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章 暴力嘤嘤!

第两百九十章 暴力嘤嘤!

  PS:(郑重通知,请大家踊跃发布章节弹幕,用力吐槽!现在弹幕太少了,让龙找不到可以抄的东西,很苦恼!)

  电视机的雪花还在继续闪烁着,像是在预兆着什么,

  四周,则是绝对的黑暗以及让人头皮发麻的死寂。

  周泽坐在沙发上,

  死死地盯着电视机画面,

  这应该是任何正常人在此时应该有的表现,周老板也不例外。

  而就在此时,

  一只手,

  从后面伸出来,

  放在了周泽的肩膀上。

  很突兀,

  没有丝毫地铺垫,

  坐在沙发上的人注意力都在电视机上,根本没料到在自己身后会发生什么情况。

  周泽身体在瞬间绷紧,而后反手将其抓住,向前一摔!

  这是一种本能吧,人在这种突发情况下的应激反应,周老板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刚刚又啃了这么多排骨,自然不至于被吓得抱头鼠窜哇哇大叫。

  然而,发力之后周泽身体一斜,差点把自己给摔翻下去。

  因为此时周泽手里拿着的,仅仅是一只手,它并没有后面的手臂、躯干等等其他部分,它就是一只手,等于是周泽刚刚发的力,全都打在了棉花上。

  这是一只女人的手,精细的纹路加上可见的毛细血管,而且其中一根手指上还戴着戒指。

  周老板倒是没有被这一幕给吓到,

  反而把手放在自己面前,开始仔细地端详起来。

  甚至还主动地伸出自己手指在对方无名指上勾了勾,

  又在对方掌心位置划了划,

  像是在挑逗,

  又像是在沟通。

  在寂静漆黑的夜晚,

  一个青年坐在别墅客厅沙发上,

  端详着一只手,

  这个画面,

  足以让人心悸。

  好在,周老板也不是纯粹的普通人,至少在“恐惧”方面,作为一个曾在黄泉路上走一遭的人,他的抵抗程度确实很高很高。

  现在的问题不是自己会不会被吓死,会不会被杀死,

  而是自己该如何从这里出去。

  已经有一个白骨精过来跟自己干架了,待会儿别再冒出来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把对方的手指放在了自己的掌心上,周泽希望这只手能动一动,给自己写写字,留点讯息什么的。

  你有什么要求,你有什么冤情,

  速速说来,

  本官……

  额,

  本差役给你做主!

  在书店迎来送往有了很多经验的周泽在此时自能往这方面去想。

  一般来说,亡者逗留在阳间肯定是有它的执念的,纯粹的那种不想死老子要当鬼王要修仙这类中二患者往往做不了鬼,死了之后都不用鬼差送,自己就乖乖下了地狱往生去。

  周泽书店里倒是有不少类似的书,但在自己接触之中,周泽还没见过想要“一统地狱”当鬼王的鬼。

  然而,

  这只手还是没反应。

  周泽伸手在这只手上拍了拍,而后放在茶几上甩了甩,这只手纯粹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根本不鸟你。

  你特么的既然这么“心如止水”,

  你跑出来干嘛?

  ………………

  “铺垫好多,废话好多,好水啊…………好无聊啊嘤嘤嘤…………”

  这边,

  白莺莺手里拿着《鼻尖梦魇》这本书不停地翻阅着。

  《大话西游里》佛祖座下的灯芯都能成精,

  那么作为一头在书店里打工的僵尸,

  不说是鸿儒饱学,

  但至少是博览群书。

  这种小说书,莺莺真的是看了不少,生前在清代那会儿,白夫人就喜欢偷偷看一些小说,不过当时被视为yin书,属于不入流的读物。

  两百年过去了,虽然不入流的读物在一些自认为B格高的人眼中依然是不入流,但至少可以堂而皇之地放在书店书架上卖了。

  这本书,

  怎么说呢,

  前期铺垫不错,

  简介写得不错,

  但随后,

  就写得好水啊!

  水得白莺莺都要吐了,

  拜托,

  为什么要这么多的外貌描写,

  为什么要那么多的心理活动,

  为什么要那么多的环境铺垫,

  你特么直接告诉我要出现什么不就可以了么!

  而且人家是要找笔的,哪有功夫在这里看你胡编乱造什么鬼故事,要看鬼故事,人家不如看自己看老板就好了!

  一念至此,

  暴躁嘤直接伸手连续撕了几页纸,

  叫你水,

  叫你拖,

  叫你充字数,

  “嘶”

  听到声音没有,

  我撕啦!

  白莺莺撕的地方恰好是黑影出现,一只手搭在了主人公的肩膀上开始,

  随后连续几张纸的内容都被撕扯了下来。

  莺莺的力道还是很可怕的,撕下来的纸手一捏,就粉碎了。

  这就导致了一个很纠结的问题,

  那一边的周老板所处地方的剧情,

  被莺莺暴力一撕之后,

  断片儿了!

  因为书在被莺莺撕去之后,故事情节在那只手搭在主人公肩膀上后,

  这只手也在骂娘呢!

  这只手:“我是谁?我在做什么?我要去哪里?”

  谁来告诉我,

  我下面该怎么办?

  该怎么演下去?

  所以不怪周老板像是个二缺一样拿着手比划了半天,这只手还是没反应,

  实在是这时候也在迷茫着呢。

  它本来只是第一个出场而已,

  后面还有手臂啊,

  还有肩膀啊,

  还有身子啊,

  还有恐怖的人影啊,

  现在就剩下它了。

  ………………

  “笔呢,笔呢,我的笔呢?”

  莺莺一边翻阅着一边暴力开撕。

  她要找笔的线索,

  所以没功夫慢慢地细看,只是粗略地浏览,一到没用的剧情,直接连续撕两张纸。

  好在实体小说放在这两年来说已经算是短篇了,一本小说看似厚厚一本,但也就二三十万字。

  如果是眼下的那种随随便便一千万两千万字的鸿篇巨著小说,

  莺莺估计就不是开撕了,撕不完啊,得用火烧!

  ………………

  周老板把这只手放了下来,

  摸了摸口袋,

  点了一根烟。

  深吸一口气,

  吐出了烟圈。

  妈的,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

  “喵!”

  一声猫叫从头顶传来,

  周泽猛地站起身向上看去,双手指甲再度长出,虽说有一根小拇指指甲已经断裂,但这已然是周泽御敌的最佳方式。

  同时,才收进体内没多久的铠甲也再度浮现出来,铠甲不能一直保留在外,否则就像是不停地在掉“蓝”一样,身体很快就会被掏空,

  也就只有在应急的时候召唤出来用用。

  但接下来的一幕,

  让周老板直接懵逼了,

  一只死猫,

  脖子上掉这个绳子,

  摇摆了下来,

  在周泽面前晃啊晃的。

  周泽凝神戒备,

  和这只死猫对峙了大概二十分钟,

  到最后周泽眼睛都酸了,脚甚至都麻了,

  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这只死猫,

  真的只是一只死猫。

  一只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可能是自己的猫老婆跟别的野猫跑了,所以想不开上吊的死猫。

  上吊之前,

  它很不甘心地叫了一声,

  像是在喊:“我不活啦!”

  然后死了。

  周泽的嘴角开始抽了抽,

  这特么……

  到底是什么鬼!

  我艹你大爷!

  就算是你故弄玄虚,

  就算是你故布疑阵,

  那你特么能不能专业一点!!!

  你弄一只手丢出来,

  你弄一只死猫出来,

  你要干嘛!

  后面呢?

  后面没啦!

  你这是想让我自己脑补后吓死自己?

  尊重,

  是互给的!

  “咔嚓…………咔嚓…………咔嚓…………”

  似乎是听到了周泽的抱怨,

  也像是在回应周泽的不满,

  之前戏份非常足的雪花电视机,发生了不同的变化。

  电视机里的黑白雪花变成了血色,

  紧接着,

  像是有红色的血液从电视机里开始滴淌出来,

  染红了地毯,

  同时开始慢慢地蔓延出去。

  客厅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紧接着,

  一个皮开肉绽且身上绑着锁链的男子从电视机里慢慢地变大,而后,他伸出手,扒拉在了电视节壳上,身子开始不断地探出来。

  他头上长角,

  皮肤血红,

  一部分地方还是青紫色的,

  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魔,

  不过人家跟哆啦A梦是从抽屉里坐直升机一样,人家是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

  周泽的呼吸慢慢地急促起来,虽说这一款恶魔他这个真正的地狱鬼差还真没见过,但对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比之前的白骨精要强了不止一个层次。

  老实说,

  没了自己体内那个意识可以帮自己开挂,

  周老板面对这种对手时,心里难免有点发虚犯怵。

  开挂的日子还是很美好的,至少你心里有底气。

  严阵以待,

  蓄势待发,

  耐心地盯着对方。

  对方一边看着周泽一边狞笑着,

  慢慢地从里头开始翻出,

  先是头,

  再是脖子,

  随后是肩膀…………

  ………………

  “你特么一头鬼从电视机里爬出来你要水多久啊,

  人家要看笔啊,

  要看笔啊!”

  “嘶啦!嘶啦!”

  暴力嘤果断开撕!

  ………………

  “来吧,我等着你。”周泽在心里想着,同时目光一直盯着电视机里已经爬出一半的家伙。

  深呼吸,

  调整情绪,

  调整状态,

  来吧,

  来吧……

  然而,

  忽然之间就像是看老VCD影片碟子不干净有磨损了一样,

  那个从电视机爬出来的恶魔速度一下子变慢了下来,而且还在不停地做着鬼畜一般的快速抽动。

  “滴滴滴滴……嘟嘟嘟…………滴滴滴滴…………嘟嘟嘟嘟…………”

  一会儿爬出来一点一会儿缩回去一点,

  来来回回,

  卡顿了抽风一样。

  到最后,

  只听得一声“咔!”

  半截身子在外头半截身子在里头的恶魔直接不动了,

  脑袋一歪,

  侧了下去,

  嘴巴张开,

  舌头吐出,

  他被…………

  卡死了!

  “…………”周老板。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