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拯救老张行动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拯救老张行动

  孩子们走了,一开始只是一两个孩子因为看见监护室里头的情景吓得哭了起来,随后其他孩子也跟着一起哭。卐卐

  虽然大部分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但跟着哭就是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张已经驾鹤西去了,这帮孩子是来哭丧的。

  当然了,也没人会对这些孩子有反感,他们毕竟还只是孩子。

  周泽和老张儿子之所以笑,也是因为觉得这些孩子很可爱,是的,他们真的很可爱。

  是老张舍命救下了他们,看着这些天真傻乎乎的孩子在面前哭着闹着,也是一种享受。

  年轻人顿时觉得自己父亲的牺牲,是值得的,这些娇嫩的花朵,确实需要大人们去呵护。

  即将失去父亲的伤痛和看见这些孩子的可爱,让他又是哭又是在笑,情绪很是复杂。

  孩子的父母们只能过来把自家孩子看住,然后一个一个过来对年轻人表示慰问,说了祝福,同时塞下了自己的名片。

  年轻人都只是点点头,回应的话语都是“应该的”。

  对于老张来说,他是警察,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而牺牲,确实是应该的,这是一种荣耀,也是属于警察世家的光辉。

  等这些孩子和家长们都离开后,监护室外的过道里,再度恢复了宁静。

  “饿了么”

  周泽问道。

  年轻人摇摇头。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张峰。”

  “嗯。”

  “父亲在前不久和我打电话时说过一件事。”

  “什么”

  “说他在家里保险柜里放了一个笔记本,问我想不想看。”

  “嗯”

  “我当时回答说,想看,我觉得那里面应该是记载着父亲这些年的办案经历和心得,对我来说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

  但父亲说,现在不准我看,如果哪天他不在了,可以看。”

  周泽脸上露出了稍许惊愕之色。

  “我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因为刑警这一行,早就对生死这类的东西不避讳了,父亲也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周泽记得好像前阵子自己和张燕丰在一起时说过关于笔记本的事儿,

  说如果张燕丰挂了,

  可以留下个笔记本,

  写一点关于书屋和自己的事情,

  到时候让他儿子成为类似寻宝探险电视剧里的主角,拿着笔记本来找自己。

  张燕丰那逗比不会真的这么做了吧

  这他娘的不是自己咒自己死嘛

  还有,你死了就算了,干嘛还把你儿子丢过来

  让他看着笔记本深更半夜时来我书屋观摩

  我这儿又不是开托儿所的。

  周泽决定等老张彻底断气时,要跟他的亡魂好好掰扯掰扯,帮他带儿子这件事周老板可没这个闲心思。

  之前有你不停地给我找案子我已经够烦的了,别等你儿子毕业后我还得给他出谋划策当保姆,他周泽又不是住在戒指里的老爷爷,没那个闲工夫。

  这时,周泽的手机响了,是安律师的电话。

  “喂。”

  “喂,你在哪儿呢,我有事情和你说。”

  “我在医院里。”

  “好,我就猜到你在医院里,等下,我停好车就上来。”

  周泽起身,看了一眼仍然蹲在那里的张峰,没再安慰什么,直接走了出去。

  在电梯门口和安律师碰到了,安律师风风火火的样子,像是出了什么大事儿。

  “怎么了”

  “你看看这个。”

  说着,

  安律师把自己手中的监狱风云递给了周泽。

  “看最后一篇文章,那个故事。”

  周泽翻到了后面,找到了那篇文章,粗略看完全文后,他马上又翻到封面位置,确认了这本杂志发行地之后,周泽当即深吸一口气。

  “你也知道那位”

  安律师有些讶然道。

  周泽点点头,随即道“不过知道的不多。”

  “我也知道的不多,是他叫我看这个文章的,然后我就本能地联想到了现在。”

  安律师伸手戳了戳那边监护室。

  “关在监狱里的那位,是躺在这里的这位的妹夫。”

  “咦”

  安律师眼珠子一转,

  “那看来是有戏了”

  “我不清楚,也不知道。”周泽有些迟疑道,“因为他”

  “因为他可能写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安律师接话道。

  周泽点点头。

  对于这样一个人物,周老板暂时还真不想招惹,因为不清楚对方的背景,但那支极有可能就是阴阳笔的钢笔,大概率就在那位的手中。

  常州之行让周泽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地狱里可能有哪个大佬好像留意到自己了,毕竟自己在现实里,还真谈不上是在韬光养晦,一些消息可能流传进地狱,这也很正常。

  但那种危机意识,已经在周泽心里出现,在这个当口,他真的不愿意再去和监狱里那位扯上什么关系。

  然而,

  按照文章里的故事走向来看,

  极似张燕丰的这个主人公警察,

  是在死后重生了的。

  这意味着什么,

  故事写进现实,

  从而改变现实

  “你再仔细看看文章里的内容,里面虽然没有写到张燕丰具体是如何死而复生的,但里头写出了他灵魂飘荡时的画面,然后在有着一家猪头肉店的红绿灯口,看见了一个躺在路边酒精中毒已经死去的中年酒鬼,

  然后他附身上去了,

  也因此重生了。

  下面就不用看了,

  纯粹漫威英雄故事的套路模版。”

  “你这是什么意思”周泽问道。

  “如果按照故事里所写的那样,如果你真想让他复活的话,首先得确保在那个有猪头肉店的红绿灯口,在那个深夜,会出现一个酒鬼。

  你再看,这上面有亡魂主角死去的日期,是2018年7月30日。

  今天是29日,

  也就是说在今天过了零点的晚上左右,张燕丰可能就支撑不过去要死了。”

  “那位,是判官”

  周泽问道。

  安律师在帮周泽分析文章以及理清楚要做的事情,但周泽却忽然问了这一句,这让安律师一时语塞,挠挠头,有些不确定道

  “不是判官,判官也很少可以在阳间活动那么久的,一般在阳间跑腿的都是小虾米角色,哪怕是巡检,没有事情的话也很少会上阳间来。”

  “那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我只是在两年前知道有这个人的,具体是怎么接触到的,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想知道的话,以后我可以和你说。

  现在最要紧的是,如果故事里的东西真的可以映照到现实里去,我们需要现在去做什么。”

  周泽皱了皱眉,开口道“先去找这个红绿灯路口有猪头肉店的位置在哪里,确定位置再说。”

  “那死去的酒鬼呢”安律师问道,“这个怎么安排”

  “如果故事里写的是真的,那么那时候应该会有酒鬼会出现,然后恰好死在那里。”

  “我觉得故事的作用可以帮我们解决那位警察亡魂的处理和逗留问题已经是极限了,故事仅仅是故事,现实的发展有时候也是很难被文字上记载的东西所完全把控住的。”

  “那你去找一具尸体,到点后安排在那个位置,我找个机会,进监护室和老张说说话,告诉他死后亡魂得往哪里飘。”

  “嗯,这也可以。”

  找尸体这件事,对于安律师来说不算难,毕竟这也是他的老本行了,以前做生意时那些顾客上来后进的身子也是他事先安排好的尸体。

  其实,并不需要刚刚死去还热乎的尸体才可以进去,只要找到合适的尸体,弄些阵法和符咒让其保鲜也是没问题的。

  事实上,安律师为什么能这么轻松地把自己的顾客都安排进精神病院或者监狱里去

  哪有那般凑巧的事儿

  说不得安律师背地里也做一些类似蝙蝠侠的工作,反正,有些人也是死有余辜,甚至本身就是逃犯,当然了,安律师不至于真的去出手杀人就是了,但自己不直接出手却让人死的方法,真是多了去了。

  确定了合作关系之后,安律师对周泽的事情挺上心的,甚至他有时也会跟小萝莉以及白莺莺那样喊周泽老板。

  虽说他对救警察亡魂移花接木这事儿没什么兴趣,但并不妨碍他踏踏实实完成周泽交给他的工作。

  事实上,

  书屋别看养了这么多条鱼,

  哦不,

  是养了这么多的员工,

  但拥有类似安律师这种业务能力的人,基本找不出第二个了。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安律师打来了电话,说是找到了那个位置,在通州区的兴仁镇,有一家很有名崔记猪头肉店,而店铺门口马路上,正对着一个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

  另外,

  尸体也安排好了。

  至于他是如何这般迅速安排出一具可以用的尸体的,周泽也没细问。

  周老板利用查房的机会,进入监护室,和老张聊了一会儿天,老张没醒,也没意识,周泽也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了没。

  但老张的儿子张峰对周泽和自家昏迷的老爸聊了半天猪头肉多好吃猪头肉好好味这件事,

  有些诧异

  做儿子这么多年了,他竟然没发现自己老子对猪头肉有这么大的眷恋

  等凌晨一点钟时,

  日期已经到了7月30日,

  周泽站在监护室外等着,张峰虽然很困,但也没睡。

  忽然间,

  监控仪器开始报警,

  医生护士们马上赶来,病人的情况出现重大危机,经抢救无效后,

  老张,

  终于光荣了。

  张峰神情有些落寞,

  背靠着墙壁双目无神,

  眼泪再度流下。

  而后,

  他看向旁边,

  却看见身穿着白大褂的周泽握紧了拳头挥舞了一下,

  还喊出了一个激动的,

  “yes”

  “”张峰。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