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周泽和笔

第三百四十七章 周泽和笔

  抖抖烟灰,

  周泽又打了个呵欠,

  扭了扭脖子,

  结果,

  动作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因为他忽然忘记了,

  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

  大半夜的,

  自己为什么不在书店搂着白莺莺睡觉,

  而是大老远地开个车跑到监狱门口来吹风?

  脑子里的逻辑在刹那间被拧得七零八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一环被硬生生地抽出去了,结果剩下的部分就显得有些没头没尾。

  周泽尝试梳理自己的思路,

  他记得自己原本应该是在医院里抢救张燕丰的,结果张燕丰的灵魂自己飘到了猪头肉店去了,猪头肉店那里还有个红绿灯,然后遇到了安不起,安不起事先准备好了尸体,让张燕丰借尸还魂,且还用了自己给他的鬼差证。

  不对,

  好像有哪里不对。

  周泽低下头,

  强迫自己去努力地想着,

  因为最大的一个悖论就是,自己为什么又会开车来到监狱这边?

  自己来监狱这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想不起来了,

  完全想不起来了,

  如果说自己晚上没事干太无聊了,所以开着车出来兜风,结果思绪飞散,不知不觉间开到了这个荒郊野外,好像也能解释得通,哪怕有点僵硬。

  但再看看自己所坐的车,这不是安律师的车,也不是老许的尼桑,身边的凹槽下面还有驾驶证,是另一个陌生人的照片和名字。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这种情况,

  可能会觉得自己脑子断片了,

  或者捂着嘴惊呼自己遇到了“灵异事件”,

  但问题在于周泽能一样学着惊呼一声“太可怕了,我遭遇了灵异事件”吗?

  推开车门,

  周泽走了出去,不停地环视四周。

  前方不远处就是监狱的高耸围墙,

  监狱门口的马路上大晚上的也没什么车,

  四周知了声不停地响起,

  周泽眼睛一会儿睁得大大的一会儿又眯了起来,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去哪里?”

  咬了咬牙,

  周泽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自己的这次忽然失忆,让他现在很没有安全感。

  拿出手机,

  拨通了安律师的电话,

  因为周泽记得自己来监狱之前,是和安律师碰过面的。

  那边很快接通了电话。

  “喂,老板。”

  “老安,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么?”

  “我怎么知道。”安不起有些莫名其妙,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马上道:“那位警察已经苏醒了,现在还在昏睡,不过身体已经出现了稳定的呼吸和心跳迹象,应该问题不大了。”

  不是,

  老张的事情先不急。

  “我现在在监狱门口,你记得我为什么要来监狱门口么?”

  安律师愣了一下,

  在他看来,你如果说自己在会所门口或者在菜市场门口,你问我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倒是能回答。

  但你问我为什么你要深更半夜跑到监狱门口去,

  难道你想去自首坐牢?

  还是,

  他另有所指?

  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老板。”

  “嗯?”

  “你要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可以直接提的。”

  言下之意,

  就是不用拐外抹角含沙射影指桑骂槐这类的。

  “唔…………”

  “我有一个顾客在监狱,你是为了这件事去的么?我记得我和你说过啊,而且分账也会和你分的,不用急的,这个…………”

  “不是这个。”

  周泽打断了安律师的碎碎念,

  “问题在于,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大半夜跑到这里来。”

  “那……您还是回来吧,回来休息休息?对了,老板,我这儿还有一个请求。”

  “你说。”

  “我看见那个小丫头片子一直缠着要和那头女僵尸睡,我也问了老道,说你也是和她睡,你看看,我也饱受失眠困扰…………”

  “免谈。”

  “嘶…………”

  安律师觉得很鸡儿痛苦。

  在周泽看来,

  小萝莉要蹭睡,还能忍受。

  大早上地自己起来,先看见丰腴娇憨的白莺莺,再看见躺在身边趴在自己身上的小萝莉,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但如果再加上安律师这条长满腿毛的腿出现在眼前,

  自己一整天的心情肯定都会受到影响,

  哪怕安律师想拿张凉席睡在床下边蹭蹭“空调”也不行。

  “那我就继续打坐冥想好了。”安律师有些无奈。

  “我想进监狱看看。”周泽忽然说道。

  “进监狱?”

  “我总得搞清楚大半夜地,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吧?”

  ………………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声响起,

  已经接近退休年纪的监狱长有些不满地拿起手机,人年纪大了,想睡踏实不容易,自己再过一两年也就退了。

  但深更半夜打来的电话,他不敢不接,生怕监狱出什么事情。

  “喂,出什么事了?”

  “狱长,不好意思,是为了这个季度先进改造份子评选的事,名单明天就得报上去了,但我们监狱现在还没确定人选。”

  “什么没确定人选,上周不是已经开会讨论过了么,给那个会写书出版拿奖的…………”

  监狱长眉头忽然一蹙,

  他在说什么?

  “给谁?”

  “给……”

  监狱长挠了挠头,在床边坐了起来,怎么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了,还是自己因为睡醒时被电话吵醒有点睡迷糊了?

  “你再找几个人连夜研究一下,明天直接报上去吧,注意要讲究公平公正,不准有任何的徇私舞弊,否则被我知道了,绝不姑息!”

  “好,监狱长,您放心吧。”

  电话挂断了,

  头发已经半白的监狱长却没躺下来休息,

  而是起身走到了书架位置,

  开始翻找。

  找了好一会儿,

  他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自然也就什么都找不到。

  最后,

  他只能在椅子上坐下来,点了一根烟。

  老伴儿也被他吵醒了,起身过来看了看,问道:“怎么了?心神不宁的。”

  “没事。”

  监狱长挠了挠头发,对自己发妻笑了笑,自嘲道:

  “兴许是人老了,年纪大了,记性也就容易出问题了吧。”

  ”说什么,你才不老呢,等你退休了,我还想着和你一起出去走走旅游看看,以前都没什么机会。“

  “呵呵,是啊。”

  ………………

  进看守所对于周泽来说,难度其实也不大,他十根指甲上散发出的黑雾足以让附近的人察觉不到他的存在,至少,应付一下普通人是没问题的。

  周老板也没敢大张旗鼓地直接用指甲扳断大铁门走进去,而是学蜘蛛侠,爬墙。

  指甲轻易地嵌入墙壁上,再慢慢地往上爬,上面的铁丝网和倒钩什么的也顺带一起抚平了,就这样连续过了两道墙,周老板已经有点累得喘息了。

  深夜的监狱就像是寄宿式学校一样,很安静。

  周泽将自己的指甲插入地面,

  黑雾开始指向一个方向。

  果然,

  有东西啊。

  不过,黑雾指向的方向有两个,这让周泽有些犹豫,当下,也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方向先走了过去。

  那边,应该是监狱牢房,周泽爬上墙壁,上了二楼。

  二楼靠铁床的位置对着一张床,床上有个男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脸惊恐地看着窗外,正好和周泽来了个目光对视。

  嗯?

  是犯人?

  还穿着囚服?

  那个囚犯一脸错愕的表情,

  天呐,

  这鬼差也太敬业了吧,

  居然大晚上地进监狱爬墙来抓自己。

  囚犯手脚冰冷,他是从安律师口中知道通城的鬼差不好惹的,当下,他只剩下满心的绝望。

  但下一刻,

  画风像是陡然一变!

  那个鬼差居然对他笑了笑,

  然后示意他好好睡觉。

  “…………”囚犯。

  要杀要剐随便你啊,送下地狱也没问题,

  恶鬼也是有尊严的!

  你他娘的大半夜地跑来装狱管爬墙查房是哪个意思?

  还叫我好好睡觉,

  你特么有病啊!

  但接下来,

  那个鬼差真的就走了,

  他,

  走了???

  妈的,

  真的,

  就这么,

  走了?

  他大半夜爬墙进监狱再爬墙到这里来,

  就为了看看自己有没有在好好睡觉?

  是的,周泽走了,因为他猜出来这位是谁了。

  应该是安律师说过的他放在监狱里“观察”的顾客,

  现在也相当于是他周泽的顾客,

  所以周老板选择了视而不见,下了楼,向第二个方向走去。

  经过了囚犯活动区后,周泽老道了监狱小图书馆门口。

  没没锁,里头还亮着灯。

  推开门走进去,

  四周,

  弥漫着一股焦味,

  像是有人在这里刚刚烧烤过东西,

  然后还特意用了84消毒液消了毒,

  总之,

  这味道让周泽很不舒服,甚至产生了想要干呕的冲动。

  莫名地,

  一个成语在周泽脑海中浮现而出,

  那就是……人间蒸发。

  强迫自己稳定住情绪,

  周泽慢慢地走向那个亮着灯的位置,黑雾到这里也开始慢慢变淡,甚至已经开始失去了方向。

  这意味着在之前,是有散发着鬼物气息的东西在这里的,而现在,它却消失不见了,乃至于自己的黑雾连追踪的能力都没有。

  这还是周泽第一次面对这种状况。

  但很快,

  周泽就看见了桌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一支表面有些破损看起来也有些陈旧的老式钢笔,

  正安静地躺在桌面上,

  在灯光的照射下,

  反射着异样的光泽。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