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抢救!

第三百三十四章 抢救!

  “老板,救出来了,救出来了!人质得救了,得救了!”

  老道激动地喊了起来。

  周泽抬起头,电视机里已经看见小朋友们被警察送了出来,记者也在上前询问情况,家长们抱着自己的孩子痛哭流涕。

  不过,镜头里有一个画面一闪即逝,就是有医护人员抬着蒙着白布的担架向救护车那里跑去。

  担架上,是有人的。

  老道显然没注意到这一点,事实上,如果周泽上辈子不是外科医生经常出这种现场急诊的话,估计也很难注意到这一点。

  但是新闻报道上并没有这方面人员伤亡的说明,记者也没有说,只是在不停地播报确认一件事,那就是被歹徒挟持的人质,也就是那些小朋友和教师都被成功解救。

  “老板,这下张警官没事了吧?”老道很开心地说道。

  “不对。”周泽摇摇头,“还不能断定。”

  这时,

  记者开始采访警察,采访的是通城警局的一名刑警队长,但不是进去和歹徒谈判的张燕丰。

  周泽的目光顿时一凝,本能的,周泽感觉到张警官好像出事儿了。

  如果张燕丰没出事的话,为什么接受采访的不是他?

  自己豁出命拼出的人质解救成功,按照规矩自然也得接受采访获得表彰才对。

  周泽拿出手机,拨打张燕丰的电话。

  “老板,要是有事的话,电视台应该会播送的吧?”

  “有可能是画面可能不适宜现场直播,又或者宣传口径还没确定的缘故,这方面可能会导致新闻的迟缓…………”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电话打不通!

  周泽舔了舔嘴唇。

  就在这时,周泽的手机响了,低下头一看,发现不是张燕丰回拨过来的,而是林院长的号码。

  “喂。”

  “阿泽,你在书店么?”

  “在的。”

  “来我医院一趟,医院刚接收了两名重度烧伤患者,其中一个还是警察,现在情况很危险,来帮帮我。”

  “警察是不是姓张?”

  “是的,姓张。”

  “我马上到。”

  周泽当即起身,走向门口,安律师有些好奇地看向周泽。

  “开车,送我去医院。”

  安律师的车正好停在书店门口。

  “嗯,好。”

  安律师也没问其他的东西,很干脆地拿出车钥匙起身,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周泽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同时催促道:“速度点。”

  “没问题。”

  二十分钟后,车子驶入了林院长的这家私人医院。

  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警车,等周泽快步走进去时,看见抢救室外面过道位置,站着十多个忧心忡忡的警察。

  其中好几个周泽还认识,是张燕丰的下属。

  几个女警察在那里哭,男警察眼里也噙着泪水。

  艹,

  老张不会真的要光荣了吧?

  拿出手机,周泽拨通了林院长的手机,那边没接,直接掐断了。

  但很快,一名小护士向周泽跑来,周泽跟着她进入了更衣室,在小护士的帮忙下周泽换上了衣服,经过过道,也就是在那十多个警察之间穿过去,

  小护士推开门,

  周泽走入了抢救室。

  …………

  “滴…………滴…………滴…………”

  抢救室里各种仪器的声音以及手术台上好几名医生护士匆忙的身影,

  都在说明此时的状况到底有多么的糟糕和棘手。

  尤其是监测仪器的声响,更是烦人。

  其实,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认识这些监测仪器到底是啥干啥用的,也没多大关系,只要它们安安静静地在那里不叫唤的话基本也就没什么问题。

  然而现在,

  问题不可谓不重。

  周泽走到林院长身边,林院长主动给周泽让开了位置,同时介绍道:

  “重度烧伤,烧伤面积超过百分之八十,我们正在做局部清理,接下来,你来指挥。”

  林院长不知道周泽和张燕丰的关系,她之所以请周泽过来,也是因为希望拿出自己所有办法,尽可能地抢救伤者的性命,因为伤者被送来时,据说是为了保护幼儿园的孩子和歹徒搏斗才烧伤的。

  手术台上,

  张警官的衣服已经被切开处理掉了,整个人,

  哦不,

  如果这还能看出人样的话。

  烧伤面积很是恐怖,甚至连人脸都扭曲了。

  空气里,

  还弥漫着烤肉的香味,

  是真的那种肉香,

  但这不会引起手术室内任何人的食欲。

  周泽双手撑着手术台,不停地做着深呼吸,他需要冷静,迫切地需要冷静。

  大面积烧伤到底有多难处理,死亡率有多高,周泽心里有数,甚至医生在这其中真的只能扮演着尽人事听天命的角色。

  周围的几个医生还在做着创口清洁处理,具体伤情情况得通过处理得到的结果来进行判断。

  “吸入性损伤结果?

  ”周泽进入了状态,问道。

  吸入性损伤常见于火灾现场,伤者在着火现场大喊大叫,吸入了大量的粉尘和热量,这样会对呼吸道造成严重损伤,一方面会导致呼吸道肿胀引起窒息,另一方面会对肺实质造成一些严重的损伤,而诱发后期肺部出现严重感染。

  “问题不大,已经问过了,他是被汽油烧的。”

  周泽点点头,

  那下面需要担心的就是休克和感染了,一般来说,大面积烧伤死亡率很高的最主要三个原因就是吸入性损伤、休克以及感染。

  每一个,都相当于是一个鬼门关,能否熬过这个鬼门关,真得靠运气。

  至于张警官被烧得惨不忍睹的面容,周泽倒不是很伤心,只要人能保下来,周老板甚至愿意帮他免费植皮整容。

  把他屁股上好一点的皮移植到脸上去都没问题。

  从下午,一直到了深夜,周泽等人才完成了第一阶段手术,走出了抢救室。

  一群警察以及警局领导马上走上前焦急地询问着情况,外面好像还有记者的身影。

  周泽懒得搭理这些人,交给林院长应付就是了,他直接走向了林院长的办公室,路上,看见安律师正坐在护士台那边跟一个小护士聊得热火朝天。

  看见周泽走过来,安律师马上停止了交流,递给小护士一张自己名片后就主动走了过来。

  “怎么样,情况还好吧?”安律师问道,“我看新闻了,说是那个警察是为了保护孩子,才和那个身上倒了汽油的歹徒扭打在一起的,然后一起烧伤了。这是一个好警察。”

  周泽摇摇头,“情况不容乐观,刚做好手术,现在正在进入抗休克治疗阶段。”

  办公室里有洗脸池,周泽摘去手套,用冷水冲洗着自己的脸。

  “我不懂医学。”安律师耸耸肩,“抗休克治疗要多久?”

  “48小时。”

  “也就是挺过48小时就可以了?”

  “这只是第一关,接下来如果遭遇感染,就很难办了。”周泽抬起头,拿起林院长的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脸。

  “唔。”

  安律师吐了吐嘴唇,又摸了摸鼻尖。

  “如果…………”周泽开口道。

  “如果什么?”

  “如果他死了,能把他亡魂留住么?”

  “什么?”安律师有些诧异道。

  “如果他死了,可以把他亡魂留住么?”

  “他又不是冤死的,变不成厉鬼,如果真的死了,也是牺牲,这样子的人,死了后估计会直接下地狱一条龙的,如果阳间再给他正名开个追悼会,他会少受很多苦,在地狱也能受到一些优待。”

  “我是说,能有办法,拉回来么?”

  “呵呵,想多了。”

  “当初就有一个鬼差对我这么做的。”

  周泽想到了那个小姨子。

  “你和他一个普通人能一样么?”安律师有些荒谬地说道。

  你和他一样,

  我干嘛和你二八分?

  “你不是能把鬼引渡上来么?”周泽问道,“我这里还有几张鬼差证,可以拿给他用,通城正好还缺一个鬼差!”

  “这几乎不可能,我是负责引渡地狱暴动出逃成功的恶鬼,这本身就有限定条件,地下亡魂多少?根本数不清。

  除非他下地狱后会参加出逃的暴动,而且还成功了,且他还在成功脱逃的一批人里面,这不是万里挑一了,这难度相当于是往大海里滴落一滴水你再找回来同样的这一滴!”

  周泽舔了舔嘴唇,

  一只手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

  “肯定有办法的,肯定有的。”

  “能被你送进地狱的,本就是不乖或者有执念的亡魂,他有执念么?

  而且,如果你强留他普通的亡魂,只会让他的灵魂不停地消散下去。

  换句话来说,你,我,还有其他一些偷渡客,大家都是运气极好的情况下所诞生出的特例。

  如果真的可以批量去做,那就真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自己不死,还能带着全家人都不死,有这么好的事儿?”

  “闭嘴,让我安静一下。”

  “…………”安律师。

  就在这时,

  一名护士焦急地跑过来,跑到办公室的门前,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对周泽喊道:

  “徐医生,林院长叫我来喊你,

  说是…………说是…………

  说是病人已经出现严重休克反应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