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二章 写字

第两百九十二章 写字

  这支笔,拿在手里很轻,甚至连“轻如鸿毛”这种夸张性的比喻在此时都不是很准确,如果不是可以真的触摸感知到的话,周泽甚至误以为自己拿捏的是一团空气。

  影子像是开始浪了起来,在周泽身边不停地来回旋转、跳跃……

  “别转了,晕。”

  影子却无视了周泽的警告,

  甚至变本加厉,

  一会儿跳过来,

  一会儿跳出去,

  “我跳出来了,

  我又跳进来了,

  来打我啊,

  笨蛋!”

  周老板抚额,

  眼前这货犯贱是肯定的了,

  但他的语气和说话的音色和自己一模一样,

  这种感觉让周老板觉得仿佛是自己在对着镜子犯贱一样。

  “所以,这里,是故事,是书里的世界?”

  周泽问道。

  “所以,在你看来,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大饼么?

  大饼的正面是阳间,

  大饼带芝麻的背面就是阴间?”影子反问道。

  周泽没回答。

  “古代人认为‘天圆地方’是绝对的正确,所以清末时期不少有钱的官员和富家翁自己作死买来了洋人的天文望远镜,看见了宇宙之浩渺,直接世界观崩塌选择了自尽;

  布鲁诺提出了日心说,被当作异端送上了火刑架。”

  “什么意思?”

  “意思是这个世界没你想象得那么简单,阴阳分两路,但这两路边上,还有无数条岔路,因为人迹罕至,所以知之者不多且敢于走上去的人更少罢了。

  这个世界不是一个大饼,

  不是说所有脱离于真实的,都是幻境。

  不是所有不是真的东西,就都是假;

  就像是以前看电视剧,电视剧里的标签除了‘好人’就是‘坏人’一个道理。

  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在什么层面,非黑即白往往都只是一小部分,灰色的,才是占大多数。”

  “哦。”

  周泽点点头。

  然后,

  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这支笔。

  “这是写故事的笔么?”

  “所谓的书中故事,无非是阴阳两路上的一个岔路而已,而这支笔,就是找到那条岔路的路标。

  笔在你手里,你自然可以自己看路标找找方向,当然了,这支笔,你只能找个方向,下次想进来,就不可能了。”

  “为什么?”

  “因为这支笔是书里的笔,是因为这个故事这本书太监了,遗留下来的笔,但却不是真的笔,你能懂我的意思么?”

  周泽摇摇头。

  “意思是真正的笔不在这里,但你现在可以靠着这假笔找出去的路。”

  影子发出了一声感叹,

  “别嫌弃我话多,这些年,我实在是太无聊了一点。

  前些年有一个女的带着俩娃倒是来找我玩耍了一阵子,

  但之后她们就受不了这种虚实不分的折磨,

  自己想不开,

  娘带着俩娃一起自杀了。”

  影子说出这些话时,还显得有些落寞和可惜,仿佛,它不是杀人凶手一般。

  当然了,

  张恬圈和自己的两个孩子,确实不是他杀,而是服毒,而且在外界的评论眼光看来,张恬圈自己死可以,你带着俩孩子一起死,就是一种大罪过了,作为父母,你也没有资格擅自做主剥夺自己俩孩子的生命。

  但设身处地的想一想,

  周老板都被这别墅里的故事搞得七荤八素的,

  换做普通人的话,怎么可能承受得下去?

  母亲崩溃了,

  那俩孩子只会更惨,

  所以张恬圈干脆带着自己俩孩子一起服毒,于法理和道理上肯定不对,但于情理上,倒是能够理解。

  自己解脱了,作为母亲,总不可能丢下俩孩子继续在这虚虚实实里头承受着折磨。

  最后倒是坑了她的丈夫,现在还被关在监狱里头。

  “该怎么写?”

  周老板犹豫再三,又问道。

  黑影笑了笑,“写作文,会的吧?”

  “会。”

  “那就按照那种方式去写,又不是叫你出书立传,甚至,除了你我之外,也没第四双眼睛可以看见。”

  “第四双?”

  数数数错了?

  “废话,你当之前我们快进得要头晕了是怎么回事?

  有一头僵尸正撒敷敷地一边看书一边在撕书,而且还撕得那么快,那么迅猛!”

  哦,

  莺莺也来了啊。

  “她在外面么?”

  “她也在故事里。”

  周泽明白了,他先去茶几那边找了一本杂志,摊开,准备落笔。

  原本想找个空白本子的,但在这个别墅里,找不到。

  落笔写字,

  却没看见字迹出来。

  “没油了?”

  周泽说道。

  影子不说话,只是在旁边不停地摇晃着,像是在跟着某种特定的节奏在尬舞。

  “喂,没油了。”周泽喊道。

  但影子还是在继续跳自己的。

  周泽放下笔,看着他。

  跳了很长一段时间,

  影子终于停了下来,

  “你看我,美么?”

  “…………”周泽。

  周泽大概猜出了影子是什么东西,它应该和阴阳冊里的那只黑猫差不多,属于器灵的一类。

  但很明显的,这个黑影比黑猫的智商高很多,因为智商高,才懂得犯贱,才能勾引起让人想去抽他的冲动。

  “写啊,你继续写啊。”黑影催促道。

  它之前直言不讳,什么都说出来了,做出了一副坦坦荡荡的架势,但实际上,却是故意在为此时的犯贱埋下伏笔。

  周泽想了一会儿,把笔拿起来,在自己掌心上开始写。

  掌心位置传来了阵阵刺痛,像是针扎一样,但皮肤没破,也没有血流出来,哪怕周泽故意试着刺破皮肤来一个血书,也依旧没有效果。

  字,

  还是写不出来。

  这笔,有问题,又或者,是写字的载体,有问题。

  黑影不停地在四周飘荡着,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慢慢地等,等时间过去,等时效过去,你也就能出去了。”

  “要多久?”周泽问道。

  “很快的,可能一甲子,可能两甲子。”

  “既然这样子的话,那个母亲为什么还能回到现实带着孩子自杀?”

  “你也不看看故事究竟是谁写的。”

  “哦。”

  周泽站起身,走到墙壁那边,试着用笔写字,还是写不出来。

  而且因为它轻,轻到令人发指,所以想要靠硬压下去滑动出痕迹强行“写”出字,也不可能。

  之前周泽就在自己掌心上做过实验,没效果。

  笔是假的,

  但应该能写字才对,

  影子在这方面应该没骗自己。

  既然笔能写字现在却写不出来,根据排除法的,应该就是载体的问题。

  它只能在特定的地方才能写出来。

  比如,

  阴阳冊?

  周泽想到了书店里交给猴子保管的那个黑色封皮笔记本。

  但问题又来了,

  阴阳冊大概率是可以写的,

  但阴阳冊周泽又不能打开,

  打开就进去了,

  那还写个屁?

  所以,阴阳冊带不带来,也没什么区别,在这个环境下自己打开阴阳冊,很可能会进入“梦中梦”“局中局”的最为尴尬境地里去,天知道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周泽又尝试了很多地方去写,但都没写出来。

  到最后,

  周泽又坐回了沙发上。

  影子又在继续地飘荡着,同时对周泽安慰道:“留在这里陪陪我,有什么不好?”

  “你可真自恋。”

  “如果不是那头僵尸傻乎乎地把我们可以用几十万字的爱恨情仇你侬我侬给撕掉了一切都快进了,我相信我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不会这么平淡的。

  应该是相爱相杀,惺惺相惜,互相欣赏等等这种关系,

  有些事情,可以看个开头,直接翻过去再看个结果,

  但有些事情,最注重的其实还是一个过程,过程如果没了,就没什么意思了。”

  “所以,你能换一个声音换一个形象么?”周泽建议道。

  看着自己的影子,听着自己的声音,

  周泽真的欣赏不来。

  “你喜欢什么样的?”影子问道。

  “换个王祖贤的方式?”

  “可惜了,在这本书里,我就是你的影子。”影子耸了耸肩,“变不成你喜欢的王祖贤。”

  周泽把手伸进口袋里,然后掏出了一个小本本。

  “这年头,喜欢随身携带笔记本的人不多了。”影子凑过来看了看,发现不是什么小笔记本,“这是驾驶证?哦不,不对,是……鬼差证?”

  周泽摊开了自己的证件,

  绩点上面显示的是千分之三百。

  “鬼差证,也没用的。”影子笑道。

  周泽落笔,

  字出来了,

  是黑色的字体,清晰地出现在了鬼差证的空白页面上。

  “…………”影子。

  周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写到: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扇门,门被打开后,走出了白莺莺。”

  而后,

  周泽面前出现了一扇门,

  “砰!”

  门被踹翻,

  “吓死老娘了,

  居然忽然出现一扇门在面前,

  哪个王八羔子在跟老娘恶作剧开玩笑呐!”

  白莺莺霸气出场,

  手里还拿着那本被自己撕得很薄很薄的书。

  然后她看见了周泽,

  看见周泽手里拿着的笔,

  马上像是明白了什么,

  当即伸手擦了擦眼角,跺跺脚,

  哭啼啼道:

  “嘤嘤嘤,

  老板,

  这里真的是吓死莺莺了,

  还好有老板你出手相救,救莺莺于倒悬,

  否则莺莺真的活不下去了,

  莺莺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啊……“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