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故事里,故事外

第三百三十六章 故事里,故事外

  铁窗,玻璃,电话机;

  甭管周老板在忙什么,安律师都得抽时间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哪怕现在他的生意得和周泽八二分,但这可没有打消掉他对工作的激情。

  老实说吧,

  这工作,赚的是人情,地下的地上的人情,他给周泽分润八成,也是投资的感情,至于中途落手的冥钞以及因此提升的生活质量,在安律师看来只是附带品罢了。

  其实,

  他到现在都没明白,

  为什么开书屋的周老板,

  这么喜欢钱?

  钱,有什么好喜欢的嘛,

  臭烘烘,

  多脏。

  囚犯坐了下来,拿起电话机,他表情有些阴郁。

  可见,

  这阵子在监狱里,他过得可能有点过于滋润了一点,嗯,属于被滋润的一方,像是初晨花蕊上的露珠,娇嫩诱人。

  “帮我弄出去!”

  开门第一句话,就是要求出狱。

  “再等等。”安律师很干脆地回绝。

  “要不要换你进来住住,你觉得会是怎样的感觉?”囚犯有点情绪激动,“我跟你说,我快憋不住了,这帮家伙,天天欺负我!”

  “既然你憋不住的话,可以在监狱里大杀特杀呗。”

  安律师拿出指甲钳,修剪着自己的指甲。

  “如果这点事儿你都忍不住,对不起,我不可能放你出去获得自由,因为这意味着你出去后还是会给我惹事儿。”

  谈话,

  陷入了沉默。

  能从地狱里出来的家伙,鲜有善茬,那种你好我好与世无争的人,怎么可能想着暴动逃出来?

  所以,安律师的工作有一大部分精力是消耗在“熬鹰”上。

  磨去这些人的棱角,让他们懂得阳间的规矩。

  “我还要待多久?”

  “两个月。”

  “怎么还延长了?”

  “因为今天的谈话让我有些失望。”安律师耸耸肩。

  “你,无耻!”

  “拜托,我赚的仅仅是冥钞,但如果事情出了什么问题,哪个巡检忽然跑上来查看一下情况,我可能丢的就是命了。

  所以,

  请你,

  闭嘴,

  乖乖地享受监狱的生活。”

  “那个人,联系我了。”对方开口道。

  “哪个人?下面?你在这里还有和下面联系的能力?”

  安律师皱了皱眉,他很不爽这种情况,地下的主顾如果插手自己的安排,会让他的“熬鹰”计划出现偏差。

  “不是,上次我和你说过的那个,在监狱里写书获得减刑的那个。”

  “砰!”

  安律师双手猛地拍在了玻璃上,双眸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囚犯。

  “喂,注意一点!”

  远处,狱警指着这边警告道。

  安律师对那边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又坐了下来,但脸色阴沉地说道:“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靠近那个人。”

  “我没靠近他,是他主动找的话。”

  “什么?他主动找的你?”

  “是的,他主动找的话,说他需要找一个律师,他知道我有一个很好的律师,所以希望我把你介绍给他。”

  安律师面色一阵阴晴不定,那个人,要找自己?

  “他真的这么说?”

  “我骗你做什么,还有,你现在可以去找监狱方,说你要做他的律师,你们应该很快就能被安排见面。

  因为他是监狱里的改造标兵,宣传招牌,这点通融,监狱那边肯定会给的,再说了,他还有一年就可以出去了。”

  “我知道了。”

  安律师点点头。

  电话挂了回去,

  囚犯被狱警带回了监狱,

  安律师则是慢慢地收拾着自己面前的公文包。

  走出去,在吸烟区抽了几根烟后,安律师主动联系了监狱方,在说明自己的来意之后,监狱方果然行了一个方便。

  当然,

  安律师还得到了一个反馈,那就是对方请律师的申请书在昨天就递交上去了。

  大概一个小时后,

  还是在那个探监室,

  安律师又坐回了那里。

  手指,在公文包上轻轻地敲击着,老实说,他有些紧张。

  这位,和他以前所见过的顾客,完全不同,以前都是他去找他们的,而这次,轮到顾客找自己了。

  很想拒绝,真的很想拒绝,但偏偏好奇心害死猫,安律师真的好想知道对方找自己做什么啊!

  门被打开了,

  他走了进来,甚至没戴手铐,连押送他过来的狱警也对他笑了笑。

  是的,

  这样子的犯人,

  在监狱方眼里,

  就像是老师眼中的三好学生一样,

  再加上他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可以出去了,也确实很让人放心。

  对方隔着玻璃,坐了下来。

  没说话,

  安律师保持着坐姿,翘着腿,也没说话,但腿部肌肉已经有些僵硬了。

  少顷,

  安律师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大腿,把它摆下来,而后深吸一口气,拿起了话筒。

  对方见安律师这个动作,也拿起了自己的话筒,放在了耳边。

  “咕嘟…………”

  安律师咽了口唾沫。

  “你好。”

  “你好。”

  简单干脆地问候之后,安律师终于再次问道:

  “你……找我?”

  对方点点头。

  “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对方摇摇头。

  “这…………”

  这你他妈找我干嘛?

  “想要你们,什么都不要做。”对方开口了。

  “什么都不要做?等等,还是我们?”

  这个“们”字,安律师咬得很重。

  “是的,你们。”

  “能问一下,这个‘们’还代表谁么?我的客户?或者地下的那个?”

  对方摇摇头。

  “那是指的什么?”

  “你现在,住在哪里?”

  “我住在……”

  安律师懂了。

  “什么都不要做,近期内,是这样子的。”

  “我们最近好像也没做什么,你是不知道,我现在住的那家书店多颓废,一家子都是懒汉咸鱼,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无所事事。”

  “好累。”

  “什么?”

  “和你说话。”

  “和我说话,好累?”

  对方点点头。

  “…………”安律师。

  “我不是很喜欢说话,我更喜欢用笔写字,写故事。”

  “嗯,这个我知道。”

  “我最近刚写好一篇文章,但因为题材限制,很难发表出去。

  国内环境上,对于涉及灵异方面的文艺创作卡得很严,很容易就凑到了宣扬封建迷信的边,以前经常接我稿的几家杂志报刊这次都选择退稿了。”

  “然后呢?”

  “虽然无法在外面发表,但监狱还是给我刊登在了监狱内部自己的期刊上了,你走的时候,可以找传达室那边要一份看看。挺有意思的一个短篇故事。”

  “好的。”

  然后,

  又是沉默。

  “还有事儿?”安律师问道。

  对方摇摇头。

  “那我可以走了?”

  对方点点头。

  安律师一阵无语,但也没急着走,而是笑了笑,像是开玩笑一样开口道:

  “据说,当年是你把自己妻子和孩子都…………”

  对方猛地抬起头,

  有些疑惑,

  有些空洞,

  安律师的话语瞬间打住。

  沉默,

  又是沉默。

  对方张了张嘴,随后,叹了口气,道:“那是,我的错。”

  “额……我也不该问的。”

  “所以说,好奇心,会害死猫。”对方微笑,继续道:“哪天出门被车撞死,别喊冤。”

  “我会小心的。”

  说完,安律师站起身。

  “报酬,你不要么?”对方问道。

  安律师又坐了回来。

  “可惜,你要的话,我也没什么可以给你的。”

  对方显得有些遗憾。

  安律师马上站了起来,拿着公文包向外走去,

  宝宝生气了,

  不带这么耍人玩儿的!

  一路往外走,安律师打算早点开车回去,回书店之前可以自己先去吃个饭,点一道“二凤捧珠”这道名菜过过嘴瘾。

  经过前面的岗亭时,

  安律师像是想到了什么,走过去,敲了敲窗户。

  “什么事?”里面的狱警打开窗户问道。

  “同志,你这儿有期刊吗,监狱里面的那个。”

  “你要这个做什么?”对方有些好奇。

  大部分自家单位的期刊杂志,自家人都是懒得看的,如果不是嫌弃擦屁股硌得慌,估计都集中在厕所销毁了。

  “哦,我有一个当事人的文章发表在这上面,他拜托我拿一份带回去给他老母亲看看,他这辈子写作文,终于获奖了。”

  狱警在桌上找了找,拿出一本很薄的杂志递了出来。

  杂志很薄,当然了,现在大部分杂志如果去除掉里头的广告页面,都厚不到哪里去。

  也不会有什么商家脑子抽抽了,跑来赞助一个监狱内部期刊。

  “谢谢啊。”

  安律师道了一声谢,拿着杂志走到了停车场。

  发动了车,开了空调,但车里被太阳烘得很热很闷,安律师只能在旁边先站着,等空调继续开着让里面温度降下来。

  点了根烟,抽着。

  顺手拿起那本杂志,

  封页印刷得很粗糙,

  但杂志名字很霸气:

  “《监狱风云》。”

  “啧啧。”安律师咂咂嘴,随意地翻翻,那个家伙的文章在最后面。

  标题是“无题”。

  安律师记得自己上半辈子看过很多不错的小说,作者名叫“佚名”。

  故事不是很长,似乎只写了第一部分,这是打算连载的样子。

  讲的是一个好警察为了解救人质牺牲了,

  死后灵魂因为特殊原因归来,

  重新复活,

  继续和犯罪分子做斗争……

  “真特么老套,类似的欧美片子都看过不少了。”

  安律师看完了故事,觉得有些无聊,

  但慢慢地,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

  愣住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