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二章 深闺二嫂

第两百八十二章 深闺二嫂

  周泽身体慢慢地从绷紧到舒缓下来,额头上的汗珠也不停地滴淌落下。

  动过半身麻醉的人应该都有类似的感觉,那就是你动手术的部分失去知觉了,感知不到疼痛,但当医生在你身上动刀子时,你是能有一种模糊的感知,不是痛,但那种感觉很怪,也很不舒服。

  周泽慢慢地冷静下来,

  哪怕那个女人还缠绕在自己身上喊自己“丈夫”,

  哪怕两个小孩还在对自己开膛破肚,这也算了,他们还在挑挑拣拣。

  关于类似幻境的事儿,周泽跟小萝莉专门聊过,小萝莉也说过,幻境是一种很低级的存在,更高级的叫结界,遇到幻境时,往往自身的冷静才是最重要的。

  人只有在冷静时,眼睛才能真真切切地看见东西,而在幻境中,它会设计出各式各样地场景,来刺激你产生其他的情绪。

  最常见的就是你刚死了妻子或者爹妈,就让你妻子爹妈出现来喊喊你,或者你刚遭遇了某些挫折,就让你再遭遇那次的情景。

  小萝莉还说,地狱之中有专门的一层地狱,里面的刑罚就是让有罪恶的人每天不停地轮回自己最痛苦也是最不愿意回忆的那一天,没有结束,也没有终结。

  从深呼吸,到放缓自己的呼吸节奏。

  周泽忘记了自己身后的女人,也忘记了自己面前的两个小孩。

  渐渐地,他开始超脱出来。

  周老板经历的幻境次数已经很多了,他自己还有一本阴阳冊,那才是幻境之术登峰造极的表现。

  什么事情,遇到的多了,也就麻木了,也就淡然了。

  周泽慢慢地起身,慢慢地走出来。

  他看见一个男子被一个女人抱着,两个小孩在撕扯着他肚子里的东西。

  那个男人很陌生,周泽没见过,也不是他的模样。

  四周的背景则是带着一种粗糙的假象感,有点像是舞台剧上拿个画板凑样子弄出来的“树林”,大部分都得靠观众自己去脑补。

  周泽站在原地,还认真地看了一会儿。

  看着他们的动作,他们的神情,他们的姿态,他们的行为,

  别说,

  感觉还挺有趣的。

  但这个幻境有点特别啊,居然还能有“第三方”视角。

  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周泽退后一步,

  打了一个呵欠,

  指甲在旁边的门板上轻轻地刮蹭着,发出低沉的声响,

  慢慢地,

  声音开始越来越剧烈,

  越来越刺耳,

  这声音像是一把把尖刀,开始刺破四周的一切,到最后,眼前的画面和背景都开始扭曲和消散;

  空气中,

  弥漫着一股子香灰的味道。

  伸了个懒腰,周泽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当然是完好无损的。

  目光看向另外一边,在地板上,张燕丰正坐在老道的身上,像是在骑大马。

  老道被压在身下,嘴角都开始吐白沫子了。

  周泽走过去,指甲轻轻地刺了一下张燕丰,张燕丰整个人哆嗦了一下,脸上的那种慈爱之色逐渐消失,他晃了晃头,当看见身下的人时马上站了起来。

  依葫芦画瓢,周泽又刺了一下老道,老道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看见张燕丰时,哆嗦了一下,当他看见周泽时,感动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老板…………”

  宝宝被骑了,

  宝宝好委屈。

  “对不住了,老哥。”

  张燕丰也是很不好意思,把老道搀扶起来。

  好在张燕丰骑的是旋转木马,而不是真的在草原上策马奔腾,如果是后者的话,老道能否还有命可以留下就真的难说了。

  三个人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老道受了很大的皮肉之苦,其实精神状态还好,没多大的问题,跟过两任鬼老板,大风大浪地见多了。

  倒是张燕丰还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的确,对于他来说,今天所经历的时间,等于是在之前铁链事情的基础上对他的三观进行了又一次地摧毁。

  周泽看着自己的右手,

  手,

  是他艺术的身影。

  尤其是那五根指甲,手艺再好的美甲店师傅也修不出这种感觉来。

  指尖位置,有一团黑色的雾气正在环绕着,掌心朝下,周泽将指甲刺入地板之中。

  黑雾开始向四周四散,这是周泽用来找鬼的方法。

  有些鬼,它善于隐藏,哪怕是鬼差,你都很难找得到,这种方法,对于鬼甚至是对于妖物,都有着极为有效的针对性。

  然而,

  这一次,

  似乎行不通了。

  黑雾不断地在盘亘着,哪怕是向四周逸散出去之后,不一会儿就都又旋转了回来。

  在周泽开始用指甲找鬼之后,老道就做出了严阵以待的架势,这一次他发誓如果出事情的话,肯定直接往自家老板身上跳,

  打死也不能让这个警察抱着自己走了。

  抓犯人他是专业的,但抓鬼的话,还是老板更靠谱。

  周泽摇摇头,有些疑惑地将自己的指甲收了回去,左手轻轻摩挲着右手的掌心,道:

  “这个屋子,没问题。”

  是的,

  如果有东西在这里的话,不可能一点都感应不到。

  “啥?老板,你会不会是发烧了?

  没问题?

  没问题我们之前是怎么回事?”

  周泽点了一根烟,吐出一口烟圈:“那个场景我也经历了,是有点恐怖。”

  “可不是有点啊。”

  老道一边说着还一边极为幽怨地看了一眼张燕丰,

  自己这个老身子骨差点没被他给压死。

  “恐怖是恐怖,诡异是诡异,但实际上,我根本就没察觉到有任何的鬼气出现,也没有妖气。”

  “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周泽耸了耸肩,“这个世界上,超自然的事情多了去了,指不定这栋别墅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现象。”

  张燕丰默默地低下头,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我看见了旋转木马,我看见了我的妹妹还有她的两个孩子。”

  “我也看见了。”老道附和道,“对了,还有一只很大的阿拉斯加!”

  “嗯,事实上,我虽然没看见旋转木马,但我也确实看着一个女人带着俩孩子,不过我没看见什么狗。”

  “狗?”

  一开始老道说狗时,张燕丰还没反应过来,等周泽再说狗时,张燕丰终于醒悟过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打开相册指着一张照片对老道问道:

  “是这条狗么?”

  老道把头凑过去看了一眼,摇摇头道:“这是小阿拉斯加,我见到的是一只巨无霸。”

  “巨无霸?”张燕丰眯了眯眼。

  周泽也陷入了沉思,“意思就是,我们所见到的两个场景,里面出现的东西,都是现实里有的。

  布娃娃,家里以前肯定也有;

  狗,是小时候,但它也是狗,也是阿拉斯基。

  旋转木马,其实你们进来时发现没有,在门口的花圃那边,是有一个小型的旋转木马,是需要人去推的,小孩子才能坐上去玩的一个小玩具,和游乐场里的那种没办法比,但也确实是有的。

  场景里出现的一切,其实都源自于现实生活。”

  “老板,你到底想到了什么,直说吧。”

  “问题是,我还是什么都没想到。”

  周泽抖了抖烟灰,有些无奈道:

  “好麻烦,我都想回去劝莺莺把这房子给卖掉了,住起来太麻烦。”

  “这是不是梦?”张燕丰忽然说道,“因为梦是现实的投影。”

  “梦?”周泽笑了笑,“不是梦。”

  低级的幻境,不可能让自己入眠成功,除非有白莺莺在身边,否则他周老板就是拼命地嗑安眠药,也不可能睡着,睡不着的话就别提做梦了。

  “不是梦,但又是现实的投影,还能是什么?”

  张燕丰还在自言自语着。

  “我说老哥,术业有专攻,你就别参合了,这事儿越来越危险了,你以后一个人也别来了,反正这房子也卖给我家老板了对不?”

  老道这话也是好心,

  虽说张燕丰刚差点把他给****坐死,但老道也认他是一个好警察,作为普通老百姓,好警察大家还是爱护的。

  就在这时,周泽的手机响了,居然是白莺莺的电话。

  “喂。”

  “嘤嘤嘤,

  老板你在哪里啊?”

  “在跟警察查案子啊。“

  “哦,老板好辛苦哦。”

  “什么事?”

  “是这样子的,我今天整理房产……哦不,打扫房子卫生时,发现了老板你那天叫我藏起来不要让你看见的卷宗。”

  “哦。”周泽应了一声,“怎么了?”

  周泽原以为白莺莺会说这卷宗上命案发生的地方就是她刚买的别墅。

  但周泽想错了,

  白莺莺根本对这个没概念,她买了太多房子了,她只记得数目,如果不查房产证的话根本就不懂自己房子到底买在哪里了。

  “老板,这个卷宗上的死者我认识唉。”

  “认识?”

  周泽皱了皱眉。

  “对啊,我每天打扫书店时都能看见她啊?”

  她在书店里?

  “到底什么意思?”

  如果女人亡魂在书店里,他周泽眼瞎么,怎么可能看不见?

  “真的就是在书店里啊,人家每天打扫书架,有一排是专门放恐怖悬疑小说的,人家见过她的名字啊。

  她叫张恬圈啊,笔名更搞笑,叫深闺二嫂。

  老板,每次我打扫书架看见这本书时,人家都笑得肚饥痛。”

  “深闺二嫂是你妹……”周泽看着张燕丰,“不对,是张恬圈,是…………”

  “是我妹妹的名字。”

  周泽点点头,问道:“莺莺,她的书名叫什么?”

  之前张燕丰说过,他妹妹平时宅在家里带孩子写小说,但周泽没想到居然真的出版过书。

  “书名啊,

  叫,

  《我爱我家》,

  不过是用血色字体印刷的书名。”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