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六章 救妹!

第两百九十六章 救妹!

  吃完冰粉儿回到书店,习惯性地冲了个澡,等上楼时推开卧室的房门,发现莺莺正在换床单。

  小姑娘蹲在床边,很细心地将床单角嵌进去,再慢慢地抚平,做得很细心和贴心。

  周泽也没进去,毕竟现在才刚入夜,书屋正常营业时间是晚上,他这个当老板的肯定不能先跑回去睡觉。

  寻常店里老板睡觉那么全店一起喝西北风,

  到周泽这里有点特殊,他手下员工一个赛一个有钱,

  生意不做的话他们倒是照旧吃香的喝辣的,反倒是自己这个当老板的得喝西北风。

  去隔壁房间看了一下老许,老许还昏迷着,经过这些天的恢复,他看起来真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如果不是自己指甲还有一些不舒服,怕操作失误,周泽现在真想给他刺醒。

  睡,睡,睡,

  就知道睡,

  不要上班了啊,

  以为有二十几套房就很了不起?

  以为有二十几套房就这辈子衣食无忧可以不停地睡懒觉了?

  万一房价降价了呢?

  想着想着,

  周泽摇摇头,

  嗯,

  这个万一好像不太可能。

  走出房间,过道位置上,有一个大玻璃箱,里面有一个盆栽。

  原本这个盆栽是放在老道房间里的,之前老道也是跟死侍睡一个房,后来老道自己把它给搬了出来。

  原因是晚上睡觉时,

  老道总是能听见花开的声音。

  如果只是一次,这种体验可以说是很美,文人骚客还能为此作诗作词什么的;

  但按照老道的说法,这货是花开一整夜,开了闭合,闭合了再开,开了再闭,所以睡觉时像是有人拿着无数张纸在你跟前撕着玩儿一样。

  任何美好的事物你经历得多了,也就不会再觉得有什么意思了。

  晚上盆栽是放在过道里的,白天则是放在二楼房间阳台上,让它充分地晒太阳。

  那一夜之后,周泽一开始看死侍的状态以为他会残躯慢慢地蠕动而后慢慢复原的,现在看起来应该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大玻璃箱下面几乎成了一滩粘乎乎的烂泥,几根大莲叶和一个拳头大小的花骨朵已经长出了玻璃箱的高度。

  不会,

  真的长不回来了吧?

  周泽心里也有些拿不准,谁叫小猴子没事做给这里头撒了种子呢。

  拿起身边的葡萄糖,周泽又给玻璃箱里浇了点,花骨朵居然还对着周泽晃了晃,像是在感谢讨好周泽一样。

  “呵。”

  周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伸手碰了一下这花骨朵。

  花忽然绽放,

  里面露出了满是倒刺的花瓣,

  当周泽手伸过来时它先张开,再迅速闭合,像是想要把周泽的手给咬下来一样。

  周泽没躲避,任凭这朵花将自己的手掌给包住。

  紧接着,

  刺痛感没有传来,反而掌心尤其是指尖像是被一股暖流包裹住一样,很是舒服。

  过了大概几分钟,花瓣再度张开,

  周泽手回自己的手,发现自己手上满是粘稠的白色液体,散发出阵阵异香,之前断裂指甲的小拇指位置现在竟然已经在发痒了,这是肉芽长出来的征兆。

  伸手,在莲叶上拍了拍,算是谢谢他了。

  周泽一边看着自己的手一边转身走下楼去,虽说周老板有洁癖,但他也清楚,现在手上的这些液体可不能擦。

  一只蚊子从楼道口飞过去,

  靠近玻璃箱时,

  花骨朵忽然长出了两米,猛地窜上去,张开花瓣,将这只蚊子收入“口中”,而后又缩了回去。

  …………

  “老板,谈好了,三天后去他家。”

  老道前来跟周泽汇报。

  周泽点点头,老道征求过他的意见,周泽之前也是同意了的。

  “老板,那家伙背上的手印,到底是咋回事啊?”

  “可能是路上碰鬼,被鬼拍了肩膀问了路吧。”

  “问题大么?”

  “一个鬼印子而已,他身上又没有什么被鬼缠上的表现,整个人看起来也挺正常,应该问题不大。

  这世道,被鬼害了的人其实真的很少,但无意间撞过鬼的人确实很多,不过后者基本也没什么事儿,能害人的鬼,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

  “希望没事儿,多好的一个年轻人啊。”

  虽说那位年轻城管一次次地“口嗨”让老道吓得后背凉了好几次,但人家出发点和心地确实是好的。

  “我发现你最近有点博爱啊。”周泽笑道。

  为了一个陌生人,来请自己一起去他家做法事,

  人情这玩意儿虽说没办法明码标价,但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它的贵重。

  “现在心态不同了,能帮一个是一个,就当是给自己积德了。”

  “你这个思想很危险,一般是人快死前才会有这种心绪上的转变。”

  周泽伸手拍了拍老道的肩膀。

  老道吓得一个哆嗦。

  “老板,不带这么吓人的吧?”

  “没事儿,别紧张,反正你死了去地狱时也像是跟回自己家一样,我保证帮你送得舒舒服服的。”

  “这…………”

  老道不知道自己是该说谢谢还是不说谢谢。

  “砰!”

  一声剧烈的闷响从书店外传来。

  周泽转过身,看见外面一辆公交车已经开到了人行道上去了,一处消防泵也被撞裂开始向外喷射着水,街对面还有人的尖叫声传来。

  “出车祸了?”老道说道。

  “看看去。”

  走出书店外,周泽瞬间就看见在路边躺着一个女孩,女孩倒在地上,身上有几处流着血,附近还有几个伤者坐在地上。

  公交车司机已经下了车,很是着急的样子拼命打着电话。

  出于一种上辈子医生的本能,周泽主动地走过去,首先查看的是躺在地上几乎陷入半昏迷的女生,因为她的伤势看起来最重。

  头部、胸部外加大腿位置有明显的创伤,头部裂开的口子比较大,身上也疑似可能出现骨折。

  “老板,没事吧?”老道跟了过来。

  “把车开来,送去医院。”周泽说道。

  “哦,好。”

  周泽抬起头,这里是有摄像头了,事发经过应该已经记录下来了。

  老道把那辆刚修理好的尼桑开了出来,周泽把女孩放在了车上,老道开车。

  之前周泽说要跟老道一起再考个驾照,老道去考了,周泽没有。

  “去哪个医院?”老道问道。

  “最近的一个。”

  老道开车去了一家私人医院,

  是的,

  没错,

  就是林家的医院。

  周泽没联系林院长,等车开入医院急诊大楼后对着里面喊了几声,很快就有护士和医生推着担架车出来把女孩推入了急诊室。

  做完这些后,周泽跟老道蹲门口花圃那边抽着烟,大概过了两个小时后,高跟鞋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很熟悉的香水味。

  “人是你们送来的?”林医生开口问道。

  周泽点点头。

  “你们撞的?”

  “店门口出了个车祸,肇事的是公交车,我们是学**做好事呢。”老道马上解释道。

  “开放性肋骨骨折、血气胸、脾破裂,我们几个科室联合应诊,确诊后直接送手术室,现在手术刚结束,挺成功的,女孩已经脱离生病危险了。”

  “医药费,需要先垫着么?”老道问道。

  去医院得花钱,老道一直懂这个道理。

  周泽摇摇头。

  老道点点头,暗道自家医院就是吼啊!

  林晚秋笑了笑,“肇事方是公交车,那么一切医疗费用都会由他们支付,受害者不用花一分钱的医疗费。

  当然了,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是实行零费用挂号,紧急审批各项检查、化验和用药一概先治疗后交费,以保证尽快救治。

  毕竟,人命关天。”

  这时,一辆摩托车开到了医院,直接绕过了门卫亭,开到了急诊大楼下面,从上面跳下来一个穿着汗衫的中年男子。

  “我妹妹在里面么?”男子问道。

  周泽听出声音了,是他在车上拿女孩手机打的电话,嗯,女孩手机是指纹锁,所以直接拿她手指开了。

  “手术很成功,你妹妹脱离生命危险了。”周泽解释道。

  对方扫了一眼周泽,跑入了医院。

  “切,连声谢谢都不说。”老道不满道。

  “别有意见,你资助那些贫困学生时不也一样的待遇?”

  “…………”老道。

  “走了,你忙。”

  周泽对林医生道了别,坐回了车里,老道开车,二人一起回到了书店。

  书店一直营业到了凌晨三点,今晚生意不好,没鬼上门,周泽也就上楼搂着莺莺睡觉去了。

  等第二天十点钟醒来周泽刚下楼准备进卫生间洗漱时,

  早就起来了也打扫好卫生正坐在吧台那里喝茶的老道忽然拿着手机对周泽喊道:

  “老板,你看看这个朋友圈。”

  说着,老道走过来主动把手机送到周泽面前。

  “爱心筹:《救救我妹妹》:

  通城11路公交车,惨烈车祸,花季少女惨遭重创,家境贫寒,急需保命钱!”

  “嗯?”周泽愣了一下,问道:“昨天的车祸?”

  “对,就是我们送去医院的那个女的,照片上有呢,还有医院地址,还有病房号,一模一样的。

  发帖人是那个女孩的哥哥。

  她哥哥在上面说:CT三万,家里好不容易凑了两万医院都不给做;

  医院只认钱不认人,现在她妹妹急需手术救命,

  还医疗费需百万,希望大家帮助他的妹妹,

  救救他的妹妹!”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