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章 恐怖故事

第两百八十章 恐怖故事

  “找到狗主人了?”

  周泽靠在阳台上问刚回来的张燕丰。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狗狗身上有牌子,上面有主人的联系方式。

  张燕丰走入了别墅,上了二楼,来到周泽身边,一起靠在阳台上。

  “狗主人说狗失踪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她本想打寻狗启事的,结果还没来得及。”

  “才失踪了一天?”

  “对,看到狗这个样子,如果不是我拿出了警察证,可能她会以为是我虐待的狗,她抱着狗直接在那里哭了。”

  “所以,这条狗也不是她虐的?”

  “但狗身上确实有很多的老伤。”

  周泽回过头,看向屋子里,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这房子,问题很大啊,早知道就不急着付款买了。”

  “你有眉目了么?”

  “没有。”

  “老板!贫道来了!”

  老道站在楼下挥着手。

  周泽对着下面努努嘴,道:“眉目来了。”

  老道收到周泽的短信,说让他到这个地方来,帮莺莺看房子,还说以后会有他的一个房间。

  为此老道高兴坏了,虽说他能赚钱,但也能花钱,无儿无女不说,连一处房产也都没攒出来。

  但老道来了之后,就发现不对劲了。

  那位老刑警居然也在这里。

  刚进玄关的老道直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道:

  “哎呀,店里还炖着排骨呢,贫道都差点忘了,贫道现在得回去弄一下。”

  “回来。”周泽说道。

  贫道艰难地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周泽。

  “老板…………”

  “帮个忙。”

  “您说。”

  “去收拾点东西没有的话去外面买,在这里给我办一场法事。”

  “办法事?”

  老道瞪大了眼睛,

  别人不知道老板你还不知道我的水平嘛,

  我做法事连鬼都糊弄不了纯粹是糊弄人的。

  “张警官有亲人在这里去世过,你帮忙办一场法事,我在旁边看着。”

  老道本来是一万个不乐意,但既然周泽说他在旁边看着,也只能点点头答应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天色都开始暗下来时,老道也把一切准备拖堂了。

  一张四方桌,

  两根长白蜡,

  香炉青灰铜钱符纸,

  身穿道袍的老道手持桃木剑,

  不停地来回挥舞吟唱,

  时而高亢,时而低沉,

  时而婉转,时而悠扬;

  且不说具体效果如何,光看这一身行头和架势,也能给人以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世上诸多事,

  做给天上看的,很多,

  做给地下看的,也很多,

  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做给活人看的。

  张燕丰站在边上抽着烟,周泽则是趁着老道做法事时上上下下都查看了一遍,老实说,让周老板这个有洁癖的人在这个脏别墅里到处翻弄,也真是难为他了。

  但本着这房子也是自己的精神,周泽忍了!

  两世为人,周老板还真没住过别墅!

  张燕丰找到周泽,指了指客厅里还在“自由发挥”的老道,问道:“有用么?”

  “你说呢?”

  “我是党员,我不信鬼神。”

  周泽对他翻了个白眼,不信鬼神你找我做什么?

  “我这个手下,别看他很老了,但他真的没什么用。”

  “…………”张燕丰。

  “不过他运气好,或者说是运气差,总能碰出什么火花来,这座房子肯定有问题,你妹妹的事情和那只泰迪都能证明。

  但很抱歉,我找不出来,所以只能找我那属下过来碰碰运气。”

  两个人接下来就站在楼梯口位置,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老道“跳大神”。

  老道卖力地表演着,一曲结束,

  哦不,

  一场法事结束。

  老道也是累得浑身是汗,看向周泽。

  周泽点点头,示意他可以休息了。

  老道这才跑去卫生间里去,洗把脸换身衣服。

  “还是没什么用。”张燕丰说道。

  “或者是我们切入口错了,你那位妹夫还在牢里关着对吧,明儿安排让我见见他。”

  “见他做什么?”

  “同是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为什么别人能这么优秀?

  同是住在这栋别墅里的,为什么你妹妹和你两个侄儿出问题了,他却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

  “还有,这套房子当时是新房买的么?”周泽问道。

  “不是,当初是二手房,原房主是一个温州炒房的,买了之后没装修也没住,后来转手给我们了。

  我爸生前也是个老警察,我妈那会儿还专门让他抽时间去调查过这个房子,没什么问题。

  毕竟我家以前那场子基本就靠我妈一个人撑的,我跟我爸除了当警察办案其他的什么也不会,一栋别墅算是给我妹妹的嫁妆也是招上门女婿的面子,对我们家那时候来说也算是很大的一笔开支了。

  我妈当初之所以想招上门女婿,也是因为知道我们爷俩撑不住,她自己辛苦大半辈子弄出来的月饼作坊,总不能之后就关门大吉。”

  周泽点点头,“意思就是,这间房子应该是干净的?”

  “啪!”

  一声玻璃碎响传来。

  是在厕所里!

  周泽眼睛当即一亮,

  他记得刚刚老道进的厕所还没出来呢,

  妈的,

  这老道真的是人肉雷达,行走祥瑞啊!

  周泽马上冲了过去,卫生间的门却被从里面死死锁住了。

  也不知道是忽然出问题还是老道上卫生间前还主动地锁门了!

  “砰!”

  周泽撞了一下,门没动,质量忒好!

  “让开,我来!”

  张燕丰示意周泽让开,

  然后一脚踹过去!

  “咔嚓!”

  门直接烂了。

  但走进去一看,

  马桶是空着的,

  但老道人呢?

  “额…………额…………”

  声音在头上!

  周泽马上抬起头,

  看见在上面天花板位置,老道像是一条壁虎一样趴在上面。

  不,

  确切地说不是老道趴在上面,

  而是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老道。

  “老板…………救…………”

  张燕丰当即举起了枪。

  刚刚还在向老板求救的老道一看枪口对准了自己,

  吓得差点尿失禁,

  擦咧!

  周泽伸手按下了枪口,右手指甲直接长出,对着上面挥舞了过去!

  “哗啦…………”

  像是布匹破裂的声音,

  老道从上面落了下来,

  得亏张燕丰抓住了他,

  否则照着地上都是瓷砖的硬度,这一摔下去刚刚伤愈复出的老道估计又得回床上躺着去了。

  这还没完,

  没等周泽去细细打量上头到底有什么时,

  这下面的马桶忽然自己开始疯狂冲水起来,而且里面夹杂着很恶心的屎尿混合物甚至还有用过的姨妈巾,一口气地“汩汩”流出,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如果这下面出来的是血,周老板兴许还觉得没什么,正常嘛,他也能坚持一下,但这冒出来的是这些玩意儿,周老板选择了直接败退。

  他实在不想自己弄得一身污秽回去还要让白莺莺帮自己洗澡。

  “走!”

  周泽喊道。

  张燕丰提着老道直接出了卫生间,周泽也跟着一起出去。

  但当周泽出去时,

  却发现位置不对,张燕丰跟老道他们人都不见了,而自己原本应该是在一楼卫生间里的,结果出来后发现自己居然在张燕丰妹妹的主卧室里的卫生间内。

  “哈哈…………哈哈…………哥哥…………你等等我…………等等我嘛…………”

  有小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妹妹……你来啊……你来追我啊………追到就给你玩…………”

  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的声音。

  “嗯…………”

  女人的轻叹自周泽身后传来。

  周泽转过身,看向身后的梳妆台位置,那里坐着一个少妇,少妇一头披肩长发,身材丰腴,斜靠在梳妆台上看着面前打开着word文档页面的电脑。

  “小华,小昕,你们能不能安静点啊,妈妈在工作呢。”

  女人很不耐烦地说道。

  “知道了妈妈。”

  “晓得了,妈妈。”

  两个小孩子很乖巧地应了一声,跑远处玩去了。

  周泽舔了舔嘴唇,

  目光在四处看看,

  最后又落在了少妇的身上。

  少妇用力地敲了一下键盘,应该是卡文了没有头绪,从梳妆台那边站起身,拿起手机,躺到了床上。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应该是在给自己的丈夫发语音。

  “等下啊,老婆,咱月饼厂刚接了一个订单,正在忙着出货呢。”

  “嗯……快点忙完了回来陪陪我,人家想你了。”

  “乖,我忙完了就回来。”

  放下手机,

  少妇嘟着嘴,

  靠着床头坐着。

  可以想见,他们夫妻之间还是很恩爱的。

  “咦,老公,你回来了啊!”

  少妇忽然侧过头,看向了周泽这边。

  周泽可以确定,

  她看的是自己这边!

  “嗡!”

  一道颤音自周泽身后传来,

  不,

  不对,

  她看的不是,

  是自己身后!

  “嘶…………”

  猛地,

  周泽发现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样,

  那东西还在拼命地拉扯着自己。

  周泽双手指甲迅速长了出来,对着身后反身就是一抓。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

  “呜呜呜!!!”

  一开始是成人的叫声,

  随后居然变成了小孩子的声音。

  当周泽转过身时,

  看见自己身后站着两个小孩,

  他们的脸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血色纹路,是被自己爪子抓出来的。

  “老公,我们一家子好想你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

  少妇忽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像是一条水蛇一样缠绕住了自己。

  “快来,爸爸回来了,给你们带零食了。”少妇对着两个还在哭的孩子说道。

  两个孩子马上不哭了,

  顶着一张血淋淋的脸笑呵呵地扑到了周泽身上,

  男孩子开始挖周泽的肚子,

  “妹妹,你快看看爸爸给我们带什么吃的了。”

  女孩子开始把周泽体内的肠子给挖出来,

  “哥哥,爸爸好小气哦,都是吃腻的东西。”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