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八十六章 书中故事

第两百八十六章 书中故事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

  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白莺莺捧着一沓书一边哼着歌一边往里走着,

  她很喜欢《还珠格格》系列,对很多的清宫剧也非常喜欢,原因很简单,清宫剧对于白莺莺来说很有代入感,毕竟她是那个年代的人。

  “哇哦,这里的别墅都好漂亮哦,等把书送给老板后,打电话让那个经理在这里也帮我买一套吧。”

  莺莺一边欣赏着附近的景色一边自言自语着。

  她自己都不清楚,

  其实她已经在这里买了一套房了,

  而自己的老板,

  也早就厚着脸皮地住进去了。

  当然,

  对于房产多的人来说,

  记不住自己的房子都在哪里,

  也算是很正常的事儿吧。

  “哦,到了,这一栋。”

  白莺莺站在门外,向里头看了看,她发现这家院子好破败啊,杂草丛生,主人家肯定很懒或者平时这里根本就不住人。

  “就是你们这帮买了房子不住的家伙把房价炒起来的,害得我现在买房子居然这么贵!”

  白莺莺不满地抱怨道,

  她有自己的陪葬品,

  白夫人当初也喜欢收集点古玩字画什么的也在她这里,

  但哪怕你再多的身家,面对房市的时候,依旧会有一种自己很快被掏空的感觉。

  当然了,

  一直只想着在房子数量上超过许清朗的白莺莺也没意识到,

  她这种买房行为,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炒房。

  推开院子的门,走到玄关入口,白莺莺按响了门铃。

  老板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还叫我送书来?

  “咔嚓…………”

  门被打开了,

  里面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身材有些丰腴,个头不是很高,戴着一副眼镜。

  “请进。”

  问都没问,

  直接让白莺莺进来。

  “额…………”

  白莺莺走进来后四处张望着,

  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找错地点?

  “你是来找你男人的吧?”女人一边倒茶一边问道。

  “嗯嗯!”

  白莺莺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我的男人,

  这个称呼,

  很喜欢!

  “他在那儿呢,他说他累了,躺一会儿。”

  白莺莺顺着女人指着的位置,

  看见躺在沙发上的周泽,

  熟悉的老板,

  熟悉的葛优躺。

  白莺莺马上捧着书过去。

  周泽坐直了身子,示意白莺莺给自己按摩肩膀。

  放下书,

  白莺莺绕到沙发后面,开始给周泽按摩肩膀。

  “妈妈,我饿了呢。”

  一个长得跟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跑了过来。

  女人蹲下来,

  伸手抚摸着女孩儿的头发,道:

  “乖,去楼上找你哥哥,你哥哥那里藏着不少零食。”

  “好的,妈妈!”

  小女孩一蹦一跳地上楼去了。

  客厅里,

  就只剩下了那个女人、白莺莺以及周泽。

  “老板,我把书带来了。”

  白莺莺一边按摩一边对周泽轻声道。

  “嗯。”

  周泽点点头,

  像是懒得说话,有点疲惫了,只是闭着眼享受着按摩。

  女人走来,伸手在那一沓书上翻动着,捡出一本,道:

  “这本书我看过,《饕餮的晚宴》。”

  “嗯哼。”白莺莺不置可否。

  “讲的是一个男的,是一个杀人恶魔,而且他有个癖好,杀人之后得把那个人给吃了。

  他喜欢杀女人,而且他对吃人的要求很高,喜欢把被害者的骨头剔出来煮汤,再慢慢地啃她们的骨头。”

  女人面色平静地叙述着,

  “有意思,这种书居然也能出版出来。”

  女人看着白莺莺,笑了笑,继续道:“姑娘,我这里还有一些书,你看么?”

  白莺莺摇摇头,她全身心思似乎都在老板身上,无暇他顾。

  女人有些失望,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道:

  “好像要下雨了啊。”

  外面,其实已经天黑了。

  “这本书,姑娘你看过么?”

  女人又取出了一本书。

  你好烦啊,

  炫耀你看书多么!

  人家躺棺材里两百年,

  又没ifi!

  哪有空看书啊!

  《烈女转》要不要我背给你听?

  白莺莺很不爽这个一直拿捏着腔调的妇人,或许,是她对周泽居然出现在有孩子的女人家里的一种本能警惕和防范吧。

  老板现在身边不光有萝莉,有原配,还有男人,

  现在又在拓展口味,

  发展人妻系列了?

  莺莺忽然觉得自己胸口堵得慌,

  好累哦!

  但这个女人像是根本就没有在意白莺莺的反应一样,

  继续道:

  “这本书书名叫《钱女幽魂》,蹭的是《倩女幽魂》的热度。

  讲的是清朝年间,

  一位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喜欢上一个书生的故事,

  这种桥段别说是现代人了,就算是古人估计也看腻了。

  所以作者设计了故事新的走向。

  比如,

  那个穷书生其实是个情场老手,最喜欢游走在各家大小姐之间,专门骗这些小女孩的芳心………”

  听到这里,

  白莺莺的神色忽然一怔。

  “还有,这件事后来爆发了,爆发的原因很简单,书生想偷香窃玉,但这位大小姐不愿意,她只想着在新婚之夜把自己的身子给交出去,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不同意先上车后买票这种事儿。

  她傻傻地鼓励书生好好读书,考取功名。

  结果书生怒了,把自己和她的事情宣扬了出去,而且还有大小姐送她的贴身玉佩做证明。

  呵,

  男人,

  他们喜欢把女人当作自己炫耀的东西,

  在酒桌上,

  拿来得瑟。

  其实,很多女人也傻,不清楚对于男人来说,

  和人一被子很容易,但和人一辈子却很难;

  这件事宣扬出去后却给那位大小姐带来了巨大的灾祸,因为大小姐是有婚约在身的,对方还是巡抚家的公子,再加上大小姐所在的家里家教森严,注重礼法,祖辈和父辈都是学道出身,更是眼里揉不得这种沙子。

  大小姐被浸猪笼了,对外报的是病死。”

  莺莺按摩的手指,停了下来,面色阴沉地抬起头,盯着还在娓娓道来的女人。

  “故事到这里,也不算稀奇,只能算是一个悲剧,但这种悲剧,却太多太多,吸引不了眼球。”

  女人喝了一口茶,继续道:

  “大小姐是死了,死后变成了鬼,却因为一些机缘,躲过了鬼差缉拿,在人间逗留了下来。

  她留下来的原因很简单,她要报复。

  她当过庙神,她原本真的可以一直成为庙神的,享受香火,日后说不得还能得一个稳定的官身。

  但她一直在看着,一直在等着,也一直在报复着,那个书生的后代,被她一个一个地弄得妻离子散郁郁不得志,最后不得善终,但她一直保护着他们家香火不断,好让自己可以一代一代地报复下去。

  所以,

  千万不要惹怒女人。

  做一万件好事,但只要故意做了一件坏事,就会破了功,她的庙身一直风雨飘摇,后来干脆没了。

  哪怕是之后看开了,报复结束,下地狱时,心里也是有着很大的忐忑。

  她知道自己积累了很多的功德,

  却不清楚,自己的功德能否抵消掉自己所做的恶。

  但她却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

  当初爱得坦荡,死后报复得痛快。

  人们常说不要对富二代感到不公平,那是他们爹妈努力过了。

  所以,别怪自己倒霉,那是他们爹妈造的孽。”

  说到这里,女人伸了个懒腰,*****几乎要迸发出来,继续感叹道:

  “这本书的故事也告诉了我们,不要总是想着那种天真的爱情,太过天真的爱情,是不存在的。

  当然了,这种古代才子佳人的故事在现实里也很少会真的发生。

  张爱玲还是鲁迅好像曾说过:

  男的不穷,女的不丑,中间就差一顿酒;

  男的穷,女的丑,五湖四海皆朋友。”

  “妈妈,哥哥不给我吃零食呢。”

  小女孩在楼上喊道。

  “来了,来了,妈妈来了。”

  女人起身,走上了楼梯,她的侃侃而谈终于结束了。

  客厅里,

  就只剩下了周泽和白莺莺。

  “继续捏,不要停。”

  周泽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白莺莺点点头,

  伸手下去,

  一只手抓住了周泽的脖子,

  另一只手抓住了周泽的肩膀,

  而后发力,

  一扭,

  再扯,

  最后一拉!

  “咔嚓…………”

  一颗上好的头颅就被白莺莺取了下来,

  抓着头发,

  提在了手中,

  像一颗海草,

  随风飘摇。

  人头还在张着嘴巴,有些不明所以,前后的待遇差距,简直翻天覆地。

  白莺莺瞥着眼看着他,

  道:

  “进门就知道你是假的了,

  你身上,

  没有老板的味道。”

  “他的味道,是什么?”白莺莺手中的头颅忽然问道。

  不过,

  头颅里这次发出的不是男人的声音,

  而是之前讲故事的女人的声音,

  带着浓浓的不解,也带着极为强烈的求知欲,

  作为一名作家,

  她希望自己笔下的人物尽可能地写实,尽可能地“栩栩如生”,这样子的作品,才能让读者有代入感。

  白莺莺把男人的头丢向了墙壁,

  “啪!”

  像是西瓜落地一般,

  直接炸开,

  眼珠子耳朵什么的滚落了满地。

  莺莺双手握拳,挡在自己面前,摇晃着身子:

  “讨厌,

  当然是男人味啦,

  干嘛问人家这么羞羞的问题捏,

  嘤嘤嘤……”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