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带我走!

第三百四十八章 带我走!

  周泽虽然走了,

  但躺在监狱牢房板床上的那位“菊部地区有血”的囚犯,

  现在还无心睡眠。

  裹在被子里,

  时不时露出一双眼睛往外瞅瞅,

  随即又像是一只受了惊的鹌鹑,

  又马上缩了回去。

  当然了,

  他想睡也睡不了,

  不过按照以往的习惯,他可以利用安律师教给他的打坐冥想方法去缓解无法睡眠的痛苦,虽然效果肯定没睡觉好也没睡觉香,但总归能缓解失眠的痛苦。

  只是,

  这次他一闭上眼,

  脑海中就马上想到了窗口所见的那一幕,

  那个鬼差,

  鹰隼般的目光盯着自己,

  然后又莫名其妙地离开。

  老实说,

  那位鬼差大人就算跳进来给自己

  “啪”

  一个巴掌,

  吼一声,

  换个姿势睡!

  自己说不定还能心态平和一点,

  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小白兔,

  猎人还特意翻越千山万水来看你一眼,对你道一声“晚安好梦”,然后就回去了。

  这种感觉,

  十分诡异。

  …………

  这种感觉,

  确实十分诡异,

  尤其是在周泽看见这支笔之后。

  仿佛冥冥之中,在那支钢笔里面,有一条毒蛇,正蛰伏在那里,吐着信子,等待着自己上前。

  杀人夺宝这种事儿,周老板并不愿意做,他书店里有不少玄幻书,基本都是这个套路,周老板觉得做这种事儿很没品。

  然而,

  事实上,

  周老板是口嫌体正直的典范,

  明面上说着不做不做坚决不做,

  但实际上遇到好东西时,

  不管是能用的还是不能用的,

  是人还是僵尸,

  是男人还是女人,

  是人还是兽,

  周老板都想往家里搬。

  王轲曾给周泽分析过,大概就是小时候穷怕了,所以长大后本能地就有一种极强的占有欲,也可以说是收集癖。

  只有靠囤积才能让自己获得安全感的样子,

  否则一整天都心慌慌。

  最典型的就是周老板的阴阳冊,到现在都不懂如何具体去用,甚至连里面关着的几位东北大仙还在犄角旮旯里吃土呢,

  想放也放不出来。

  然而,

  面对这支笔时,

  周泽心里开始犯怵了,

  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很朴实,朴实得就像是周泽上小学时买的第一支英雄牌钢笔。

  但有点扎手啊。

  周老板有点踌躇,

  阴阳冊那玩意儿用不了但收藏在家里也有成就感,东北大仙儿驾驭不了但收进去也觉得有面子。

  只是,

  眼前的钢笔,

  让周泽产生了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带回去的话,

  很可能会丢了命。

  虽然不知道具体缘由,但这种预感却十分强烈。

  深呼吸,

  深呼吸,

  再呼吸,

  接着呼吸,

  继续呼吸,

  最后再来一次呼吸!

  周老板转身,

  留给那支静静躺在那里像是一个脱去大半衣服露出大片白色的女郎一个潇洒决绝的背影。

  是的,

  周老板顺了心意,

  准备离开。

  管你是什么宝贝有什么妙用,

  我!不!要!

  似乎是周泽转身的太过迅速,往外走得过分决绝,

  就连那支笔都有些措手不及,

  笔身还颤抖了一下,

  差点没从桌子上滚下去。

  只是,

  周泽走了两步,

  就停下了脚步。

  他的身体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双手下意识地开始握紧。

  不是周泽在做心理斗争,也不是有什么不舍的,

  而是因为在周泽刚放弃、准备离开时,

  自己体内的那个意识忽然开始发动,

  在周泽没有召唤他的前提下,

  竟然主动发力,

  想要抢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事情。

  准备抢班夺权了?

  额角上,汗珠子不断地滴淌下来,周泽咬紧牙关,和那位做着斗争。

  哪怕是知道了让他苏醒对自己不利,但有时候面对危险和不得已的局面时,周泽依然选择了饮鸩止渴。

  现如今,

  恶果,

  要复苏了么?

  慢慢地,周泽蹲了下来,他双手的指甲开始慢慢变长,皮肤上也开始呈现出一种暗青色,嘴角獠牙也长了出来,眼眸深处,有恐怖的黑暗正在流转不息。

  “拿了…………这支笔。”

  周泽压抑的声音传来。

  但在下一刻,周老板眼中的黑色开始消退,重新露出了清明。

  “凭什么!”

  是的,凭什么!

  虽说二人一损俱损,很多时候都处于同一个战壕内,但实际上二者之间还有着极为清晰的竞争关系。

  周泽原本就不想要那支笔了,

  现在既然体内的那位想要,

  那自己就更不能要了!

  “嗡!”

  黑色开始重新弥漫周泽的瞳孔,

  周泽厉声道:

  “拿了它!!!”

  下一刻,

  黑暗再度消失,再度恢复清明。

  “不可能!!!”

  若是有外人在旁边看见这一幕,估计是以为自己碰见了一个精神分裂症病人,在那儿用不同的语气和口吻自言自语着。

  “拿了它,它,有用!”

  “休想!!”

  “你这个废物!”

  卧槽,

  周泽愣了一下,

  尼玛的还带人身攻击啊!

  “你不也是怂逼?之前奈何桥出现时,你连气息都不敢露!”

  嗯?

  奈何桥是什么东西?

  我为什么会说奈何桥?

  周泽陷入了沉思,但也来不及沉思了,因为体内那个意识的暴戾气息正在自己脑海中疯狂地席卷。

  “拿了它,这支笔,对我有用!”

  “别做梦了!”

  “嗡!”

  一道道黑雾忽然之间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周泽对着那支钢笔所在的位置伸出了手,黑雾化作了一只利爪席卷而去,将那只钢笔拘了起来,向这边飞来。

  但在下一刻,

  周泽眼里的目光又是一变,

  利爪转变方向,将钢笔向墙壁上狠狠地砸去!

  “啪!”

  砸在墙壁上的钢笔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心碎的声音。

  但马上,

  利爪再度出现,将钢笔又抓了起来,向回拉!

  只是紧接着,

  利爪又再度失去控制,将钢笔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啪!”

  “…………”钢笔。

  “啪!”

  “啪!”

  “啪!”

  “啪!”

  “@#¥%&*!!!”钢笔。

  终于,

  黑雾消散,

  周泽体内那个意识在耗费了巨大的力量之后,不甘心地重新沉睡下去。

  “拿了它…………一定要拿了它…………它不是判官笔…………它是…………”

  或许,

  是体内那个意识现在还不具备和周泽硬刚的能力,周泽也能自我安慰一下,至少这具身体,这条命,还是属于他的。

  “呼…………”

  趴在了地上,

  全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湿透。

  那支钢笔已经被摔得有些变形了,连墨汁都被摔了出来,无比凄惨地躺在地上。

  周泽咽了口唾沫,慢慢地爬起来。

  这东西,

  不能要。

  只是,

  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钢笔旁边,是一个女人,陌生且熟悉的女人。

  男人总是对美女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嘿,

  美女,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但实际上这个女人并不好看。

  尤其她现在这个样子,

  站在那里,

  眼眸之中只剩下一片惨白,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完全失去了自我,甚至,可以说是她已经被抹去了自我。

  当女人出现之后,

  在另一侧,

  还有一个穿着囚服的男子出现。

  男子也站在那里,目光无神。

  钢笔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像是在催促着什么。

  周泽的眼睛当即瞪大了起来,

  艹,

  这支笔,

  有智商!

  周老板有种预感,

  如果自己今天欢天喜地的把这支笔带回家,

  可能过几个月,

  自己也会站在这二人身边,

  目光呆滞,

  双目无神,

  浑浑噩噩。

  这他娘的根本就是一个诅咒。

  而且,似乎连自己的记忆,活人的记忆,都能被这支笔给抹除掉,这种影响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女人和囚犯一起冲向了周泽,

  周泽指甲横扫过去,将二人直接扫飞,但是在下一刻,因为刚刚和自己内斗内耗太过严重的周老板只觉得双腿一软,又单膝跪在了地上。

  而刚刚才被周泽指甲撕裂的二人又重新凝聚了出来,

  继续麻木地向周泽冲来。

  这一次,

  周泽来不及反应,被二人一起撞飞,压在了地上。

  他们一人一只手,死死地按着周泽,明明没有实体,却给人以灵魂上的强大压制感。

  周泽准备积蓄力量反抗,

  但刚刚抬起下巴,就看见原本掉落在远处的那支钢笔,

  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胸口位置,

  笔尖正对着自己。

  “带我走!我能实现你的梦想!”

  “带我走!我能让你心想事成!”

  “带我走!我能让你要风得风!”

  “带我走!我能让你要雨得雨!”

  一男一女张口不停地对着周泽呼喊着,

  这像是蕴含着某种魔力,

  勾引其人内心的贪嗔痴恨种种情绪,

  渴望将其占有!

  但周老板对幻境真的是有抵抗力,

  而且刚刚体内那位意识这么渴求这支笔不惜耗费元气想跟周老板造反周老板都强压着没同意,

  这个时候喊几句口号就能让自己迷途知返?

  如果这玩意儿这么有用,传销的同志们早就统治世界了。

  但这两个人一边压制着周泽还是在不停地喊着,

  喊得让周泽都有些烦闷了,

  当下直接对着面前的那支钢笔骂道:

  “煞笔!”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