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钟鸣!

第三百二十六章 钟鸣!

  大师愣了,

  阿弥了个艹,

  我是人质啊!

  中年男子也愣住了,

  目光中甚至出现了些许哀求,

  您,

  就不能,

  再犹豫一下?

  又抽了一口烟,周泽把烟头丢在了地上,用鞋底踩了踩,而后直接冲了过去。

  人质,

  在周泽眼里,

  不存在的。

  上辈子看警匪片,周泽最腻歪的就是劫匪劫持了人质然后废话了一大通剧情,尤其在一些言情剧本里。

  “你快走,不要管我!”“你走,你快走!”“我不走!”“你走!”“我不走!”“你快走!”

  中年男子见周泽冲了过来,并没有真的下手杀这个胖和尚,因为他看出来了,周泽是真的不在乎自己手中人质的命,而这个胖和尚太胖,瓷片刺穿他脖子再割开真得费一番功夫,并不是那么好杀的。

  丢下了瓷片,中年男子转身就向后跑,这次他玩儿了个高难度动作,企图撞破窗户玻璃出去。

  “砰!”

  沉闷的声响传出,

  窗户没破,

  中年男子弹了回来,

  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以捆绑姿势躺在地上的胖和尚侧头一看,咧开嘴居然一笑:

  “防弹玻璃。”

  “…………”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已经没时间去和这个死胖子讨论为毛寺庙厢房里闲得蛋疼居然装防弹玻璃这件事了,因为周泽已然逼近。

  “嗡!”

  中年男子目光顿时一凝,

  熟悉的沉重和凝滞感觉再度袭来,

  但有了上一次经验的周泽双手直接合什,黑雾瞬间弥漫而出,遮挡在了自己和那个中年男子之间。

  那种沉重的感觉当即消散不见。

  正当周泽冲过去手都抬起来准备击打这货后脑勺把恶鬼之魂给拘出来时,

  厢房外面,

  一个满头大汗刚刚跑来的西装男子马上摘下了自己的手套,

  刹那间,

  左手手指上的皮肉完全消融,露出了粉红色的骨骼手掌,坞根手指猛地握紧,发出了轻微的摩擦声。

  “进!”

  安律师焦急地喊道。

  屋子里,

  正在下手的周泽只觉得自己的视线一阵模糊,

  身前的中年男子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

  他妈的,

  就不能换点新鲜花样?

  除了幻术还是幻术?

  周泽一咬舌尖,十根指甲拼命地摩擦对撞,十指根部位置也传来了阵阵刺痛,十指连心,周泽这是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

  而且,就像是得了一次传染病后体内会存在抗体一样,周老板自从重生归来后遭遇了不知道多少幻境了,对幻境的抵抗力比普通人甚至是比普通鬼差都要深厚许多。

  当下,

  周泽也只是身形一晃,

  并没有步入幻境之中。

  中年男子原本期待着周泽迷失自己,他知道那个人已经赶到了,就在昨晚,自己也是这样不知不觉进入幻境里头的。

  但周泽只是摇晃了一下身子,随即,眼眸里泛起更为浓郁的黑色,举起的手掌再度压了下来!

  门外,

  安律师只觉得双目一痛,幻术没能成功,对方挺过去了。

  下意识地,安律师就想冲进去直接救人,但他的身形还是在门口硬生生地停住了。

  龙套和配角的区别在于,龙套的脑子里只有“作死作死再作死”,

  就像是恐怖片开头当主角感应到不对劲时,那个马上开口说“你想多了这肯定是幻觉”这类的角色估计不久后就会领盒饭。

  而配角他清楚自己该在什么时候收手。

  安律师不敢奢望自己是主角,他也不认为自己可能成为主角,他只是阴司里芸芸众生的一个,能一直活下来全靠自己的机警,他从不认为自己运气有多好或者有什么光环之类的。

  因为有这种类似心思的人,他见得多了,也基本都死了。

  也因此,

  安律师收下了脚步,

  使劲咬了咬牙,

  那种预感很强烈,

  坚决不能和周泽起正面冲突,

  绝对不能!

  哪怕这一单生意失败了,哪怕自己会因此纠缠上不少麻烦,

  但再多的麻烦缠身也总比死了要好。

  一步往前,

  而后三步连续后退,

  我忍!

  如果此时那位已经被吞掉的土地爷还活着且在这里的话,

  肯定会疯狂地为安律师打call。

  然而,

  就在这时,

  之前明明已经停息了的钟声,在此时居然又“轰轰轰”地响起!

  急切,

  高频率,

  杂乱却快速!

  “咚!!!!咚!!!咚!!!”

  这钟声可比之前周老板喝茶时上升了好几个台阶,

  一时间,

  周老板只觉得自己脑袋天旋地转,直接跪伏在了地上。

  屋外,

  刚刚成功从心成功的安律师也是匍匐在了地上,表情万分痛苦。

  佛祖发怒了?

  周泽在心里想着。

  这寺庙有问题!

  安律师心里想着。

  周泽跪伏在地上,

  随着钟声地不断响起,

  他身上慢慢地浮现出蓝色的皂隶衣服,

  后面是一个圈儿,上面写着一个“阴”字,

  前面一个框,上面写着“差役”俩字儿,

  头顶还戴着一顶一看就没多少质量也没多少诚意地矮矮地小帽子。

  整个形象,跟清代影视剧里手城门的小兵差不多。

  而门外的安律师,

  身上也浮现出了一套衣服,但却红中带绿,比周泽多出了不少生机,胸前居然还绣着一只貌似貔貅的动物,帽子也是带发冠的,两条长带飘逸地散在两边。

  比屋子里的那位皂隶显得有逼格多了。

  但他身上多出了一个枷锁,扣住了他的脖颈和双臂,所以跪伏下来时,他的姿势也比周泽丑多了。

  枷锁很重,重到你跪下来时,只能屁股高高地撅起,确实很难堪。

  周泽认为有高人在敲钟,

  安律师也觉得应该是有高僧在警告自己,

  警告自己这几个人擅闯佛门的阴物!

  …………

  距离厢房三百米外的寺庙花园中间,

  有一个阁楼,

  阁楼里挂着一口钟,

  门口有一个牌子:

  “敲钟,二十分钟100元!敲散霉运,否极泰来!”

  一个母亲站在边上给敲钟的父子俩拍着照,旁边有一个沙弥刚刚收了钱。

  “儿子累了,推不动了,当爹的,你多敲一敲,钱都给了,你得敲回本来!”

  “好嘞!”

  男子马上更用力地开始敲钟。

  这几个人,都是普通人,但钟声每次响起时,这口大钟上的纹路像是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隐约间,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

  比起屋子里的周泽和屋子外安律师的惨状,

  中年男子虽然依旧觉得很是痛苦,但比周泽和安律师轻多了,或许是因为他只是恶鬼不是官差的身份吧,这钟声对他的克制也就小了一些。

  换句话说,有种天塌下来高个子先顶的意思。

  中年男子挣扎着爬起来,他没敢再去撩拨周泽,上一次差点被周泽用指甲把脑袋割下来,这次他不敢再犯浑了。

  他要跑,

  他要离开这里,

  那位律师说得没错,这个鬼差不好惹!

  中年男子跌跌撞撞地冲出了厢房,恰好看见门口趴着的像是等待被捡肥皂的安律师。

  安律师都没注意到有人出来,这个时候他的头被压得低低的,根本就抬不起来。

  中年男子没去搀扶安律师,他知道之前安律师出手了,却没用,也拦不住那个鬼差。

  人,

  还是得靠自己啊。

  伴随着失血导致的虚弱以及钟声带来的晕眩,中年男子摇摇晃晃地跑出了百来米,正好来到了寺庙内部的一个小停车场区域。

  一个年轻和尚刚从车上下来,正在打电话,车门都没关,车子也没熄火。

  中年男子直接冲了上去,坐进了车里。

  和尚马上高喊一声,冲上来打算把这家伙拽下来。

  中年男子瞪了他一眼,

  和尚只觉得自己双腿瞬间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整个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换挡,

  踩油门,

  向前,

  好久不开车了,

  有点生疏了。

  上辈子,自己做了十多年的公交车司机,车,就是他的第二个家。

  车子开始行使,

  速度很快,

  他不敢耽搁,

  因为他不清楚这该死的钟声到底什么时候停止,

  到时候那个鬼差再追上来自己就不可能再有第二个这样子的机会跑掉了。

  他很急,

  非常地急,

  但他的状态真的很差,

  视野里也都是迷迷糊糊的,

  因为失血,因为钟声,

  这种开车的感觉让他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上辈子自己生命里最后一次开车,就是一次宿醉之后强行去上班,然后因为自己的疏忽造成了车祸。

  不光是自己,连带着车上的好多个乘客也一起丧命。

  他有些茫然,也有些魂不守舍,

  但他还是不敢犹豫,

  甚至连踩油门的脚都不敢放松丝毫。

  以最快地速度,

  冲出去,

  离开这里,

  甚至,

  离开常州!

  看看等自己离开之后还能不能有机会联系那个律师吧。

  车子迅速冲向了门口,

  然而,

  就在这时,

  一个女人搀扶着一个穿着袈裟手里拿着佛珠的老太太恰好从门口人行道上拐进寺庙的门。

  等中年男子看见时已然来不及刹车了,

  而且,

  他原本也没打算刹车。

  只是,

  当再靠近些时,

  他整个人猛地愣住了,

  随后迅速踩死了刹车,却因为心神受钟声影响太过慌乱居然踩错了,成了油门!

  “砰!”

  穿着僧袍的老太太直接被撞飞出去,那个女人倒是没事,但她马上歇斯底里地冲向了被撞飞落在地上的老太太身边,

  绝望地喊着“奶奶!奶奶!”

  “吱呀…………”

  撞飞人之后,

  中年男子终于踩死了刹车,

  车,

  停了下来,

  他有些茫然地看向旁边的窗外,

  看着那个和自己上辈子有好几分相似的女人,

  随后又看向那个老尼姑身下,

  不断流淌扩散出来的刺目殷红。

  中年男子嘴唇嗫嚅着,

  有些不敢置信地喊了一声:

  “妈…………”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