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七十七章 车祸

第两百七十七章 车祸

  看着面前鞠躬的亲属,周泽和林医生一时都有一些接受不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互相尊重是应该的,但却在很长时间里被漠视了。

  这个世界上,庸医有,但负责任的医生往往是占大多数的,这个世界上,抢着吃自家亲人人血馒头的人有,但大部分人是明事理的。

  结果,因为这两撮人不停地闹腾吸引眼球,这才慢慢导致了两个群体的对立。

  “对不起。”

  林医生走过去搀扶起了老太太。

  老太太伸手搭在林医生的手背上,“辛苦你了,孩子,我家老头子走得应该还算安详,家里也没什么他需要牵挂的事儿了。”

  走得还算安详?

  周泽这个时候不自觉地抬头看看天花板,

  是的,

  如果没有周老板插手的话,老爷子应该能走得很安详。

  当时周泽去抓他灵魂却不得时,

  老爷子痛苦得就差跟周泽跪下来磕头求他“别救了,让我去死吧,求求你咧”。

  当然,这种事肯定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安抚好了老爷子的家属亲眷,林医生走回了办公室,拿起已经凉了的茶水,喝了好几口。

  周泽跟白莺莺也跟了过来,没法子,老许还在做检查,总不能把老许丢这里自个儿先回家吧。

  林医生坐在椅子上,弯腰,用手轻轻地揉着自己的小腿。

  她今天穿着黑色的丝袜,修长的腿型加上黑丝,简直是世间独一份的魅惑。

  再加上那一身的白大褂制服搭配,

  周泽靠在办公室门口,

  不由得看了好久。

  “咳咳…………”

  莺莺嘟着嘴咳嗽了一声,

  “老板,非礼勿视。”

  周泽伸手在莺莺脑袋上揉了揉,

  “还没离婚呢,看自己老婆,天经地义。”

  莺莺很无奈,道:

  “老板,要不把林医生收了吧,你这样拖着,真难受,实在不行她做大,我做小。”

  “想什么东西。”

  周泽继续揉着白莺莺的脑袋,

  目光继续盯着林医生的腿。

  “反正男人三妻四妾也很正常啊,再把林可收了,老许也可以收了。”

  莺莺的封建余毒不轻啊。

  “去看看老许好了没有。”周泽说道。

  莺莺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什么东西,放在了周泽口袋里,然后一蹦一跳地去找老许了。

  周泽只顾着盯着那边看,也没留意。

  林医生肯定知道有个男人用火辣辣的目光在看着自己,她也没在乎,转而站起身,坐在了办公桌上。

  双腿交叉,

  身材挺拔,

  曲线迷人,

  周泽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你不得不承认,林医生真的很漂亮,那种气质,那种身材。

  所以也怪不得周泽当初会继承徐乐的执念:

  她居然不和我睡。

  “真的不考虑来这里上班?”林医生问道。

  “再说吧。”

  周泽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如果他来这里上班的话,办公室里是不是可以多放一张床?

  “嗯,离婚协议的事儿暂时不提了,先帮我拖着一会儿,一旦和你离婚了,我爸妈肯定还得继续催我找男人,很烦。”

  “你变了好多。”周泽说道。

  以前的林医生虽然工作上很优秀,但在家庭乃至于个人感情生活方面完全是古代大家闺秀的风范,很听自己父母的话。

  她跟徐乐的结合,其实也是这种父母包办下的产物。

  “人,总是会变的,不是么?”

  林医生笑了笑,指着周泽道:

  “当初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导师,现在居然只想着每天晒太阳看报纸,你的变化才是最大的。”

  “也是。”

  周泽点点头,他能感觉到,林医生已经在不断的变化,正在从一个温婉的女子,蜕变成一个新时代的职场女强人。

  “药店的事情,你不反对的话我就去安排了。”林医生开口道。

  “行吧,我可以帮忙看着。”

  “嗯。”

  这时候,林医生的手机响了,她接了电话,随后对周泽道:

  “你那位朋友检查结束了,没有什么问题。”

  “好。”

  周泽站起身,

  “那我就走了?”

  “还有,小忆考上复旦了。”

  “该打,居然没考上清华。”

  周泽对林医生挥挥手,走出了办公室。

  林医生一个人坐在办公桌上,回过头,看向窗外院子里的两棵树,

  一棵是银杏树,

  另一棵也是银杏树。

  …………

  “老板,医生说老许没问题,你准备什么时候插他。”

  白莺莺继续把老许像是扛麻袋一样背着过来。

  “回去再…………”周泽说不出那个字,“回去再说吧。”

  “昂!”

  坐上了车,

  周泽启动车子开向前面的出口时,

  一辆奔驰忽然从斜后方窜过来,企图抢先一步过去,而且在后面拼命地按喇叭,发动机声不停地轰鸣着。

  周泽没理会,继续开着自己的车,也没让他。

  那辆奔驰只能在后面停了下来,因为出口就那么大。

  但在周泽过门卫亭给停车费时,

  那辆车在后面不停地按喇叭催促,周泽甚至还听到了叫骂声。

  大概是“开个破尼桑还不快点让路”。

  “老板,后面那个人好讨厌啊。”白莺莺很不满地说道。

  “没事。”周泽说道。

  “我下午给老板你买辆新车吧。”

  “不用。”

  车子开出了医院,很快就上了江海大道高架。

  结果没一会儿,那辆奔驰车居然又跟了过来,速度很快,直接超车了周泽,而且故意在周泽前面不停地甩尾,驾驶座上的那个年轻人还把手伸出来比了一个“中指”。

  “老板,我去把他抓出来打一顿吧。”

  “不用。”

  周泽放慢了车速,没理会他。

  其实,开车这种事,可能是刚拿到驾照没怎么开过车的人来说,很期待开车上路的感觉,觉得很好玩。

  反而是那种开车很久的老司机,对于马路有着一种敬畏的情绪。

  没办法,

  你安安稳稳地开着自己的车,但你不能保证你路上碰不到几个煞笔,而这些煞笔往往不光是自己作死,他还能坑得你一起死。

  这是最无奈的一件事。

  周泽还不至于跟他置气。

  奔驰车开走了,

  但是不一会儿,周泽又看见他故意放慢了速度,让自己超了他。

  等过了一会儿,那辆奔驰车又来了,就跟在后面。

  “老板,这家伙有毛病吧?”

  是的,

  有毛病,

  鬼差不理你,

  但你却拼命地跑鬼差面前去凑,

  去尬舞,

  去吸引注意力,

  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也不过如此了吧。

  “没事。”

  “老板,你气度好大啊,莺莺好佩服你哟!”

  一记马屁送上。

  周泽笑了笑。

  “你想开车么?”周泽问道。

  “不想,怪麻烦的。”莺莺说道。

  “想开车的话去考个驾照,但以后上路的话多注意点,一些事故你可能没事,但其他人只是普通人,他们可能会出很大的问题。”

  “嗯,知道啦老板。”

  “而且这车上还有你坐着,还有老许躺着,我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跟别人置气,实际上,开车置气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嗯,莺莺明白了。”

  前面,有一辆火车,旁边还有一辆大巴。

  周泽没选择超车,而是放慢了速度先跟在后面。

  就在这时,身后的奔驰又开始骚了起来,直接提速,也不打灯,开始疯狂超车,像是在玩小时候八位游戏机里的赛车游戏。

  连续超车之后,他来到了和周泽平齐的位置,

  紧接着直接向前插,

  前车头摆过来,车身向里挤,

  哪怕周泽跟前面火车的距离很短,根本就不够它进去的,但它依旧不为所动。

  遇到这种情况,正确的做法是让速不让道。

  但很多新司机容易在这个时候犯一个错误,那就是本能地让道避让,而很多车祸,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反而那个之前恶意抢道的,一点事儿都没有,扬长而去。

  看着前面强硬塞进来的奔驰,

  刚刚才被莺莺夸气量大的周泽,

  不光是没让道,

  也没减速,

  甚至还主动踩了一脚油门!

  “轰!”

  尼桑车瞬间提速,而后冲了上去。

  “砰!”

  撞到了。

  对方车身是斜的,

  只有前面一部分过了线,车身还是压在线上,被这么一顶,车身一侧撞在了前面的火车后面,车身直接倾翻,

  随后是一串托马斯回旋,技术动作几乎满分。

  到最后撞到了护栏上,

  这才停了下来。

  而车身已经颠倒过来了,头在下,轮子在上。

  车身冒着小烟,车窗玻璃碎了一地,

  嗯,

  类似电视剧电影里的那种冒黑烟着火要爆炸的事儿倒是没有发生。

  周泽也停下了车,

  打开了警示灯,双闪亮起,

  而后周泽对坐在副驾驶的白莺莺道:

  “把后备箱里的警示牌取出来,到后面摆上,然后报警,通知交警叔叔来认责,他全责。”

  “好!”

  莺莺马上下车去拿警示牌了,

  周老板是守法好市民,遇到状况时也完全按照科目一的规章在做。

  紧接着,

  周泽透过反光镜看见那辆奔驰车的车门被推开,

  里面爬出来一个头破血流的家伙,

  周泽点了根烟,

  然后把另一只手伸出窗外,

  对着那货,

  比了一个中指,

  吐出一口烟圈,

  道了一声:

  “煞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