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三章 真实的故事!

第两百九十三章 真实的故事!

  推开门,

  周泽和白莺莺一起走了出来,

  外面,

  天色已经放明,应该是第二天上午了。

  身上的衣服该破碎的地方还是在破碎,连自己小拇指指甲盖上,现在仍然在流着血。

  书中的影子曾说过,这个世界,不是一切不是真的就是假的;

  现在,周泽体会到了这种感觉,毕竟如果是假的,如果和以前自己所经历的幻境一模一样,那么当自己出来时,身上是不会有伤的,甚至没有一丝一毫地存在痕迹。

  白莺莺抓着自家老板的手,对着指甲盖上的伤口小心翼翼地吹着气,安慰道:

  “老板,不痛不痛,呼呼,不痛不痛。”

  “没事,还会再长出来的。”

  周泽看向自己另一只手,那只手上之前是拿笔的,但当自己走出来时,那支笔也不见了。

  影子说它是假的,因为作品没写完,太监了;

  所以留一支假笔在这里,而真正的笔却不在这里。

  那么,

  真正的笔在哪里?

  是判官笔么?

  周泽想到了那个带着儿女服毒自杀的女作家,故事是她写出来的,最后受不了的也是她,她已经死了,那支笔会不会作为她的遗物被处理了?或者是被收藏了?

  等回去洗个澡,得让老道和小萝莉他们去查一查这件事,那支笔确实恐怖,但如果让其继续遗失在外面的话,会更恐怖。

  可能,会酿出第二幕相似的惨剧。

  推开玄关的门,

  周泽看见张燕丰的车停在外头,张警官正靠在车门上抽着烟,见这边门开了,张警官马上走了过来,看了看周泽有点凄惨的模样,道:

  “我打你电话打不通,本想进去的,想想还是等你出来吧。”

  “幸亏你没进来。”

  周泽有些庆幸,如果张警官在之前进去了,他估计也会进书里去,到时候已经出来的周泽跟白莺莺可不想再进一次那个故事里。

  上了车,张燕丰居然还殷情地准备好了早点。

  “事情,解决了?”

  “你想知道哪方面的?”周泽问道。

  “我只想知道是人为的还是其他原因,我的妹妹,真的是自杀么?”

  “不是人为的,你妹妹也应该是真的自杀的。”周泽回答道。

  “那个东西,解决了么?”

  “我会去解决,对了,你妹妹的遗物当时是怎么处理的?”

  “我家里收了一部分,我妹夫家里也收了一部分。”

  “把你妹夫家里的联系地址给我,我找人去看看。”

  “好。”

  “行吧,就这样吧,我跟莺莺打车回去,就不打扰你上班了,至于这栋别墅,你最好别擅自进去,懂了么?”

  虽说这一场的故事结束了,

  如果之前不是老道上厕所时没事做贴了那一张符纸,

  也不会有后续这么多的事情发生,

  但保险起见,这栋别墅暂时还是少来为妙,哪怕是周泽,也决定在找到那支笔之前,也不会再住进去了,万一再碰到什么玩意儿触发了什么,再走一遭,还真的有些遭不住。

  下车,对张警官的车挥挥手,看着张警官的车消失在了视野之中,周泽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陷入了沉思。

  “老板,怎么啦?”

  “我在想,那位,还在不在我的身体里。”

  周泽想到了那面镜子,

  以及镜子里的那位,

  在故事里,他跟他是被分隔开的,

  现如今自己已经出来了,

  那么,

  他呢?

  他如果不在了,自己身心轻松,不用担心哪天自己被改换门庭了。

  但为什么自己心里却有点发虚?

  尤其是这次在故事里自己没能开无双,弄得好不适应。

  这时候,

  周老板都觉得自己有点太咸鱼了,

  跟那些想傍大款又扭扭捏捏说自己是第一次好疼的大妹子一样。

  但好像如果能找到那支笔的话,是否也就意味着有了镇压他的方法?

  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开挂的日子,

  想想都觉得美丽。

  莺莺走到了周泽面前,

  伸手轻轻地敲了敲周泽的胸口,

  周泽有些不明所以,

  “喂,你还在不在里面啊。”

  莺莺对着周泽胸口喊道。

  “…………”周泽。

  像是听不到,

  莺莺又主动把自己的耳朵贴在了周泽胸口位置,

  这个动作,

  像是女孩主动投入你的怀中。

  伸手又轻轻地在周泽胸口位置敲了敲,

  “听到请回话。”

  周泽笑了,

  一只手很自然地搂住面前的女孩。

  莺莺也愣了一下,

  吐了吐舌头,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

  张燕丰没有回局里,而是直接开车到了通城位于观音山的监狱,他在昨天就预约了探监。

  原本是想再来根据周泽的需要找自己的妹夫问问情况的,既然周泽说自己妹妹确实是自杀,那件事也的确不是人为造成的,原本的探监也就变成了慰问。

  张燕丰的心里很复杂,

  原本他就觉得自己妹夫是被冤枉的,

  现在更是在周泽那里被证实了。

  自己的妹夫,还真是可怜,妻子孩子都死了,结果自己还被误认为是施暴者,关进了监狱。

  至于如何给妹夫脱罪,给他自由,难,真的很难,难不成让张燕丰主动跟法官说不是他妹夫施暴的,是鬼施暴的?

  坐在玻璃隔板外面,

  穿着囚衣的妹夫在看守陪伴下走了进来。

  妹夫瘦瘦高高的,入狱几年,更显清减了,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还好,并没有自暴自弃的感觉。

  “姐夫。”

  拿起电话,开始交流。

  “你最近,还好吧?”

  “我挺好的。”

  张燕丰点点头,安慰道:“不要对生活放弃希望,永远都不要。”

  张警官安慰人,永远是那么的生硬,当初在看守所“安慰”周泽时也是如此,但正是这种生硬,很容易让人感受到里面的真诚。

  妹夫点点头,甚至还主动对张燕丰笑了笑,

  “姐夫,我知道的。

  圈圈不在了,

  我的俩孩子也不在了,

  但我总觉得她们还在我身边陪着我看着我。

  我打算等出狱后出去旅游,带着她们的照片,到处走走看看,以前我忙厂里的事儿,很少有时间陪她们。

  等我出去后,就带她们一起去家族旅行。”

  张燕丰长舒一口气,“等你出狱那天,我来接你。”

  “好的,姐夫。”

  两个男人一起沉默许久。

  探监的时间本就不多,张燕丰也不是提审犯人。

  到最后,时间快结束时,

  妹夫有些怅然道:“姐夫,谢谢你还相信我。”

  张燕丰一时语塞,

  说到底,

  是他对不起他,

  作为一名警察,没办法还人以清白。

  “时间到了,张警官。”陪同的一名监狱主任走过来提醒道。

  “好,谢谢。”

  张燕丰点点头,看着自己的妹夫被带离探监室。

  普通人来探监当然不可能有领导来陪同,但这位主任和张燕丰确实很早以前就认识的朋友了,以前是因为工作关系认识的,后来大家脾气相投,也偶尔出来聚聚喝喝酒什么的。

  二人并排向外走去,随意地聊着天。

  “老张啊,你真的相信他是冤枉的?”

  张燕丰点点头。

  “算了,这是你的家事,我也不多说了,其实,我也觉得他可能是被冤枉的,他在监狱里改造态度和表现都很良好,确实树立了一个好榜样,几次减刑成功了,估摸着再过个一年也就能出来了。”

  过道旁边有个光荣榜,

  一开始是监狱先进党员工作者表彰栏,

  后面是改造先锋栏,

  妹夫的照片高居榜首。

  “在监狱里,他经常开解和鼓励其他的犯人积极地参加改造,对我们的帮助很大。

  还有,他还写书,出版了,影响很强烈。”

  “哦,写书?”张燕丰有些好奇道。

  “是啊,他写了一本《救赎之路》,主角是一个犯人,背景就是我们通城监狱,讲的是一个犯人从犯罪到接受法律惩罚的心路历程。

  是如何从一开始的不解和抗拒到随后的主动接受和认识改正自己的错误的,

  积极接受改造,努力获得减刑,

  争取早日能够回归社会,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以一种积极的姿态面对监狱生活面对以后的人生道路。

  书我也看了,写得真的很好。”

  “那真不错。”

  张燕丰点点头,很是满意。

  “我办公室里还有几本,你要不要拿一本回去看看?”

  “我说老陈啊,你这是不是看到谁来就发一本,拿这本书当宣传你们监狱的宣传资料?”

  “嘿,送你你还不领情是吧,不送了,你自己去书店买去吧。”

  两个人一边斗嘴一边继续往前走,

  “他每天都在写书么?”

  张燕丰记得自己妹妹以前好像和自己说过,他们因为一起写创作才在网上认识的,然后才恋爱。

  不过那会儿俩人收入都比较低,妹夫家里条件也不好,所以才当了上门女婿去接手张家的月饼小作坊,自己妹妹在生了孩子之后则是专心在家里创作,后来还连续出了好多本书。

  所以说,

  自己这个妹夫,也算是为了爱情主动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想想,

  也真的是挺不容易的。

  现在,

  他的才华只能靠在监狱里施展了。

  “我跟你说啊,我们监狱是有自己的电脑房的,我本来批准他可以在每天的改造活动之余去电脑房写作。

  现在的作家不都是用电脑用键盘写故事嘛,

  但他偏不要,

  他说他就喜欢拿着他的钢笔在纸上写故事,

  他说这样写出来的故事更接地气,

  更真实。”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