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阴车!

第三百二十二章 阴车!

  艹,

  脖子要断鸟……

  安律师只觉得自己委屈得紧,

  自己好心好意帮你们俩把恶鬼给放倒了,

  你们不感谢我就算了,

  也不急着把恶鬼送下地狱拿绩点也算了,

  你死掐着我搞毛啊,

  你老婆确实漂亮,

  但你这疑心病也太夸张了吧,

  你老婆是唐僧肉啊,

  有这么大吸引力?

  “吱…………”

  安律师手腕一翻,他不敢再继续让周泽掐着自己脖子了,万一对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扭断,那自己还玩个屁啊。

  从心,

  也不是这种从心法的。

  周泽只感知到自己双臂被对方扣住,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自己的重心瞬间丢失,被对方抬了起来。

  这是一种很古朴直接的应对方式,但却显示出了力道和技巧的炉火纯青。

  下一刻,周泽另一只手直接抓了下来,黑色的指甲散发着异样的光泽。

  缘分?

  我叫你缘分!

  安律师眉头一皱,马上抬起自己的左手。

  “铿锵!”

  像是刀剑劈砍在一起的声响,很是刺耳,夜总会里的音响在此时发出了震痛耳膜的长音。

  周泽只觉得自己五指指尖一阵酸痛,整个人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

  安律师则是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掌心位置的五个血痕,

  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的手到底有多坚韧,他是清楚的,但即使如此,也依然一个照面下就被对方破开了口子。

  就在这时,刚才被安律师放倒的两个女孩趁机起身准备逃跑,小萝莉伸手,抓住了其中一个。

  周泽则是抓住了准备从自己身边冲过去的另一个。

  趁着这个空档,安律师不再犹豫,冲向了后门位置,连一句狠话都懒得放下,跑得那叫一个痛快干脆。

  周老板押着身下的这个女孩,倒是没有再追上去。

  二人一人抓着一个,走出了夜总会,周泽还特意留心了一下之前被自己撂倒的年轻人,却发现他也已经不在原来位置了。

  一路戒备,

  但一直到离开夜总会后,

  那位跟自己试比高咸鱼境界的常州鬼差也没有再露面,

  这让周泽有些放松之余也觉得有些疑惑,

  怎么感觉通城那边的鬼都是铁头娃,

  一个一个地硬要跟自己死磕,

  而常州这里的鬼,

  一个比一个从心?

  …………

  “为什么不让我追上去!”

  年轻人站在二楼,一边揉捏着自己肩膀上的淤青一边有些不满地问道。

  女人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瞎啊,安不起那家伙都没敢正面惹他,被掐着脖子也不去激烈反抗,你还想跟着继续往前去凑?”

  年轻人有些不甘心地点点头,那一幕,他是看见的。

  别看安不起平时一副律师打扮死要钱的形象,但那家伙当年也是一个狠角色,虽说被阴司剥夺了出身文字,但还不至于沦落到让人随便轻视的地步。

  “那,这家伙的事,需要通报给下面么?”年轻人问道。

  寻常谍战剧里,通报消息给“上司”,基本是以“上面”代称,但在这里,说“下面”,也的确无可厚非。

  毕竟上司们,都在地下待着,算是地下工作者。

  “暂时不用,先把安不起的态度传达下去,尽量做到模棱两可一些,告诉下面,我们会继续努力争取。”

  “还需要替他遮掩什么,他分明就是瞧不上我们,这就得让下面知道,想办法找关系让人来收拾一下他,否则…………”

  “白痴,下面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拉拢他成为我们的人,你想告诉下面是我们无能,除了混吃等死什么事儿都做不成么?”

  “好,我知道了。”

  “另外,再查查,这两个鬼差,是哪个地界过来的,再想办法弄清楚刘楚宇那位劳模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我明白了,我去做。”

  ………………

  “看什么呢?”

  小萝莉问周泽,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道:

  “怕他们追出来?”

  周泽没回应。

  “他们自己懒得做事,我们来帮他们打扫卫生,他们有哪门子理由来找茬?”

  虽说是萝莉身,但也算是经验丰富的资深鬼差了,所以小萝莉说这些话时带着一种浓厚的“江湖味道”。

  就像是拿着砍刀吼着我们洪兴怕个鸡儿东星,

  不服就去砍了他们!

  两个女人被一人一个抓着往前走,还在不停地挣扎,显然,她们清楚被抓回去之后的下场是什么。

  重回地狱,

  等于,

  生不如死!

  “能让她们安静一下么?”周泽问道。

  这样抓着她们出去路上遇到热心市民估计会直接报警说人口拐卖了。

  “这个简单。”

  说着,

  小萝莉咬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而后弹射向了两个女孩,每个人的眉心上都出现了一滴血印,两个人当即就安静了下来,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周泽轻轻推一下她们就自动麻木地向前走着。

  周泽看着小萝莉。

  小萝莉挠挠头,“这个法门你也可以学,算是一个小技巧,拿来对付这种被抓住制服的鬼比较有效果。

  但你应该用这个效果不会很好,你的血沾染着僵尸气息,怕把她们直接镇死。

  对了,

  我们就在这儿把她们送下地狱么?”

  “先送到刘楚宇那里吧,这样他也能分润一点绩点。”

  小萝莉耸耸肩,没反对,当老板的就喜欢拿这种蝇头小利去感动员工,她这个当属下的这个时候不去拍老板马屁说他真体恤下属就已经有点不够眼力见儿了,自然不会作死到在这个时候出言嘲讽。

  走出夜总会的大门,

  外面头顶上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风也变得很大起来。

  若是此时老道在旁边,

  肯定会马上靠近周泽喊一声:

  护驾,

  这里有妖气!

  “天怎么黑了,没察觉到异常啊。”小萝莉有些不解道,若是有恶鬼阴魂作祟,倒是也能改变小范围内的天气状况,但肯定少不得怨气弥漫。

  用科学一点的方式去阐述相当于鬼魂散发出的怨念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磁场,影响到了附近的气候。

  最夸张也是最牛逼的也就是旱魃,

  正所谓旱魃一出,赤地千里。

  “台风‘安比’今天登陆,应该要刮风下雨了。”

  “那我们打车回去?”小萝莉问道。

  碰巧这个时候,一辆公交车从不远处开来,而夜总会门口就有一个公交站台。

  公交车上挂着“11路”的牌子,车上人也不是很多。

  “记得这条线经过刘楚宇家那边,坐公交吧,也方便一点。”

  公交车在站台位置停了下来,没人下车,周泽和小萝莉各自推着面前的女孩上了车。

  两个女孩乖乖地按照吩咐有些麻木地在空位上坐了下来,小萝莉和周泽分别坐她们旁边的位置。

  公交车开始重新启动,继续缓缓地向前开去。

  “对了,你跟那个林院长的事情到底打算怎么解决啊,推又不推,散又不散,我看得都腻歪。”

  “不急。”

  “呵,

  男人。

  我就是看得很膈应啊,咱好好当鬼差就好了,没必要去演什么苦情剧的戏码,什么藕断丝连、分分合合、你侬我侬、造化弄人什么的,

  你也不觉得累?”

  “你还小,不懂。”

  小萝莉撇撇嘴,懒得再提自己当年勇了。

  公交车开了有一段路了,一开始,周泽没觉得有什么,但慢慢地,周泽发现了一点问题。

  最明显的问题就是,

  车上不多的乘客,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把黄色的油纸伞,就连公交车司机身旁也放着一把。

  “有问题。”小萝莉也回过身看向坐在自己后面的周泽,“我们运气有点不好,好像上了阴车了。”

  阴车,

  周泽以前还真坐过,当初那个死去了还在开滴滴赚钱的司机用一辆纸车运送客人打算给孩子赚学费,周泽还记得那时候自己还不小心用烟头给人车门烫破了一个洞。

  关于公交车的鬼故事,有很多很多,也有许许多多的版本,如果是普通人坐上这车,发现问题后估计会吓得脸色发白,想方设法地找机会逃下去。

  但周泽跟小萝莉都是鬼差,

  坐阴车仿佛就有一种惯偷进派出所一样,

  亲切得如同自家单位的大巴,

  毕竟是一个系统的,

  公车私用就私用一下吧,

  阴司好像也没什么纪委。

  “台风来了,乌云遮住了太阳,再加上我们俩阴气本就重,又带着俩恶鬼附身的人,碰见阴车也就不算什么稀奇事儿了。”

  周泽伸了个懒腰,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那件事以前周泽因为身份地位原因不方便问,现在倒是可以问了。

  “对了,你出车祸的那次,为什么要故意吓那个司机?那司机在车祸中死了,不是我在旁边,你这具身子也嗝屁了。”

  以前,周泽觉得是小萝莉贪玩,拿人命玩才觉得高大上。

  后来,周泽也明白,鬼差是不能随随便便杀人的。

  小萝莉固然任性野蛮喜欢不讲道理爱坑人喜欢算计有城府固执刚愎之外,

  也算是一个守规矩守规则的人。

  “那事儿啊,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一直记着。”

  “我是发现那司机已经因为某种疾病猝死了,但那种生活的惯性还操控着他继续做着正在做的事情,算是一种惯性吧。

  老道和我说过,你在阴阳冊的幻境里不是见过宿舍里一个身上有尸斑却还在照常上学回宿舍洗漱的学生么,差不多就是相同的情况。”

  小萝莉有些没好气地道:

  “因为他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还在开着车,老娘担心他忽然出什么问题酿成大祸惨剧,所以小小地动了一下恻隐之心,露出本相想把他吓清醒,

  谁知道这货不经吓,

  直接踩油门冲了上来,

  差点把老娘给坑回地狱重新报道!”

  说着说着,

  小萝莉扭头对那边公交车司机的方向喊道:

  “师傅,你开车小心点啊,大家都是一个单位的,慢一点没事,没人怪你。”

  ——————

  最近在调时差,人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今天就这一更了,龙得去睡觉去。

  另外,大家可以关注龙的公众微信号“纯洁滴小龙”或者“kongbu66”,龙会发布一些番外故事。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