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七章 监狱

第两百九十七章 监狱

  周泽把这则众筹消息微信发给了林晚秋,

  过了十分钟后林晚秋回复了一条消息:

  “知道了。”

  然后,

  就没了……

  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周老板觉得今早的猫屎咖啡连一点点屎味都没有,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有点索然无味。

  “老板怎么了?”后起床的莺莺问老道。

  “被爱的有恃无恐,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现在翻了个,不习惯了。”

  “你怎么说话怪怪的?”莺莺有点不能理解。

  “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懂了。”老道抚摸着自己的山羊须说道。

  “你比我大?”

  “你还冷,等你变热了就懂了。”

  对着手机发着呆的周泽发现面前咖啡杯在轻轻震动,抬起头,看见莺莺正追着老道狂揍。

  猴砸在旁边“吱吱吱”地叫着,但猴子继承了老道的从心,只是叫,可没敢真的下场去阻止这头僵尸。

  “一大早吵吵吵,吵什么啊,烦死了!”

  小萝莉走下了楼,

  没梳头,

  穿着睡衣。

  一大早,书店就热热闹闹的,周老板伸了个懒腰,眼角余光看见书店门外停着一辆警车。

  起身,走了出去。

  小萝莉注意到周泽出去了,正准备跟出去看看。

  “喂,脸没洗,牙没刷,衣服都没换就这样出门啊!”白莺莺过来问道。

  “要你管。”小萝莉看这头蠢萌僵尸不爽很久了。

  “这里是书店,是老板的法场,你是老板的人,出门就代表着老板的形象,你这样随随便便出去了万一漏出哪里被谁看到了,老板会很没面子的!”

  “…………”小萝莉。

  “你今天吃错药啦,臭僵尸!”

  小萝莉对着白莺莺做了一个鬼脸吐舌头。

  等她再回过头时,却发现周泽已经坐上警车走了。

  “大清早地他要去哪儿?”

  “查案子吧。”白莺莺说道。

  “神神秘秘的。”

  小萝莉嘟了嘟嘴,叫道:

  “老板的形象饿啦,要吃饭!”

  “好,等着。”

  白莺莺见成功把小萝莉留下了,也就顺着她的意思给她弄早餐去了。

  小萝莉又望了望外面,随后看了看白莺莺的背影,

  双手捧胸,

  嘀咕道:

  “蠢僵尸,迟早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不让我去就不去嘛。”

  小萝莉气鼓鼓地坐到了沙发上,一只手托腮,看着那边小猴子在玩儿着阴阳冊,翻来覆去打着滚儿。

  “臭周泽,我的地位是不是连一只猴子都不如?”

  ………………

  “油条。”

  张燕丰递来了一根油条给周泽。

  “吃过了。”周泽摆摆手。

  张燕丰点点头,一边开车一边吃着。

  “这是警车?”

  “怎么了?”

  “你公车私用。”

  “我今天正好要去监狱交个材料,顺路。”张燕丰瞥了一眼周泽,“如果我交完材料你还没出来,我可不等你,你自己打车回来。”

  车子开到监狱时是上午九点,张燕丰安排好了探监,二人进了监狱后就分开了。

  周泽一个人坐在玻璃板后面等着,有点无聊,但这里又不能抽烟。

  等了大概一刻钟,

  一个面容清瘦的高个男子在看守的陪同下走了进来,看见坐在外面的周泽时,他有些意外,回过头对身边的看守问着什么,确认没弄错后,他才坐了下来。

  拿起电话,直接问道:

  “你是谁?”

  “我是张警官的朋友,我需要来向你了解一些事情。”

  “你是记者?”

  “我不是。”

  “和你说事情,我有什么好处么?”

  “兴许可以找到帮你脱罪的办法。”

  “呵。”

  对方笑了笑,

  “我已经坐了五年牢了,还差一年就能出去,我折腾这个做什么?”

  “如果证明你是被冤枉的,你能获得赔偿。”

  “对不起,首先,我坚信自己是无辜的,是清白的,但我妻子和我两个孩子已经死了,这是事实。

  我得谢谢这五年的牢狱生活,或许如果我在外面的话,我早就承受不住精神压力自杀了,在这里,我重新找回到了安宁。”

  对方这个态度,周泽真的是有些无话可说,他点点头,站起身,示意可以结束这一次探监了。

  “结束了?”

  对方有些惊讶,但还是放下了电话,站起身,准备跟着看守回去。

  周泽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那扇门后面,原本带着微笑的和煦面容在此时慢慢地变冷。

  对方之前的那种姿态,周泽以前在一些苦行僧上见过,他们将世间给予自己的一切苦难都当作佛祖给予自己的历练,从而可以做到甘之如饴。

  但这里是监狱,

  可不是教堂,

  一个死去妻子儿女的中年男人,

  能在监狱里做到这种大彻大悟放下一切,

  不管别人是否会相信,

  反正周泽是不信的。

  走出了探监室,周泽拨通了张燕丰的电话。

  “这么快就结束了?”

  “对。”

  “我这里还要一会儿,你去监狱门口那儿等我。”

  “好。”

  出了监狱,外面有些荒凉,周泽蹲在马路边的石头旁,默默地点了一根烟。

  如果说之前仅仅是怀疑的话,现在周泽心里反而有一种预感,那就是那个女作家的丈夫肯定知道点什么。

  至于更深入的,

  周泽没有去想,

  因为想想都觉得有些恐怖。

  不管笔在不在对方手上,无意义的口语直接试探和询问都显得毫无意义,反而会打草惊蛇。

  你可以说周老板有点怂,

  但作为一条咸鱼你得把自己摆放在最安全的位置上才能悠哉悠哉地晒一天太阳。

  往后倒退了几步,看着监狱的铁门,再看着监狱的高耸建筑,

  周泽心里在盘算着自己是不是得找个机会偷偷潜入进去看看?

  如果笔真的在对方手上的话,

  那么自己绝对不能给他以反应应对的机会。

  小女生说“我要蹲在旁边画圈圈诅咒你”很大概率是在卖萌,

  但如果真的给持笔的人为你量身打造一个故事送你一个龙套角色,那就是真的在卖命了。

  手机在此时响了,周泽接了电话,是老道。

  “喂,老板,咱书店隔壁被人盘下来了,现在装修团队已经进去了,我问了,是林院长让人来的。”

  “哦。”

  周泽记起来林晚秋说要在周泽书店隔壁开一家药房,因为她总觉得自己记忆里的这位导师专职跑去卖书有点太不务正业了。

  “人家装修团队来问你,你想要哪种风格?”

  老道在电话里喊道。

  “照着书店格局来吧。”

  “照着书店格局来?”老道愣了一下,有这样子的药房么?

  “就这样吧。”

  “哦,好嘞。”

  挂断了电话,周泽想着自己还是得给林晚秋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毕竟昨天是自己把伤者送过去的,而伤者哥哥以这种方式诈捐骗钱企图发一笔横财的行为对林晚秋医院的形象造成了很大的抹黑。

  “喂,什么事?”

  林院长接了电话。

  “众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已经让律师起诉那家众筹网站了,同时医院官方微博也发布了昨天从接收伤者到手术结束的视频。”

  “能挽回么?”周泽有些心虚地问道。

  这不还没离婚呢么,就算离了婚这么坑前妻是个男人总会有点点愧疚的吧?

  “昨晚我就知道伤者哥哥发布的众筹消息了。”林院长说道。

  “嗯?”

  “然后帮了他一个忙,帮他买水军买大V的转发帮他获得了大量的曝光,当然,他的众筹款项也募集到了五十万,他也很开心。”

  “你故意的?”周泽恍然。

  “对啊,当这件事名气起来,当很多人开始抨击我的医院只认钱不在乎人命后,我又趁热买了更多的营销号帮我转发事实真相,公布视频,进行谴责。

  现在网上舆论是给我医院点赞进行表扬,前后其实也没多多少钱,纯当是丢出去当广告费了,效果出奇得不错,无论是外界舆论还是上面都对医院进行了表扬。”

  “那我白担心了。”

  “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有点吧。”

  “我现在是院长,整个医院的人都靠着我吃饭,我不再是那个当初实习时跟在你屁股后面跑来跑去的小姑娘了。”

  “嗯。”

  电话挂断了,

  周老板看了看手机,把手里的烟丢下来,用鞋底踩了踩。

  “喂,上车,发什么呆啊。”

  张燕丰已经把车开了出来,对着周泽按喇叭。

  周泽上了车。

  “问出什么来没有?”

  周泽摇摇头。

  这件事,不管真相如何,张燕丰都不适合再卷入进来了。

  “行吧,我回警局,正好顺路送你回书店。”

  “谢了。”

  “顺路,顺路,我可不会公车私用。”

  张燕丰拍了拍方向盘,之前上面放着的一本书落了下来。

  因为他在开车,所以周泽弯腰帮他捡起来。

  “《救赎之路》?”周泽看了一眼书名,“你看这个?”

  “我妹夫写的,就是你之前探监的那个。”张燕丰与有荣焉地说道。

  “他写的?”

  “对啊,他在监狱里积极改造,还以监狱生活为题材写了几本书,有些已经发表了,有些还没发表,因为这个,他还获得了减刑呢。”

  周泽有些严肃地把书拿在手中,

  封面,

  是通城监狱的全景照。

  将身子探出车窗,周泽看向身后那座通城监狱,

  不知怎么的,

  他忽然觉得,

  这座巍峨高大的监狱,

  和之前白莺莺所买的那处凶宅别墅,

  有一点点,

  相似…………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