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九十八章 抓贼

第两百九十八章 抓贼

  “看什么呢?”

  张燕丰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看监狱。”

  “怎么,喜欢那里,想进去?

  我的工作就是专门把该去那个地方的人往里面送的。”

  “哦,很巧,我工作也是这样。”

  张燕丰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没继续问下去,老实说,每次和周泽在一起时,他都觉得自己三观正在承受着猛烈的冲击。

  张燕丰在前面镇子口把车停了下来。

  “我去买包烟,你想喝点什么?这天儿热死了都。”

  “随便吧。”

  张燕丰下去买水了,前面有个小超市,超市隔壁是一家彩票店,原本门口站着几个人,像是在争论着什么,但当看见一辆警车开过来停在这里,车上穿着制服的警察也向这里走时,

  还在争论着的几个人马上撒丫子就跑!

  “站住,站住!!!”

  作为一名老刑警,如果这还看不出来里面有猫腻那张燕丰也真是可以找块豆腐自己撞死算了。

  当下,

  本想着买烟买饮料的老张不得不开始跟前面人的马拉松追逐游戏。

  这一幕,被周泽看到了,他也下了车,但他并没有选择去帮着老张追人,而是把兜里烟盒里最后一根烟抽出来,点燃。

  刚吐出一口烟圈,

  之前被老张追着跑出去的一个年轻人居然又绕了回来。

  应该是那几个分头跑了,老张没办法,只能选择其中一个猛追,毕竟他又不会影子分身。

  对方是特意跑回来看电瓶车的,只见他直接往电瓶车上一跳,钥匙插进去开锁发动,一气呵成。

  周泽笑了笑,

  虽说自己懒得麻烦,也没兴趣帮老张去玩儿赛跑追人,但是在这个时候,人家都主动窜到自己眼前了,自己再放任他离开,有点说不过去啊。

  当下,

  周泽走过去,趁着对方还没发动时,直接一巴掌抽在了他脸上。

  这年头开电瓶车其实也应该戴头盔的,但真正戴的人并不多,这位自然也是,所以周老板这一巴掌是抽得结结实实的。

  对方恰好在转握把加速,冷不丁地被这一巴掌抽得一懵,车往前开了,人却停住了,直接从车上摔了下来,电瓶车则是摔在了前方几米远的位置。

  “警察,别动。”

  周泽嘴里叼着一根烟呵斥道。

  年轻人蹲在地上,目光不停地在周泽身上扫着。

  “呵,你不是警察。”

  没等周泽去问为什么你看人如此之准,对方就从怀里抽出一把弹簧刀,对着周泽冲了过来。

  周泽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这一次,

  周老板保证,

  他没忘记自己有铠甲!!!

  真的没忘记!

  但这镇子口店铺比较多,围观这一场警察抓人戏码的吃瓜群众也不少,甚至还有不少人拿着手机正在拍着视频打算发朋友圈炫耀。

  周老板如果这个时候把铠甲召唤出来,

  固然可以刀枪不入直接把面前这二逼给撂倒,

  但他也得跟着一起扬名,

  到时候这些视频和围观群众把这一幕传播出去,估计会让不少人震惊:

  天啊噜,

  铠甲勇士居然是真的!

  周泽一后退,对方瞬间收手准备回去扶起电瓶车继续跑,他也不是真的想要捅人。

  但年轻人一回过头,就感觉后面那个刚刚被自己下的后退的家伙居然又跑上来。

  当下他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转身就是一刀扫过去。

  其实这种弹簧刀真正会用的人往往是用捅的,又不是拿的那种古代款式的大刀,扫人劈人其实只能弄点外伤出来,一刀子捅下去那创口才是真正的恐怖。

  上辈子当医生时周泽接手过一个急诊,伤者是个中学生,跟另一个中学生吵架,结果被后者拿弹簧刀捅了一下,伤口太深,伤到脏器了,虽然全力抢救,但还是没把人救回来,捅人的那位也是一脸懵比,跟着一起到医院来的跪在地上求医生救人。

  当然了,虽然这样扫不容易致命,但周老板又不是什么受虐狂,也不认为自己身上多几处伤疤能让自己变得更威武雄壮。

  当下,他的右手指甲长出了一点,直接对着弹簧刀抓了过去。

  给围观群众表演一幕铠甲勇士变身不太可能,

  但表演一下空手夺白刃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只听得“嘎吱”一声,

  弹簧刀被周泽指甲扣住,随后居然扭曲了起来。

  年轻人被吓得目瞪口呆,

  没办法,

  莫说他确实是个愣头青,

  就算是那些身上背着人命的亡命徒又有几个有跟僵尸打斗的经验?

  趁着对方发呆的功夫,周泽迅速近身,指甲刺入到对方的手腕位置,对方猛地一个哆嗦,口吐白沫,直接倒在了地上,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

  周老板把嘴里的烟头吐了,坐在对方身上,同时招呼着对面五金店里拿着手机拍得正欢的大妈:

  “劳驾,借根绳子给我!”

  大妈马上点头,回店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绳子,但性子也干脆,直接把店铺里电话线给扯了下来,递送到了周泽面前。

  “谢谢。”

  周泽用电话线把身下这货双手给捆绑起来,随后往旁边一坐。

  另一边,张燕丰也回来了,也压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双手被手铐铐住推着在往前走。

  “你可以啊。”张燕丰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周泽,然后拿出了手机,给局里打电话。

  虽然还没审问,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干了什么事儿,

  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明白一见到警察来就撒丫子跑的人身上没事儿那才叫怪事儿。

  过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同志也来了,帮忙将两个被抓住的人抓起来先送到派出所看押。

  张燕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伸手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子,长舒一口气,道:

  “妈的,累死我了,真他娘的能跑。”

  “你跑得确实挺快的。”

  “可惜,还是跟丢了一个。”

  张燕丰咬咬牙,情况不明朗的情况下他也不能开枪,如果是堂堂正正追击不法分子的话对方要逃跑自己倒是可以开枪留下对方,但这个仅仅凭借怀疑就开枪张警官还做不出这种事儿来。

  “搁老美那儿就直接开枪了。”周泽调侃道。

  “所以我个人一直觉得老美那儿没咱这儿有安全感。”

  张燕丰从旁边小超市里买了烟,又拿了两瓶水,丢给了周泽一瓶。

  随后,他又接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后对周泽点头道:“局里的同事也来了,怎么,有没兴趣旁听一下?”

  “合适么?”

  “弄个警局顾问身份,很简单,早些年我爸当警察那会儿,经济诈骗案才刚流行普遍起来,让他们那帮以前只知道抓犯人的老刑警去做经济诈骗案也是脑袋发晕,还是靠到处找顾问才慢慢上手的。

  警察又不是全能战士百科全书,找几个帮手顾问也不算什么难以理解的事儿。”

  “你觉得他们是做什么的?”周泽问道。

  “不清楚,但见到警察就跑,我估摸着可能是倒腾粉儿的。”

  这时候,张燕丰像是想起来了什么,马上冲到那家之前几个人聚集的彩票站门口,发现里面没人,而后问邻居,

  “卖彩票的人呢?”

  “黄毛啊,他跑了,你们追人时他就跑了,他家就在这附近。”

  旁边超市老板回答道。

  “妈的!”

  张燕丰直接把自己手里的冰可乐砸在了地上,问道:“他家住哪里?”

  “前面左拐进去白色二层楼红色铁门的就是他家。”

  张燕丰马上跑过去,周泽也只能跟着一起过去。

  铁门是开着的,二人走到对方家里头,发现里面房间门也是开着的,堂屋里坐着一个老奶奶,拄着拐杖坐在椅子上,见有两个陌生人闯进来有些莫名其妙。

  “你们是谁?”

  “我是警察,街上那个开彩票站的黄毛……头发是黄色的年轻人,是住在这里么?”张燕丰问道。

  “他是我孙子……”老奶奶欲言又止,像是在做着思想斗争,随即马上道:“他刚跑回家,找了袋东西,就又跑出去了,说出去躲躲。

  警察同志,我孙子是不是干了什么犯法的事儿啊,你可得帮帮他啊,我孙子他人不坏,他爹妈都在外地打工,平时也没人管他,早早地就不上学了…………”

  说着,老奶奶丢了拐杖直接抱着张燕丰的腿跪了下来。

  “老人家……你这……你快起来……你这…………”

  “他拿了什么东西?”张燕丰把老人家扶起来问道。

  “我也不晓得,他去了他房间…………”老奶奶伸手指了指里屋一个房间,“拿了一袋子东西就跑出去了。”

  张燕丰马上走到那个房间里去,发现地上还撒落着一些铜钱。

  周泽走过来,蹲下身,捡起铜钱,而后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了恶心的神色,铜钱是乾隆通宝。

  “走私文物的?”

  那边的调查审问还没有结果,张燕丰只能先猜测道。

  “不,可以更准确一点。”

  周泽指了指铜钱,

  “应该是盗墓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上面一股子的尸臭味儿。”

  前阵子老许中了尸毒,自己忙着想各种办法帮他解毒,那时候老许身上就是这种味道,人死后很久才会有的恶臭。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