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书屋有鬼

第三百三十一章 书屋有鬼

  入夜了,白天的酷暑在此时稍微收敛了一些。

  但却带来了一个更不友好的消息,

  那就是停电了。

  因为电路故障抢修的原因,

  南大街这块区域从晚上十二点开始停电到早上五点,算是最大限度地不影响正常的商业活动。

  但对于店在这里家也在这里的人来讲,仍旧显得有些难以接受了。

  不少商家店户们走到马路上,抽着烟玩着手机,或者和旁边一起纳凉的人唠唠嗑,屋子里没空调没风扇,闷得跟蒸炉一样,根本待不下去。

  渠明明和渠真真兄妹也是一样,一人一个小板凳坐在外面,他们倒是没有去附近其他有电的地方开个房对付一晚,因为五点就来电了,网咖还是要照常营业的。

  渠真真给水里加了冰块,递给了自己哥哥。

  渠明明则是有些好奇地指了指对面的书屋,

  “他们,不热么?”

  是的,

  书屋的大门紧闭,

  甚至连二楼的窗户也关着,

  这怎么可能受得了?

  …………

  事实上,书屋里的人还真受得了,且仍然很是惬意。

  停电后,

  老道和许清朗很自觉地抱着自己的凉席敲响了白莺莺的门,二人在门口遇到时还相视一笑。

  白莺莺打开门后,瞪着他们俩。

  刚刚她正在玩游戏吃鸡,眼看进决赛圈了,一身三级甲三级头加AM的神装,结果忽然停电了,

  给莺莺郁闷得差点把电脑给砸了。

  但一想这电脑是老板花了好几万给自己配的高配置,

  就舍不得了。

  因为她知道,

  对于老板那样子的人来说,

  花几万块给自己买个游戏机,

  这是多大的恩宠和退让。

  老道和老许他们俩像是没看见面前的白莺莺一样,自来熟地在靠着墙壁铺下自己的凉席,然后躺了上去。

  许清朗伸了个懒腰,肩膀上的伤势还没复原,但比起闷热的天气来说,这点伤势的隐隐作痛倒是算不得什么了。

  老道摇着蒲扇,嘴里哼着小调儿,那叫一个轻松写意。

  小猴子趴在老道的肚皮上,伸出自己的肉爪数着老道凸显出来的肋骨数目。

  白莺莺有些不满地嘟了嘟嘴,但也没说什么,继续坐在床上,借着月光看着自己的《女仆的自我修养》一书。

  少顷,

  卧室门再度被推开,

  已经换了一副身板的死侍端着一个塑料盆走了进来,塑料盆里放着的是切好的西瓜。

  老道马上站起来,笑嘻嘻地从死侍手里接过了塑料盆,先拿出一块递给了旁边躺着的许清朗,随后自己也取出了一块美滋滋地啃着。

  “吱吱吱!!!!”

  小猴子在下面喊着,似乎对老道忘了它很不满意。

  老道“哈哈”笑了两声,从盆里取出一个劈了半开的小西瓜,放在了小猴子面前,还递给它一根汤匙。

  小猴子接过汤匙,

  自己就着小西瓜一边挖一边吃,

  不亦乐乎,

  还懂得把西瓜子吐好放在一张面巾纸上不弄脏地板。

  死侍是不吃的,虽然西瓜是他切的,他就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偶尔有蚊子或者苍蝇经过时,嘴巴一张舌头一探,直接卷入腹中。

  砸吧砸吧嘴,

  露出一脸享受的神情。

  老道吃着西瓜,

  没蚊虫叮咬的痛苦,

  也没蚊香的烟雾缭绕,

  又没有空调的噪音,

  但房间里因为白莺莺的原因却温度适中,于这大夏天里透露着一股子凉爽劲儿,

  呼……

  嘘服啊!

  再对比一下在外面纳凉的街坊邻居,

  有对比,

  就有了优越感,

  就觉得此时自己更加舒服了,

  恨不得这电明晚也继续停!

  许清朗先睡着了,老道给他肚子上盖了一条毯子,正当他也准备休息时,却看见床上的白莺莺忽然走下了床,站在了窗户位置正在向下看。

  “咋咧?”

  老道问道。

  白莺莺透过窗户指向街西面,

  道:

  “好像有客人要来。”

  老道暗暗骂了一口,这停电的时候居然也有客人上门,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老板不在家,小萝莉也不在,咱就当没看见吧。”

  的确,

  俩鬼差都不在,

  客人来了也送不下去地狱啊,

  这不白折腾么?

  白莺莺却摇摇头,道:“已经在下面了。”

  “在下面又怎么了…………”

  老道话还没说完,只听得下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妈嘢,

  老子上来前锁了门的!

  老道马上起身,看着白莺莺,再问道:

  “来的不是鬼?”

  白莺莺摇摇头。

  来的,确实不是鬼,而是货真价实的人。

  有三个人,都戴着帽子,一个手里拿着钳子,另一个则是拿着手电筒,撬锁成功进来后,开锁的那个继续留在门口位置向外张望着,望风。

  另外两个则是直接跑到吧台后面开始翻找起来。

  这是三个毛贼,

  趁着停电出来偷东西,

  其实,在周围街坊邻居在外面纳凉时,他们就已经注意到这里了,当时只记得这家书店门一直锁着,窗户也关着,应该是没人在里头的。

  以前可能有人住,至少今天停电时,应该离开了这里。

  理由很简单,这么大热的天,人还闷在屋子里,是不是傻?

  除非他们屋子里养着头僵尸当冷气用。

  也因此,在后半夜,街坊邻居们都纷纷回去强行休息,街面上终于没什么人后,他们三人迅速采取了行动。

  望风的人对着那边的两个同伴喊了一声:“找到钱了没有?”

  “没钱啊,妈的,这书店怎么这么穷!”

  “我这儿找到了!这儿有钱,有一沓呢!”

  “我看看。”

  拿手电筒的同伴把手电筒照过去,

  二人当即一愣。

  望风的那位马上催促道:“有多少是多少,不挑剔了,够我们洗个澡敲个大背就行了。”

  “不是,这…………”

  “这什么啊,咦,这么一沓,不少了,也不算白折腾了。”

  “不是,这是冥钞,不是人民币啊。”

  “啥!”

  “妈的,这开书店的人脑子有毛病吧,店里不放钱就算了,还放冥钞,开店的老板是个穷鬼投胎吧!”

  “去上面看看,看看上面有没有钱或者值钱的东西。”

  望风的那位催促自己的两个同伴。

  既然来了,

  就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二人马上把冥钞丢在了地上,上楼去了。

  周泽和白莺莺的卧室正对着楼梯,两个毛贼也是直接推开了这个房间的门。

  “咦,这屋子里怎么还有冷气,不是停电了么?”

  其中一个惊疑道。

  外面闷热无比,站着不动这汗都像是喷泉一样不停地滴淌出来,但这屋子里,却凉飕飕得,舒服得让人都要叫出来。

  “先找东西吧。”

  拿着手电筒的人先来到床边,在床头柜里头翻找,结果抽屉里啥都没有,里头只有几本书:

  《女仆的自我修养》

  《如何让男人爱上你》

  《自信女人的第一步》

  《霸道总裁: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死鬼,你轻点啊!》

  “妈的,这谁啊,看这么白痴的书,脑子瓦特了吧。”

  毛贼把书丢开,

  起身拿着手电筒准备再找时,

  却发现自己面前忽然有一道影子稍纵即逝。

  “谁!”

  毛贼马上拿着手电筒来回寻找。

  “卧槽,你吓我干嘛!这里哪儿有人,有也就只有鬼吧!”

  同伴有些不满地抱怨道,

  本身就“做贼心虚”了,结果身边的这位还一惊一乍的。

  “不是,我真…………”

  拿着手电筒的这位说不上话了,

  因为他的手电筒照射向了墙角,

  在那里,

  站着一个白裙飘飘的女人,

  女人肤色白皙,

  脸色粉嫩,

  身材修长,

  如果不是嘴角有两颗长长的獠牙的话,

  他真的不介意把自己的职业属性再加个点,

  从小偷变成**犯!

  “这…………这…………这…………”

  拿着手电筒的手,

  微微颤抖。

  然而,当他准备喊出来时,

  原本距离自己还有好几米远的女人忽然出现在了自己跟前,

  自己的脖子被对方猛地掐住,

  而后,

  对方掐着自己的脖子把自己举了起来。

  双脚离地,

  脖颈位置的剧痛和窒息感让他很是痛苦,

  当然,

  任何身体上的痛苦都没办法比得上此时他内心的惊骇!

  眼角余光注意到自己的同伴还在那里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呢,

  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身后自己这边正在发生的事情,

  他很想提醒自己的同伴以及下面望风的那位,

  这家书店,

  真他娘的有鬼啊!

  “娘的,这电脑好像不错啊,显示器很高档啊,主机里的配置应该也很高吧,真奢侈,有钱人啊。

  老子想玩一把吃鸡还得去网咖,普通网吧电脑不行带不动,网咖又那么贵玩儿得心痛,狗日的。

  喂,

  我说,

  其他的不拿,咱把主机和显示器抱回去吧,我估摸着这个都能卖个一万以上,还是贱卖。”

  “你卖了它,我怎么吃鸡?”

  “吃啥鸡啊,带你吃真鸡去…………”

  男的刚抱起显示器,

  整个人僵住了,

  因为他才意识到,

  刚刚问他话的人,

  不是他的同伙。

  他有些尴尬地扭过头,

  在自己身后,

  有一张清冷森寒的脸微笑着看着他。

  “你…………你…………”

  “你刚才说,不让我吃鸡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