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五章 有冰粉儿卖

第两百九十五章 有冰粉儿卖

  老道还是拒绝了奥特森的帮助,

  因为老道觉得奥特森此举有些莫名其妙,

  这是中国人的地盘,中国人在自己地盘丢了东西,自家的警察怎么可能不用心去找?

  用得着你这老外多管闲事么?

  合着你觉得你是老外丢了东西警察就会更上心自家人丢了东西就不上心了?

  什么道理嘛!

  洋人亡我之心不死,老道绝不上当!

  老道给奥特森甩了一个白眼,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自己跑去派出所报警去了。

  奥特森有些尴尬地耸耸肩,见周泽在看着他,他有些无奈道:

  “我只是想帮个忙而已。”

  “谢谢。”

  周泽回应道。

  “您是这家店的老板吧?”

  奥特森坐到了周泽身边。

  “是的。”

  “我也一直梦想着开一家属于自己的书店,而且也得和你一样,在闹市区,这种日子,真的是太美妙了。”

  “你可以试试。”

  如果你不怕赔钱的话。

  奥特森见周泽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冷淡,马上说道:

  “我很喜欢你们中国的文化。”

  “这话说得跟英国人见面聊天气一样。”

  “什么意思?”

  “都是废话。”

  “我是真的很喜欢中国文化,我和其他人不同的。”奥特森强调道,同时,他起身,从旁边中学生那边桌上拿了一本语文教材,翻了一下,对着周泽读道:

  “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奥特森字正腔圆地朗读出来,同时还对周泽道:

  “这里的意思我也能读懂,而且我很佩服其中主人公唐雎的那种不畏强权的性格,很像是当年我们当年在海上搏击风浪的祖先。”

  冰岛人都认为自己是维京人的后代,也就是所谓的维京海盗。

  而奥特森刚念的,其实是《唐雎不辱使命》的节选。

  这篇文章在很多地方都被选入了教材,很多人上学时都被老师要求背诵过。

  大概意思就是秦王对唐雎一阵装逼,

  唐雎抽出一把剑对秦王说你再逼逼我就砍死你,

  秦王马上服软喊了一句:

  “真香。”

  周泽点了一根烟,

  吐出一口烟圈,

  嗯,

  没打算理他。

  “先生,你还认为我不懂得中国传统文化吗?”

  周泽摇摇头,道:

  “如果你真的懂得的话,应该会明白,这个故事,是假的。”

  “假的?他可是出自于《战国策》一书。”

  “的确是假的,开动你那聪明伶俐的脑袋瓜想一想,

  秦王召见唐雎时,唐雎居然能背着长剑走到大殿上,可能么?

  更何况,秦王之前已经经历过荆轲刺秦的教训了,再者,唐雎当时已经九十多了。”

  “…………”奥特森。

  周泽抖了抖烟灰,

  老实说,

  自己上学的时候背诵这篇文言文时也觉得很不舒服,因为你明知道它是假的你还得背,考试做错了还得扣分。

  奥特森把书还了回去,

  坐回了原本的位置,

  一边捏着茶干放入嘴里一边陷入了沉思。

  等到下午时,几个中学生回去了,奥特森在周泽目光注视之下在莺莺那里结了账也走了。

  “外国人是不是都这么有钱?888元的套餐还真的卖出去了。”

  白莺莺有点不可思议,

  茶干云片糕黄酒这类的东西放在她那个年代都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儿,更别说是现在了。

  “什么东西,加上民族特色就值钱了,这叫文化附加值。”

  周泽记得自己上辈子上大学时有一个住在西川的室友,他拿来当乐子跟大家说他们寨子那边上边儿主动订制了一批他自个儿都没见过的民族服饰用以发展旅游业,等到有游客过来时,他老妈跟他老姨她们就一阵招呼:

  “游客来了,穿衣服骗钱去喽!”

  随后大家就穿上那些订制的衣服跑去寨门口表演吸引游客去了。

  起身,伸了个懒腰,已经快黄昏了,外面的暑热也降低了一些,周老板干脆走出店门,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着烟。

  老道兴高采烈地跑回来了,手里高高举着他的手机。

  “找回来了?”周泽问道。

  “嗯,找回来了,派出所的警察同志调取了监控,帮贫道确定了嫌疑人,然后派出所一大半人都出去帮贫道去找了,忙活了大半天,终于抓住了小偷,帮贫道把手机追回来了,小偷也被抓住了。

  警察同志还是心系人民,一心为人民服务的!”

  “嗯。”周泽点点头。

  “贫道明天准备送个锦旗过去。”老道兴致很高。

  “可以。”

  “老板,你吃冰粉儿么?”

  老道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一个小摊问道。

  周泽之前没注意到,对面居然有一个小摊,按理说这个地段是不允许摆摊的,估摸着那位也是打游击战的。

  摊子卖的是冰粉儿,是四川美食,在夏天算是解暑的良品。

  “帮我带一份吧,不要加什么调料。”

  说着周泽也拿出了自己的彼岸花口服液喝了一口。

  “好咧!”

  老道去买了两份冰粉,跟自家老板一起蹲在马路牙子上开吃。

  周泽的这一份是酸梅汁冰粉,很清爽,而老道那份加了红糖花生这类的很多调料,看起来格外丰富。

  吃着吃着,

  那边儿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就开来了,对着周泽跟老道的这一面写着“执法”两个字,另一面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城管”俩字。

  车停了下来,

  下来四五个城管。

  其中俩还是熟面孔,当初周泽让老道去扫马路为创建卫生城市做贡献,老道就是被那俩城管送回来的。

  那两位也看见了蹲在这里一起吃冰粉儿的俩人,

  其中一个举手打招呼道:

  “哟,父子俩吃着呐!”

  “噗!”

  老道吓得把嘴里的冰粉儿直接喷出来了,

  因为喷得太急,

  连鼻腔里都跟着一起喷射出来,

  上面还粘着不少花生粒。

  周泽倒是没说什么,继续拿一次性勺子吃着。

  几个城管跑过去跟摊主说着什么,

  摊主是个头发全白的老奶奶,

  谈着谈着,

  老奶奶开始继续做冰粉儿,

  几个城管一人手里提着好几盒,给了钱,老奶奶冰粉儿卖完了,也就听话地推着摊位车走了,并且一再保证明天不会再到这里来摆摊了。

  其他几个带着冰粉儿开车回去了,估计是去把冰粉儿分给单位同事去了。

  那个之前跟老道打招呼的年轻城管手里端着一份冰粉走了过来,跟着一起在马路牙子上蹲下,开吃。

  他蹲下来之后,

  老道是浑身不自在,生怕这位耿直的小哥再“语出惊人”,把自己给害死。

  “这冰粉儿,真的吃不惯,”

  城管小哥吃了几口,有些无奈道。

  如果不是要让那位老奶奶早点收摊走,他们也不会把剩下的都买下来,贵倒是不贵,但真的吃不习惯。

  冰粉儿在四川那边比较流行,但其实并不符合通城人的口味,尤其是上面普遍会加很多的调料配料,反倒是周泽这种清清爽爽的。

  “还是没我们这儿的凉粉好吃。”城管小哥说道。

  周泽点点头,

  深以为然。

  上辈子在医院上班时曾被分配到一个医疗小组,去西川支援了一个月,在那里饮食不习惯,可是苦了自己。

  周泽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和自己一个科室同样的一个年轻医生特意去下面小摊位那边买了一大块的凉粉回来喊周泽一起吃。

  一开始,周泽是拒绝的,因为当地的凉粉切成条加辣椒加醋加油蒜蓉搅拌出来的味道他真的享受不来。

  不过那位年轻医生只是跟老板要了几颗蒜和一点酱油,

  蒜拍碎加点酱油,凉粉切成跟麻将一样的大方块,周泽当时就跟他一起对着这一盘菜就着饮料吃喝了大半个晚上。

  那种滋味,周泽一直都忘不了。

  可惜的是,那位当初和自己一起吃凉粉的医生后来因为医疗暴露,在救治一名患者时对方隐瞒了自己疾病的事实,导致他也被感染了。

  而当时他已经发了结婚请柬。

  他没挺过来,可以说他软弱,也可以说他不够坚强,他最后选择从高楼上跳下,自己结束了自己。

  唉。

  “老板,老板?”

  正在周泽蹲在那里陷入思绪之中时,老道伸手轻轻“戳了戳”周泽的肩膀。

  “怎么了?”周泽回过神。

  “额,刚老板你没听清楚,这位小兄弟说想请我去他家做一场法事。”

  周泽有些意外地看向那位城管小哥。

  “是我母亲要求的,不是我,我不信这个,但我母亲是个农村人,想求一个心安,过几天就是我父亲十周年祭了。”

  “哦。”

  周泽又看向老道,

  “你去就去呗。”

  “不是,老板,我想你和贫道我一起去。”

  “上阵父子兵嘛。”

  城管小哥笑道。

  “你特喵的能不能不要说话!”

  老道站起来对着城管小哥吼道。

  mmp,

  你想去地下见你爸爸我不想去啊!

  城管小哥莫名其妙。

  而这时,

  老道在背后伸手示意周泽看那位城管小哥的后背。

  周泽侧过头看过去,

  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老道就已经给城管小哥后背上贴了一张符纸。

  这货现在养成了去哪里都贴符纸的好习惯了是吧,

  祖传符纸跟街上电线杆上的狗皮膏药一样到处乱贴。

  上次是上厕所贴马桶,

  这次是随便对着路人贴。

  不过,

  周泽还是看到了老道想让他看见的东西,

  在这位小哥的后背上贴符纸的位置,

  有一道黑色的掌印浮现了出来…………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