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凶宅

第两百七十九章 凶宅

  “你家这么有钱的么?”

  周泽给张燕丰分了一根烟问道。

  之所以这么问,是有原因的。

  而且这个原因周泽很有代入感,因为与自己休戚相关,至少在前一段时间,是这样子的。

  外甥和侄子有什么区别?

  外甥是你妹妹,姐姐与您妹夫姐夫生的孩子,不随你们家姓的。

  侄儿是你哥哥,弟弟与你嫂子,弟媳生的孩子,和你是一个姓。

  自己家的孩子就是侄子,别人家的孩子就是外甥,因为你姐姐,妹妹是嫁给别人家,生的孩子也是别人家的。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特例,这个特例就是如果那位是上门女婿,就不同了。

  如果没有周老板横插一脚,徐乐当时的身份就跟张燕丰妹夫的待遇差不多。

  “以前家里开了一个小厂子,父母在的时候给妹妹安排了这门亲事,厂子里的事情也基本交给妹夫去管,我反正对做生意又不在行,也懒得在那上面花费心思。

  五年前那件事出了之后,厂子也就不做了,父母也因为这件事的打击在前几年相继去世。”

  张燕丰说这些话时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这是他的职业本能,他是老刑警了,自然清楚一些情绪化的东西不适合带入到工作之中。

  “等一下。”

  周泽有些纳闷地举起手,

  “你妹夫现在已经进去了,是吧?”

  “嗯,进去了,因为虐待罪。”

  “那这套别墅是谁挂出去在卖?”周泽有些奇怪地问道。

  这套别墅莺莺那边已经过户了吧,所以说这名义上是张燕丰妹妹一家的房产现在已经算是莺莺的财产,也就是他周泽的财产。

  “被卖?”张燕丰皱了皱眉,显然,他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嗯,应该已经被我家买下来了。”

  “你买这个房子?”

  “不行么?”

  “你…………”张燕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所以这次的事儿你不来求我,我也会来看看的,不管怎么说,自家的房子,一些首尾肯定得料理清楚。”

  “可能房子是妹夫那边的亲戚在卖吧,当时房子上也写了妹夫的名字。”

  “这个是你家的事儿,反正我这边买房是合理合法的。”

  “一套房子而已,我要的是真相,是我妹妹和我两个小侄死亡的真相。”张燕丰沉声道。

  一套房子而已,

  周泽深吸一口气,

  望天。

  这套别墅很久都没人打扫了,张燕丰会时不时地过来,但你让他拿着扫帚拖把抹布什么的把这里上上下下都打扫一遍也不现实。

  沙发上也是一层的灰,周泽在上面吹了吹,然后坐了下来,问道:

  “具体是什么情况你再说说,卷宗我没看完,是服毒自杀的是吧?”

  “是的,服毒自杀,当时我妹妹和她两个孩子就互相依偎着,死在那里。”

  “哪里?”

  “就你现在所坐的沙发上。”

  “…………”周泽。

  周泽还扭过头看了看,没看见什么,当然,他也没吓得跳起来,周老板什么风浪没见过,还怕这个?

  “既然是自杀,怎么又和你妹夫扯上关系了?”周泽有些不解道,“喂,该不会是你故意泄气吧?”

  这只是玩笑话,张燕丰的人格操守周泽还是相信的,他是一位好警察,不会做那种事情。

  “这件事涉及到我的亲属,所以我是回避的,也不是我专门经手的这个案子。

  当时发现尸体的是每天都上门过来打扫卫生的保姆,她报的警。

  我们警方在检查尸体时,发现我妹妹和她两个孩子身上有明显地被捆绑和虐待的伤痕,而且新老痕迹都有,证明被虐待被家暴的时间很长了。

  所以,警方的调查结果是她们是因为无法忍受长期的家暴和虐待,所以才决定轻生,我妹妹这才做出傻事,把自己的两个孩子带着一起服毒自杀。”

  “案情不是很明了么?”周泽问道。

  “我那个妹夫不承认。”张燕丰说道。

  “但还是被判刑了。”

  “虽然不是杀人罪,但也被判了十年,理由是囚禁和虐待,并且导致了严重后果。”张燕丰说道。

  “所以,你继续调查下去的原因是什么?”周泽有些好奇道。

  案情真的很明了啊。

  “我那个妹夫不是这样子的人,他虽然是上门女婿,但我们家里对他非常好,我爹妈在世对他甚至比对我这个亲儿子都亲。”

  周泽掏了掏耳朵,

  每家人都是这个说法,

  周泽能保证林医生爹妈跟外面亲戚说自己时肯定也是说他们对这个女婿多好多好,但这个女婿现在是白眼狼连家都不回云云。

  “我妹妹性格也很好,她很温柔体贴。”

  周泽又掏了掏耳朵,每个哥哥都这么说。

  “我妹夫的人也不错,当初我是亲自见过的,也把过关的,他不是那样子的人。”

  “人是会变的。”周泽安慰道。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么一通叙述过来,周泽觉得张燕丰像是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

  卧槽,

  你说的这些能算是理由么?

  他好我好大家好,

  这就像是调查统计出来的人均工资收入一样,

  谁信啊?

  “我妹妹和她俩孩子的尸体我都看过,也检查过。”张燕丰在地板上坐了下来,也不顾忌地上脏不脏,当然了,周泽觉得这货身上比地板还要脏,满满的电视剧里那种邋遢警察的既视感。

  偏偏这种邋遢警察还很遭年轻小女警员的喜欢。

  这件案子不是张燕丰主办的,但以他的身份去看看卷宗看看尸体是没问题的。

  “身上确实有很多的伤痕和淤青,而且很严重,新伤老伤都有,看起来有些伤势都有些年头了。

  我妹妹自从结婚后,在家里基本都是带孩子,也很少出门,对外的交际也很少了,她是一个全职女作家,喜欢宅。”

  “然后呢?”周泽打了个呵欠。

  “但是,问题就在于,在案发前一周,当时我儿子刚刚高考结束,我带他去水上乐园玩,我把我侄子和侄女一起带上了。”

  说到这里时,

  张燕丰眼圈忽然发红,像是一头饿狼一下,对着周泽吼道:

  “我发誓,当时我看见我侄子我侄女身上,根本一点伤痕都没有!

  那这该死的,

  一周后当他们死后,

  身上的那些触目惊心的老伤,又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周泽愣住了。

  案发一周前,张燕丰带着自己儿子和侄子侄女去水上乐园,俩小孩肯定穿泳装,侄子肯定只是一个小裤衩,有伤没伤,张燕丰这个老刑警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确定说没有,那就肯定没有。

  如果有的话,不用等案发,肯定当天张燕丰就拿着枪去找自己妹夫的麻烦了。

  这事儿就奇怪了,

  人死后,

  身上还会多出伤痕?而且连老伤都能做出来?

  周泽是听说一些古玩是可以做旧的,实物可以做出包浆,书画可以做旧,但死人身上的伤痕,也可以做出来?

  “所以,这才是我觉得这件案子有问题的原因!”张燕丰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也是我相信我妹夫所说的,他没有虐待我妹妹以及俩孩子的原因。”

  “但你说的话,没办法当作证据。”周泽说道。

  张燕丰点点头,“是的,我说的话,没办法当成证据,而且法医鉴定结果也确认了,说俩孩子起码承受了两年以上的虐待折磨。”

  周泽站起身,四处看了看。

  “这样子的话,事情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我调查了这件案子很久,但一直没有什么头绪,直到我认识了你,我觉得,如果你愿意帮我,肯定能帮我找到突破口。

  那条铁链折磨我二十年了,也是你解决的。”

  “别急着给我戴高帽子,你想说这个案子背后有非人的因素在作祟,是么?”

  “咚咚咚!咚咚咚!”

  楼上在此时忽然传来了撞击声。

  周泽和张燕丰对视一眼,直接冲上了楼梯。

  “那是卧室,我妹妹的卧室。”

  声音就是从那边传来的。

  张燕丰直接撞开了门。

  但卧室里,什么都没有。

  然而,刚刚的声音连周泽都可以确定,的确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咚咚咚…………咚咚咚…………”

  声音再度传来!

  “在床底下!”

  张燕丰马上掏出了枪,一脚将床给踢挪了位置。

  床下面,

  居然有一条浑身上下血淋淋的泰迪,

  正侧到着身体不停地挥舞着自己的爪子。

  甚至连人来了,它都像是没有发现一样,继续在扭动着。

  周泽蹲下来,伸手按住了这只泰迪,泰迪还在痛苦地挣扎着,像是在承受着某种酷刑一样。

  不过很快,

  它就不动了。

  奄奄一息的匍匐在地上,眼睛里都不剩下多少神采。

  “别人家的宠物跑进来了?”张燕丰指着泰迪身上的狗牌说道。

  这明显就是别人家的宠物,绝不是什么流浪狗。

  “别急,你看这里。”

  周泽指了指泰迪身上的伤痕,

  “这些伤口都已经愈合了,是老伤,

  这些是刚刚裂开出现的伤口,还没结痂。”

  说着,

  周泽扭过头看着张燕丰,问道:

  “像不像是你妹?”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