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尸位素餐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尸位素餐

  “吱呀”

  夜幕之下,

  门被轻轻地推开,

  一道人影蹑手蹑脚地从里面走出来,

  正当他又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刚准备转身往外走时,

  门廊的灯,

  忽然亮了。

  男子愣在原地,他戴着鸭舌帽,戴着黑色的口罩,脸部神情没办法都显露出来,但可以从他目光里看出一抹震惊。

  “啪!”

  点了一根烟,

  在屋外院子里的长椅上,躺着一个身穿着睡衣的男子,似乎早就等待多时了。

  男子打了个呵欠,抖了抖烟灰,道;

  “你是不是傻?

  扪心自问,

  你自己能睡得着觉么?

  我又能睡得着觉么?

  所以你居然想着趁天黑我睡着了偷偷地跑出来,

  你脑子里是不是装的全是泔水啊!”

  安律师没好气地回瞪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男子,看他这一副打扮,更是气笑了,直接道:

  “再看看你这副打扮,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见不得光啊,路上如果碰到巡夜的警察,你这种人肯定是重点排查的对象。”

  对方摘下了口罩,露出了一张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不以为意道:

  “我的身份,有问题?”

  “身份肯定是没问题的,毕竟你是借尸还魂的,但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是常州精神病医院重点监视室的病号!”

  “这还不是你的问题,为什么引导我进入精神病患者的体内,我就不信,这偌大的常州,找个刚死的人这么困难!”

  “这是我给我每个客户都安排的生活体验套餐,监狱和精神病医院都是体验生活的良好去处,

  如果有什么人生感悟和故事挖掘以后说不定还能出本书当个作家。”

  “放屁。”

  “嗯哼,知道就好,现在,乖乖回去,睡不着就给我躺着,等天亮了我直接送你回精神病医院,帮你办理个秘密转院。”

  “我不回去。”

  “由不得你说了算,你擅自违反合同跑出来,就已经是你的过失了,昨天如果不是我出现及时,你现在估计已经回到地狱在油锅里洗澡呢。”

  “我只要见我的母亲和女儿一面,和他们说几句话,哪怕不暴露身份都可以。”

  “白痴,你之前是怎么办被那个常州鬼差盯上的,人家抓住了你的蛛丝马迹推算出了你的身份,还设了个局,结果你就真的傻乎乎自己往里跳了!”

  “帮我这个忙。”

  “不好意思,帮不了。”

  “那个鬼差不是被你打伤了么,他这阵子应该不会跳出来再…………”

  “隔壁城市有鬼差过来了,想找个机会打牙祭,这其中有个人,有点扎手,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愿意和他对上去。”

  “为什么?”

  “因为常州三个鬼差,其中俩天天醉生梦死,唯一一个做事的昨天被我给打伤了,所以隔壁城市的鬼差都想到这里来看看有没有机会捞一把。”

  “其实,精神病医院的生活,也不是那么的令人难以接受。”

  “比地狱好千万倍是肯定的。”

  “但我还是要见我的家人,必须要见。”

  说着,男子直接向外跑去。

  安律师叹了口气,

  “真当从地狱里爬出来了就把自己当主角玩儿衣锦还乡王者归来的戏码?

  在地狱,

  你们是最底层的牲口,

  在阳间,也别忘了自己的本分,

  你们是……过街老鼠!”

  安律师夹着烟的那只手皮肉开始慢慢地褪下去,露出了森然白骨,下一刻,安律师的身影从长椅上消失,转而出现在了男子的身后,白骨手直接刺入了对方的胸膛。

  很果决,

  很干脆,

  甚至还拉扯出了对方的一长串肠子,

  可惜这时候没有个火锅在旁边,

  人血旺加人肠肯定比毛血旺和鸭肠味道更鲜美一些。

  男子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被洞穿的胸口,

  “你…………怎么…………敢…………”

  “这里是阳间,不是地狱,指派你偷渡上来做事的那位手再长,也管不到我的生死。”

  “啪!”

  白骨手直接抽了出来。

  男子颓然地跪倒在了地上,

  他在感知着生机正在慢慢地从自己体内流逝,

  同时自己的灵魂也因为所寄托肉身的不断失活而开始消散,

  这一次,

  他甚至没有回地狱的机会,

  只能是彻底的终结。

  “咔嚓…………”

  男子猛地睁开眼,

  冷汗已经将他全身上下都浸湿,

  自己依旧维持着关门的动作,

  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稍纵即逝的梦。

  回归头,

  他看见外面椅子上的安律师,

  刚刚用手指掐灭了烟头,

  雨烟袅袅。

  “记住,没有下次了。”

  安律师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男子深呼吸了好几次,

  重新打开了门,走回了屋子。

  ………………

  清晨,

  还是小萝莉出去买的早餐,豆浆油条之类的,都买了三份。

  周泽、小萝莉以及刘楚宇三人坐在小圆桌前,每个人都对付着自己面前的餐食。

  小萝莉刚刚才抱怨周泽没把白莺莺带来,二人昨晚都没能睡得成觉,精神也显得有些萎靡。

  好在,只是一晚上而已,倒不算是什么。

  刘楚宇艰难地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咽着白粥,

  粥很浓稠,很香,

  但他真的很难吃得下。

  他又不愿意让自己的意识沉睡换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出来吃饭,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原本的寄主很风骚,他不想丢这个脸。

  正如昨晚小萝莉没敢放真正的王蕊出来帮这具身体睡觉一样,

  小萝莉可不想让自己变回那个真正的蠢萌萝莉,而且旁边还有周泽这个男人在,一想到真正的王蕊喊着“徐叔叔,抱抱,蕊蕊要困觉觉”,小萝莉就觉得心里一阵恶寒。

  只是,刘楚宇有些意外的是,

  周泽和小萝莉吃得很快,也很轻松,似乎根本就没有进食的抗拒症。

  “你们,怎么吃得下去的?”

  刘楚宇问道。

  “人是铁,饭是钢,逼迫自己吃,就可以了。”

  周泽一本正经地说道。

  “强迫自己大口大口地吃,再多心酸和泪水都往肚子里咽,这就是生活。”

  小萝莉故作沧桑的说道。

  总之,

  不可能告诉他自己二人有彼岸花口服液这种东西的,

  这玩意儿用一点就少一点,

  二人都是节省着在用,

  怎么可能舍得再分给其他人?

  不存在的!

  刘楚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然后拿起勺子大口大口地拼命喝粥,强迫自己一口一口地快速咽下去!

  宛若奔赴刑场的战士,

  带着一种莫名的悲壮。

  紧接着,

  就是,

  “呕!”

  刘楚宇捂着自己的最,强忍着。

  周泽和小萝莉一起端起自己的早餐挪了位置,离开了这个房间,

  他们不想让自己的早餐享受被那个家伙破坏了氛围。

  当二人吃好了早餐重新进入房间时,周泽捂住了鼻子,小萝莉皱了皱眉。

  房间里,

  一地的呕吐物,

  散发着酸臭的味道,

  极为刺鼻。

  刘楚宇匍匐在那里,脸色苍白,身上发冷汗,估计胆汁都呕出来了吧。

  “我真的…………吃不下去…………”

  刘楚宇有些委屈地说道。

  “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周泽安慰道。

  “多试几次,总会习惯的,你要清楚,人体的适应性是最强的。”

  小萝莉也灌上了鸡汤。

  刘楚宇点点头,示意自己懂了,

  这或许,

  也是一种修行吧,

  自己的修行还不到家。

  “我们今天去寺庙那边看看么?”小萝莉问周泽。

  她还想着早点把事情做好,绩点捞到,就回去睡觉。

  “嗯。”

  周泽应了一声。

  其实,他更好奇那位击倒刘楚宇这个鬼差的家伙是谁,他总觉得,那个人可能是一条更大的鱼。

  周老板肯定不会想到,

  那个人在前不久才跟自己吃过饭,

  还邀请自己在菜单上点菜,

  那张银卡,还在自己钱包里躺着呢。

  准备出门时,

  小萝莉习惯性地拿出了鬼差证翻了翻,

  然后,

  她愣住了。

  她伸手拉了拉准备打车的周泽,

  道:

  “鬼差证上有显示了。”

  刘楚宇看着二人刚出去又回来了,有些奇怪道:“怎么了?”

  小萝莉把鬼差证的那一页放在了刘楚宇面前,

  然后又翻了一页,

  上面是两个女鬼的通缉令,

  你很难从通缉令上分辨出美丑,因为这里头都是亡魂模样,被虐得遍体鳞伤,肯定不可能觉得好看的。

  “有显示了?有两头恶鬼泄漏了行踪?”

  刘楚宇心里一阵肉痛,

  为什么前阵子没有这么简单的事儿出现,

  结果自己这个“头儿”刚来就有送上门的业绩?

  如果自己之前有这种好事儿,他还干嘛像是私家侦探一样盯着那个会隐藏起息的家伙不放啊,还让自己变成现在这个窘况。

  “关键看地址,暗色夜总会。”

  小萝莉指着通缉令上的地址说道,

  “俩都在那里,是你昨天说的常州另外俩鬼差开的夜总会么?”

  “常州只有这一家,而且这家开在地下,里面嗨的人是不分昼夜的,总之,客人一直爆满。”

  小萝莉看了看周泽,再看了看鬼差证,

  觉得很是荒谬,

  以前见周泽觉得挺咸鱼的了,

  结果今儿个居然碰到了俩更极端的。

  两头偷渡回来的恶鬼,

  已经跑到你们俩鬼差开的夜总会里嗨了,

  你们居然这都能无动于衷,

  有这样尸位素餐的么……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