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骚律师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骚律师

  周泽取出手机,准备给刘楚宇打电话。

  既然通城这边有流落到此的恶鬼,那么常州那边应该也有很大可能会有。

  虽说这个当初机缘巧合之下收的小弟逢年过节也没什么问候,更不懂得给自己送什么礼品孝敬之类的东西,

  但周泽是一个大度的人,助人为乐乐善好施一直是他的人生准则,

  所以他准备主动地去常州,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到对方的地方。

  毕竟恶鬼多在世俗一天,对和谐社会的建设就多一天的隐患,

  作为一位守法纳税好公民,周老板觉得在这种事情上自己是责无旁贷的。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放下了手机,

  周泽有些意外道:

  “可能遇到什么事儿了,电话关机了。”

  “说不定人家直接把你拉黑名单了。”

  小萝莉在边上补刀道。

  当然,

  这也只是开玩笑,

  毕竟刘楚宇的魂血还在周泽这里,等于是自己这边捏着他的小命,他敢在自己小命儿上蹦迪调皮,那周泽还真得佩服他。

  一辆白色轿车在书店门口的位置停了下来,从上面走下来一名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披肩长发,姣好的身段再搭配上让人艳羡的气质,附近不少路人也将目光投向她,无论身边是否有自己的女朋友。

  小萝莉伸手捅了捅周泽,朝着书店外努努嘴。

  周泽推开书店门,走了出去。

  外面阳光正烈,马路上更是被烤得“焦灼”,林院长却不以为意,不过她不是在看书店里的情况,好像也不是在等周泽,而是在看隔壁药房的装修进度。

  药房其实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连牌子都已经挂好,而且装修格调很高,与其说是药房,倒不如说是一家高档私人诊所,不过是否有这个资质和运营资格就只能靠林医生去打通关系了。

  其实,抛开周泽亲自直接行医可能会引发后续麻烦这件事,开一家私人小诊所对于林院长来说难度应该不算大,否则那么多家莆田系医院是怎么开出来的?

  “你来了。”

  周老板上来就说了一句废话。

  林院长点点头。

  随后,周老板又说了另一句废话,

  “吃了么?”

  …………

  书店玻璃门边,小萝莉和白莺莺一大一小俩女生并排站着。

  小萝莉双手抱胸,

  白莺莺也是这样子的姿势,

  两个女人,至少在此时,气场是在一条线上的。

  “所以说,他上辈子也是个光棍吧?”

  小萝莉看向身边的她眼中的这位蠢萌僵尸。

  白莺莺点点头,“老板上辈子三十多了,也没结婚。”

  “按理说医院的一个主任,又是有名的外科医生,应该很吃香才对,无论是职业发展还是社会地位,都很吸引异性这个人设也讨丈母娘的喜欢。

  他在这么好的条件下,还能坚持单着,可真是不容易啊。”

  白莺莺深以为然地继续点头。

  “噗…………你来了,你吃了么……”

  小萝莉学着周泽的口吻和语气模仿着,然后自己忍不住先笑了起来。

  “实力单身,惹不起惹不起。”

  ………………

  “我刚好路过,所以就想来看看这家药房装修进度怎么样了,看来应该差不多了。”

  “嗯。”

  周泽应了一声。

  “等过几天我会安排一小队医护人员过来,运营资质这类的我会搞定,平时你如果手痒的话,可以去里面玩玩,我会给你在里面配一个手术室,器械设备都是一流的,至于你的行医资格,我会帮你做一份,做一份中医的吧。

  我相信,以你的水平不会出现问题的,至少不会出现医疗事故。”

  周泽点点头,人家已经把药房装修好了,自己再推却什么,就有点扭捏了。

  而且,

  以周老板现在能抓住亡魂的特殊能力,

  当医生的话,

  等于是开了一个金手指。

  这时,

  周泽忽然发现林院长车里居然还坐着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西装,戴着墨镜,正坐在后车座上看着手机,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从手腕到鞋子都是高档货,显示出了属于他这个年纪成功人士的品味。

  对方似乎是感觉到了周泽的目光,摘下墨镜,露出了一双深邃的眼眸,对周泽微笑地点头示意。

  周泽的眼睛眯了眯,

  他好像记得自己没离婚吧。

  虽然夫妻关系名不副实,甚至可以说是名存实亡,距离结束也仅仅是差只手拿笔一个哆嗦,

  但至少没结束不是?

  哪怕是结束了,

  看见前女友或者前妻跟别的男的在一起还能衷心祝福的,

  这种人一定虚伪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位是安律师,我们医院和他的律师事务所最近刚达成了合作关系,而且安律师最近已经帮我们处理了好几件医疗纠纷的案子,做得很妥帖。”

  林院长给周泽介绍道。

  “安律师,这位是我丈夫,徐乐。”

  “你好。”

  对方对周泽微微颔首,同时附上一句:

  “郎才女貌。”

  这话说得挺违心的,

  如果大家都是穿休闲服在小区里遛狗的话,被评价一声“郎才女貌”,那还说得过去,毕竟徐乐的皮囊也不差。

  当初林院长爹妈看上徐乐这个上门女婿,一是因为他父母双亡,

  二是因为性格懦弱,

  三则是最重要的一点,他长得挺帅气。

  但现在,一个事业冉冉升起的都市女强人身边,

  站着一个开个只会赔钱的书店的软饭男,

  再来一句“郎才女貌”,

  就显得有些讽刺了。

  “一起吃饭吧?”林院长邀请周泽。

  安律师耸耸肩,有些失望道:

  “看来我失去了和美女一起共进晚餐的机会。”

  周泽没拒绝,他坐上了副驾驶位置,对着书店门口站着的一大一小两个望夫石喊了一声:

  “出去谈一下工作。”

  当然,

  两个望夫石自动忽略了这句话,

  而是一起用鼻音哼了一声,

  “呵,

  男人。”

  ………………

  晚餐选择开发区的一家高档餐馆,店里的菜式还可以,不算很惊艳,装修也还可以,但也没多少特色。

  或许,

  唯一有特色的就是这里的服务员,女生穿制服短裙,像是刚下班的女白领甚至是学生,每次端菜上来时,都显得很恭敬,服务态度是满分的。

  这个地方是安律师选的,他特意挑的这家。

  林院长吃到一半放下筷子,歉然地说了一声自己去一趟卫生间就离座了。

  而这位安律师则是对周泽眨眨眼,一边用餐巾擦拭着嘴角一边指了指面前的菜肴问道:

  “味道如何?”

  “还可以。”周泽回答道。

  其实,周泽一直在观察着他,一开始只是出于一种对靠近自己“母猩猩”的异性的一种审视本能,

  转而,

  变成了一种好奇。

  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中年男人,一举一动都在诠释着这一切。

  哪怕两世为人的周老板也做不到这一点,一是年龄方面,二则是周老板一直没过过大富豪的生活。

  有些东西,是能够后天超越的,但有些东西,只能靠钱去砸。

  “徐先生最近生意好么?”安律师问道。

  “还可以,刚做了两单不错的生意。”

  “难道指的是卖出去两本书?”

  安律师说完自己都笑了,然后又指了指面前的菜肴,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银卡从从桌上划给了周泽。

  “我知道徐先生在担心什么,放心,我绝无此意。

  还有,

  如果徐先生您觉得这桌菜不符合口味没吃得尽兴的话,

  可以拿着这张卡继续点菜,

  不过,

  不能陪着您妻子一起过来。”

  “点菜?”

  “对,在这里吃饭的,吃的不是这里的菜,而是这里端菜上来的服务生,菜单的最后一一页标注着菜肴,是她们的价格,男的女的都有。

  我已经挑选好我今晚的菜了,现在天色也快黑了,我先告辞,上去休息了,替我向林院长致歉。”

  说着,

  安律师拿起自己的公文包打了一个响指,

  刚刚端着一道特色菜上来的女服务生马上过来帮安律师提着公文包,二人直接进了电梯。

  安律师还对周泽眨眨眼,

  搂着身边的女孩亲了亲。

  周泽手里把玩着这张银卡,

  “他人呢?”

  林院长的声音自后面传来。

  周泽手指猛地一缩,银卡收入了自己的衣袖里,

  呵,

  男人。

  “他说他有点累了,先回家休息了,不打扰我们了。”

  “行,我们一起走走散散步。”

  …………

  凌晨三点多,

  房间里的皮肉撞击声终于停止了下来,

  人们都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但地也会因为失水过多而干涸龟裂。

  “亲爱的,你太厉害了,我都快晕过去了。”

  安律师笑了笑,

  这话像是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颁发的小红花一样,

  无论价值高低,

  应景就好。

  紧接着,

  安律师又取来一个巧克力味带凸粒的杰士邦,

  撕开了包装。

  “您就不累不想睡觉休息么?”

  女人有些愕然地问道,

  哪怕是吃药了,也没这么猛的啊。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眼里慢慢地开始密布起血丝,沉声道:

  “当然想睡觉,

  如果,

  我还能睡得着的话。

  呵呵,

  谁让我身边躺着的人这么有吸引力呢?”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