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死侍霸王花!

第三百一十四章 死侍霸王花!

  老道车开得飞快,还闯了几个红灯;

  车上的氛围也很肃穆,小萝莉头靠在车窗,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莺莺则是双拳紧握,在心里祈祷着。

  周泽则是微微皱着眉,目光微凝。

  最活泼的应该算是刚刚被抓住的那只老鼠了,似乎是感应到车上众人的低沉,它反而开始跳得很欢畅起来。

  “唧唧!!!”

  老鼠在瓶子里张牙舞爪,黄豆粒般大小的眸子里,满是戏谑的神采。

  …………

  “嘶…………”

  许清朗趴在地板上,自己的手臂被匕首刺入,扎在了地板上,难以移动,稍微撕扯一下,就是一股子钻心的疼。

  棒球帽在许清朗旁边坐了下来,摘下了帽子,手指,在许清朗身上游动着。

  “真正的……健康的身体啊。”

  对方的声音有些沙哑,话语声中有着一种根本就不需掩饰的艳羡。

  “我想要你的身体,真的很想,很想…………”

  男子低下头,嘴在许清朗臂膀上的伤口位置舔了一口,新鲜的血液入喉,让他发出了一种仿佛在品尝红酒一般的享受的呻、、、吟。

  而后,

  他开始大口地喘息起来,

  趴在地板上,就在许清朗身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像是呼吸不过来了一样,表情十分痛苦。

  “呼呼…………呼呼…………呼呼…………”

  他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药瓶,从中取出了几粒红色的药丸,而后一股脑地塞入嘴里强行仰头吞咽了下去。

  喘息还在继续,但开始慢慢平复下来。

  男子身上已然是大汗淋漓,但总算闯过了这一关。

  “为什么,为什么我进入的身体,是一个重症病痨子?”

  男子自言自语着。

  他没有再耽搁功夫,但也没有直接杀死许清朗,而是取来了绳子,将许清朗双手捆绑在后,随后拔出了匕首。

  紧接着,他从吧台岸边取来之前许清朗就在喝的红酒,自顾自地喝了一大口。

  见许清朗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脸色苍白,匍匐在那里一动不动。

  男子笑了笑,将酒瓶口子对着许清朗的伤口位置浇灌了下去。

  “啊啊啊啊!!!”

  许清朗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种痛苦,不亚于在伤口上撒盐!

  “呵呵,叫叫好,能叫就说明你没死。”男子又喝了一大口红酒,“老子太亏了,好不容易从地狱出来,居然进了一个病鬼的身体,说真的,他家里的病危通知书我都看过了,没多久好活的了,王八蛋!”

  男子叫骂着,也不知道他在骂谁,或许,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应该去骂谁吧。

  “不过,我也知道,哪怕我没多久好活了,但本地的鬼差,也不会放过我的,他们会认为我依旧有利用价值,他们还想着把我再送入地狱换取一笔丰厚的酬劳!

  所以,

  我主动找到了这里,我想着,与其他们来抓我,不如我主动去找他们。

  那种当老鼠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

  但我运气不太好,店里居然只有你一个人。

  喂,虽然你是个普通人,但我说的意思,你应该懂吧?

  因为你也在这个书店里。”

  许清朗咬着牙,“等他们回来,你就死定了。”

  “呵呵。”

  男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而后用匕首割破了自己左手掌心,鲜血当即流淌出来,却在掌心中慢慢地蠕动着,没有滴落下来。

  “这些年,在地狱受的苦,也不是白受的,你以为我找上门来,就真的是来送死的?”

  说着,

  掌心的鲜血开始倒流回去,伤口也速度愈合。

  “很可笑吧,这具活不了三个月的身子,在我进入之后,却产生了异变,而这种异变,则是可怕的自愈能力。

  呵呵,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男子像是发了疯一样对着自己的脸不停地切割着,

  很快,

  一道道可怖的疤痕在他脸上出现,但这些伤口位置的鲜血却都不会溢散出来,转而很快地伤口开始愈合,甚至连一道疤都没有。

  “我原本正在为自己的自愈能力而窃喜,觉得是因为自己的灵魂在地狱接受折磨之后产生了变化,等我好不容易逃出地狱后,这就是我受过的苦难所给予我的福利。

  我原以为自己是吸血鬼,能够拥有长久的寿命,让我尽情地享受阳间的人生享受阳间的繁华。

  但我只有三个月的命了,只有三个月了!

  而我,

  又不能再换身体!”

  男子不停地怒吼着,

  这种美好与现实的剧烈冲击感,的确足以让人发疯发狂。

  就在这时,在二人身后的盆栽发出了轻微的颤抖,轻微到根本就微不可察。

  花朵开始慢慢地升腾起来,从大盆栽泥泞的黑土之下,慢慢地伸出一只洁白的手;

  手是从盆栽泥土里探出来的,也是从花蕊之中穿出的,它像是鬼魅一样,伸展出了三米的距离,一个寻常人胳膊根本就不可能延展出的恐怖距离。

  手默默地来到了男子的身后,

  而后,

  掐了上去!

  “唔…………”

  男子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卡住了自己的脖子,随后其整个人在地上拖拽着向后滑动。

  “砰!”

  男子撞上了墙壁,

  但在这一刻,男子张开嘴,嘴角里赫然出现了两颗獠牙。

  乍看的话,他的獠牙和周泽的獠牙很相似,但实际上他的比较细小和尖锐,没有周泽獠牙的粗狂。

  而且,

  不光是这两颗獠牙,男子嘴里其他的牙齿若是凑近了瞧的话,可以看出来都是无比尖锐的,像是两排上下交错的小锯子。

  这可怖尖锐的牙齿,经常刺破男子的口腔,使得他说话时声音沙哑,让他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口腔内皮开肉绽的痛苦,但他那可怖的自愈能力却能将一切都快速复原。

  手开始甩动,企图脱离男子的獠牙,但男子却像是一只毛毛虫一样双手双脚死死地抓住这只手。

  “啪!”

  盆栽裂开,

  花朵枯萎,

  叶子凋零,

  泥土堆散落,

  在里头,

  有一个肉瘤一样的东西,像是一颗巨大的心脏一样不停地在跳动着,而这只极长的手,就是从肉瘤之中探出来的。

  许清朗侧着脸,倒在地上,因为双手被倒绑着,所以他现在甚至连站起来都做不到,只能看着那只死侍化身的肉瘤和那男的在做着搏斗。

  “哗!”

  男子手中的匕首划过,

  死侍的手断裂,男子也跪伏在了地上,但在片刻之后,男子主动地向着肉瘤冲了过去。

  “嘿嘿,这里居然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东西!”

  肉瘤开始滚动,像是在躲避着男子,它似乎是还没长好。

  但它记得自己被赋予的使命,

  那就是清除这个屋子里,

  一切属于垃圾的东西。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

  则属于它眼中的垃圾行列。

  但肉瘤滚得再快也没有男子的速度快,男子冲过去,一只手抓住了肉瘤,肉瘤内部迅速分泌出了类似硫酸的腐蚀性液体。

  男子的手开始迅速地被溶解,但男子却没有畏惧,甚至连疼痛的感觉都不在乎,他像是看着一块宝贝一样看着面前的肉瘤。

  “吼!”

  他低下头,张开嘴,咬了下去!

  肉瘤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在肮脏褶皱的表皮之下,则是细嫩的红肉,里面还有暗金色的汁水正在流淌,这才是死侍的内在,而男子正在贪婪地吞吃着这些东西。

  他有一种预感,

  自己如果吃了这个东西,他就不会死了,他的寿命能够得到延长,这个该死的绝症也应该可以得到解决。

  到时候,

  自己再拿这个人当人质,如果能换取一枚鬼差证帮自己洗白身份最好,如果换取不到的话,至少也得让自己有机会逃出去。

  他要逃,

  他一定得逃!

  之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反正时日无多,不如最后疯狂一把,但现在既然有了生的希望,他开始为自己的后路考虑了。

  跪伏在地上的许清朗开始默念咒语,

  之前的他根本就没机会反击,对方也不会给自己念咒语的时机,

  但现在,

  他有了。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许清朗胸口有一张符纸慢慢地滑落出来,散发着暗淡的光芒。

  随即,

  只听得“嗖”的一声,

  符纸激射而出,

  直接贴在了男子的后背上。

  “啊啊啊啊!!!”

  男子身体一颤,发出了一声怒吼,扭过头带着愤怒的目光看着趴在那里的许清朗。

  “你这是找死!”

  许清朗咧开嘴笑着,嘴里还有血渍不停地滴淌出来。

  一张符纸,

  确实杀不了他啊,

  自己的修为,

  还是太菜了一点。

  男子捡起匕首,

  “呵,我先杀了你,让你调皮!”

  说着,

  男子转身向许清朗走来。

  “嗡!”

  然而,

  刚刚被他咬出一个大洞的肉瘤在此时像是一只鲨鱼的巨口瞬间张开,宛若一个充了气的气球迅速地膨胀起来。

  男子只觉得自己身边一黑,

  紧接着,

  他整个上半身就被这巨大的肉瘤给吞没了进去,

  若是周泽此时在这里估计会看出来,

  这个举动,

  和盆栽前俩月在那里帮自己吃蚊虫时的方式一模一样。

  男子只剩下两条腿在外面不停地踢踹着,

  肉瘤里传来男子痛苦的叫喊声。

  南大街,

  依旧人潮涌动,

  但没人注意到,

  这家书店此时正在发生的事情。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