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生日快乐!

第三百五十五章 生日快乐!

  早上起来,冲个澡,

  坐到自己最熟悉的可以晒到太阳的位置。

  香浓的咖啡,

  熨烫好的报纸,

  甚至连茶几上特意摆放的插花也是那般的娇艳欲滴。

  咸鱼的一天,

  又开始了!

  喝了口咖啡,

  抖了抖报纸,

  周老板体内的咸鱼之力正在酝酿时,

  安律师走了过来。

  对着周泽弯下腰,

  “老板,陪我去监狱看看客户?”

  “前天不是刚看过么?”周泽说道。

  前天自己还特意爬墙去看的,

  对方应该可以感受到自己对顾客的那种无微不至的关怀。

  “这次不同,这次要进入下一个阶段的程序了,我需要听取他对自己新身份的要求,还有就是帮他旁敲侧击一下出去后想滞留的地方,等这一步做成,最丰厚的尾款也就能结算下来了。”

  “那你去吧。”

  太阳刚刚升起,

  周泽晒得舒舒服服的,

  真的不愿意动啊。

  “还是和我一起去吧,接下来我可能要多开展几个业务,而且需要和地狱下面的人交际,如果你和我一起去的话,也能掌握几个和地狱下面的人联系的渠道,以后遇到其他事情时,也方便一些。”

  话都说到这里了,

  周泽也只能无奈地合上报纸,

  站起身,

  陪着安律师走了出去。

  停在门口的车开走后,

  白莺莺和老道站在门口,探头探脑地往外张望着。

  “嘤嘤嘤,老板走了吧?”

  “走了走了。”

  “那我们就开始准备吧,也不知道安不起能拖多久。”

  “莫慌,时间来得及。”

  “喂,你们来一个人给我帮忙。”二楼楼梯口许清朗喊道。

  “贫道和莺莺都忙着呢。”老道说着说着看向了坐在吧台后面不动如山的小萝莉。

  小萝莉拍了拍手,

  “你们搞你们的,别带上我,人家小胳膊小腿的,也帮不上什么忙。”

  “没事,你帮我在后面推就可以了。”

  许清朗指了指小萝莉,

  “上来,借你舌头有用,家里搅蛋器坏了。”

  小萝莉很是不满地拍了一下吧台,

  但还是气鼓鼓地走了上去。

  ………………

  到了监狱,

  周泽和安律师一起探监。

  那位囚犯见到周泽时直接一个哆嗦,

  吓得不能自已。

  而且他面容憔悴,整个人都快瘦脱相了。

  “没事没事,别怕,他已经被我收买了,现在是警界内的蛀虫。”

  安律师赶忙安慰道。

  “…………”周泽。

  “我还是觉得保护伞好听一点。”

  周泽忍不住提醒道。

  囚犯摇摇头,拿着话筒,道:“不是这个,这位大人的事,你上次已经和我说过了。”

  “那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监狱里折磨人这么厉害?”

  安律师心里还有一点点小愧疚,

  毕竟对方的“强间”犯身份还是自己给安排的,目的是为了熬鹰,磨磨对方的脾气,但这样子看起来,怎么有种摩擦过度的感觉。

  囚犯又摇摇头,道:“我们号里,刚死了一个人,就睡在我对面的那家伙。”

  安律师目光一瞪,当即质问道:“你杀的?”

  被欺负得终于爆发了,

  开始反抗了?

  那这单得流产啊。

  “不是我,怎么可能是我,我现在杀人,岂不是等于说之前受的苦都白费了?”囚犯也有些激动地喊道。

  “那是自然死亡?”安律师问道。

  “算是…………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

  “他是在睡觉时死的,我当时在冥想。”囚犯回忆着那一晚的场景,描述道:“因为我冥想效果不到家,所以旁边稍微有大一点的声音,我就会被打断冥想状态。

  那晚,

  我记得那家伙忽然开始说起了梦话,

  好像在喊着‘别追我,别追我…………’

  然后就不喊了。

  等第二天早上大家出操时,发现他还没起来洗漱,我们号长去喊他,才发现他已经蜷缩在那里,人都没气了。”

  “有心脏病或者其他遗传病吧。”周泽也拿着话筒在听着,此时开口道。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学校、监狱这种人口密集的区域,死个人很正常啊。”

  “但我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囚犯忧心忡忡地说道。

  “你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再死一次?”

  “前阵子我好像也听说了,另一个号里,也有人在睡觉时死了,据说是有心脏病,但谁知道呢。”

  “你反正不睡觉。好了,来把这个意向书给签了,下面的款子先打给我,我好给你安排接下来的活计。

  等接下来,我会争取给你减刑,总之,你也不用在这里留多久了。”

  “希望尽快吧。”

  “我也希望尽快。”

  交谈结束,周泽和安律师先去了吸烟区抽烟。

  “你怎么看?”周泽问道。

  “看什么?”安律师从钱包里取出了一大沓冥钞,这是刚刚给的尾款,“这个我回书店后直接交到你的公帐上去?”

  周泽点点头。

  吸烟室人来人往的,

  俩大男人站在这里分冥钞可能会让别人觉得见到俩傻子。

  “哦,你刚说那个梦里死人的事儿?”安律师笑了,“这破监狱哪里有这么多的事儿啊。”

  说着说着,安律师愣了一下,咦,以前出过啥事儿?

  “也不一定,他毕竟是恶鬼,可能感知力比普通人确实强很多。”

  “梦中杀人?”

  安律师夸张地舞动着自己的手臂,笑道:

  “吼,我是梦魔弗莱迪!

  你们都不要睡觉,因为在梦里,是我的主场,我要杀了你们,在你们的梦里!”

  表演完,安律师自己都捂着肚子继续笑了起来,

  “哈哈哈,《猛鬼街》看多了吧。”

  周泽耸了耸肩,有一句话安律师说得对,那就是这个小小的监狱,哪里来的这么多破事儿?

  先前那支笔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就算是再想搞事情,也得换个地方吧。

  二人离开了监狱,安律师说想去海边买点海鲜,竟然开着车带着周泽直接去了如皋。

  通城处在长江入海口的位置,也靠着大海,所以水产资源很丰富,而且价格比起内地区域更为便宜,同时也更为新鲜。

  安律师选了不少东西,装好后放在后备箱里,这才又载着周泽往回走。

  这一番折腾,

  回到书店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周泽有些神伤,

  自己这悠哉的白天,居然就这么浪费了。

  下了车,

  周泽发现书屋还没开门,但已经到晚上开门营业的点了,而且里头连灯都没有打开。

  推开门,

  走了进去。

  “莺莺?老道?”

  周泽喊了几声,没人应答。

  等他再往里面走了几步时,

  忽然间,

  灯光全都打开,

  屋子上面张灯结彩,挂着很多彩带和气球,小猴子在天花板上快速移动,扯开了一个带子。

  一时间,

  上方的那个球体被打开,

  里面装满了红通通的人民币,此时全都洒落了下来,

  在灯光的照耀下,

  纸币纷飞,带着诱人的香味。

  “老板!生日快乐!!!”

  老道、白莺莺以及小萝莉三个人从吧台后面站起来,大声地喊道。

  “生日快乐。”

  最后进来的安律师靠在门框边,鼓着掌,他进书屋的时间短,对周泽也没什么感情,但既然事先被人拜托了想给周泽一个惊喜过个生日,他自然也没拒绝的道理,所以,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把周泽带出去耗费一个白天的时间,让书屋里其他人有准备的机会。

  不过,

  这纷纷撒撒落下来的人民币,

  还真俗气。

  安律师心里想着,

  谁会喜欢这种俗气的场面,

  然后,

  他愣住了,

  因为他看见自家老板闭着眼,

  享受着自己被人民币包裹的感觉,

  陶醉其中,

  无法自拔。

  好吧,

  收回刚才的心里话。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远处,

  许清朗推着蛋糕车走了出来,

  这是他今天亲自做的大生日蛋糕,

  但上面只有一根蜡烛。

  “今天是我生日?”

  周泽指了指自己问道。

  他自己都不懂自己是哪一天的生日。

  以前在孤儿院时,大家都是在六一儿童节集体过生日。

  因为校长想省钱,按照规定六一儿童节得办活动拍照,干脆集体安排在了六一儿童节了。

  离开孤儿院之后,周泽就没有再过过生日了。

  “老板,去年的今天,你重生了,到今天,刚好一年。”

  白莺莺解释道。

  唔,

  这么算的么?

  想想,

  似乎还不错。

  生日,确实是这个意思。

  庆祝,持续到了深夜,好在今晚也没客人上门,大家也能玩得尽兴。

  等后半夜后,大家才相继上楼去休息。

  躺在床上,

  白莺莺很乖巧地靠在周泽身边,

  周泽伸手放在床边,

  白莺莺会意,

  躺在了周泽手臂上,让周泽搂着。

  “你的主意?”

  “昂。”

  “谢谢。”

  “老板,要说谢谢的,是我。”

  “为什么?”

  你天天伺候我,服侍我,又是帮洗澡又是陪睡的,到头来,还得谢谢我?

  “两百年。”白莺莺举起手指,比了一个“二”字,“莺莺躺在棺材里两百年,真得很闷很闷的说。

  动物从卵壳里出来时,对自己见到的第一个生物会本能地觉得亲切。

  而人家,

  从棺材里出来后,

  醒来见到的第一个活人,

  就是老板你。”

  门外,

  刚洗了澡准备进去蹭睡的小萝莉没急着进去,

  既然那只蠢萌僵尸忙活了这么久给老板弄了个生日派对,

  自己也没必要这么早进去打扰人家的收尾工作。

  不过,

  听着白莺莺说的小情话,

  小萝莉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在心里道:

  不光是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周泽这一个原因吧,

  还有周泽的指甲以及身上高级僵尸的气息,

  同类血脉碾压的魅力加上孤寂两百年第一眼见到的活人,

  两种效果叠加起来,

  啧啧……

  足以让人激动得热泪盈眶喊“爸爸”!

  ………………

  今天也是小龙的25岁生日。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