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四十章 如同剧本般的顺利

第三百四十章 如同剧本般的顺利

  安律师的车就停在路口旁的马路上,他自己则是坐在后备箱上,夹着一根烟,这个点了,路上偶尔有一辆车经过之外,基本上静悄悄的。

  别说老张的亡魂了,安律师连一只野猫都没看见。

  抖了抖烟灰,安律师再次拿起手机给周泽拨过去了电话,之前打了好几次,都提示说不在服务区。

  这次,电话终于接通了,在不远处,也传来了手机铃声。

  安律师抬起头看过去,先是看见了周泽,还没等他抱怨周泽怎么这么慢呢,又看见了周泽身后的女人,当即面色一沉。

  周泽和那个女人走了过来,周泽没说话,女人先说话道:

  “要做就麻利点,别耽搁时间。”

  安律师有些疑惑地看向周泽。

  周泽摇摇头,示意现在不方便解释这个。

  安律师又扫了一眼那个女人,跳下了后备箱,然后将其打开,里头,有一具中年男子的身体。

  “赶尸一门的符文。”

  女人朝下面尸体看了看,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新鲜的尸体储存太不方便,哪怕纯粹的冰冻也不是最好的办法,赶尸一脉说白了和那些运输水果海鲜的贩子本质上是一样的。

  你如果运过来的是变质的海鲜,是烂掉的水果,卖给谁啊?

  所以,赶尸一脉有着属于自己的保存尸体的方法。

  至于更高明的,则是以秘法确保尸体得以一直保持在一种随时可以被驱动指挥行动的状态上。

  自然而然的,也就是一种随时可以被鬼上身的状态,安律师做这一行,有年头了,里面的门道和路子,自然是门儿清。

  周泽拿出了老张的灵魂,

  背后的女人舔了一下嘴唇,似乎很是垂涎的样子,哪怕已经吃了三个,但她还是没吃饱。

  接下来,

  周泽用自己的指甲控制着老张的灵魂将其押入了尸体之中。

  老张的灵魂明显表现出了一种排斥的反应,根本就融不进去,而眼下,距离老张死亡、其灵魂出壳已经很长时间了,再这样折腾下去,要么是周泽放任其下地狱去,要么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周泽心下一横,一发狠,直接将其灵魂压了进去,只是灵魂进去是进去了,但仍然在体内乱窜,在失去周泽的压制之后,随时都可能自己跑出来。

  “你这指甲,挺有意思的。”

  女人看着周泽的指甲,露出些许玩味之色。

  周泽没理会女人,而是看向安律师,问道:

  “怎么办?”

  融入不成功,借尸还魂不成,怎么办?

  安律师愣了一下,

  我知道怎么办?

  故事里不是说他会自己飘荡过来进入身体借尸还魂复活的么?

  你现在抓着他的亡魂过来了,和故事里的剧本节奏完全不对啊。

  并且,安律师以前所接收的,都是那种在地狱里经过折磨淬炼的恶鬼,他们的灵魂强度也灵魂品质本就不是这些刚死的普通亡魂能比的。

  如果每个普通亡魂都能做到借尸还魂还阳,那这个世界不就早就乱掉了?

  “真啰嗦。”

  女人伸手,

  对着尸体胸口结了一个印,

  一道鲜红色的印记瞬间落了下去,砸在了胸口位置。

  原本还在四处乱窜的灵魂终于安稳了下来,像是熟睡了一样。

  “鬼差证呢?”

  女人问道。

  “嗯?”周泽愣了一下。

  “他灵魂强度太弱,需要鬼差证压制一下,别告诉我,你们打算偷渡他移花接木,结果连鬼差证都没准备,那可就没办法了。”

  “有,有的。”

  安律师拿出了一枚鬼差证,这是周泽白天给他的。

  紧接着,

  安律师用自己的食指点在了尸体的眉心位置,取出了一滴黑色的血液,这是魂血,不是尸体之血,不过这黑色的血液看起来格外的松散,这也意味着身体内的灵魂现在很是虚弱。

  将鲜血滴落在了鬼差证上,安律师又将鬼差证送入尸体手中让其捏着,退后了几步后,安律师对着周泽点点头。

  “如果她的封印有用的话,等过段时间,他可能就可以自己醒来了。”

  “好了,你把车开回去吧,把他也带回去。书店二楼房间不多了,你这阵子就和他住一间,正好可以负责照顾他。”周泽说道。

  “…………”安律师。

  “可以走了么?”女人问道。

  “你们要去哪里?”安律师问道。

  “陪她办件事,她是从奈何桥上下来的。”

  “不用介绍了,眼前的这位,我知道。”女人看着安律师,“以前,我们奈何桥也和他有过业务往来,我说的,对么?”

  安律师沉默了,他的身份,有些尴尬,其实不适合见官面上的人物,哪怕是他以前的客户。

  他也清楚,在地下的那些客户眼里,他安不起,其实就是一个在阳间的混子,尚不得台面那种货色。

  “那你自己,小心点。”安律师对周泽提醒了一声,而后坐进了车里,发动了车子走了。

  开出去后,安律师还特意通过反光镜看着周泽和那个女人站在一起的画面。

  “可以走了么?”

  女人继续问道。

  周泽点点头,拿出手机,喊了一辆快车。

  虽然这么晚了,但在发了红包之后,还是有人接单了,十多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路口位置。

  周泽和女人一起走了过去。

  “啥?去通城监狱?你们脑子有病吧,大晚上的去那个地方?不行不行,这单我不接了,你们退单吧。去了那边我接谁回来啊。”

  司机似乎是才注意到目的地位置,惊讶之余准备放弃这单。

  然而,

  女人的手直接放在了司机的脸上,

  司机愣了一下,

  随即软绵绵地昏厥了过去。

  女人打开了车门,把司机拖拽了出去,躺在马路边上的司机脸上还露出着享受的神情,像是在做着什么美梦一样,极为陶醉。

  “你会开车么?”女人看向周泽,“会开车的话就开。”

  说完,女人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周泽也坐了进来,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车上二人很长时间没有交流,显得很是宁静。

  最后,反倒是女人先开口了,问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怕我?”

  “怕,很怕的。”

  女人皱皱眉,“你之前做的事,如果我回去说了,或者捅到上面去,你会有很大的麻烦。这是犯忌讳的事儿,破坏了阴司制定的秩序。”

  “嗯,所以我很害怕。”

  “不过你可以放心,水至清则无鱼,其实,阴司对于你们这种最低级的鬼差,也没有很在意,你们,本就是消耗品而已。靠着绩点,有人可以去卖命,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是的,所以很怕。”

  “他,真的在那里面?住在,监狱里?”

  “我和你约定好的,你帮我帮朋友借尸还魂,我帮你找到你想要的那支笔,我不会食言。”

  “希望你不会食言,不过,也算是运气太好了,好得就像是故事里安排好的剧本一样。

  我原以为我这次上来想找到他都得花费很长的时间,结果竟然直接碰上了你,而且你还知道他的存在和未知。

  实在是,

  有点过于顺利了。”

  “顺利,不好么?”周泽看了看女人,同时点了一根烟。

  “顺利,当然好,如果是真的顺利的话。”

  说完这句话,女人就不说话了,车内,再度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

  倒是女人会时不时地瞥向周泽的方向盘,

  确切地说,

  她是在看周泽手指。

  很多鬼差,甚至是地下的一些鬼物,都有着自己特殊的能力,但这双指甲,女人却觉得有些非比寻常。

  车子,终于开到了监狱外围,周泽停了车。

  “按照规矩,得白天预约探监才能进去。”周泽提醒道。

  “我是阴间的人,没必要守阳间的规矩。”

  女人推开车门,下了车,直接向前走,没入了前面的黑暗之中。

  她走得很洒脱,也很干脆,甚至,有些轻盈,就差跳跃起来了。

  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任务,再下去交差,是很光彩的一件事。

  虽说奈何桥没有鬼差证,但大家本质上,其实还是相同的,都需要做事去体现自己的价值以及获得认可。

  周泽把手伸出窗外,

  弹了弹烟灰,

  今晚的事情,

  他觉得有些过分顺利了。

  那只鬼隼的出现,

  这个女人的出现,

  老张的灵魂最终被成功送入一具躯体之内,

  女人说她要找一支笔,

  周泽说他知道,

  女人就以帮周泽朋友借尸还魂作为交换,让周泽带她去找那支笔。

  真是,

  过分的顺利,

  以及,

  过分的巧合啊。

  眼下,

  女人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周泽吐出一口烟圈,

  拉下了遮光板,打开了里面的镜子。

  镜子里,

  也是周泽。

  “她去了,能回来么?”

  周泽问道。

  镜子里的周泽一动不动,没有特殊的反应。

  周泽笑了笑,

  一只手继续搭在车窗上,

  将烟头丢在了地上,

  打了一个呵欠,

  “她如果能出来,我也不能让她再下去,是不是?

  她书阴间的人,没必要守阳间的规矩;

  那么我既然在阳间,也就没必要守阴间的规矩了。”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