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七十八章 无证驾驶

第两百七十八章 无证驾驶

  前面车如果强压你变道加塞的话,若是他的车没完全过线,碰到了,是他的责任,而如果已经完全过线,你碰到了,就属于你追尾了。

  上辈子,周泽遇到这种事儿时,就很想去教训教训这种煞笔了,事实上绝大部分开车的司机基本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心里也会产生类似的想法,但还是怕麻烦,怕耽搁时间和精力,所以只能一次次捏着鼻子忍让。

  正是因为大众的忍让,才让一些煞笔在煞笔的道路上,一路地滑行,并且不断地放飞自我。

  这辈子,

  自己已经是一个鬼了,

  车又是朋友的,

  而且是一个有二十几套房的朋友,

  他也应该不会在乎这一辆尼桑,

  再加上对方一再挑衅,

  周泽就干脆送他一程。

  既然爹妈没教育好他,周泽不介意出手帮个忙。

  莺莺跑去放好了警示牌就跑回来了,

  周泽则是下了车,看着那货从车窗里爬出来。

  “嘿,命真大。”

  周泽抖了抖烟灰,那货全须全尾的,除了磕破了一点皮,看起来血流满面的样子,实际上都是一些皮外伤罢了,根本不打紧。

  上辈子是医生的周泽这点眼力见儿还是有的。

  “妈的…………”

  对方伸手指着周泽,

  “我要弄死你。”

  周泽摇摇头,甚至懒得搭理这货,这种人最是恶心,在他自己的世界观里,他永远是正确的。

  别人都是自己爹妈,都得宠着自己让着自己,自己绝对不能受一点点的委屈。

  警察和交警很快都来了,

  周泽态度良好地配合调查,

  这上头有监控视频,自己车上还有行车记录仪,整套流程下来,基本没什么问题。

  而且周泽不担心对方有什么背景在里面使坏,

  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后,

  全社会全行业包都在深入学习新时代新思想的精神,警察和交警系统也在贯彻落实着为人民服务执法为民的思想路线,加强了执法者的思想政治水平,真正成为了保护人民财产生命安全保卫改革开放成果的坚强后盾!!!

  警察和交警调查的结果也都没出周泽所料,

  至于说周泽最后一脚踩油门的事儿,

  谁能确定周泽是故意的?

  我胆小,

  当时它忽然窜出来,

  下意识地踩了油门,

  不关我的事儿啊。

  作为一个守法公民,周老板真的是有恃无恐!

  然而,

  当交警最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走过来对周泽(`・ω・´)ゞ敬礼っ,

  道:

  “请您再出示一下您的驾驶证。”

  “………………”周泽。

  卧槽!

  周老板心里刹那间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他没驾照!

  上次老道开车去盐城被交警拦住了,进去了,后来周泽就说跟老道一起去考个驾照,但之后就因为有事情耽搁了,周泽自己又昏迷了两次,哪有那个功夫。

  徐乐,

  你王八蛋,

  你不是人,

  你特么之前抽空考个驾照要死啊你!

  “我驾照没带。”周泽说道。

  “没带?”交警愣了一下。

  没带驾照开车和无证驾驶不同,被交警发现后,一般是先扣押车,自己去取了驾照之后就能去提车,运气差一点的话,会被扣一份罚个两百块。

  “我让我朋友现在送来,我家离这里不远。”周泽说道。

  交警点点头,同时有些怀疑地看了一眼周泽。

  现在照目前情况来看,肯定是奔驰车全责无疑,因为调取的监控录像中也能看出在发生事故之前这辆奔驰车是多么的放飞自我。

  然而,

  如果周泽是无证驾驶的话,

  问题的性质瞬间就不一样了。

  “老板,打电话叫老道烧纸钱么?”

  莺莺凑到周泽身后小声地问道。

  “现在烧纸钱有什么用?”

  周泽无奈了,烧纸钱只能把不是你做的事儿和无关你的事儿所会给你带来的影响和麻烦给抹除掉。

  但周老板真的是无证驾驶啊。

  你总不能跟交警说我不叫徐乐,我叫周泽,

  交警叔叔,

  我借尸还魂了,

  你们可以去查那个周泽,

  名下肯定有驾照的。

  如果这样解释了,

  后果就不单单是无证驾驶引发车祸这么简单了,

  周泽甚至可能被抓去精神病医院。

  “你快点打电话让你朋友送来。”交警说道,“我们这里其实也可以查,或者我现在帮你查……”

  “不用不用,马上就好。”

  周泽拿出手机,拨通了张燕丰的电话。

  “喂…………”

  电话那头张燕丰像是刚睡醒一样,这大白天在睡觉,估计又是刚刚熬夜忙什么案子。

  “是我。”

  “哦,怎么了?”

  “我这边出车祸了,你来帮我把驾照送来一下。”周泽一边看着交警一边说道。

  “驾照?你驾照找我干什么…………”张燕丰清醒了过来,作为一名资深老刑警,他的反应力还是很敏锐的,“你是无证驾驶?”

  “对啊,在我电脑桌下面第二个抽屉里,你快点带来。”

  “你无证驾驶上路出车祸了?”

  “啊,找到了是吧,我跟你说啊,是对方全责,我倒霉。”

  “你打电话给我是什么意思,想让我以权谋私么?

  我跟你讲,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后,全体公安机关…………”

  “对了,你上次给我的文件袋也在那个抽屉里,我看了啊,没问题,你把驾照给我送来,我跟你去看那个别墅,帮你参谋参谋买房的事情。”

  “…………”张燕丰。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张燕丰叹了口气,道:

  “把电话给你旁边的交警。”

  “好。”

  周泽把电话递给了面前的交警,“找你的。”

  交警愣了一下,

  这什么鬼,

  拜托,又不是你全责,用得着找关系么?

  交警直接拒绝接电话,同时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讲,公事公办,你找什么人找什么关系都没用!

  尤其是在十九大召开之后…………”

  “我是张燕丰!”

  周泽开了公放。

  交警犹豫了一下,接过了电话,

  “张队,你这是…………好了,我懂了,我明白了,我知道的,好,好。”

  交警把电话交还给了周泽,同时对周泽敬了个礼,紧接着就走开了。

  周泽重新拿起电话,“喂,你们不是一个系统的居然也能说得开啊。”

  “我跟他说你是我们警局的卧底,身份暂时不能公开,等之后我会补一个文件过去。”

  “这么正式?”

  “你在车祸现场是吧,我马上开车过来。”

  “你确定不再睡一觉?”

  这么心急的么?

  “这件案子在我心头压得太久了!”张燕丰说道。

  “你昨天应该没休息好,现在开车属于疲劳驾驶,你要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负责。”

  “我第一要负责的是我的案子!”

  电话那头的张燕丰几乎吼了起来,

  “我马上过来,如果发现你不在这里,你无证驾驶引发车祸就坐实了!”

  “你威胁我?”

  “你有本事把你附近的警察和交警都放倒再亡命天涯隐姓埋名啊,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

  “通城是我的故乡,我爱她,也舍不得离开她。”

  “嘟嘟嘟…………”

  那边挂断了电话。

  “老板,怎么样了?”

  “你老板要去当柯南了,对了,你打车把老许送回书店,警察要把这辆车先拖走的,然后叫老道去你新买的别……”

  “嗯?”

  “叫老道出来给我打电话。”

  “好的,老板。”

  周泽之所以选择带老道不带白莺莺,也是因为查案子的话让老道跑腿比白莺莺更灵活一些,而且老道这货总是能瞎猫碰上死耗子发现点什么东西。

  莺莺很听话地扛着许清朗打车走了,周泽则是继续停留在车祸现场靠着栏杆等着。

  开奔驰的那个煞笔已经被送去医院了,对方在推上120前还对周泽瞪了一眼,像是在说你小子等着。

  周泽对这种白痴的威胁直接无视,

  如果对方想来点报复行动的话周老板真的不介意反推回去,

  僵尸书屋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张燕丰来得确实很快,他把车停在了路边,示意周泽上车,附近还留下的几个警察跟他敬礼打招呼。

  “你眼睛这么红,还是让我来开车吧。”

  “你没有驾照。”

  “这车祸又不是我的责任。”

  “你没有驾照,我不能给你开。”

  张燕丰说着就直接发动了车子。

  那栋别墅所在的小区人气还是很高的,入住率也很高,张燕丰用警官证过了保安岗,直接开到了里头,轻车熟路的样子意味着他平时也没少来这里。

  车子直接开到别墅门口停了下来。

  其他别墅门前小院子都修剪得很整齐,唯独这一家一片破败之色,杂草丛生。

  推开栅栏门,走了进去,张警官又拿出了房卡,打开了门。

  “呵呵,不知道还以为这是你自己家呢。

  我听说这里死的好像是一个女人带两个小孩吧?”

  张燕丰愣了一下,

  站在了玄关入口位置,

  沉声道:

  “对,那个女人是我妹妹,亲妹妹。

  那两个小孩,

  是我的亲侄子和亲侄女。”

  “抱歉。”周泽抿了抿嘴唇,“你早点告诉我,我不会耽搁这么久的。”

  “谢谢。”

  “凶手找到了么?”

  “嫌疑人,是我亲妹夫。”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