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受虐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受虐

  公交车,照旧开得很慢,摇摇晃晃;

  里面的人也跟着一起摇摇晃晃,像是一个钟摆,了无生机地按照某种固定频率周而复始;

  从生,

  摇动,

  到死。

  周泽站在老头身边,手抓着上头的扶手,周围人不少,但也没有太大的挤压感,毕竟都是纸做的东西。

  老头抬起头,看了看周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歉然道:

  “腿脚不好呢,有风湿。”

  周泽点点头。

  “虽然我知道现在不会疼的,因为我已经死了,但看见外面下大雨,好像还是觉得又疼了。”

  老头看着窗外倾盆大雨,目光中露出了追忆之色。

  老风湿伴随了多年,从一开始的折磨,慢慢到麻木,最后到习惯;

  到死后变成鬼的这一天,

  又变成了追念。

  车到站了,

  周泽和小萝莉分别押着一个女孩下了车。

  公交车又缓缓地开走,一车的纸人,还有一个有特权的老人。

  周泽记得新闻报道上写着,老人需要编织竹筐来贴补家用,一个家庭,需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靠编织竹筐来支撑,足以可见那个家庭到底有多贫穷。

  虽说当地政府也给了好几笔抚恤金,至少能够让老人的家庭平稳地过下去,但似乎,总觉得不是很够。

  “想什么呢?”

  小萝莉站在公交站台下面一边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一边问道。

  “我在想众筹的事儿。”

  “嗯?”

  “前阵子,林医生医院出了个事儿,一个当哥哥的拿自己妹妹的车祸,污蔑医院不给钱不治病,在网上发起了众筹。

  事实上,从个人情感角度来说,类似刚才车上的老头这种人,更有必要被发起众筹。”

  “嗯哼。”

  “生病的人太多了,悲惨的人也太多了,不管是真是假,不管夸张与否,说真的,我反正已经麻木了。

  上辈子以前朋友圈里有人发众筹治病消息,我多少都会捐助一点,到后来,这种众筹实在是太多了,我真的懒得搭理了。

  但这种为见义勇为牺牲和付出的人,他们做了平凡人所不敢做的事情,对于大部分平凡人来说,给这种人捐款捐助,反而更有主动性。

  大部分人都是弱者,如果能出钱,鼓励更多的勇者站出来愿意放下负担和顾虑保护大家,真的不亏。”

  “我的老板大人,我觉得你在多愁善感的时候,得另外再想一件事。”

  “什么?”

  “那就是我们现在怎么回去,雨真的好大啊。”

  小萝莉很是郁闷道。

  …………

  当二人回到刘楚宇家里时,

  开门的刘楚宇所看见的,

  是四只落汤鸡。

  小萝莉嚷嚷着先洗澡吹头发,然后只能幽怨地看着周泽二话不说第一个走入了卫生间,等周泽拿着浴巾擦着头发走出来时,小萝莉气鼓鼓地对周泽喊道:

  “没风度的男人!”

  “我先洗澡,等你进去时,卫生间里的温度就很暖和了,这是怕你冻着。”

  小萝莉愣了一下,当即道:“这是夏天!还有,你不要那么恶心好不好,怪不得你上辈子一直是光棍!”

  如果小萝莉真的只是小萝莉,估计还真吃这一套,但实际上按照小萝莉的话来说,老娘当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等小萝莉洗完澡出来,

  三个人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茶几上摆放着两盒饼干,

  可见在周泽与小萝莉出去时,一个人在家且有伤在身的刘楚宇真的一直在对着食物做着斗争。

  他信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鸡汤,

  而且觉得周泽和小萝莉就是那种有大毅力的人,克服了灵魂对进食感觉的排斥,才能做到正常进食。

  类似于一种苦修吧。

  周泽一时有些心软和不忍心,

  总觉得让刘楚宇这个手下继续这样和食物死磕下去会不会真的出什么问题?

  但一想想自己用一点就少一点难以补充的彼岸花口服液,

  周泽忽然又觉得年轻人多经历一些挫折和磨难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就像是当初的林医生,如果没有自己当初把她们这帮实习生当狗一样可着劲儿的使唤,林医生也不会有今天这么优秀的医术。

  嗯,

  就是这个道理。

  刘楚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周泽,老实说,直到这一刻,他才感受到了来自老大的关怀,居然冒雨把恶鬼带回来,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也分润得到一些绩点。

  周泽也没再耽搁了,用指甲打开了地狱之门。

  小萝莉分别从两个女孩的身上拘留出了灵魂,帮周泽投入地狱之门中。

  一切,

  大功告成!

  不过,屋子里多了两具尸体,尸体瘫倒在地上,迅速腐化发臭,散发出阵阵恶心的气味。

  因为恶鬼之前上身时,这两个女孩就已经死了,原本有恶鬼的灵魂占据着,还能维系着“活着”的状态,等她们灵魂被抽出去之后,这两具皮囊自然就恢复到了原本应该的状态。

  周泽说出去散散步,屋子里有点闷了。

  小萝莉抬头,

  望天,

  喊着:“儿童频道的《熊出没》要播出了,我要去看啦!”

  客厅里,

  只留下还缠着绷带的刘楚宇,

  有些错愕地看着自家客厅上躺着的两具腐烂尸体,

  连带着刚刚的那一抹感动,

  瞬间有了一种被狗吃了的感觉。

  当下,

  他只能挣扎着起身,

  开始收拾这已经发臭的尸体。

  …………

  走出门,外面还在下雨,但雨势已经比之前小了很多,也有了停的趋势。

  周泽没再转身回去,否则又要面对那两具尸体,比起处理两具腐烂尸体,好像淋点小雨反而更能让人接受些。

  雨中漫步,应该算是一件小有惬意的事儿。

  其实,周老板这种人,在哪种环境下都能惬意得起来,当你抛开杂务,没有那种执念时,眼睛所看见的风景就自然和其他人不同了。

  周老板漫步了小半个小时,为了确保刘楚宇已经解决好了尸体,又因为他受伤了行动有些不便,所以周老板打算再遛一会儿。

  走着走着,传来了钟声。

  这钟声让周泽皱了皱眉,有些不舒服。

  抬头向那个方向看了一下,看见了一片黄墙金瓦,在这市区之中,居然还坐落着一个小庙。

  庙门很小,庙墙也不是很宽,毕竟坐落在城市之中,寸土寸金,连佛祖都感受到了来自地价的压力,不敢像深山里那般摆出这么大的排场了。

  但这钟声居然能让自己不舒服,这反而让周泽对这个小庙有了一种更大的兴趣。

  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现在哪怕是大景区或者名山里的很多大寺大观,基本也都是私人承包赚钱的场地,那种地方,周老板别说进去参观了,搂着佛像或者三清直接合影都没什么问题。

  偏偏这座小庙,给了周泽一种有点忌惮的感觉。

  能让鬼觉得忌惮,

  说明这庙是真的灵啊。

  进去参观还是算了,虽说不收门票钱,但周老板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去冒这个风险。

  有官家的身份不假,但小萝莉自己都说了鬼差在地狱里都只能算是最底层不入流,兴许人佛祖正心情不好你还特意凑上去别人可能也不介意一巴掌拍死你。

  小庙外面有个茶馆,里面不像是四川那边茶馆里摆放着机麻,这里真的就只是喝茶的地方。

  周泽走进去,要了一壶苦茶,等茶上来的时候抽出一根烟咬在嘴里。

  还没点着呢,门外就又进来一个中年男子,男子在周泽对面坐了下来。

  男子穿着一身蓝色的运动服,坐那儿后随便点了一壶茶,目光一直盯着门外的寺庙。

  老实说,坐这儿喝茶,纯粹是受罪,普通茶客到这里来,觉得看着寺庙喝口茶挺有意境,再听听钟声,感觉自己人都有点升华了。

  但对于周老板来说,钟声每次响起,身上就一阵不舒服,甚至是难受。

  但这种感觉也是一种反向的舒服,正如同阴车上的那个老头说的那样,等疼痛真的没了,反而就想它了。

  喝一口苦茶,

  再皱着眉头抖一抖身子,

  轻轻地倒吸一口凉气,

  居然能品尝到受虐的快感,

  妙,

  不可言。

  一杯茶下去,那喝得是相当有滋味啊。

  自己给自己又续了一杯茶,

  端起茶杯,

  闻了闻苦茶香气,

  钟声又响起,

  拿茶杯的手微微颤抖,荡漾起淡淡的波纹,

  再低下头,

  抿上一口,

  身上的轻微痛苦加上唇齿间的苦涩,

  相得益彰。

  只是,

  当周老板正准备低下头喝第二口时,

  却意外地发现,

  坐在自己对面也就是刚进来的那个中年人,

  他拿茶杯的手,

  居然也在轻轻颤抖。

  周泽没当回事,

  过了一会儿,

  下一个钟声比之前的一下子变大了许多,估计是敲钟的沙弥当作最后一个钟,用了全身的力气。

  “轰!”

  周泽深呼吸,

  脑子一阵眩晕,

  但还是稳稳地把控住了茶杯。

  而坐在周泽对面的中年男子则是发出了一声闷哼,紧接着身子剧烈一晃,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而手中的茶杯更是甩了出去。

  “啪!”

  甩出去茶水,

  直接泼在了周泽的脸上。

  “…………”周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