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快杀

第三百二十五章 快杀

  周老板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

  虽然他喜欢躺着晒太阳,

  喜欢懒洋洋虚度时光,

  事实上如果不是这次抓捕恶鬼的绩点奖励非常之丰厚,他也不会驱车三个小时如此“舟车劳顿”地来到常州。

  兄嘚,

  你丫这是狂得没边了吧?

  我注意到你也在跟着钟声颤抖了,

  但我没多么在意,

  结果你丫的变本加厉!

  深吸一口气,

  周泽站起身。

  对面这位中年男子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常州也就仨鬼差,一个在家收拾尸体做保洁,

  俩在会所里醉生梦死屁事儿不管,

  现在忽然冒出一个跟自己一样颤抖却也拥有着活人身体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就像是欧美不负责任的警察,

  掐着点准备下班了,

  看见路上有人猥、、、亵女子,本不打算管了,

  结果再仔细一看,被猥、、亵的居然是自己女儿。

  中年男子起身,对周泽赶忙道歉,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

  然而,

  周泽只是伸手摘去自己脸上残留着的茶渣,而后另一只手猛地攥住了对方的脖子。

  “额…………”

  中年男子开始本能地挣扎,

  附近的茶客和服务生也看向了这里。

  “警察,抓捕逃犯!”

  周泽喊道。

  众人一时愕然,本就很少概率会出现见义勇为行为的街上,自然就更不会有人站出来了,尤其“闹矛盾”的还是俩汉子,又不是小美女。

  周泽就这样掐着中年男子的后脖颈大大方方地走出了茶馆,

  人的后脖颈位置其实很脆弱,不信你可以试试看,被人用力掐着那里的话,疼痛感足以让你眩晕。

  走出了茶馆,周泽打算直接找个偏僻的角落把这货灵魂取出来送下地狱去,也懒得再回刘楚宇家里了。

  但这个被抓住的中年男子却像是把周泽误认为道上混的了,不停地求饶,还说自己愿意花钱给大佬你赔偿衣服云云。

  周泽不禁有些莞尔,怎么就觉得这货脑子有点傻啊,借尸还魂的偷渡者哪里有这么蠢萌的?

  “砰!”

  将对方丢入巷子拐角位置的垃圾堆那边,周泽甩了一下左手,指甲长出,但当周泽准备剥离其灵魂时。

  中年男子忽然睁开眼,嘴里开始念叨着什么东西。

  这不是幻术,但顷刻间,周泽却觉得自己双腿变得无比地沉重,甚至重心都开始不稳定起来,站在原地不住地摇晃着,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中年男子脸上的蠢萌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屑的放肆。

  他在笑,

  他笑得很开心,

  在从垃圾堆上站起身后,他甚至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并且把脸凑过来,对周泽道:

  “你是鬼差吧?”

  周泽瞪着眼看着他。

  “嘿嘿,有些人,是你抓不了的。”

  男子仰起头,

  嘴里发出“哈呼……”的声音,

  这是在蓄备浓痰,

  准备吐向谁,

  不言而喻。

  刹那间,

  周泽十指指甲位置升腾出一道道黑雾,黑雾弥漫之时,刚刚还被某种特殊意念束缚住的周泽身体顿时一轻。

  “噗!”

  中年男子这口痰还没来得及吐出,他脖颈位置就已经被周泽用指甲切出了一道口子,鲜血当即喷涌出来。

  男子踉跄地后退着,一只手死死地卡住自己的脖子,满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周泽。

  一些纨绔子弟总觉得自己家里有些关系,可以不把基层民警放在眼里,

  殊不知,

  他所碰到的这位基层民警本身就是一个下来体验生活的官二代。

  中年男子马上向后跑去,也不顾自己脖颈那边还在继续喷涌出鲜血。

  周泽扭了一下自己的脖颈,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马上追了上去。

  比起所谓的绩点,对于眼下的周泽来说,那货刚刚准备对自己吐痰的行为,更让他难以忍受。

  一个洁癖深重的人,

  若是真的被吐上一口浓痰,

  那还不如真的杀了他!

  中年男子知道自己跑不远,而且在自己身后,有一缕黑雾正在迅速地靠近他,企图将其困锁住。

  男子一咬牙,抬头向前看了一眼,而后尖叫着冲入了寺庙大门。

  寺庙门口位置有一个沙弥还有几个香客正在聊着什么,当这个身上都是血的男人冲进来时,几个女香客当即发出了尖叫,而拿着扫帚装样子正在扫地同时跟女香客合影得不亦乐乎的白嫩小沙弥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佛门清净地,进出的都是说话小声的斯文香客,哪里见过这般血淋淋的场面。

  周泽皱了皱眉,犹豫了片刻,但还是抬脚追入了寺庙大门。

  在这个时候,你也真的顾不得那么多了。

  哪怕佛祖生气了,这个恶鬼,周老板也要拿下来,

  要送你下地狱,

  下油锅一百遍啊一百遍!

  中年男子一边回头看追上来的周泽一边茫无目的地向寺庙深处跑去,穿过了大雄宝殿。

  周泽穿过大雄宝殿时,特意抬头看了眼佛像,他还真有点担心哪尊佛像忽然动了起来直接对他祭出降魔杵!

  但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佛像依旧静悄悄的。

  后面,就是几个和尚和小沙弥生活区域了,算是一个小平房宿舍。

  中年男子直接撞开了一间厢房的门,

  周泽直接追了进去,

  这下,

  这家伙跑不掉了吧!

  周老板不怕把事儿闹大,

  他准备解决的是恶鬼,又不是真的在持械准备杀“人”,大不了回过头多烧点冥钞,先把自己胸口的这一口恶气吐出去再说。

  “啊!!!!!!!!!”

  厢房里先是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尖叫,应该是里头可能有和尚正在睡午觉。

  紧接着,

  又是,

  “啊啊啊!!!!!!”

  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从厢房里传出,

  高亢,

  激昂,

  婉转,

  悠扬!

  周泽脚下一个趔趄,

  这里怎么会有女人?

  好吧,

  虽说现在和尚只是一份职业,而且越好的寺庙当和尚的条件也越高,甚至需要本科或者是研究生以上的学历,否则你想剃个头就进庙白吃白喝,门儿都没有。

  但这个寺庙不一般啊,怎么可能那么不规矩。

  等周泽进去后向里面一看,

  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和尚光着上半身,被中年男子压在凉席边上,中年男子刚刚敲碎了一个花瓶,一只手继续捂着自己脖子伤口,另一只手则是拿着瓷器碎片横亘在胖和尚的脖颈位置。

  而在凉席另一边,则是站着一个穿着皮衣皮裤女王装的女人,在女人的脚旁边,还有一根黑色的皮鞭落在那里。

  胖和尚没有反抗,

  因为他也不能反抗,

  因为他身上绑着一条又粗又长的红色麻绳,

  天地可作证,

  周泽也能确信,

  这个中年男子别说已经被自己伤到了已然是强弩之末了,

  就算他身体健康时,也不可能在自己跟他前后脚进屋的十秒不到的时间里直接把人给捆绑得如此严严实实!

  这胖和尚分明之前就是被捆绑好了躺在那儿的,

  好像还在玩儿什么少儿不宜的小游戏。

  女人还在尖叫,尖叫得让周泽有些烦闷,当下略微泛着墨色光泽的眼眸扫了女人一眼,女人马上不叫了。

  随即,

  女人的目光看向了周泽的指甲位置,

  右手还好,指甲只是有点长,

  但左手,

  那镰刀一样的五根又粗又硬的指甲是什么鬼!

  金刚狼cos?

  “滚!”

  周泽低喝道。

  女人马上从周泽身边冲了出去,片刻不敢耽搁,哪怕她身上穿着的衣服有点不合时宜,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算赤身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跑出去。

  这屋子里三个,

  全特么的都是怪人变态!

  周泽目光扫向了那个还在尝试止血却一直不得成功的中年男子,

  男子一边看着周泽,一边用手中的锋锐瓷片轻轻地刮着胖和尚肥嘟嘟的脖子,已经划出了好多道血口子了。

  胖和尚吓得瑟瑟发抖,眼睛里有泪珠子在流转,显然吓得不轻。

  周泽舔了舔嘴唇,

  剧本不对啊,

  之前自己在寺庙外面,听到敲钟声时还能产生让自己难受的感觉,这意味着这个寺庙是有点灵的,里面应该有高僧在里头。

  但尼玛,

  这是什么狗屁高僧!

  一想到自己之前一边坐在外面喝茶一边默默享受着钟声带来的痛苦,

  仿佛自己的身心都得到了一种升华,

  再看看面前的这个胖和尚,

  周老板忽然觉得一阵恶心反胃。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过来的话,我就……我就杀了他!”

  中年男子高喊道,

  他在等,

  他在等人来救他,

  他是趁着那个人不在偷偷跑出来的,现在,那个人应该发现了吧?

  胖和尚对周泽不停地挤眉弄眼,哀求周泽赶紧退开,不要让他这个人质生命受到威胁。

  周泽则是默默地取出一根烟,

  点燃,

  深深地吸了一口,

  吐出一口烟圈,

  而后习惯性地抖了抖烟灰,

  见中年男子和胖和尚都在看着自己,似乎是等着自己回话,

  周泽耸耸肩,有些疑惑道:

  “你他妈快杀啊,杀了这和尚,我再送你下地狱,

  快点,

  你不杀我来杀!”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