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女仆的自我修养(3000月票加更!)

第三百五十一章 女仆的自我修养(3000月票加更!)

  车开回了书店门口,安律师准备背周泽下车时,周泽一只手死死地抓着门把手,眼睛盯着因为车太晃动滚落到下面去的钢笔。

  安律师震惊了,

  之前和老道聊天,

  老道说自家老板有时候有点贪财,

  这他娘的哪里是贪财啊,

  这简直就是穷疯了!

  穷得深更半夜要去监狱偷一支旧钢笔,

  哪怕现在自己都这个样子了,还心心念念着这支钢笔不撒手。

  “乖,咱不要了,改明儿给你买个派克金笔。”

  但周泽还是不撒手。

  “行吧。”

  安律师弯腰钻下去,把钢笔捡了起来,放在了周泽口袋里,还帮他把口袋拉链拉起来。

  周泽这才撒手,

  刚刚的一阵发力,

  几乎晕厥过去。

  安律师想起自己以前当差时,那时自己的巡检给自己讲过一个故事。

  说是清末那会儿,

  当时还是鬼差的巡检跑去勾一个人的亡魂下地狱,但那个老头就是不咽气。

  几乎要过了生死簿上的时间了,

  但人家不咽气鬼差总不能上去把活人给掐死吧?

  那老头当时就躺在床上,弥留之际了,死活不闭眼,硬撑着。

  家里人都以为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还有什么放心不下需要吩咐,

  一个一个地问他,

  最后,

  还是老爷的小妾过来把多点的一盏灯给吹灭了,

  老头这才心满意足地闭眼咽了气。

  原因是多点一盏灯,

  浪费灯油。

  在安律师看来,

  周泽跟那个老头,

  有的一拼。

  周泽是被安律师背着进书店的,

  好在,

  书店里的人都习惯了。

  别人家的老板如果比较懒散的话,

  基本就是宅在办公室里,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自家老板,

  说懒吧,

  他是真的懒,

  但总是能弄出一副无比敬业的架势,

  走着出去,

  躺着回来,

  人们常说刑警是一个高危职业,

  但自家老板的受伤频率,哦不,是受重伤频率,都赶得上战场上的雇佣兵了。

  也因此,

  面对经常重伤归来的老板,

  书屋里的所有人都有了很丰富的经验。

  白莺莺去铺床,准备换洗衣服帮周泽洗澡。

  老道赶紧让猴砸撒尿。

  小萝莉撇撇嘴,继续坐在吧台后面,看周泽被白莺莺抱进卫生间后,摇摇头,感觉像是一个死了心的妻子看在外面鬼混一夜终于回家的丈夫。

  “老板,你还能坐下来了么?”

  浴室里,白莺莺有些担心地问道。

  以前帮老板洗澡,都是自己给老板安排一个小马扎,让老板坐在上面自己再帮忙清洗的,但老板这次问题很奇怪,是那种极为虚弱的感觉,身上倒是光不溜秋的,没什么伤痕。

  周泽摇摇头,

  他头晕,

  他气短,

  他胸闷,

  但他还是要洗澡。

  对于一个重度洁癖患者,让他在清醒的时候不洗澡就上床,绝对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情。

  白莺莺这下有些犯难了,

  老板没办法坐着,

  难道让老板躺在瓷砖上让自己给他洗澡?

  瓷砖很冷的啊,

  哦不,

  好像老板不怕冷的说。

  但瓷砖很硬的啊,

  躺在上面硌得慌,肯定很不舒服。

  莺莺想起了《女仆的自我修养》里好像记载着关于洗澡的内容,类似泡泡浴的那种,需要一个气垫床。

  先把沐浴露打在自己身上,

  然后自己再用身子帮老板打沐浴露。

  嘤嘤嘤!

  气死个人了!

  人家忘记买气垫床了呀!

  卫生间里热水已经在放出来了,热浪滚滚,周泽只觉得更加难受,想提醒白莺莺赶紧帮自己洗完了带上去,但随后,他就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然后送入了浴缸里。

  身上被温水浸润着,舒服了不少。

  紧接着,

  又有一个光滑有弹性的身体也坐进了浴缸,

  开始帮自己搓背打沐浴露。

  哪怕现在失血状态,

  哪怕现在很是虚弱,

  但这种感觉,

  还真特么的舒服。

  只是,刚享受了一会儿,

  周泽就强撑着开口道:

  “莺莺啊……”

  “在的,老板,你还有什么需要么?”

  “换一下浴缸里的水吧,凉了。”

  “哦,好的,老板。”

  这个澡,洗得很舒服,

  只是浴缸里的水凉得比平时快太多。

  最后周泽被白莺莺抱着上了楼,进了卧室。

  躺在床上后,周泽适应着枕头的高度,老道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老板,喝汤,很补的,我熬了很久了。”

  “你今天熬汤了?”白莺莺有些诧异地问道。

  老道上午就出门了,据说去老街帮助人去了,老板回家前他才刚回来的。

  “来,喝吧老板。”

  老道作势要把周泽搀扶起来喂他喝汤。

  周泽皱了皱眉,问道:“汤里有什么。”

  “没什么啊。”老道疑惑道。

  “有什么?”

  “没什么啊。”

  “到底有什么!”

  “有猴子尿…………”

  老道嗫嚅着嘴唇,同时辩解道:

  “老板,你以前受伤都是靠猴子尿裹着泥巴治疗好的,这次你没外伤,但看起来反而更虚弱,所以贫道觉得吧,这次内服比外敷效果应该更好。”

  “老道啊…………”

  “哎,在的。”

  “你今年多大了。”

  “七十一了。”

  “这么大把年纪,还在我这里上班,不容易啊。”

  “应该的,应该的,能跟着老板你混,是贫道的福气。”

  “我希望你还能再帮我干个十年。”

  “没问题,没问题!”

  “那你赶紧把汤喝了补补身子吧。”

  “…………”老道。

  “老板老板,这可是给你准备的啊。”

  周泽闭上了眼。

  老道耸了耸肩,准备端着汤离开。

  谁知,

  当他刚刚端着汤走到门口时,

  周泽忽然开口道:

  “喝掉。”

  “…………”老道。

  老道一张脸都扭曲成了菊花。

  “喝掉。”

  老道点点头,用嘴唇沾了一点,只觉得满口发涩发酸。

  见周泽没有再喊自己,

  老道赶忙端着汤碗下去了。

  “嘻嘻,老板,我还以为你真的会让他全部喝完呢。”

  白莺莺坐上了床,帮周泽翘着腿。

  你能说老道是好心,

  周泽这样做有点过分了,

  不不不,

  想想看当初老道买的轮椅吧,

  最后他自己坐上去“嘟嘟嘟”开出去时,也是一脸的猪肝色。

  所以,有时候这老头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真的很难理解。

  老道刚出去,许清朗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这次怎么着了?”

  说着,

  许清朗坐在床边仔细打量了一下周泽的状况,

  “这么虚?

  这样吧,我待会儿出去买点猪肝红枣这类的,做个汤给你补补。”

  周泽点点头。

  “对了,还有。”

  许清朗起身,走了出去,很快又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礼品盒,抽出来,放在了周泽床头柜上。

  “血尔口服液?”

  白莺莺对着字念道。

  “嗯,我平时也会喝一些。”许清朗指了指周泽,“你也一起喝点吧。”

  “这不是给……女人……喝的东西么?”

  “都这会儿了,还管什么男女之分啊。”

  说完,

  许清朗用中指在周泽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

  “矫情。”

  说完,

  许清朗直接走了,估计是出去买菜了。

  白莺莺嘟着嘴,伸手在老板额头上擦了擦。

  “笔呢?”

  “嗯?”

  “我的笔,钢笔。”

  “钢笔?”莺莺愣了一下,“好像在卫生间。”

  “拿来。”

  “好的老板。”

  莺莺马上下楼,

  结果浴室里没找到。

  “笔呢,老板的钢笔呢?”

  “这支么?”

  坐在吧台后面的小萝莉拿着一支旧钢笔问道。

  “应该是吧。”

  “刚刚我在卫生间地上看见的。”小萝莉说道。

  “那就是了,老板等着要呢,这支笔看起来对老板很重要。”

  “呵,伤成这样还喊着要钢笔练字?

  煞笔吧。”

  小萝莉摇摇头,继续看着自己的漫画。

  “老板,钢笔来了。”

  白莺莺飞速地跑回卧室,把笔给了周泽。

  这支笔,其实已经失去了神效,因为真正的笔在自己体内镇压着那位,但这个也不能弄丢了,以后说不定还能用上。

  现在,最让周泽安心的就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两个东西,

  现在互相封印僵持着,

  这个局面,

  很美好。

  莺莺一直轻柔地帮老板按摩,

  按着按着,

  发现老板竟然睡着了,

  但哪怕是睡着了,

  手里还捏着那支钢笔。

  莺莺试着把钢笔抽出来,但老板的手却死死地攥着它,莺莺没办法,只能拿着个毯子给老板盖好。

  然后靠着床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上了某宝,

  精心挑选了一个特大号的气垫床,

  下单,

  OK,

  搞定。

  “等东西到了就可以期待老板下次受重伤回来了呢。”

  随即,

  莺莺皱眉,有些不舍道:

  “算了,老板还是不要受伤的好。

  但老板不受伤的话就不会让自己帮忙洗澡,

  不让自己帮忙洗澡这气垫床就用不上了。

  好纠结哦,

  嘤嘤嘤。”

  买完了东西,白莺莺侧身躺在周泽身边,从床头柜里拿出了新买的sitch,玩起了《星露谷物语》。

  这是一款很老的农场经营类游戏,在很多人眼里算是过时了的东西,但对于喜欢它的人来说,却百玩不厌。

  莺莺在里头种了很多菜,

  还有一个大猪圈,

  里头养着三头猪,

  分别叫:

  小许,

  小可,

  小秋。

  ————————

  这是三千月票加更,

  求月票,

  求更多的月票!

  大家不要客气,

  投吧,

  给咸鱼龙一个爆发的机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