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咬死了(1000张月票加更!)

第三百四十五章 咬死了(1000张月票加更!)

  妻子的小说,一直很小众,因为妻子一直喜欢这种恐怖故事,其实,以前妻子是写言情的。

  比如那种《霸道总裁,小妖精你是我的不许跑!》。

  不过,

  兴许是产后忧郁症的原因吧,导致后来妻子在创作方向上开始偏向恐怖灵异。

  不过妻子的问题并不严重,性子可能比以前变得稍微清冷了一些,也变得不太愿意出门,不喜欢和陌生人交流,但对自己对孩子还是热情体贴。

  拿着钢笔,

  一个字一个字地写,

  他就这样坐着,誊抄着。

  其实,

  一开始,

  妻子对自己的这种癖好不是很理解,

  后来他解释说因为是她的书她的故事,所以自己用钢笔写下来再读,能更贴近她的内心。

  妻子很感动,

  对于作家来说,

  这种不要钱的情话多得可以清仓甩卖,但女人似乎就喜欢吃这一套。

  也因此,

  每次妻子有新作出版他抽出时间在誊抄时,

  妻子就喜欢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累的话,就靠着他,看着他誊抄,享受着这种感觉。

  笔尖,不停地在纸张上写出一个接着一个的字。

  他没有回头看,

  也没有向周围张望,

  因为他已经有了那种妻子就在自己身边陪伴自己的感觉,

  妻子就在自己身边,

  是的,

  她就在自己身边。

  客厅里,

  三具尸体,仍然静静地摆在沙发上,

  二楼,

  死者的丈夫(父亲),

  正一本正经地坐在书房里用钢笔写着字,

  这像是黑白片里的恐怖场景,

  带着一种令人难以理解却又头皮发麻的混乱逻辑,

  有点像是行为艺术,

  真正的行为艺术,本身就不应该去考究它的逻辑,而是在那纷纷乱乱之中,寻找所需要表达的内涵。

  他今天没去上班,

  中秋节之后,本就是放假,厂子里的工人经过了这几天的加班加点赶工之后也需要时间休息一下。

  而且,最繁忙的时间过去,厂子这段时间也不会那么忙了。

  丈人和丈母娘出国旅行了,因为妻子性格变冷淡的原因,很少会和他们主动去交流打电话,丈人丈母娘也很少过来打扰他们的生活。

  至于那位当警察的大舅哥,

  他已经忙工作忙到“妻离子散”了,

  自然也没有时间来拜访串门什么的。

  一整个白天,

  他都在誊抄,

  很认真地誊抄,

  每一笔每一划,都写得极为工整,完全是全身心地在投入。

  一整个白天,

  没吃没喝,

  甚至坐在那里都没动过,

  他只是不停地写着,写着,

  写到了太阳下山,

  写到了月亮挂起,

  从白写到了黑……

  他麻木了,

  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似乎只有这种不用停顿下来的誊抄,才能让他忘却自己所不想记起来的东西,才能让自己感受到自己想感受到的温暖与依恋。

  最神奇的是,

  钢笔,

  连墨水都没有更换,

  仿佛可以无穷无尽地写下去一样,

  这里的油墨,

  一直都用不完。

  反倒是一直紧握着钢笔的手掌,

  开始青筋毕露,

  显露出实习护士小姐姐最喜欢的那种状态。

  “呼…………”

  等到后半夜时,

  这本血色字体封面的恐怖故事《我爱我家》,终于誊抄完了。

  他身子后仰,伸了个懒腰,感知着自己骨节上所传来的一阵脆响,肉体上的疲惫,似乎完全感知不到,而且精神上,反而显得更加地亢奋起来。

  “吱呀!”

  卧室门被推开,

  露出了一只硕大的狗头。

  是一只阿拉斯加。

  家里,

  并没有养狗。

  记得当初刚结婚时,自己和妻子养了一只小阿拉斯加幼崽,后来因为妻子怀孕了,这只狗只能送人了。

  等俩孩子慢慢长大后,妻子因为性格变化原因,对养狗这件事提不起太大的动力了,因为一条狗也是一条生命,你把它买回来养在家里,吃喝拉撒照顾起来不亚于照顾一个孩子。

  但妻子内心之中,还是喜欢狗的。

  在自己刚刚誊抄好的这本书里,里面有一只狗,一只成年阿拉斯加。

  喜欢吃火腿肠,很聪明,会坐下会握手,还能载着孩子遛弯。

  阿拉斯加走进来,把自己的头凑在他的膝盖上,轻轻地蹭着。

  他伸手,

  抚摸,

  狗头。

  然后,

  慢慢地起身。

  狗却挡着它,不让它出去,抬起头,看着他,嘴里还流着哈喇子,它饿了,在讨食。

  在妻子的故事里,

  这只狗很可爱,很懂事,很听话,

  它是喜欢吃火腿肠,

  但真正每天必须吃的,不是火腿肠也不是狗粮,

  而是活人的鲜血。

  在故事里,每天晚上,它都会出去一段时间,是为了觅食。

  它会出去咬人,吸食它的鲜血后再回来,被吸食鲜血的人只会觉得昏沉了一下,精神有些不济,不会有其他的问题,甚至都不会察觉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它吸食血的分量,其实是目标对象身上的孽债,如果作恶的少,坏事做得少的人,就只吸食一点点,如果是那种彻头彻尾的坏人,被直接吸食致死都有可能,当然,如果是好人的话,它根本就不会找到你。

  记得当初妻子说过,她原稿里这只阿拉斯加可不是这样子的设定,她想写出一个饿了就出去随便找人神不知鬼不觉吸食鲜血进食的狗,在外面是魔鬼,在家里是乖宝宝宠物,是孩子们的好玩伴。

  这才是她想要的感觉,但为了出版和规避政策原因,不得不这般修改。

  “饿了么?”

  他用钢笔刺开了自己的手掌,看着鲜血滴落下来。

  但阿拉斯基只是摇摇头,对他的血不感兴趣。

  “饿了的话,就出去找吃的吧。”

  他伸手,解开了阿拉斯加脖子上的牵引绳。

  阿拉斯加开心地摇晃着尾巴,跑出去了。

  深吸一口气,

  他走出了书房。

  已经一天一夜没下楼了,他还是有些不敢下楼,

  哪怕,

  他看见了狗。

  站在楼梯位置,他犹豫了很久,也担心了好久,下楼梯的第一步,始终没敢迈下去。

  一直到,

  他听到了下面,

  传来了孩子们清脆的笑声。

  “呵呵呵……哥哥……我要要吃……我也要吃……”

  “不给不给……妈妈说糖吃多了坏牙齿呢……妹妹不准吃……哥哥吃……代替你坏牙齿………”

  “哥哥坏……妈妈……哥哥太坏了…………”

  孩子们,在下面追逐着。

  虽然他和妻子常呵斥儿子要照顾妹妹,但现在还小的哥哥却经常故意戏弄自己的妹妹。

  蓦然地,

  心里,

  出现了勇气,

  他走下了楼。

  孩子们在追逐打闹,

  妹妹追不上哥哥,气鼓鼓地站在那里,见他下来,马上跑到他身边,抱着他的大腿,喊道:

  “爸爸,哥哥坏,打他屁屁!”

  他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

  忽然间,

  他很想哭,

  鼻子开始发酸。

  “我没有,我没有,爸爸,别听妹妹瞎说,她把自己的糖吃完了,想吃我的。”

  哥哥也赶紧跑过来解释。

  儿女都聚集在自己身边,

  他们在吵架,

  他们在围绕着自己告状,

  这种感觉,

  一点都不烦人,

  反而觉得十分的美好。

  “哗啦!”

  妻子推开厨房的门,

  系着围裙的她从里面走出来,

  依靠着门框,有些不满地抱怨道:

  “阿姨今天请假回家了,我随便做了点,你也随便吃点吧,你老婆是不会做饭的,这一点你追我时也应该知道。”

  “肯定都吃光。”

  他激动地说道。

  妻子笑了笑,催促道:“带孩子们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他带着孩子们去洗手,进了卫生间,俩孩子很乖,自己打肥皂认真地搓洗着小手。

  他则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面容枯槁,憔悴无比,脸上惨白,也没了多少血色。

  应该是太累了吧,最近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

  看来,

  还是得多注意休息啊。

  带着孩子们走了出来,妻子已经在客厅饭桌上摆放好了碗筷,一家子落座。

  “蛋黄还没回来啊。”女儿问道。

  蛋黄是那只阿拉斯加的名字。

  “你要吃饭,蛋黄也要吃饭啊,它在外面找东西吃呢。”妻子说道。

  女儿点点头,“希望蛋黄今天能吃得饱饱的,晚上陪我好好玩。”

  “你也要吃得饱饱的,才有力气陪蛋黄玩啊。”

  他吃了口饭,饭煮的有点过软了,水放得多了一点,但他却觉得分外好吃,很香甜。

  他站起身,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通城新闻。

  “本台刚收到的消息,傍晚时分在崇川区建设路西段银行门口,一名女子被一条大狗咬死,大狗现在不知去向。

  城市遛狗不带牵引的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本台向社会呼吁养狗者要文明养狗,不要给其他人造成麻烦和伤害,我们希望这种惨剧不会再发生。

  同时希望市政府可以加强这方面的管理和监督,加强城市宠物管理完善规范。

  据悉,

  让人值得注意的是,

  被咬死女子职业是一名家政保姆,四十岁,非通城本地人。

  警方调查出了她的身份证信息,发现和本人不相符。

  现今,女子真实身份已经被核实,其名下有多笔巨额欠债记录,属于躲债出来冒名顶替别人身份证去职介所报备注册的。

  出事前,

  她刚从自己供职的那家高档别墅小区人家里下班回来……”

  ——————

  一千张月票加更!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