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无人接听

第三百一十三章 无人接听

  本想着来抓鬼,谁知道最后变成了抓老鼠;

  虽说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但众人还是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至于那具可怜的尸体,暂时就被丢在那里没人去理会了,现在也不是理会这个的时候。

  等事情做完了,打个电话给张燕丰说一下,让他来处理最好,毕竟,扛一个尸体去火化毁尸灭迹什么的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书店众人是来抓恶鬼的,又不是来当收拾队赚外快的。

  找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毫无所获,这里简直干净得令人发指,连一粒老鼠屎都没有发现。

  “老板,不如我们直接把这个房子给烧了吧?”

  老道建议道。

  一把火烧了,一了百了,那只老鼠无论藏在哪里都会被烧死。

  周泽摇摇头,能活捉送下去最好活捉送下去,这样报酬更为丰厚。

  随即,周泽伸出自己的右手,一团黑雾自指尖位置开始升腾,而后指甲刺入地板之内。

  黑雾开始弥漫出去,一缕飘向小萝莉,一缕飘向白莺莺,一缕飘向老道身上的猴子。

  还有一缕,慢悠悠地飘向了那具女尸,环绕在其身边。

  周泽瞳孔猛地一缩,

  在尸体里面!

  “唧唧!”

  尸体的肚子直接破开一个洞,一只体格偏大的老鼠从中窜出,老鼠毛色发红,尤其是眼珠子位置,那两颗黄豆粒更是显现出一抹墨黑色的光泽。

  这意味着它能思考,它有着超出老鼠的智慧。

  其实,这位应该是一位很倒霉的哥们儿,当然,这也得看运气吧,从地狱逃脱出来的亡魂,都会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那就是你的灵魂会不断地消耗掉,如果不找一个适合的肉身载体,就会在阳间烟消云散。

  当时周泽是正好找到了徐乐,而且徐乐这货刚被人一棒子打死,周泽趁热进去了。

  眼下这位应该是只能选择找一只路边的老鼠进入,他应该也是想找个合适的身体的,但运气太差,没办法。

  “唧唧!”

  书店众人围成一圈,老鼠也没敢轻举妄动,但在下一刻,小萝莉脸色陡然一变,道:

  “小心,幻术。”

  “嗡!”

  老道直接跪倒在了地上,神情呆滞,显然已经中招。

  小萝莉神情严肃,虽然没什么事,但也已经将目光挪向他处,不敢再和这只老鼠对视,她需要一定的时间稳定一下。

  白莺莺紧闭双眼,站立原地。

  小猴子窜到了老道肩膀上,用小肉爪敲了敲老道的脑袋,见老道依然是不为所动,环视四周之后,直接跳到了周泽的肩膀上,手指着那只老鼠,对它作咆哮状。

  老鼠的目光转而死死地盯着周泽这边,

  那只猴子它催眠不了,但这个人…………它惊恐地发现它也催眠不了。

  周泽微微侧了侧额头,右手一甩,长长的指甲生长出来,对于周老板来说,重生以来所面对的最多的考验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幻境了。

  无论啥事儿,你经历得多了之后,也就能淡然了,况且,这只老鼠的幻术水平真的不咋的,比起自己以前所经历的那些,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周泽主动走了过去,

  老鼠身体开始颤抖,她是在害怕,她是在畏惧。

  “嗖!”

  但下一刻,

  她猛地向前面一窜,企图找个缝隙钻下去。

  “吱吱吱!”

  但猴子速度更快,从周泽肩膀上蹦出去之后瞬间抓住了老鼠的尾巴,而且将其向后狠狠地一砸!

  “砰!”

  别看小猴子在书店整天就陪着老道开直播吃吃喝喝卖卖萌,但它可是妖猴转世,自身的潜能不可限量,对付一只被恶鬼附身的老鼠,问题还真不是很大。

  被摔在地板上的老鼠刚准备起身,

  五根指甲刺入了过来,没有直接刺中它,而是将其死死地钳制在了里头。

  抓到了!

  ………………

  回去的路上还是老道在开车,他不时看看放在小萝莉面前被用玻璃瓶子装着的老鼠,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在刚才,他居然在不知不觉间被催眠了,如果不是这次老板在场,他很可能真的就着了老鼠的道。

  小萝莉则是喜不自禁地不是拿着大玻璃瓶子上下翻滚着看着,看着里头的老鼠不停地被来回颠倒反转,似乎这样能满足她某种猎奇的趣味。

  小猴子则是留在周泽的肩膀上,不停地“吱吱吱”地喊着,像是在吹嘘着自己之前多么多么牛逼,但也没人真的去理睬它。

  “一个已经被抓到了,先回书店送它下地狱,再抓另一个吧。”周泽说道。

  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一个一个地有头有尾处理好,总比中途出了什么意外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要合适。

  小萝莉点点头,赞成了这个决定。

  随即,

  她拿出鬼差证看了看,

  而后,

  眼睛当即瞪大了,脸上露出了**之色。

  “怎么了?”周泽问道。

  “那个之前在如皋的男恶鬼转移位置了。”

  “去哪里了?”

  “崇川区……南大街!”

  好耳熟的地方,

  周泽和老道身体猛地一颤,

  卧槽,

  书店不就是在那里么!

  会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比如这个男恶鬼上辈子也是通城人,好不容易从地狱出来之后,想着再来老通城人心中的市中心南大街再重温一下?

  但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书店里,只有老许一个人吧?”周泽咬着牙说道。

  “还有……还有一朵花。”

  老道补充道。

  “莺莺,打电话回书店,让老许小心点,暂时关门小心一点。”周泽说道。

  “好。”

  白莺莺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书店的电话,

  少顷,

  白莺莺有些面色难看地回答道:

  “老板,书店的座机和许娘娘的手机,现在都没人接…………”

  ………………

  面膜,敷了一遍又一遍,虽然知道这种敷面膜的频率其实吸收效果很差,但许清朗也只是想弥补自己来自内心对自己皮肤的亏欠而已。

  至于到底有多少实际效果,

  千金难买爷开心不是?

  书店的门他早就关了,今天天气太好,南大街人流太多,

  嗯,

  不适合做生意。

  反正,在他看来,老周也不好意思让他这个大病初愈的人马上上班伺候客人。

  环绕音响里放着抒情的音乐,

  老许躺在老道一直喜欢的摇椅上前前后后轻轻摇摆,

  他尽量不去想让自己不开心的事儿,

  比如房价,

  比如自己的师傅,

  既然醒了,那就往前看呗。

  伸手拿住之前倒好的红酒,细细地品了一口,而后又放下,继续享受着那种皮肤正在被滋养的“错觉”。

  “咚咚咚!”

  有人在敲门。

  许清朗很没好气地坐直了身子,揭开脸上敷着的东西,看了一眼外面,发现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

  青年戴着棒球帽,全套运动服,因为外面热,所以带着一层浅浅的汗渍,但刘海却丝毫不乱,皮肤白皙,显然平时护理得很好。

  “妈的,一个大老爷们儿弄得这么娘干嘛。”

  许清朗嘀咕道。

  随即,

  许清朗对店门口的那一位摇摇手,示意不开张,随后又躺了回去。

  门口的敲门声果然停止了,应该是人走了吧。

  许清朗准备重新敷面膜,刚敷上去,眼睛才闭上。

  忽然间,

  他只觉得自己身边一冷,睁开眼时,看见一个棒球帽出现在自己上方,而后,一根绳子迅速环绕住了自己的脖颈。

  “额…………”

  许清朗拼命地反抗,双手死死地扣住绳子,但对方速度更快,而且力道更为凶猛,若是许清朗身体恢复了估计还能挣扎几下,但问题就在于他刚刚从长久的昏迷中醒来,身体本就处于虚弱状态。

  呼吸,

  无法呼吸了,

  许清朗双腿不停地踢踹着,但对方显然经验丰富,只是双手拴着绳子继续勒紧目标的脖颈。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啪!”

  老道的藤椅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因为质量太差,

  所以在压力之下断裂了,

  许清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对方也是没料到这个局面,绳子一下子落空。

  许清朗马上在地上一个翻滚起身,

  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一把匕首就切了过来。

  “噗!”

  许清朗只能下意识地后退,但自己脸上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鲜血浸润到了眼睛里,导致视线里现在也是一片通红。

  艹,

  破相了!

  生死危机关头,

  许清朗居然关心的是这个!

  对方没有过多的言语,再度扑了上来,许清朗身体后仰,打算离开吧台位置,但对方速度更快,扑上来后和许清朗一起摔滚在了地上。

  许清朗拳头砸向对方的太阳穴位置,打得个结结实实,对方身体也是一颤,但在下一刻,对方左手反扣住许清朗的胳膊,右手持匕首狠狠地扎了下去!

  “噗!”

  整把匕首完全没入了许清朗的左臂之中,将许清朗钉在了地板上。

  “啊啊啊!!!”

  许清朗发出了一声惨叫,

  同时,

  鲜血迸溅出来,

  溅洒到了旁边放置在靠窗户位置的盆栽上面,

  原本就娇嫩鲜红的花朵现在显得越发得红艳通透,

  羡煞旁人……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书店里的座机,在此时响起,

  却无人有空去接听。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