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变异的死侍

第三百五十三章 变异的死侍

  后半夜,书屋来了客人,是一个老妪亡魂。

  老道负责情感沟通加心理辅导的业务,

  许清朗去准备冷盘和老黄酒,

  周泽则是准备送人上路收业绩。

  而原本坐在门口的死侍,对着外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站起身,他先回过头,看了一眼书屋里在忙活的众人,而后走出了书店。

  死侍很少出门,对于他来说,出门不出门,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这次他虽然出门了,但也没跑多远。

  也就是去了街对面的,

  网咖。

  他一只手扶着墙壁,

  慢慢地往上走着,

  鼻子不停地嗅来嗅去,

  有一点点迷茫,也有一点点的迷醉。

  托书屋的福,他衣着正常,所以虽然上楼梯的姿势有点慢腾腾,但来往的人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至多调侃一句生病了也来上网,真励志。

  死侍没留在二楼,而是径直上了三楼。

  三楼的门是锁着的,下面是网咖营业区,这里,是生活区。

  死侍弯下腰,

  天真地想要用眼睛透过钥匙孔向里面瞅瞅,

  当然是什么都瞅不见,

  但他还是用自己的鼻子对着门的缝隙边缘位置使劲地嗅了嗅,

  张开嘴,

  舔了舔舌头。

  他想把门打开,

  但这是一道高质量的防盗门。

  他也没有自家老板的那种最适合做贼的指甲。

  犹豫之后,

  他没有选择原路返回,

  而是从楼梯拐角位置的通风窗爬了出去。

  深夜了,

  路上也没多少人,

  他就像是壁虎一样在墙壁上爬行着,

  虽然速度很慢,却很稳健。

  他来到了窗子边,

  窗户没锁,还开着。

  从窗户进去后,死侍又嗅了嗅鼻子,口水都开始滴淌了出来。

  掀开了帘布,里头是密密麻麻的玻璃和陶瓷罐子,各式各样的蛊虫在里头爬来爬去。

  死侍像是一个小孩子进入了关门之后没有人的糖果屋,

  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那些可怕的蛊虫,在他眼里就是迷人的糖豆,

  咀嚼起来,

  嘎嘣脆。

  再把一条蜈蚣拿在手里,像是在吃士力架一样,越吃越兴奋,越吃越停不下来。

  也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

  渠明明走了进来,

  伸了个懒腰,

  然后,

  他愣住了。

  “你是什么人?”

  渠明明大喝道,紧接着,他看见那大片空荡荡被打开的罐子,心里猛地一紧,而后开始滴血。

  这些蛊虫,是他花费巨大的心思和代价慢慢培养起来,像是有人喜欢收集豪车有人喜欢收集手办而他则是喜欢收集蛊虫一样。

  这些,

  都是他的心血,

  是他的宝贝,

  是自己夜深人静时回味和获得自我满足感的圣殿!

  “嘶溜”一声,

  一只类似蜥蜴的爬虫被他吸入嘴里,像是吃进去了一根意大利面。

  死侍有些不明所以,

  还把手中的一只虫子递向了渠明明,

  意思是,

  你要不要也来点?

  渠明明怒了,

  然后拿出手机,

  拨通了自己妹妹的电话。

  很快,

  渠真真走了上来。

  同样的,

  看见死侍在那里吃虫子的这一幕,她也是无比震惊。

  因为死侍刚换了皮囊,再加上他平日里基本不出书店,而渠明明兄妹最近又和书屋没怎么来往,也因此,他们并不知道死侍的身份。

  不过看这货在那里大快朵颐吃虫子的情景,

  而且吃到现在居然还跟一个没事人一样,

  傻子也知道这个人不简单。

  “真真,去把他控制住。”渠明明说道。

  渠真真点点头,走上前去,一只只虫子开始从她耳朵位置钻出来,爬向了她的后脑位置,虫子上的口器开始刺入她的后脑。

  渠真真的身体开始慢慢颤抖起来,肌肉凸显,气息也变得粗壮。

  这是一种刺激人体潜能的方法。

  但那边还在吃虫子的死侍看见渠真真的变化时,

  没有害怕,

  反而是主动地走了过来,

  一个人,

  身上和体内全是虫子,

  简直就是一个稻草杆子上插满了香甜的糖葫芦啊!

  这种诱、、、惑,

  死侍真的抵抗不住。

  渠真真冲了上去,渠明明则是站在后面,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冲上去找死侍搏斗,是因为他很冷静。

  他并不擅长战斗,也不会什么功夫,至于自己的妹妹,小时候就因为身体比较差的原因,所以家里打小就让她修行武术,虽说这没能避免妹妹病发,但自从自己用养蛊的方式让妹妹续命之后,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妹妹的潜能突破了普通人所能理解的极限。

  当然,这种极限,

  和对面那家书店里的那帮变态人物肯定是没法比。

  “砰!”

  渠真真一个照面就把死侍给放倒在地,膝盖位置死死地抵住死侍的脖颈,双手掐着死侍的肩膀,卸掉对方双臂的力道。

  死侍就这样被压在身下,

  但他并不觉得疼痛,

  也不觉得被侮辱,

  恰恰相反的是,

  他还在对渠真真傻笑着,

  在他看来,

  好吃的女孩子和普通人眼里的好美的女孩子,

  没啥区别。

  “卸掉他的肩膀。”

  渠明明走了过来。

  眼下,心疼虫子是心疼,但他并没有被这种心疼冲昏头脑,作为一名医生,尤其还是地地道道的中医,那种修身养性的功夫肯定早就修炼到家了。

  渠真真一只手抓着死侍的隔壁,另一只手去卸掉对方的关节。

  只听得两声“咔嚓”,

  死侍的胳膊就被卸了下来,

  软塌塌地垂在身体两侧。

  “你是谁?”

  渠明明在旁边蹲了下来问道。

  死侍不回答,他只是砸吧着嘴,他想吃东西,想吃虫子,这里的虫子都好好吃的说。

  渠真真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当初因为吵架的事儿,渠真真就曾对对方身上放虫子,妄图取走对方性命,如果不是被周泽制止了,可能那个嘴毒的妇人早就死了。

  而且,

  你很难奢求一个全身上下无时无刻都有虫子在爬行的人,

  会把人命,

  看得有多重要。

  渠明明摇摇头,医者父母心,他不愿意随便伤人性命。

  但这家伙吃了这么多有着剧毒的蛊虫,还跟没事儿人一样,那就肯定不是随随便便的疯子。

  该怎么处理呢?

  也就在这时,

  死侍忽然挣脱了渠真真的束缚,

  原本以为卸掉对方胳膊关节对方就没办法活动的渠真真也在刚才放松了警惕,

  一时间,

  渠真真被死侍掀翻在了地上,

  刚刚还软塌塌着的胳膊瞬间恢复了正常,双手压着渠真真的双手,舌头伸出来,探入渠真真的耳朵里,开始掏弄虫子出来吃。

  渠明明愣了一下,

  马上伸手想把死侍给拖拽下来,但死侍依旧不为所动。

  今天这虫子吃得真是太爽了,

  就像是一直食不果腹的贫农忽然被请去吃满汉全席,完全收不住自己的嘴。

  “杀了他,真真!”

  这个时候,渠明明也不敢再有丝毫妇人之仁了。

  渠明明发出一声低吼,腰部发力,把死侍直接踹开,而后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对方的脖子,两条腿像是两条水蛇一样攀爬上去,直接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死侍整个人软塌塌地向后倒了下去,

  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

  但渠明明却惊愕地发现,

  对方的双手竟然还在颤抖!

  他,

  还没死!

  渠明明起身,快速地去柜子那里拿来了酒精,对着死侍身上就直接洒了过去,而后拿出了打火机,这是打算直接在家里毁尸灭迹了。

  “关窗子。”渠明明对自己妹妹喊道。

  渠真真马上去关窗子,这时候,她留意到对面书屋里的那个老道走了出来,像是家里宠物丢了,在喊它的名字。

  打火机点上火,直接丢了上去。

  大火瞬间燃烧起来。

  渠明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这么疯狂,在自己家里就开始烧人,

  当然了,

  他也清楚,

  眼前的这个,

  绝对不是什么严格意义上的普通活人。

  只是,

  大火刚刚升腾起来,

  被扭断脖子,

  脸部方向都跑到后背那里去的死侍猛地睁开眼,

  双手开始以一种诡异地方式掐印,

  嘴里更是发出了晦涩难懂的音节,

  速度极快,

  非常熟练,

  一阵阴风袭来,

  问题是窗户刚刚被关闭着,门也被关闭着,

  哪里来的风?

  但风真的来了,

  而且在火势刚起之后就被瞬间扑灭,死侍身上的固体酒精甚至都没来得及完全烧起来。

  死侍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是正面对着渠明明兄妹的,但他的脸还在后面。

  双手举起,

  抓住自己的头,

  只听得一阵“咔嚓咔嚓”的骨骼摩擦声响,

  死侍终于把自己的头给扳正过来了。

  不过,

  死侍没有去对渠真真发动攻击,

  也没去急着吃虫子,

  而是自顾自地不停地变幻着手印,

  他有些疑惑,

  刚刚自己弄出来的,

  是啥?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但现在怎么又都不记得了?

  挠挠头,

  他有些生自己的气,

  干脆坐了下来,

  继续比划着手印,

  完全把边上如临大敌的渠明明和渠真真兄妹当成了空气。

  比划着比划着,

  却没办法复制刚才的表现,

  这让他越来越急躁,

  急躁之下,

  竟然开始骂起了脏话:

  “八嘎!”

  随后,

  死侍又愣住了,

  “八嘎”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要骂这个?

  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这么奇怪,

  好气哦!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