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三十二章 波澜顿起!

第三百三十二章 波澜顿起!

  天快亮的时候,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了书店门口,没有太靠里,因为前面停着警车。

  “你书店好像有情况啊。”

  安律师双手放在方向盘上说道。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周泽拉下了车窗,喊了旁边一位看热闹的大姐一声,问是什么情况。

  大姐很热心,或者说她看了这么久的热闹终于有人问自己了,这无疑戳中了吃瓜群众的爽点。

  “据说是后半夜这家书店进了几个贼,不过好像都被抓了,警察过来了。”

  周泽听了,

  长舒一口气。

  普通人听家里进贼了,要么是担心财物损失,要么是担心屋子里的人会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嗯,

  周老板不要担心这些,

  恰恰相反的是,

  他担心那些贼。

  安律师听了大家的话,笑得合不拢嘴,路上,他打听了周泽书店里还有谁,是个什么情况,此时他默默地掏出一根烟,

  道:

  “《鬼吹灯之深夜书屋》。”

  书屋里有一头僵尸一具活尸,

  那几个毛贼虽说是在闹市里偷东西,但比那些所谓的盗墓团伙在深山大墓里折腾出来的效果还要大得多。

  毕竟,可不是每个大墓里都有粽子。

  周泽下了车,往前走没几步,就看见张燕丰站在那儿,手里拿着豆浆油条一边吃着一边听旁边一名警员汇报着情况。

  三人入室抢劫,算不上小案子了。

  张燕丰看见了周泽,把自己咬了一半的油条递向周泽。

  周泽摇摇头,“嫌脏。”

  张燕丰把油条送回自己嘴里,懒得再搭理周泽。

  “没事吧?”

  周泽问道。

  毕竟是自家的店,说不关心,那是假的。

  “没事,你店里的员工都很安全。”

  “我问那三个贼。”

  “哦。”张燕丰点点头,指了指对面停着的两辆救护车,“一个问题不大,被自卫时打晕了,另外两个身上大面积软组织挫伤加多处骨折,得先送去医院做个检查,没事,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和稀泥,医药费不用你们出。”

  周泽点点头,走入了书店。

  “老板!!!”

  坐在吧台后面刚刚做好笔录的白莺莺看见周泽回来了惊喜地叫了出来,

  马上跑过去,

  投入周泽的怀抱,

  带着小女生的梨花带雨,

  “老板,昨天真的是吓死莺莺了,莺莺好怕哦,怕再也见不到老板你了,嘤嘤嘤…………”

  “别作怪。”周泽伸手在白莺莺头发上揉了揉,“还好你没把他们打死。”

  没打死,已经是白莺莺收手了,正常情况来讲,把他们血吸干都没什么问题。

  虽说在法律上讲一个罪不至死,毕竟只是入室偷窃,但如果白莺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在家里面对那种情况,

  又会是何种结局?

  哦,

  家里还有一个比女人更漂亮的男人,

  这个结局就更凄惨了。

  “老板,人家怎么可能那么暴力嘛,但那家伙居然打算偷走我的主机,让我吃不了鸡,莺莺真的是气死了!”

  白莺莺边说着边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

  “哦,那真该死。”

  周泽附和道。

  “可不是嘛,但人家怕给老板你惹麻烦,所以没敢下重手,也就每个人打断了十几根小骨头而已,

  如果修养复原得好,

  还是能坐上轮椅去看夕阳哒!”

  “嗯,我们家莺莺最善良了。”

  “噗…………”

  一边的老道忍不住笑出声来,

  善良?

  昨天他跟许清朗下楼把那个放哨望风的给敲晕了,

  然后二人只听到二楼位置传来了一阵“砰砰砰!!!!”,

  他们赶紧跑上去,

  看见白莺莺一手一个人抓着对着墙壁就是狂拍,

  像是丢麻袋一样!

  “怎么了,你不同意?”周泽看向老道。

  白莺莺也斜着眼看向老道,

  敢说我不善良?

  老道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板位置蹿升上来,冰冻住了自己全身,而后很认真地道:

  “这世上,找不到比莺莺更大家闺秀更善良的女孩了。”

  ………………

  “阿嚏!!!”

  刚停好车下车的安律师打了个喷嚏。

  一边的小萝莉问道:“感冒了?”

  “没,就觉得鼻子痒痒。”

  ………………

  “没什么大事,这帮家伙也没弄坏什么。”许清朗这时走过来说道。

  “下次遇到这种毛贼,直接杀了把尸体处理掉就行了,没必要打电话报警,给警察叔叔增加工作量。”

  周泽很平静地说道。

  许清朗愣了一下,像是有些不太适应周泽话里的意思。

  “这不合适吧?”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作为公民,得体贴政府,能自己解决的事情就不要给政府添麻烦。”

  周泽不以为意,看了看莺莺,道:

  “听到了么?”

  “嗯,老板!”

  边上的死侍闻言,舔了舔嘴唇,甚至开始期盼着下一波毛贼赶紧光顾,按照干爹的说法,毛贼的尸体可以当作自己的肥料来处理,多好。

  “老道,待会儿还有一个律师要来,你去二楼给他收拾一个房间,他这阵子可能会住我们这里。”

  “额,好的,老板。”

  “我要去洗澡了。”

  周泽走向了卫生间。

  白莺莺马上跑到二楼去,把洗发露沐浴露以及老板的内衣和干净的一套衣服取了下来。

  卫生间门没锁,

  白莺莺推开卫生间的门就走了进去。

  很自觉,

  很乖巧。

  这一幕,

  已经让老道跟许清朗习以为常了,都懒得多看一眼。

  但许清朗还是有些疑惑道:“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老周身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感觉他的性格变化了一些?”

  “不晓得,不过我觉得以前的老板可说不出直接把人杀了处理掉这种话。”老道耸了耸肩。

  小萝莉刚刚走进来,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微微一笑,没有解释。

  她可是记得当初体内意识苏醒的周泽把尸丹在自己嘴边和白莺莺嘴边来来回回的模样,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这种影响,

  应该不是单方面的。

  “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安律师。”

  ………………

  洗了澡,

  又睡了一觉,

  醒来时,

  差不多是中午了。

  从楼上走下来,周泽习惯性地走向自己最熟悉的位置,结果中途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看见安律师正斜靠在那里,霸占着属于周泽的“铁王座”。

  再看一眼茶几,

  好几杯猫屎咖啡摆在上面。

  “哟,醒啦?”安律师招呼着周泽,“你们店的咖啡可以换换了,真的,这么便宜差劲的咖啡我都好久没喝过了。”

  “…………”周泽。

  “你的业务呢?”周泽问道。

  “我预约了探监,明天上午去,下午就准备在书店看看书了。”

  “监狱?”周泽眼神微微眯了眯,“通城监狱?”

  “对啊。”

  “哦。”

  周泽没有再聊下去。

  “你明天和我一起去么?”安律师问道。

  “说好了的,我只负责当保护伞。”

  那个监狱,

  周泽本能地不想靠近。

  “哦,好。”

  安律师也没想那么多,继续看着自己的杂志。

  “老板,看电视,华西幼儿园那边好像出现了案子,在现场直播呢。”

  老道指着电视机对周泽喊道。

  周泽走到吧台那边,抬头看向电视。

  地方台的记者正在现场直播,可以看见附近有很多的警察,还有很多正在哭泣的家长。

  现场秩序一度很混乱。

  “怎么回事?”周泽问道。

  “好像是有歹徒进了幼儿园挟持人质什么的。”老道说道。

  “哦,挟持小朋友?”

  “对。”

  “警方狙击手到了没有?”

  “…………”老道。

  我是现场总指挥?你问我狙击手到了没有?

  “不清楚呢,老板你可以给张警官打个电话问问。”

  周泽摇摇头,他可没这么无聊。

  但在下一刻,

  周泽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居然是张警官。

  “喂,你在忙着吧?”周泽问道。

  按理说通城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张燕丰应该是在现场的。

  “嗯,看新闻了?”

  “在看呢,你可以走到摄影机前对我们比划个剪刀手,或者做个推广,喊两声深夜书屋。”

  “…………”张燕丰。

  “说吧,什么事儿?”

  “想问你个问题。”

  “嗯,问吧。”

  “人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对吧?”

  周泽脑海中当即浮现出黄泉路上那一排排踮着脚后跟麻木向前走的亡魂们,点点头,道:

  “是的。”

  “那我就放心了。”

  张燕丰挂断了电话。

  周泽看了看手机,把手机丢吧台上了。

  “老板,快看,张警官上电视了!”

  老道指着电视机喊道。

  果然,

  电视机摇晃的镜头里出现了张燕丰的背影,他正举着双手向幼儿园里面走去。

  旁边的记者在做着陈述:

  “观众朋友们,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消息。

  通城警局刑警队张队长已经同意了歹徒的要求,不懈怠武器,只身进入幼儿园和歹徒进行面对面的谈判;

  歹徒的情绪现在很激动,

  但我们相信,

  在全社会的关注和努力下,

  在警察同志们的舍身忘死精神的奉献下,

  我们的孩子,

  肯定会平安获救的,

  本台将在接下来时段为您提供持续性报道…………”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