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零二章 人脸

第三百零二章 人脸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警局,周老板不是一个喜欢管事的人,但事到如今,该自己管辖的事情,他也不能装作看不见。

  如果说黄毛的上吊和另外一位的溺死还能说是真的心灵爆炸自杀或者是有人在杀人灭口的话,那被关在警局里的那两位又是怎么回事?

  总不能说这帮盗墓的小毛贼还能通天了吧,有一个巨大的保护伞甚至能在警局里去灭口?

  又不是警匪电视剧。

  老道有些心慌地跟在周泽身边,在一起粗略检查了那位咬舌自尽的兄弟之后,老道的脸色就越来越惨白,这是被吓的。

  鬼都见过了,却被这种场面给吓到,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实际上也很好理解。

  咬舌自尽,得齐根咬断,平时吃饭不小心咬个舌头普通人都能痛个半天,试想一下那种直接咬断得多可怕?

  死因要么是因为失血过多,要么是因为剩下的舌头堵住了导致窒息,而流血过多导致鲜血倒灌也能引起氧气摄入不足,总之,这是一种很有魄力的死法,也是一种很痛苦的死法。

  最可笑的是,几个盗墓的小毛贼,又不是为了什么崇高理想献身的斗士,忽然表现得在狱中那么的“士可杀不可辱”,

  可能么?

  “帮我安排一下,我要见剩下的那位。”

  这是周泽对张燕丰说的话。

  张燕丰有些为难,但还是安排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张燕丰明白,周泽可能是自己破局的关键。

  这起案子,已经在渐渐地脱离人力可以掌控的范畴了。

  最终,等到了两个小时,天都已经亮了的时候,周泽终于在医务室的隔壁房间里见到了那位年轻人。

  年轻人目光有些涣散,身体时不时地抽搐几下,哪怕抓住他的“罪魁祸首”就坐在他面前,他也当作没看见一样。

  张燕丰屏退了其他警员,但他自己则是留了下来。

  “还能说话不?”

  老道伸手在年轻人面前晃悠了一下,年轻人依旧毫无反应,甚至连眼珠子都没动一下。

  “疯咧?”

  张燕丰点点头,“有这个趋势。”

  作为一名老刑警,张燕丰见到过太多在警局里喜欢“表演”的老油条,喊着我有精神病,我有癫痫,我有等等其他各种各样的怪病以企图蒙混过关。

  但眼前的这位,张燕丰真不敢判定他是在装疯卖傻,因为一开始的审讯,就是因为大家看重他年轻没经验,所以才在他身上率先打开突破口的。

  周泽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这家伙的脸颊,这家伙还是没反应。

  有呼吸,

  有心跳,

  有体温,

  但却像是和外界完全隔绝了一样,陷入了一种彻头彻尾的自我封闭之中。

  这个时候,别说是审讯问话了,哪怕你拿椅子对他暴揍一顿,人都不会喊疼的。

  “怎么办?”张燕丰看向周泽,“局里已经派人去请心理专家顾问了。”

  周泽摇摇头,

  没用的,

  这不是单纯心理上的疾病。

  “他是在哪里企图自杀的?”

  “在看守所,吃饭时企图吞咽自己衣服上的一件金属饰品。”

  “带我去看守所。”

  “好。”

  ………………

  局里的看守所,周老板并不陌生,他之前曾在这里住过一晚,抓他的还是张燕丰,也是因为那一晚,自己腿上才出现了铁链引发了接下来一连串的事情。

  今儿个看守所里头人并不多,而那位年轻人所在的也是一个单独的隔间,和其他牢房是分开的。

  张燕丰示意管理这里的警察打开门,周泽没急着进去,而是透过栏杆看向里头。

  在角落里,

  蹲着一个年轻人,

  他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

  瑟瑟发抖。

  像是一只受了惊的鹌鹑,惶惶不可终日。

  牢门被打开了,周泽走了进去,直接在那个年轻人面前蹲了下来。

  手指指甲慢慢地长出一点,在对方面前晃了晃,对方原本失神的目光重新聚焦,身体的颤抖更加地明显。

  一切亡魂类的存在,对周泽的指甲都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

  “说吧,谁想让你死。”

  一边的老道和张燕丰对视一眼,

  都有些莫名其妙。

  但老道好歹有经验了,马上取出了牛眼泪,给自己眼睛上擦了擦。

  随即,老道有了一种天然的优越感,拿出一个小本本在周泽旁边蹲下来,一副专心当副官做笔录的样子。

  时不时的,老道还特意抬头瞥两眼张燕丰,

  嘿嘿,

  你看不到你看不到。

  张燕丰伸手捅了一下老道,然后摊开手,示意老道把刚刚那玩意儿拿出来给他用用。

  老道摇摇头,

  不行,

  给你用了,

  我就没优越感了。

  而且,你当牛眼泪很便宜么?

  “张警官,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吧。”周泽回头看向张燕丰,“有些东西,一旦看见了,想忘掉,就难了。”

  从本心上来说,周泽还是希望张燕丰好好当自己的警察,为人民服务。

  而且,灵异事件,如果真的亲眼见了鬼,那么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甚至对你之前良好的三观,都是一种恐怖的打击甚至可以说是摧毁。

  没必要的。

  张燕丰犹豫了一下,转身,离开了这里,站在外面去等着了。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周泽和老道从里头走了出来。

  张燕丰看向周泽,又看向老道手里拿着的本子,问道:

  “这个,我能看么?”

  “安排一辆车,我们要去林子。”周泽说道。

  “好。”

  ………………

  西树林子,位于一片岸滩旁,算是通城地界上少数的几个没被大规模开发过的区域了,附近有几个村镇。

  开车的是张燕丰,他换了一身便服,他执意跟过来。

  下车后,

  周泽马上皱了皱眉头。

  老道也是一样皱了皱眉头,一副事情很棘手很严重的样子。

  “怎么了?”张燕丰问道。

  “好重的怨气!”

  老道极为严肃地回答道。

  “什么?”张燕丰惊讶道。

  “是好臭。”

  周泽把手伸到自己鼻子前挥挥手,前面不远处的岸滩那边有很多的垃圾堆积在那里,在夏天,散发着阵阵恶臭,上游的一些垃圾经过这里时会被留下来,慢慢就积攒成了一个小的垃圾山。

  “…………”老道。

  “…………”张燕丰。

  率先走入林子之中,因为最近雨水比较多的原因,地上有些泥泞,周泽走在最前面,张燕丰说他可以带路,虽说没找到那个墓穴在哪里,但至少可以带到那几个盗墓贼白天指认出的那个位置。

  周泽拒绝了,该问的,他都已经自己问了。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一个鬼魂在面对一名鬼差时,如果还敢耍什么“鬼心思”,那真的可以给他颁发一个小红花奖励其勇气了。

  之所以不让张燕丰带路,也是因为那个年轻人正走在周泽前面。

  这是他的亡魂,但并不是全部的。

  有一个形容惊吓过度的说法,在很多地方都很流行,那就是“魂都被吓掉了”。

  事实上,这个小年轻就属于这一类,他没自杀地成功,但他的魂魄却的确有一部分被吓出了体外,这才导致他的身体陷入了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

  志怪小说里常常有元神出窍的说法,昔日铁拐李这一形象的诞生也是基于这个原理,不过是有着“主动”和“被动”的区别。

  “老板,他之前可没找到啊。”

  抹着牛眼泪的老道自然看得见到底是谁在带路,所以凑上来问了一下。

  白天也是这个年轻人带路,但警察他们忙活了整个下午加大半个晚上,依旧是一无所获。

  “当人的时候找和当鬼的时候找,不一样的。”

  周泽解释道。

  人的眼睛能给予人看见世界的窗口,但实际上,人的眼睛也很容易被欺骗,但死了变成亡魂就不同了。

  你骗鬼哪?

  这也是一句俗语,

  但事实上,鬼可真的没那么容易好骗。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还挺远的,周老板有些无奈,自己皮鞋上已经沾满了泥泞,这让他看着很不舒服。

  好在,

  前面的年轻人停下了脚步,他站在原地不动了。

  “到了?”周泽问道。

  对方点点头。

  张燕丰一个人跟在队伍的后面,老实说,他有一种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觉,但在这个时候,他听了周泽的问话,当即道:

  “白天可不是这个地方,离着远着呢。”

  周泽抬起手,

  示意老张不要吵。

  老张被噎得有点难受。

  “老道,在这边找找。”

  “好咧。”

  老道马上开始在周围寻找起来,张燕丰虽说有点莫名其妙,但也跟着一起找起来。

  大家的目标都集中在地上,希望直接找到墓穴的入口。

  周泽嫌弃地上的烂泥和落叶太脏,有点敷衍地在边上逛着。

  逛着逛着,

  周泽看见前面的那棵树好像有点奇怪,

  因为他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像是在不久前刚刚被打理过,这不是被清洁工的打理。

  而是这棵树的树皮更嫩,这棵树的树叶更茂翠,

  就像是一个暴发户站在一群苦乡亲中间,显得有那么一点点的,格格不入。

  周泽走到这棵树跟前,

  伸手用自己的指甲在树皮上轻轻刮了刮,

  周泽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在那里,只是有这样子的一种冲动。

  而后,

  在刮蹭掉的树皮之下,

  一张人脸,

  慢慢地显现出来…………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