,也可能有她的一席之地。

  但她开始模糊了,

  模糊了过去的自己,

  模糊了现在的自己,

  她甚至开始忘记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这是毒药,有瘾的毒药,一开始你吃下去时甘之如饴,当你醒悟过来时,却发现半步悬崖。

  上一次,

  有一具尸魅来到了家里,准备对他父亲出手,她那时刚从蓉城回来,身受重伤,明知道周泽就在旁边,但她还是忍不住出手救了王轲。

  她知道周泽一直在旁边看着,等待着,看她是否真的回来了。

  她也知道周泽是他父亲的发小,两个人一起在孤儿院长大,周泽大概率不会看着王轲死的。

  但她不敢赌,

  她不敢拿王轲的命去跟周泽的“重情义”去赌。

  所以她从楼上下来了,

  她出手了,

  之后被周泽发现她回来的事实,并且让周泽成功地“趁人之危”,逼迫了自己成为他的手下。

  她也曾用很多个理由去麻痹自己,

  用很多的借口去敷衍自己,

  但这一次,

  刀子伸过来时,那种本能,

  让她开始畏惧。

  不能再继续下去,

  否则,

  她可能变成另一个周泽的小姨子。

  她站起身,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把自己的伤口去医院处理一下吧,然后,自己再离开这个家,去一个独立的环境。

  这个身体,她暂时没办法摆脱,也没办法舍弃,所以她需要一个新的环境,割断和一切的关系。

  准备打车,还没举手。

  一辆出租车就在小萝莉的面前停了下来,司机是一个中年男子,秃头,一脸络腮胡子,眼睛有点小,脸上泛着油腻的光泽。

  “小姑娘,坐车么?”

  小萝莉点点头,然后上了车。

  她不怕的,

  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去哪里啊?”司机问小萝莉,然后目光在小萝莉身上不停地逡巡着。

  有点放肆,

  也有点过分了。

  可能,其他的小孩对于这种目光不会觉得有什么,因为他们本就没这么敏感,但小萝莉不一样,她体内住着的,是一个成熟的灵魂。

  她有些厌恶这个司机的目光。

  “啊,你的手在流血!”

  司机看见了小萝莉手上缠绕着的纱布以及上面渗透出来的鲜血,吓了一跳,道:

  “我送你去医院。”

  小萝莉点点头。

  司机发动了车子,车速很快。

  然后去的不是通城大医院的路,而是拐入了一个小街区里,在这里的一家小诊所门口停了下来。

  “走,这里!”

  司机主动帮小萝莉打开了车门。

  小萝莉看了一眼司机,又看了一眼小诊所,没说什么,下了车。

  走进去之后,

  出来一个男主治大夫,年纪也不小了,司机跑过去和大夫说了一会儿话,大夫把小萝莉喊过来。

  慢慢地揭开小萝莉手上的纱布,开始给她消毒,上药,然后重新包扎。

  一边包扎大夫还一边瞪着司机,一副很无奈的感觉。

  包扎好了,血不流了。

  司机带着小萝莉走了出来。

  “饿了吧?”

  小萝莉没说话。

  “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小萝莉还是没说话,但还是跟着司机走到了附近的一家麻辣烫小店。

  司机点了三瓶啤酒,给小萝莉点了一杯酸梅汁,

  罐装的。

  小萝莉看着面前的酸梅汁沉思良久,

  这种饮料都已经这么普及了么?

  麻辣烫,小萝莉不想吃,但耐不住司机不停地催,她随手选了一点,差不多十三块的吧。

  司机自己点了一些,大部分时候还是喝啤酒。

  麻辣烫老板不时过来跟司机说话,

  司机吐槽自己赌球输了钱,打牌也输钱,最近一直走霉字。

  一顿麻辣烫,吃了大概四十分钟,

  司机骂德国队骂了三十九分钟的样子,

  说德国队怎么连棒子都踢不过,害得他今早起来差点直接上天台准备排队去了。

  饭毕,

  司机起身,对小萝莉道:

  “我送你回家?”

  小萝莉看着司机,

  还是没说话。

  她心情不好,

  很迷茫,

  人在迷茫的时候,就想找点事情做。

  兴许是喝了酒的原因,司机看小萝莉的目光就带着些许泛红,目光也有点变了。

  “回家?”司机又问道。

  小萝莉还是不回答。

  司机马上又一拍头,懊悔道:“妈的,我喝酒了,不能开车了,不能送你回去了。”

  小萝莉嘴角扯了扯,

  呵呵。

  “你家住哪里?家里都有谁?跟爹妈闹矛盾出来的吧?”

  小萝莉点点头。

  “你家住哪里?”司机又问道。

  小萝莉没说家里的地址,而是说了书店的地址。

  “哦,在南大街啊。”

  司机马上招手,附近的一辆三轮摩的开了过来。

  司机先坐上去,然后示意小萝莉也上车。

  摩的开始摇晃地行使,

  小萝莉闭着眼,给人一种睡着了的感觉。

  一路上,

  司机的眼睛都泛红地盯着她,

  半刻不曾离开。

  过了二十分钟,

  当小萝莉再睁开眼睛时,

  她看见了摩的居然到了书屋的门口。

  司机陪着小萝莉下了车,

  伸手擦了擦眼睛,

  哦,

  他哭了。

  “娃儿,跟爹妈闹别扭出来的吧?”

  小萝莉没回答。

  “这伤口也是你自个儿弄的?”

  小萝莉还是没回答。

  司机深吸一口气,道:

  “回去吧。”

  说着,他指了指书店,“我要看着你回去。”

  小萝莉转身,走向书店,到书店门口时,她有停下,重新转身。

  微微歪头,

  有些意外地看着司机。

  是的,

  很意外。

  司机和认识的摩的点了一根烟,见小萝莉回头看自己,他挥挥手道:

  “快回去,我要看见你的家人接了你。”

  “车钱。”

  小萝莉伸手进口袋,却发现自己出门没带钱包和手机。

  “扯啥钱啊,不要了!叔叔我有的是钱!”

  司机大手一挥,很豪气。

  “你这是真大方,哈哈,带人家小姑娘去自家门口的诊所,吃自家门口的麻辣烫,还不是钱都赌光了,家门口街坊邻居方便你欠账?”

  摩的师傅一边吐着烟圈一边吐槽道。

  “扯你的蛋蛋!”

  司机没好气地拍了一下摩的车门。

  小萝莉面无表情地说了声:

  “谢谢。”

  “不用谢,小姑娘,以后家里再有事儿,也千万不要自残,这个不值当!

  跟爹妈再有矛盾,也别一个人偷偷跑出来,太危险了!”

  “哦。”

  小萝莉应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却因为司机的下一句话停下了脚步。

  “我女儿,当初就是跟我吵架赌气跑出家的,然后……没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