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双面人

第两百八十四章 双面人

  周老板现在有种自己活在《聊斋志异》中的感觉,

  因为在《聊斋故事》里总是有各种女鬼啊、狐狸啊甚至是女尸啊这类的东西莫名其妙地出现,莫名其妙地跟书生相恋然后又诞生出各种莫名其妙地结果。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周老板不是故事里的书生,但他此时依旧是一脸懵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明明刚送走了老道跟张燕丰,

  坐在沙发上规规矩矩地等着白莺莺把那个女人的著作都送来。

  至于今晚能不能发现重要的线索或者找到那个女作家死亡的真相,周泽不清楚,一切随缘吧。

  不过他倒是想着待会儿让莺莺买点红酒买点菜来,

  自己悠哉悠哉地坐在别墅二楼喝喝酒吹吹风,

  莺莺在旁边给自己捶捶肩膀,

  享受一把解放前地主老财的**生活。

  虽说这里是凶宅,甚至可以说是鬼屋,但周老板自己就是鬼差,莺莺也是僵尸,

  进鬼屋,

  真的就跟回自己家一样亲切,

  就像是街面上那些地痞流氓进看守所一样。

  只是,

  事情地发展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弧线之中,

  哦不,

  是抛物线!

  首先,

  这个女人是谁?

  周泽一开始以为是巧合,但现在周泽可以断定,这肯定不是什么见鬼的巧合。

  一开始,她的表现还很正常,但现在,自己都快把她后背的皮都扒开了,但她居然还是继续强搂着自己在跳舞?

  巧合?

  去特么的巧合!

  “人家背上好冷啊。”

  女作家把自己嘴唇凑到周泽耳边,轻声细语,像是发嗲的女友在对你轻声诉说。

  周泽只觉得这个世界都在此时失去了逻辑,

  此时,

  他受够了,

  他真的受够了。

  管你是人是鬼,管你是什么玩意儿,

  老子直接扭断你的脖子!

  指甲再度变长,变成了那种镰刀一样的形态,周泽毫不留情地对着女人的脖颈位置刺了下去!

  “噗…………”

  一开始是金属刺入肉中的声响,

  但随后却像是二胡拉出来的切割长调。

  周泽感觉自己正拿着一把锯子,正在切割着钢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跟锯子有仇还是自己在和自己较劲。

  指甲刺穿了女人的脖颈,周泽不停地来回**,

  但女人却依旧和周泽在跳舞,她沉醉其中,不可自拔,宛若盛宴之前的仪式,神圣且不可缺少。

  天见犹怜,周老板发誓自己以前哪怕有过很凄惨的时刻,但还真没有像现在这般如此尴尬过。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怪胎,油盐不进,哪怕是自己的指甲对于她来说也没什么特别的。

  舞步开始加快,节奏开始提起,像是进入了最后的尾声。

  周泽另一只手的爪子也刺入了女人的脖子之中,两只手的两双指甲,像是两把锯子一样,深深地嵌入女人体内。

  周老板不是屠户出身,但女人上半身的皮肉在这般来回交错之下,真的是所剩无几了,大部分地方白骨都直接露了出来。

  骨头很白净,很光滑,哪怕锋锐如周泽的指甲也没办法在上面留下太多的痕迹。

  “呼…………”

  女人双手死死地勒紧周泽。

  “亲爱的,我们开饭吧。”

  舞毕,

  开饭!

  “砰!”

  周泽被抱入厨房里,而后自己整个人被推放到了洗碗池上,一般来说这个姿势在一些小电影里很常见,但此时男女主角的位置有点颠倒了。

  女人拿起旁边的菜刀,

  周泽瞳孔当你一凝,

  他清楚,

  等女人真的把菜刀送入自己体内之后,就真的什么都晚了。

  “吼!”

  一声低吼,

  自周泽喉咙深处传出,

  另一个意识正在慢慢地苏醒,

  紧接着,

  周泽的皮肤开始干瘪下去,眼圈也在慢慢地凹陷,两颗獠牙则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一时间,

  力气大增的周泽猛地抽出了自己的指甲,硬是从女人的束缚之中挣脱了出来,而女人手中的菜刀则是砍了一个空。

  周泽从洗碗池上下来,看着这个一半人皮一半白骨的女人。

  “开饭了。”

  女人低吟道,似乎并没有察觉面前的男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周泽向前一步,

  然后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不对啊,

  很不对啊,

  周泽看了看自己的手,

  这一次的苏醒,

  为什么是他来占据主导地位?

  不可能是那个意识放弃了主动权,把力量送给了自己。

  不可能,

  这是不可能的!

  以前那个意识苏醒时,周泽就只能退居幕后,看着那位大杀四方解决好面前的危险后吃饱喝足回去,然后周泽再出来。

  但这一次,

  周泽发现自己明明让那个意识苏醒了,但为毛自己还是“驾驶员”?

  “来,开饭了!”

  女人再度扑了过来。

  周泽也来不及思考其他东西了,主动冲了过去,每次让那个意识苏醒,让自己变成僵尸之后,面前的任何问题,似乎都不再是问题了。

  也因此,对于这种状态,周泽有着一种极强的自信。

  然而,

  当双方撞击到一起之后,

  周泽整个人竟然倒飞出去,重重地砸到了厨房的瓷砖上,胸口位置更是出现了几条血淋淋的伤疤。

  怎么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

  女人只是踉跄地后退几步,又再度兴致勃勃地冲了上来。

  周泽站起身,这一次,他没敢硬抗,而是选择了后退,只是女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哪怕周泽明明躲过去了,但她那只剩下白骨的双手所持的菜刀还是扫中了周泽的手臂。

  “嘶…………”

  周泽倒吸一口凉气,

  自己的手臂竟然在此时被割裂开了一个口子,鲜血正在汩汩流出。

  与此同时,

  自己嘴里的獠牙正在慢慢地缩回去,刚刚干瘪下去没多久的皮肤也在重新恢复松弛。

  “你在搞什么?”

  周泽忍不住自言自语,

  这也确实是自言自语。

  但没人回答他,

  那个意识像是离开了自己体内一样,

  出差了?

  度假去了?

  “开饭啦!”

  举着菜刀的女人再度逼迫而来,周泽猛地掀翻了面前的桌子,暂缓了对方的移动,而后迅速地冲出了厨房,转身进入了卫生间,随即将卫生间的门给锁住。

  卫生间里还弥漫着阵阵恶臭,但周泽却顾不得这么多了,在生命危急之下,洁癖也不是不可以忍受的!

  甚至你可以喊“真香!”

  “咔嚓!”

  卫生间的门被一只白骨手直接洞穿,周泽回头一看,发现老道的那张符纸仍然留在马桶盖上,当下毫不犹豫地把符纸取下来,

  贴在了门上。

  符纸开始燃烧起来,

  白骨手也一下子变红,

  甚至发出了类似于“糖醋排骨”的香味,

  而后猛地收了回去。

  女人不敢再破坏门了,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她只是把头低下来,把自己的眼窝凑在了刚刚被自己破开的裂缝位置,死死地盯着里面的周泽在看:

  “嘿嘿,等着……开饭。”

  周泽扫了一眼符纸,

  发现符纸居然已经烧掉了三分之一了。

  该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泽转过脸,看向了卫生间里的镜子。

  这时候,

  他愕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正在不停地咆哮和挣扎着。

  “你是…………”周泽马上醒悟过来,“你怎么到里面去了!”

  镜子里的周泽在拼命地咆哮着,

  周泽听不到声音,

  但大概,

  或许,

  可能,

  差不多,

  能猜出,

  他是在骂人?

  周泽的火气也一下子起来了,

  妈的,

  你不打一声招呼就溜了,害得老子连大都开不出来,

  你还好意思骂人?

  似乎是察觉到周泽在想什么,

  镜子里那位挣扎咆哮得更剧烈了,

  估摸着如果他这时候能出来的话,

  甚至连同归于尽自己撕碎自己的心都有了。

  ………………

  “到了,就是这里。”司机把车停了下来,“小姑娘,这个小区我的车进不去,你从那边自己走进去吧。”

  “好的师傅,你结算账单吧。”

  白莺莺下了车,没走几步,司机就在后面喊她道:

  “喂,小妹妹,你这里还有一本书没拿。”

  白莺莺马上跑了回来,司机师傅伸手从座椅底下艰难地取出一本书。

  应该是之前车子急刹车时,甩下去的,白莺莺没发现,遗漏了这一本。

  “嘿,《双面人》,鬼故事吧,小姑娘看这个不怕做恶梦么?”

  司机憨厚地调侃道。

  这位司机师傅要是知道他是在劝说一头僵尸少看点鬼故事别做噩梦的话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我给人带的,谢谢师傅。”

  “我其实也挺喜欢看鬼故事的,但夜里开车时不敢看,我看看这简介哈;

  一个人体内有两个意识,

  他们原本生活在一个身体里,有矛盾有争吵有提防有不安,

  但忽然有一天其中一个意识被关进了镜子里后,

  另一个,

  却反而开始不习惯这种原本自己所渴望的独立生活,

  甚至开始主动寻找被关押在镜子里的

  ,另一个自己……”

  司机师傅砸吧砸吧嘴:

  “呵呵,这不就是精神分裂么;

  说得这么玄乎,现在这小说书啊,噱头是越来越花哨了,反而没我们年轻时看的金庸古龙的武侠书有味道。”

  说着,师傅把书递给了白莺莺,

  “走咧!”

  “师傅再见。”

  第四更!

  现在月票榜第十四名,

  距离第十只差六百票!

  求票!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