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二十章 两面人

第三百二十章 两面人

  这条街,算是常州的娱乐一条龙,外围两端密集分布着各种spa按摩养生会所,里头则是开了很多家夜总会。

  暗色夜总会的对面,则是一家叫“运河5号”的夜总会,

  金碧辉煌,一看就很有格调,男那女女川流不息,门口还站着不少保安负责维持秩序。

  而暗色夜总会就显得低调得多了,

  一扇很普通的大门,没有发光的牌子,只有一个类似早些年供销社门口挂着的那种黑字白底的长牌:

  “暗色夜总会”

  不光是店低调,连进出的客人也都很低调,很多人戴着帽子或者是低着头走进走出,默默地来,又默默地走。

  不像是喧闹的夜总会门口,反而更像是毒枭的分销窝点。

  “走吧,我们进去!”

  小萝莉一马当先,

  但刚走两步,就走不动了。

  因为身后的周泽伸手攥住了她的马尾辫。

  “周泽!”

  小萝莉气呼呼地喊道。

  “小孩子去这种地方,好像不是很好。”

  说着,

  周泽指了指那块牌子下面的一串微不可查的小字:“根据法律规定,本场所十八岁以下不准进入”。

  “老娘当年出去浪的时候,你还在孤儿院期盼着喝冰阔乐呢!”

  “哦。”

  周泽还是不为所动。

  “你要做什么!”

  “我觉得,有个人在外面负责望风比较好,也算是多一层保障,万一有恶鬼逃出来了呢?”

  “所以,我在外面是等你在里面摔杯为号?”

  “唔,可以这么理解。”

  “里面是夜总会,你摔鱼缸我都听不到!”

  “乖,在外面看着。”

  说完,

  周泽走入了大门。

  小萝莉憋着嘴,在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好气哦!

  ……………

  两世为人,但周泽进这种娱乐场所的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上次老道带他去的砂舞,也算是小小的涨了一下见识。

  当然了,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

  只是,

  进去之后,

  周泽还是觉得有些意外。

  大门进去后,不是上楼,而是下楼,夜总会在地下,往下走了三层后,穿过一个黑黢黢几乎没有灯的过道后才豁然开朗。

  没有dj的热场,也没有热闹的喧嚣,音响里放着的是抒情的钢琴曲。

  这里,装修得像是一个山洞一样,所谓的茶座也只是一个蒲团,有人坐在上面,也有人躺在那里。

  穿行而过的服务生画着浓妆,不是那种搔首弄姿的浓妆,而是宛若万圣节里的鬼魅,不过更具有东方特色。

  比如长舌鬼,红衣女鬼等等这类的,

  还有男服务生装扮着的牛头马面端着啤酒来回走动。

  中间区域则有着一个头戴方冠,左手持毛笔右手持册的男子在那里跳着钢管舞。

  见到这一幕后,周泽的嘴角下意识地抽了抽。

  这是身在体制反体制的典型啊,

  也就是俗称的两面人。

  开这家夜总会的老板,可是俩鬼差,但居然让演员cos判官在这里玩儿特殊版本的制服诱、、惑。

  这俩位的思想,

  很危险啊。

  附近还有几个小景点,比如油锅、血池、狗头铡这类的东西,当然,都只是布置出来的道具场景。

  一个服务生走到周泽身边,示意周泽跟他来,服务生帮周泽选了一个空置的蒲团,让他坐了下来。

  也没问周泽要喝什么,就拿来了三瓶没有标签的红色饮料,服务员说这是果子酒,自家特制的,其他地方买不到。

  在这里,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更不会有菜单让你去点让人眼花缭乱的酒水品种,你想喝就喝这个,不想喝,也没其他东西可以点了。

  等服务生走后,周泽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酸酸甜甜,还有点类似老黄酒的劲头,味道还不错,

  但感觉上还是没许清朗的酸梅汁好喝。

  来这里的顾客都很安静,大家似乎都很享受这种营造出来的地狱氛围,像是在做梦幻想着自己真的来到地狱了一样。

  只有周泽清楚,

  地狱里,

  可不会有服务生给你端酒送热毛巾擦汗这种服务。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那位判官演员表演结束,下去了,换上来一个穿着华丽装饰的女人,衣着很端庄,在不是那么刺眼的聚光灯下,显得很是严肃华丽,但衣服的材料和里面的镂空,却营造出了一种类似雨中衣服被打湿了走光的视觉体验。

  这个女人手里拿着一个碗,

  把碗放在头顶,人在下面各种高难度地跳舞,

  头顶碗里是有水的,但里头的水却没有洒落出丝毫。

  看了许久,

  周泽才分辨出来,

  这是cos的孟婆。

  孟婆在大部分人眼里看来应该是老妪的形象,站在奈何桥前让过桥的人喝下自己的孟婆汤。

  周泽记得自己以前特意问过小萝莉,

  孟婆是不是很老?

  小萝莉摇摇头,说她也没见过,奈何桥那种地方,寻常鬼差进去也可能莫名其妙地就陷落下去抹去了一切记忆投胎去了。

  以孟婆那个地位,看鬼差,

  就像是抗战时日本高级军官看一个伪军小兵的感觉差不多。

  看着表演,喝着酒,体验着氛围,时间一下子过去得很快,仿佛真的有一种人在地狱不晓年月的错觉感。

  在周泽对面,

  有两个靠得很近的蒲团,坐着两个女人,她们从头到尾都认认真真地坐在那里,腰背挺得比比直直。

  像是两个被放置在那里的雕塑。

  周泽还能看见,她们在流泪,不住地流泪。

  是因为触景生情么?

  周泽心里想着。

  过了许久,两个女人开始喝酒,一瓶一瓶的红色果子酒,不停地往自己嘴里灌下去。

  一边喝一边继续哭,一边擦眼泪一边继续喝。

  这一幕,

  把周泽逗乐了。

  很多地方喜欢搞忆苦思甜大会,

  比如大学里的领导面对学生要求在宿舍里安装空调的要求时总是喜欢带学生们忆苦思甜自己那个时代上学时多么艰苦多么困难现在条件已经很好了云云。

  这两位,

  是来到这里之后,回忆起了在地狱的心酸折磨,

  再想到自己现在重获肉身还阳的幸运美满,

  流下了感动得泪水。

  是的,

  她们不是人,

  而是两只恶鬼。

  周泽抬起头,又环视了一遍四周,

  不说这俩货气息根本没有隐藏得成功,

  就说现在这种夸张模样,

  开这家夜总会的俩鬼差真得就无动于衷?

  还是真的遵照着顾客就是上帝的方针,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动?

  又喝了半杯果子酒,正当周泽准备采取一些行动时,一个男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而且还端起面前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朋友,在我这里,就安稳地玩玩,玩得开心。”

  对方年纪不大,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但那一双眼眸里,却满是忧郁的光泽,这是一种真正的忧郁,不是年轻人装逼玩伤感风的套路。

  “你没看见?”

  周泽指了指前面那两个女孩。

  “看见了。”

  对方笑了笑,

  “然而,看见了又怎么样?”

  周泽一时无语。

  以往来说,

  这样子的对话,他应该是处于这个年轻人所站的位置,和自己对话的人会对自己的懒散和不知上进觉得有些无可奈何甚至有些绝望。

  而这一次,

  感到绝望的,

  是周老板本人。

  恶鬼就在你面前了,

  两笔大绩点就在你面前放着,

  你连拿都懒得拿?

  “姓刘的那小子昨儿个是不是挨揍了?”对方开口问周泽。

  周泽点点头。

  “还好吧?”

  “还好。”

  “那就好,否则常州就没人做事儿了,他来了后我还觉得挺舒服的,有一个愿意做事儿的同僚,可以尽情地待在这里不出去了。”

  周泽摇摇头,站起身。

  不管别人怎么大度怎么无所谓,

  周泽本人还是对绩点有野望的,

  而且就在自己面前了!

  “喂,我说话你没听见么,你一个外地佬!”

  年轻人伸手抓住了周泽的袖口,他坐在地上,后仰着脖子。

  “人家是我的客人,在我这里喝点酒感受回味一下氛围,你现在去打扰别人,不觉得很残忍么?”

  周泽深吸一口气。

  他忽然想到,

  当初那些劝说自己要上进的人,

  会不会也有一种想掐死自己的冲动?

  因为现在周泽就有这种冲动,

  好想把这货给掐死啊!

  “你不做事,我帮你做,不用谢我。”

  周泽继续往前走。

  “别真的把我惹毛了。”

  对方警告道。

  “滚!”

  周泽一挥手,企图挣脱开对方的手,但对方的手却像是水蛇一样伸长绕了上来,直接锁住了周泽的手臂。

  “外地佬,懂不懂规矩?”

  同时,

  年轻人对着那边还坐在那里哭的两个女孩喊道:

  “鬼差来抓人下地狱喽!”

  附近不少顾客听到这一声喊,都笑了起来,觉得这是一个应景的笑话。

  但那两个之前还在哭泣的女孩身体忽然一颤,马上急急慌慌地起身,准备逃跑。

  周泽目光一凝,

  指甲瞬间长了出来,

  直接刺入对方的手臂之中。

  “嘶…………艹!”

  年轻人疼得喊了出来。

  对方手臂忽然回缩,但这次轮到周泽扣住对方手腕而后将其狠狠地一个过肩摔砸在了地上。

  “砰!”

  年轻人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同时生气地低吼道:

  “别以为你是鬼差我就不敢动你,把我真的惹急了,我真的想试试看杀死一个外地鬼差是什么感觉!

  反正老子这鬼差早就不想当了,也不怕承担什么后果!”

  周泽露出一抹微笑,

  弯下腰,

  看着对方清秀的脸:

  “不用麻烦去尝试了,

  我可以直接告诉你答案的,

  因为我早就杀了不少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