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爸爸!

第三百一十五章 爸爸!

  车子一个甩尾,像是警匪片里的一个极限动作,半截车身已然上了人行道,车尾距离消防栓的位置几乎只差一丝丝。

  老道咽了口唾沫,长舒一口气。

  白莺莺、小萝莉以及周泽三人以最快的速度推开车门冲入了书店。

  书店里,

  弥漫着一股子血腥味。

  许清朗靠着墙壁坐在那里,身上还在流着血,脸色苍白如纸,如果不是看见他胸口还在随着呼吸轻微地起伏,众人都得担心他是否已经嘎屁了。

  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吧台后面,

  男子肤色白皙,但身上还残留着很多肮脏恶心的液体,有一种失足掉入酱缸刚刚爬出来的感觉。

  在周泽等人进来时,

  男子缓缓地抬起头,

  他咧着嘴,

  那一口锋锐如刀片的牙齿散发着异样的森寒,

  泛着腥红光泽的眼眸直接落在了周泽的身上。

  周泽也在看着他,眼睛在此时慢慢地眯了起来。

  “吼!”

  男子猛地一拍桌子,

  整个人迅速地从吧台后面翻了过来,

  落地时双腿蹬地,

  以极快地速度冲向了周泽。

  周泽没动,

  因为他身侧的白莺莺向前一步,双手撑开,直接抓住了男子,腰部发力之下,莺莺以一种极为夸张极为女汉子的姿势将男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咔嚓…………”

  瓷砖开始龟裂。

  周泽皱了皱眉,

  心里有些埋怨白莺莺,

  这是家里,

  地砖坏了不用花钱换么?

  然而,男子被砸在地上之后猛地又爬起来,他企图绕过白莺莺对着周泽再度冲来,他的眼里,似乎只有周泽。

  白莺莺当然不会让他得逞,

  “啪!”

  莺莺右手劈碎了身边的一张椅子,紧握住椅子内部的一根钢管。

  在椅子破碎的瞬间,

  周泽眉头继续皱了一下。

  “砰!”

  钢管在白莺莺手中发出了刺耳的破空之音,刚刚绕过白莺莺的男子背部承受了这沉重的一击,直接将其后背砸得凹陷了下去。

  “哗啦啦!”

  男子撞在了吧台上面,设计精致很有格调的吧台以及上面摆放着的红酒咖啡和杯子一类的东西,碎撒了一地。

  周泽看不下去了,

  再打下去,

  这家都得被拆没了。

  “速度点。”

  周泽开口道。

  “好嘞,老板!”

  趁着男子躺在吧台上还没起身,

  莺莺手中钢管猛地向上一丢,随即再度握住,对着男子胸口位置就直接刺了下去!

  “噗!”

  钢管洞穿了男子的胸膛,还插入了地板之中。

  但哪怕是这样了,

  被钉在地上的男子还是在继续手舞足蹈,眼睛死死地盯着周泽。

  老道趁着打完的空档马上跑到许清朗身边,检查了一下许清朗的伤势,而后马上示意自己身边的小猴子赶紧撒尿,他需要和点泥巴帮许清朗疗伤。

  猴子尿和出的泥巴,堪比最好的金创药。

  周泽环视整个书店,感觉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

  因为那个东西以前就很没存在感,现在更没存在感。

  想了许久,

  当周泽看见角落里碎裂的玻璃缸时,他终于想到了。

  头上长草的死侍,

  跑哪里去了?

  “嘶…………”

  原本因为失血过多近乎昏迷的许清朗被老道用猴子尿泥巴往伤口一贴,刺激得醒了过来,他有些疑惑地睁眼看了看周围的人,最后,看向了那个被用一根钢管钉在地上的男子,有气无力道:

  “死侍…………吞了他。”

  “所以说,这是死侍?”

  小萝莉蹲在男子旁边,伸手在男子脑门儿上点了一下,继续道:

  “所以说他刚刚扑向你,是想抱抱你,喊爸爸?”

  “…………”周泽。

  “然后,你让你的女仆,把他扁了一顿不说,还把他插在了地上?”

  小萝莉又看了看白莺莺。

  “…………”白莺莺。

  小萝莉摇摇头,伸手在死侍脸上拍了拍,死侍没咬小萝莉,甚至还配合着露出了委屈之色,眼睛里竟然噙着泪花。

  “可怜的娃儿啊,好不容易长出来了,还得到了一具身体,见到自己老爹开心得一逼,

  结果现在变成这个模样,

  当爹的心狠哟。”

  周泽走了过来,伸手抓住了小萝莉的马尾,往上提了起来。

  “哎,干嘛!

  小心我告你虐待儿童!”

  周泽把小萝莉甩开,亲自在死侍旁边蹲了下来。

  死侍胸口被插着钢管,动不了,但他还是用自己的额头在周泽鞋面上尽力地蹭了蹭。

  周泽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周泽细心地发现了死侍伤口位置居然有新皮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

  这种惊人的恢复力,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周泽上辈子是个外科医生,病人的术后恢复情况往往是一个很令医生头疼的问题。

  “老板,这…………”

  白莺莺像是做错事的孩子站在了边上。

  “他应该没事,拔开吧。”

  说着,

  周泽站起身,

  拉远了点距离,

  他不想让血渍弄脏自己的衣服,

  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不到万不得已之下,还是尽可能地希望保证自己身上的干洁。

  白莺莺点点头,伸手握住钢管,而后拔了出来。

  “呼…………”

  死侍猛地坐了起来,双臂张开,身体不停地做着极为鬼畜的抽动,

  很快,

  胸口的那个洞穿伤口开始被皮肉覆盖住,虽然还有些凹陷,但这种恢复力,真的可以用瞠目结舌来形容。

  这次,他也学乖了,站起身后,没敢再扑向周泽,而是默默地站在周泽身边。

  “还坐你原来的位置吧,另外,老道!”

  “哎,老板!”

  老道刚帮许清朗处理好了伤势。

  “你下午带死侍去买几套衣服,再买点材料回来,把这里重新修缮一下。”

  “好嘞,老板。”

  妈的,真抠!

  小萝莉捧着玻璃瓶,伸手在玻璃瓶上轻轻地弹了一下,里面的老鼠不复之前的神气了。

  “亡魂呢?”周泽问道。

  许清朗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清楚。

  而这时,坐在角落位置的死侍张开了嘴,一团黑雾从他嘴里吐了出来,一时间,书店里的温度在没打空调的情况下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恶鬼一脱困,马上想跑。

  “想走?”

  小萝莉舌头吐出,直接将那恶鬼给捆绑住。

  “阴司有序…………”

  强迫自己打断了节奏,小萝莉没敢自己亲自动手将这条恶鬼送入地狱,而是用舌头绑着恶鬼送到了周泽面前。

  如果是她送下去的话,那么她拿大头绩点,周泽拿小头。

  白莺莺看见这一幕,嘟了嘟嘴,在心里暗暗地鄙视了一把小萝莉,

  呵,

  女人,

  口嫌体正直!

  最后还不是要拍我们老板的马屁!

  周泽伸出指甲,将这只恶鬼给抓住。

  恶鬼身上遍体鳞伤,但魂魄依旧强劲,现在身上还带着极为浓郁的怨念。

  能从地狱里逃出来的,都不是一般人。

  “你和我,其实是一样的!”

  恶鬼咆哮道。

  周泽点点头。

  实际上,他还是有点特别的,

  其实,

  眼前的这只恶鬼和梁川以及唐诗差不多,

  他们二人当初也是从地狱逃脱出来的,他们现在的灵魂本体也是这种惨不忍睹遍体鳞伤的可怖模样。

  但一个洗白了,一个没洗白,

  被招安了,就是官军,

  没被招安,就是匪徒。

  周泽伸手,指甲画了一个圈,黑黢黢的地狱之门被打开,周泽将这条恶鬼塞了进去。

  随后,

  地狱之门没有再闭合,周泽转身,看向了玻璃瓶里的老鼠。

  “咔嚓”一声,

  小萝莉的舌头击碎了玻璃瓶,玻璃渣碎裂了一地。

  一边的周泽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也不知道小萝莉的舌功是怎么练就出来的,

  也不怕疼。

  老鼠被舌头一抽,直接嘎屁,一团黑色的烟雾自老鼠身上冒出,小萝莉再度用舌头将其捆绑住送到了周泽面前。

  很乖巧,

  很听话,

  就像是自己洗好澡澡,穿上制服,自带开塞露和杰士邦,

  主动躺到了你的床上,

  还顺带帮你把浴缸里的热水放好了。

  白莺莺鼓了鼓嘴,

  好气哦!

  这是一只女鬼,灵魂体看上去也是惨烈无比。

  “让我…………让我下去之前………再吸一口!

  就一口!

  只要让我再吸一口,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真的!”

  周泽哑然失笑,

  这个瘾,真得这么恐怖的么,

  哪怕是死后变成鬼,

  也戒不掉?

  “下辈子,别碰毒了,如果你还有来生的话。”

  说着,

  周泽直接将其丢入了地狱之门。

  随即,

  地狱之门消散于无形。

  “呼…………”

  长舒一口气,

  周老板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鬼差证取了出来。

  虽说一直咸鱼着,

  但每条咸鱼都有着每天晒晒太阳就能发财的美梦。

  果然,

  绩点条噌噌噌上涨,幅度很是惊人。

  !

  涨了两百!

  平时送一个亡魂下地狱才四五个绩点,而且得看天吃饭,经常连续几天没亡魂来。

  这他娘的,

  恶鬼是一百一条啊,

  也就是再抓五条,

  自己在绩点方面就达到捕头要求了!

  一时间

  周咸鱼的双眸里隐约有火光在闪烁,

  这是斗志之火!

  周老板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

  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抓鬼,

  为和谐社会做出一份属于自己的贡献!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