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奈何桥来人

第三百三十九章 奈何桥来人

  奈何桥,据说连接着生灵的前世和往生,而眼下,一座奈何桥的虚影已经出现在了周泽的面前。

  鬼隼向着那座桥叩拜俯首,战战兢兢,脸上带着讨好之色,它像是早就知道这座奈何桥会出现在这里一样。

  而周泽则是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很显然,眼前的这座奈何桥来自于地狱,甚至还联系着来自地狱的眼睛。

  也因此,

  自己体内的那个意识开始了装死,

  不敢显露出他的气息,

  防止被地狱那边的大佬发觉。

  也就,

  只有这个解释了吧。

  “咔嚓…………咔嚓…………”

  碎裂的声音响起,

  在桥墩位置,出现了一道刺目的裂缝,紧接着,裂缝开始蔓延上去,逐渐覆盖住了整个桥身。

  此时,争做奈何桥像是一个濒临崩溃的精美瓷器。

  鬼隼不停地叩首,可惜它没实体,否则肯定能把额头磕出血来,以表现它的虔诚。

  “啪!”

  清脆的炸裂声响起,

  奈何桥的虚影化作了碎片开始飘散,

  一同飘散的还有四周原本围绕着的白雾。

  一切的一切,匆匆地来,随后又匆匆地去,四周,又恢复了宁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周泽可不认为自己刚刚看见的是幻觉。

  奈何桥虽然消失了,但鬼隼却依旧匍匐在那里,继续叩首,而且表现得比之前更恭敬的样子。

  “嘶嘶嘶…………嘶嘶嘶…………”

  周泽忽然发现自己前面那块花圃泥地内出现了一处拱起的东西,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里头向外顶一样,顶出了一个小包包,而且还在继续往上发力。

  鬼隼就对着这个被顶起来的土丘继续跪拜着,三只尾巴不停地摇晃着,每只尾巴上都有着一道灵魂被它裹挟着。

  “啪!”

  泥块掉落,一只手,从那里伸了出来,这是一只满是烂泥的手,瘦骨嶙峋,这只手慢慢地按压在了地面,猛地一拍!

  “砰!”

  地面,似乎都随之震颤了几下,

  周围的泥土都迸溅了出来,

  升腾起炽热的白烟,

  等白烟消散之后,

  原地显露而出的,

  是一个女人的身影。

  女人双腿别在一起交叉着,

  勉强控制着平衡的样子,

  身上穿着一件短裙和黑色的短袖,但都已经破破烂烂肮脏不堪了,她光着脚,头发结板凝固在了一起。

  最引人注意的是这个女人的眼睛,凹陷的眼窝之中,有诡异的翠绿在其中流转着。

  你很难用漂亮或者不漂亮来形容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已经几乎成了一具半干尸,明显这具尸体在地下埋藏得有一阵子了。

  周泽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心里,

  忽然传来了一股子悸动,

  嗯?

  终于回应自己了么?

  奈何桥消失了,

  地狱和阳间在这里的联系也结束了,

  所以,

  自己体内的那个意识也终于搭理了一下自己。

  周泽恨不得现在对他比一个中指,

  平时出来时都是一副老子日天日地日空气天下无敌的猖狂模样,

  动不动就是当年黄帝如何如何,幽冥之海如何如何,

  但在刚才却怂得一比,因为有可能泄露自己的身份吧,所以怂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吧,

  泰山府君跟那只搬山猿当年也是地狱的巨擘,现如今也俱往矣了。

  自己体内的那位估计也是出了什么事儿,才导致现在的情况吧,有些时候,也不得不夹起尾巴做人,默默地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刚刚的奈何桥幻影,更像是一个通道,至少是在刚刚的刹那间,连系了地狱和阳间,像是有一个灵魂被从地狱送了出来,同时没入了地下的这具女尸里头。

  排场挺大的,也挺官方的,

  周泽记得自己当初从地狱浑浑噩噩地走出来时,

  可没这个待遇。

  而此时,周老板则是想着要不要赶紧给老张打个电话,

  这座小区花圃下面居然有人埋着尸体,

  肯定有谋杀案发生啊。

  但随后才想起来,

  老张已经光荣了,

  灵魂还在那只鬼隼的尾巴上绕着呢,

  打个屁的电话。

  “你是…………本地的…………鬼差?”

  女人指着周泽,问道。

  话语之中,

  带着一种属于上位者的霸道,仿佛根本就没把周泽放在眼里。

  周泽点点头。

  “我来自奈何桥,奉奈何桥之命,现身阳间,查明一件事。”

  说着,女人手指在面前画了一下,

  一道符文显现而出,飞到了周泽面前。

  周泽很认真地看了看符文,

  不时地点点头,

  发出“嗯”的声音。

  好吧,

  其实,

  周老板根本就看不懂这玩意儿。

  如果小萝莉在这里的话她应该能看得懂,毕竟她是科班出生,而周老板是走后门的关系户插班生,知识基础确实有着不小的差距。

  但想来办假证这个业务应该还没强大到从阳间跑到地狱去开分公司业务,再加上人家也这样堂而皇之地拿给自己看,

  应该,

  是真的吧?

  符文消失,对方身形微微一颤,有些不满地扫了一眼自己肮脏的身躯,而后,把手伸到了自己后背位置。

  “噗!”

  有什么东西被她拔了出来,

  拿到前面一看,

  居然是已经生锈了上面还带着血渍的剪刀。

  “啪!”

  剪刀被随手丢在了地上,

  这应该是凶器吧?

  杀死这具尸体主人的凶器?

  女人又弯下腰,

  开始连续的干呕。

  一团黑漆漆的东西被吐了出来,

  应该是之前胃部里的食物残留,

  此时这些玩意儿正散发着正常人难以想象的恶臭。

  周泽清楚,人死后胃部残留的未来得及消化的食物往往是法医们的最爱,法医们认为这是大自然赐予他们的最美好的味道。

  因为法医可以根据这些,推测出死者的死亡时间以及很多其他有用的消息。

  呕吐干净后,

  女人下半身还在不停地打着摆子,

  她有些恼怒地瞪着自己的身体,

  而后抬起头,

  看向周泽:

  “这具身体,真得好差呢。”

  说着,

  女人伸出手,

  鬼隼马上把自己尾巴上的一个灵魂丢了过去,

  女人接在了手里,

  而后仰头吞咽了下去,随即长舒一口气,像是舒服多了,她原本干瘪的身体似乎变得比之前充盈了一些,脸上也出现了些许的生机。

  吞咽灵魂,补充自己,这种事儿周泽见得多了,当初文庙里的那位官员亡魂也是这样做的,而且自己体内的那位每次出来但凡有机会都会把对手的亡魂给吞噬掉。

  好在,这不是老张的灵魂,鬼隼的三只尾巴上分别裹挟着三只不同的亡魂。

  紧接着,

  鬼隼又取了一只亡魂,准备丢给女人。

  这是,

  老张的亡魂!

  “这是我朋友。”

  周泽指着鬼隼手中的亡魂说道。

  女人的眼睛眯了眯,“你朋友的亡魂?”

  鬼隼有些犹豫,它不知道自己是否要继续把这只亡魂递给女人,似乎看起来,女人有为了周泽的面子而妥协的意思在里头。

  毕竟,

  在鬼隼这种低级别亡灵生物看来,

  周泽跟眼前这个女人,

  都是衙门里的人,都是他无法招惹的存在。

  然而,

  女人下一句话却显得很是放肆张狂,道:

  “既然是你朋友的,那应该更好吃了!”

  周泽瞳孔猛地一缩,

  在鬼隼将亡魂抛出来时,

  周泽十指上的黑雾瞬间激发了出来,将老张亡魂在中途截住,而后收到了自己身边。

  老张的亡魂已经很虚弱了,而且还在持续虚弱之中,再耽搁下去,老张别说下去投胎了,很可能彻底魂飞魄散。

  自己可是要救他的,如果最后救他救成了这个结果,可不是周泽愿意见到的。

  女人冷眼盯着周泽,“你敢违反奈何桥的意志?”

  “我是阴司的鬼差,又不是奈何桥的人,你拿着那个符文表明你的身份,但你却无权指挥我。”

  周泽很严肃地说道。

  是的,

  如果把阴司比作古代的朝廷,那么奈何桥等一些地方,相当于古代的藩镇或者有封邑的藩王。

  阴司名义上对这些地方有着领导权,但它们其实各自有着各自的势力范围。

  这些,也都是小萝莉曾对周泽说的。

  也因此,

  周泽身为朝廷命官,咳咳,

  确实不用受到来自奈何桥的节制。

  但普通的鬼差面对奈何桥过来的存在,估计会赶不及地上去跪舔一波,管你是否合乎法规程序。

  “你…………很好。”

  女人指着周泽。

  周泽随时准备反击,但女人却没有攻击周泽,而是选择主动走向了那只鬼隼。

  她似乎有所顾忌,又像是因为要完成自己的任务,所以需要周泽的协助,也因此没有选择和周泽撕破脸皮。

  鬼隼把第三只亡魂递了上去,

  女人拿起亡魂,吞咽了下去。

  一时间,

  她脸上露出了享受之色,

  身体开始变得丰满起来,原本的干尸形象已经不复存在。

  鬼隼露着讨好之色看着女人,像是一只等待主人夸奖的哈巴狗。

  然而,

  女人猛地伸手攥住了鬼隼,将其直接提了起来,张开嘴,

  硬生生把不断挣扎地鬼隼也塞入了自己小嘴之中,且做出了咀嚼的动作,而后有些感应地咽了下去。

  一时间,

  女人的皮肤开始恢复水润弹性有光泽,

  连嘴唇,都泛起了阵阵的诱红,

  和活生生的人,

  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呼…………叫你事先准备三只亡魂留给我享用;

  现在少了一只,

  就只能拿你补上了。”

  女人一边微笑着说着一边用自己的小拇指探入自己的牙缝间,

  做了一个剔牙的动作,

  而后,

  “嗝……”

  打了一个,

  响响的嗝儿。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