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生意如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生意如何?

  安律师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他速度有点慢,显然膝盖上还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寺庙里的那口钟被敲响时,

  你说它到底具备多少现实里实质性的威胁和伤害,其实几乎没有,但这口钟的威能,在于能够唤醒阴邪之物的本相,警醒其“各司其职”。

  就比如周老板身上出现的皂隶衣服,有点像是京剧舞台上充场面的配角背景小兵,按照小萝莉的说法,如果鬼差有事被召回去述职,进入阴司各殿时,就会出现各自的官服。

  阴司是一个很注重秩序品级的地方,一点错漏都不能有。

  安律师有点特殊,因为他被激起了昔日用枷锁铐住的记忆,那沉重的屈辱感以及自己膝盖再硬都会在刹那间碎裂无法坚挺一秒的强势碾压,使得他整个人有点魂不守舍。

  赶到时,安律师看见中年男子和周泽一样,斜靠着坐在公交站台上。

  “抓住了?”

  安律师凑上前问道,

  随即发现不对,

  他嗅了嗅鼻子,

  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同时看见斜靠在那里的中年男子已经一动不动了。

  他有些讶然道:

  “你把他打散了?”

  周泽点点头。

  “为什么?”安律师有些不解。

  买卖不成仁义在,这次的生意,在他当着周泽的面把扑克牌烧掉时,就已经不打算继续了,后续的麻烦他也准备承担。

  总不能让一头受了刺激的恶鬼继续流落在社会上失去掌控,这可比一只疯狗所带来的伤害更大。

  但安律师没料到周泽会直接把人打得魂飞魄散,

  这是得多大的怨怼啊!

  而且,

  最重要的一点是,

  曾在阴司体制里混过的安律师明白,

  这样做根本就不划算啊。

  “我高兴。”

  周泽看着安律师,

  下一句用眼神示意出来,

  你管得着吗?

  中年男子说得对,周老板不敢放他再下去,哪怕这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有点欲盖弥彰,但周泽还是不敢将其放回去。

  安律师有些苦涩地舔了舔嘴唇,生意没谈成,让人再回地狱去,自己还能有的转圜说道说道,但这下子人都被打没了,生意又崩了,自己就相当于少了一个重要的客源渠道。

  娘的,

  老子赚这点辛苦钱容易么我!

  “走吧,还有点事儿没和你说清楚。”

  周泽伸手,勾住了安律师的肩膀。

  “我和你老婆没关系。”

  安律师马上解释道。

  周泽笑了笑,

  “不,和她没关系。”

  “那我也和你没什么关系。”安律师有些不满周泽靠自己如此之近。

  “那我现在如果说想和你发生点关系呢?”

  “…………”安律师。

  ——————

  “叮叮叮…………”

  门铃响起,

  小萝莉打开门,

  看见周泽回来了,

  然后周泽身边还有一个人,

  是在夜总会见到的那位。

  猪头一样的刘楚宇坐在客厅沙发上,当见到他时,安律师下意识地撇开视线。

  刘楚宇还主动给他递烟,

  以为头儿带哪个大人物回来。

  周泽坐了下来,示意小萝莉给自己倒杯水,冰的。

  小萝莉嘟了嘟嘴,有些不愿意,但还是去了。

  大家都坐下来之后,周泽伸手指了指安律师,道:

  “说吧。”

  “说什么?”安律师一脸人畜无害地耸了耸肩,一副宝宝很诚实很透明的样子。

  他之所以被周泽带回来了,一是因为钟声过后的虚弱,二则是因为他不想反抗,不知道什么原因,当他靠近周泽时,总有一种眼皮在跳的不详预感。

  就像是周泽体内藏着什么大凶之物一样,

  他自己都觉得很搞笑。

  “说说你的事。”

  “我就是一个律师,帮人处理一些事情,疏通疏通关系。”

  安律师双手放在身前搓了搓。

  “都到这里了,就坦诚一点吧。”

  周老板喝了一口冰水,牙齿里咀嚼着冰块,发出了“嘣脆”的声响,同时警告道:

  “不说清楚,你出门就不用走这扇门了,我帮你开地狱之门。”

  “凭什么!”安律师马上直挺起了脖子,“我不是孤魂野鬼。”

  “在我们老板眼里,只有业绩。”小萝莉提醒道,“不管你有没有良民证。”

  “哥们儿,说吧。”刘楚宇劝说道,“你到底是谁,我也挺好奇的。”

  刘楚宇很是热络地劝说安律师,

  他越是热络,

  安律师越是有点不安。

  “我的工作,是每当地狱里有鬼暴动要出来时,我会帮他们其中几个安排身体和隐蔽身份。

  后续服务是帮他们融入现在的生活,让他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按时缴税纳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讲文明,懂礼貌,爱d……”

  “砰!”

  周泽直接把面前的空杯子砸过去。

  安律师眼疾手快,瞬间将杯子接住。

  “还包括给他们运营身份,当鬼差?”周泽追问道。

  安律师有些讶然,但想来应该是周泽在把那只鬼打得魂飞魄散时应该问出了些东西。

  当下,

  安律师也不否认了,

  直接点了点头,

  “运作鬼差的身份,也在我的业务范围里面。”

  闻言,

  小萝莉看安律师的目光就显得有些冰冷了。

  这很好理解,就像是有人托关系求爷爷告奶奶塞钱好不容易当了一个公务员,正准备光宗耀祖回乡炫耀时,发现一个人忽然说他可以随便办到,简单得像是街上办假证的狗皮膏药。

  这就让人很不爽了。

  刘楚宇则是陷入了沉思,

  随即,

  他猛地一拍大腿,

  “艹,那天晚上出来的就是你?”

  他总算是想到了。

  安律师点点头,“抱歉,你追的,是我的客户,当然,现在那位客户也没了。”

  “我…………”

  刘楚宇从沙发上起来,准备冲上去跟安律师拼命,他现在还是猪头三的模样,就是拜眼前这位所赐。

  本来他都要抓住那只恶鬼美滋滋地送下去换业绩了,

  结果眼前这人在那晚忽然出现撂倒了自己,

  那个被自己追的恶鬼转过身把自己狂扁了一顿,还让自己在又脏又臭的垃圾堆那儿躺了一天!

  奇耻大辱啊!

  周泽皱了皱眉,直接道:“想单挑的话,我们先上楼,客厅留给你们,等单挑出结果了,我们再下来。”

  刘楚宇愣住了,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周泽,心寒道:

  “头儿,他打过我。”

  “我也打过你。”周泽说道。

  “……”刘楚宇。

  有些悻悻然,刘楚宇重新坐回了沙发上,他其实自己也清楚,如果没周泽和小萝莉帮忙,别说他现在还受着伤,就是没受伤时,他也打不过面前的这个家伙。

  安律师扶了扶自己的镜框,

  拍拍手,

  “认识也认识过了,该说的也说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另外,

  我还有一条消息免费赠送,常州已经没有在逃恶鬼了,你们二位可以回通城也可以去其他地方再碰碰运气。”

  安律师站起身,

  还特意回过头,

  看了在场三人一眼,道:

  “不用送了。”

  周泽坐在那里没动,

  刘楚宇在看着周泽。

  等安律师伸手刚刚打开门时,

  一条舌头猛地抽了过来,安律师侧身闪了一下,舌头抽在了门上,门瞬间关闭。

  安律师有些疑惑道:

  “还有事?”

  他看的是小萝莉。

  小萝莉伸了个懒腰,指了指周泽,

  “我们老板正经问题还没问完呢。”

  “正经问题?”

  安律师有些好笑,继续道:

  “我以前也是混你们一个系统的,但我现在下海创业了,虽然也利用了那么一点以前的关系,但大家都是这样玩的,无论是阴间还是阳间,对吧?

  不过,

  说到底,

  我是混走私的,做人蛇买卖的,

  你们是官方的,

  我们现在毕竟不是一条船上的,也就没有再深交的必要了吧?”

  刘楚宇也有些好奇周泽为什么还要留下这个人,难不成真打算把人家送地狱去?

  周泽对安律师招招手,示意安律师再坐回来。

  安律师很从心地又走了回来,在沙发上坐下。

  “别紧张。”

  周泽抽出口袋里胖和尚给自己的九五之尊,掏出两根,正准备把其中一根丢给安律师以示友好时,

  周泽的瞳孔忽然缩了一下,

  因为他看见安律师默默地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包利群富春山居图。

  拿烟的手,

  微微颤抖,

  妈的,

  这烟不好意思送出去啊。

  但这同时也坚定了周泽的某种想法。

  安律师点了烟,斜靠在沙发上。

  老实说,他现在只想着离周泽远远的,甚至连通城的那笔交易,他都不打算继续跟下去了。

  做再多生意,赚再多冥钞,自己得有命花才行,他在周泽面前就像是一只小猫咪一样温顺,但并不意味着他喜欢做一只小猫咪。

  普通的鬼差如果敢强行拽自己过来玩儿什么身份介绍的游戏,他早大耳朵瓜子扇过去了,

  鬼差了不起啊!

  老子当年官儿可比你鬼差大多了!

  要不是当年犯了事儿被剥夺了出身文字,混到现在你们这些个鬼差见到我都得跪下行礼喊“大人”的,

  得舔我的官靴!

  吐出一口烟圈,安律师略带讨好之色,柔声道:

  “您说,还有啥事儿吩咐?”

  周泽舔了舔嘴唇,

  问道:

  “你的这个生意,行情怎么样?”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