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崩了!

第三百三十八章 崩了!

  站在监护室外的周泽,正在等待老张的灵魂出现,如果搞得再花里胡哨一点,还能送上鲜花递上麦克风,

  请老张谈一谈自己光荣后的感言。

  可惜这个世界上能看见亡魂的人真的是屈指可数,形不成规模;

  否则真可以请老张做一个全国巡演的先进事迹报告会什么的。

  然而,忽然之间,一阵风吹来。

  过道位置的灯忽然集体颤了一下,

  寻常人可能觉得无所谓,电压忽然出现点问题,很正常。

  但周老板却身体猛地一颤,马上推开监护室的门冲了进去,然而,一道黑影却比周老板更快,直接掠过了病床上方,而后飞出了窗外。

  老张的遗体静静地躺在那里,他的亡魂,不见了!

  为什么,

  和故事里发生的剧情,

  不一样?

  故事里不是说老张是自己飘到那里去了么,那么刚刚出现的那个黑影又是什么玩意儿!

  其实,或许是因为安律师关心则乱,迫切地想要表现自己存在感的原因,毕竟他是新投靠的狗腿子,肯定存在着极强的表现欲。

  所以,

  他并没有把监狱那位提醒的重点说出来,

  这应该也不是他故意不说,

  而是他可能自己也忽略了,

  也就是那句:

  你们什么都不要做。

  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那就是如果你们搞事情了,那么事情就会反过来搞你们了。

  周老板像是疯了一样直接冲出了医院大楼,在停车场位置不停地环视四周,但却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

  指甲迅速长出来,而后被周泽插入了地下,黑雾从指尖开始弥漫出来,向北面方向开始不断地延伸出去。

  在那里!

  周泽直接向那边跑去,既然黑雾能够指引出方向,那就意味着那个东西距离自己并不远。

  医院外面是一个街道,等周泽穿过这个街道后,则是一个小区外部的绿化花园。

  跑到这里时,周泽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咕咕…………咕咕…………”

  鸟叫的声音?

  周泽抬起头,

  在斜前方向一棵树上,看见了一只猫头鹰正站在树枝上,对方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而在那只猫头鹰的尾巴位置,则是裹挟着一道灰色的光泽,那是亡魂!

  在周泽发现这只猫头鹰的同时,猫头鹰也发现了周泽,直接扑腾起了翅膀,开始起飞。

  这要是让它飞出去了,

  就真的是天高任鸟飞了,

  除非周老板变身咸蛋超人,

  否则还追个屁啊!

  而且,周泽可以发现,老张的亡魂正在不断地衰弱之中,可能再过个半小时,老张就得彻底烟消云散。

  想要留住老张的灵魂,周泽也可以,但除非老张是那种苦大仇深有执念的,否则如果他原本注定死了就会下地狱的话,周泽若是强留他,那么老张的灵魂就会像是当初刚从地狱回来的周泽一样,不断地消减下去。

  这也是之前周泽面对的最大症结所在,原本以为可以靠那支笔解决,但现在中途出现了岔子。

  “给我…………回来!”

  周泽下意识地伸出手,

  十指指甲位置立马有十根黑雾飞速地延伸出去,并且在刹那间将那只猫头鹰给环绕住。

  周泽双手猛地合什,

  黑雾也在顷刻间将猫头鹰给裹挟住,

  这只猫头鹰当下身体一颤,

  倒头栽了下来,

  垂直落在了地上。

  周泽马上冲过去,但是紧接着,自猫头鹰身上忽然腾出一股黑烟,猫头鹰的身子瞬间化作了枯骨,连羽毛都变得破破烂烂。

  黑烟弥漫出了类似猴子的形象,但绝对不是猴子,而是一只有着类似雷公脸的另外一种生物。

  这玩意儿学名叫什么名字周泽忘记了,但他记得自己在书店闲着没事儿翻阅《山海经》时好像看过类似的介绍。

  这是一种似妖非妖似鬼非鬼的存在,有三条尾巴,利爪,身上有鱼鳞,据说发源地是在幽冥之海。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东西,在《山海经》里记载也很少,因为它确实很不起眼。

  许清朗曾经也帮周泽选过不少书,都是些志怪小说,南宋时有个书生写过一个叫做《水塘鬼话》的书,里面专门记载过这个东西,他将其取名为“鬼隼”,其实这个更类似于一种绰号。

  这里面大概介绍了一下这个东西,说它们喜欢在荒坟区域活动,喜好吃亡魂和人身上的阳气,每逢乱世时,这些东西就会数目疯涨,而一旦进入和平年代后,这些东西就会慢慢不存在甚至销声匿迹。

  而眼下,周老板觉得自己撞大运了,或者说是悲催的老张中彩了,居然被一只过路游荡的鬼隼给盯上且截胡了亡魂。

  这概率,像是在山林里野炊时碰到了华南虎。

  得亏周老板锲而不舍地一直追了过来,没给这只鬼隼进食的机会,现在老张的亡魂还在鬼隼的尾巴上缠绕着,若是周泽赶上来慢一些,可能老张亡魂早就成了补品被吃掉了。

  “乖,放下它的亡魂,否则,你今天就死定了。”

  周泽不知道它能不能听得懂人话,但总得试试。

  事实上这鬼隼别看狡猾无比,而且有着一些特殊的神通,但都是难登大雅之堂的玩意儿,否则它在小说界的存在感也不至于那么低。

  鬼隼冷眼盯着周泽,但能够看出它的色内厉荏,显然,它自己也清楚,周泽,不是它所能应付的存在。

  “放下他,你可以走!”

  周泽说道。

  不是周泽愿意哔哔,

  而是因为鬼隼既然拿住了老张的灵魂,相当于劫匪手中有了人质,这和周老板前几天在常州的情况完全不同,那个被劫持的胖和尚你想杀就杀呗,拿来威胁我脑子进水了吧?

  只是眼下,

  周泽必须确保老张灵魂的安全,否则自己忙活这么久,岂不是都瞎忙活了?

  鬼隼眼珠子不停地转着,像是在思索,而且神情上也开始慢慢放松,露出了畏惧退却之色。

  然而,

  周泽猛地想到了一件事,

  自己在医院里,

  并没有利用安律师的法子收敛气息,因为他是鬼差,有时候确实可以自由自在一些,也就是说,这只鬼隼是在探知到自己气息的前提条件下,仍然选择虎口夺食!

  眼下,

  它眼里所显露出的畏惧和退却之色,

  是装的!

  “你有办法么?”

  周泽在心里说道。

  他是在问自己体内的那位,

  虽说眼下只是情况有些诡异而已,周老板也没遇到真正的危机,但他希望早点将老张的亡魂完整地救出来。

  所以,

  他只能求助自己体内的那位。

  然而,

  这一次,

  自己体内的那位完全没有回应,像是彻底死寂了一样。

  换做以往,

  周泽呼唤它时它是不会对话交流的,但能够传出些许的悸动,算是沉睡时喉咙里“唔唔”一声敷衍一下周老板,而这次,则是完全没有回应。

  怎么回事?

  明显有着异样的鬼隼,

  再加上忽然失去的联系,

  让周泽产生了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像是有一个人,已经给自己布下了一个套儿,让自己钻了进来,同时这个套儿里,还不小心很意外地纠葛上了老张的亡魂。

  “呼呼…………呼呼…………呼呼…………”

  有风袭来,

  吹动了周围的花圃绿植,

  与此同时,

  一朵朵白色的小花在原本的植被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升腾起淡淡的迷雾,

  这有点像是周泽以前跟妖猴打架时双方身上散发出的黑雾所形成的普通人无法注意和观察到的结界。

  “花开两路,魂归黄泉;

  奈何奈何,前世无缘。”

  有人,在轻轻地吟唱,迷雾之中,居然出现了一座桥的虚影。

  桥的一端有两座石碑,

  上面写着“前世”,

  桥上有一个牌坊,

  上写“奈何”。

  奈何桥!

  ………………

  监狱里的图书馆,灯还亮着,哪怕都这个点了,仍然有一名穿着囚服的犯人坐在里面手持钢笔写着什么东西。

  作为监狱里的三好生,宣传门面,外加监狱领导的政绩宣传标兵,他理所应当地得到了这种特权。

  毕竟创作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作,灵感的出现往往不拘泥于任何的时间。

  只是,

  他今天的创作状态似乎有些不好,

  写着写着,

  就不得不停下来,

  喝口水。

  他卡文了,

  卡得很难受。

  挠了挠头发,

  再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光,他微微蹙眉,站在了窗边。

  而后,

  他又走了回来,

  继续拿起钢笔,

  思索了良久,

  又放了下来。

  原本计划的故事,写不下去了,仿佛有一只手,很意外地伸了出来,搅乱了故事里的一切。

  他咬了咬笔尖,

  最后不得不选择把钢笔又放下来,

  “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水,

  一直平静且喜欢挂着淡淡笑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叫做慌乱的情绪。

  “啊啊啊啊!!!!”

  他疯了一样伸手把面前写下一些字的纸张给撕碎了,

  坐在椅子上,胸口不停地剧烈起伏着。

  “崩了,崩了,故事崩了…………”

  他仰着头,

  心有不甘,

  却又无可奈何,

  “姐夫,我救不了你了……”

  随即,

  他发狂一样不停地用自己的额头猛撞书桌,

  同时嚎哭道:

  “就像当初救不了她和孩子们一样!!!”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