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五章 骨肉相连(第一更!)

第两百八十五章 骨肉相连(第一更!)

  “咔嚓…………咔嚓…………咔嚓…………”

  女人的脸不停地在门上磨蹭着,甚至还有哈喇子流了出来,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迫不及待,

  她是真的饿了。

  就像是家里养的大宠物狗正在准备开饭一样,恨不得直接扑到你身上去,在那里用爪子刨着地,强行按捺着。

  周泽打开水龙头,把里面的冷水往自己脸上浇,他需要冷静一下,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冷静格外重要。

  首先,这应该不再是什么幻境了。

  但正是因为这不是幻境,才会觉得更加的可怕,更加地让人难以理解。

  虽然周泽是个鬼差,但现实世界里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也依旧有些难以接受。

  尤其是自己最大的依仗现在居然跑到镜子里去了,他在喊什么,他在骂什么,自己也听不到。

  如果周泽现在可以发朋友圈的话,

  肯定是:

  我是周泽,

  我现在慌得一比。

  老道的符纸已经燃烧了大部分了,就差那一点点了。

  把马桶盖子合上,周泽坐在了马桶上,慢慢地闭上了眼,他需要安静,需要冷静。

  如果没有那个意识的帮助,自己就活不下去的话,那自己还折腾个屁,老老实实地等人家苏醒完成交接班就行了。

  人最可靠的依仗,还是自己。

  “呼…………呼…………”

  深呼吸,平复着内心的情绪。

  因为闭着眼,所以周泽没看见此时镜子里的那位在看见周泽平静地坐下来之后,他也渐渐地不再挣扎咆哮怒骂了,转而开始一样,平静地站着。

  外面,有一个女人等着开饭,周老板并不知道,外面的女人是一个白骨精,一个似鬼非鬼,似妖非妖的矛盾存在。

  她本就是荒谬中诞生的东西。

  “砰!”

  最后一点符纸烧完,化作了灰烬。

  与此同时,

  门也被撞开,

  女人双手持菜刀冲了进来。

  周泽猛地睁开眼,

  武士甲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之前之所以没召唤出铠甲,是因为自信于自己唤醒那个意识进入僵尸状态时的实力,一切可以秒杀一切。

  现在,

  他需要尽可能地把自己的力量给完全地施展运用出来了。

  “铿锵!铿锵!”

  菜刀被疯狂地砸在了甲胄上,那可怕的撞击力道让周泽差点摔倒在地,甲胄上居然也出现了可怕的凹痕,天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强的力道!

  哪怕是普通的菜刀,但在被她挥舞起来之后,估计一头牛也能一刀秒杀。

  “啪!”

  周泽的指甲扣住了对方的手腕,紧接着迅速侧身,向前一推,女人被周泽推向了另一侧。

  女人的脸和胸口贴在了卫生间的墙壁瓷砖上,不停地扭动着,她身上的衣服在之前就已经裂开了,但眼下,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没办法欣赏这种“美”。

  很多人都说,欣赏一个人,得看他(她)的内在,而不是应该看表象表皮。

  但真的撕开血淋淋的表皮让你深入透彻地看内在时,

  你会觉得,

  还是看皮吧,

  还是看外表吧!

  “开饭啦!”

  女人双臂死撑着墙面,向后推,墙面的瓷砖开始龟裂起来,像是蜘蛛网一样,不停地延伸出去。

  周泽左手指甲化作了镰刀,直接刺入了女人的后背腰间位置。

  女人没有痛苦,更没有惨叫,甚至还回过头,继续流着口水看着周泽。

  像是在说,

  你好皮啊!

  “下去!”

  周泽全身的力气都压了上去,甚至连自己体重都算在了里头,女人上半身被迫给压了下去,不剩下多少皮肉的脸更是被周泽强压着塞入了马桶之中。

  女人开始拼命地挣扎着,

  她想要起身,

  想要抓住周泽,

  想要享用今天自己的盛宴!

  但周泽两双长指甲却像是钢筋一样,卡住了她的身子,这就像是订书机一样,将她给死死钳制在了这里。

  卫生间的空间就这么大,加上马桶的存在,使得周泽得以利用空间对女人进行着限制。

  女人的挣扎还在继续,

  指甲与骨骼的摩擦声是那么的刺耳,

  随着她的不断挣扎,周泽还能看见自己指甲盖的位置开始有鲜血慢慢地渗透出来,显然,自己的指甲也开始有点承受不住了。

  《西游记》里,如果不是唐三藏一次次地扯后腿,孙大圣一棒就能把白骨精给砸死,所以大部分人都觉得,白骨精只是能变变模样骗骗人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周老板又不是孙大圣,眼前的这位,真的是有种“刀枪不入”的感觉,那骨骼,跟高强度合金一样。

  要知道以前周老板的指甲可是锋锐到足以“削铁如泥”的,但每次摩擦之下,只能在对方骨骼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色痕迹,连凹槽都算不上!

  “怎么办!”

  周泽喊道。

  卫生间里,只有他跟这个女人两个人,

  然而,

  周泽清楚,

  镜子里还有一个。

  如果周老板今晚撑不住,真的成了这个女人的盘中餐,死的,可不光是周泽自己。

  以前,对方为什么要一次次在周泽遇到危险时强撑着苏醒帮忙,

  也正是这个原因,

  他和周泽其实就是一个人,周泽玩完了他也就玩完了。

  所以哪怕他每次苏醒之后都得付出极大的消耗和代价,

  但也得一次次地醒来帮周泽擦屁股。

  镜子里的周泽伸出手,

  像是剥香蕉一样,

  慢慢地剥去自己手指上的皮肉,露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白骨,

  一切的一切,

  显得那么得流畅,

  那么的静谧,

  这种静谧不光是体现在没有声音这一种细节上,

  而是那种对身体,

  对血肉,

  对疼痛的,

  不屑一顾!

  而后,

  他将白骨手指送入嘴里开始慢慢地吮吸起来,

  像是坐在烧烤店里吃着一串骨肉相连,上面还撒着辣椒面儿。

  “嘎嘣…………嘎嘣…………”

  那酥脆,

  那爽口,

  镜子里的那位,

  居然真的开始在表演铁锅炖……

  哦不,

  是在表演自己吃自己!

  他吃得很投入,

  吃得很专注,

  随即,

  他对着周泽挥挥手,

  五指之中,

  已然有一根不见了,

  而那一根正在他嘴里继续咀嚼和品味着。

  吃自己?

  周泽想着。

  吃自己,增强力量?

  这是僵尸的秘术?

  镜子里的周泽脸色忽然一变,

  他应该是听到了周泽内心的想法,

  虽然他现在在镜子里,但他和周泽,其实还是相连的。

  他又开始疯狂地咆哮和怒骂起来,

  仿佛恨不得撕碎了这个蠢货!

  只可惜他离不开镜子,回不来,

  否则真的可能拉着周泽一起殉葬了事!

  不是吃自己?

  那是吃?

  周泽低下头,

  看了这个被自己两把“镰刀”卡死在卫生间马桶上暂时没办法脱身的女人。

  太重口了吧……

  周老板不是一个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人,上辈子的他出身自孤儿院,在吃的方面也没什么讲究。

  这辈子,“吃饭”,在很长时间以来都是极大的问题,能吃下去就谢天谢地了,至于吃好喝好,更不会去强求。

  但说一千道一万,

  直接吃这个,

  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吧?

  “砰!”

  一股钻心的疼袭来,

  “嘶…………”

  周泽疼得差点跳脚,

  他的左手小拇指上的指甲,竟然直接崩断了,指甲盖都翻裂了出来,血肉模糊。

  十指连心,

  尤其是周老板的指甲和普通的指甲不同,此时所带来的痛苦感也更是强烈。

  原本十根指甲也只能堪堪将女人给牵制住,

  现在断裂了一根,

  就更难以彻底压制住女人了,

  而她似乎也因此得到了鼓励,

  挣扎得更加起劲了。

  卫生间里,

  传来了白骨女人急促的呼吸声,

  带着一种极强的韵律,

  她在不停地试图站起身,回过头,

  但每次强撑起来又再度被周泽压了回去,

  双方的较劲,已经持续到了现在。

  没时间犹豫了,

  也不可能再犹豫了,

  周泽张开嘴,

  对着女人的后背直接咬了下去!

  自己的獠牙也早就回去了,

  毕竟自己现在根本就没办法进入僵尸状态,

  再加上,

  这骨骼强硬到连自己的指甲都切割不出什么痕迹,就靠自己的牙齿,可能么?

  女人后背上也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位置还有皮肉牵绊着,其余地方早就只剩下白骨了,但白骨上还残留着一种令人作呕的白色粘液,像是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标本。

  周泽一口咬住了对方的一根骨骼,

  这次咬得可是一点都没留力气,也不敢留力。

  “吱吱吱…………”

  牙齿在对方骨骼上不停地摩擦着,

  周泽疼得鼻头一酸,眼泪都掉了出来。

  咬不动啊,

  艹!

  这是什么鬼办法!

  难不成得把女人丢进铁锅里煮开了,

  或者红烧翻炒一下?

  但可能么?

  这个女人自己就快控制不住了。

  若是让她脱困出来,

  被清蒸或者红烧的就是自己了,正如刚刚一舞结束女人就把自己往厨房里抱过去一样。

  她生前也应该是一个讲究人,

  不喜欢单纯地茹毛饮血,

  喜欢惊醒烹调出来的食物。

  但在下一刻,

  当周泽嘴里的唾液分泌出来,沾染到了女人骨骼上时,

  恍惚间,

  周泽觉得自己所咬着的骨骼,

  像是被软化了一些,

  牙齿好像也稍微地刺进去了一点,

  这是错觉?

  ——————

  月票总榜第十三名,

  距离第十差两百张月票,

  求月票!

  龙今天,

  继续爆发!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