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神说,要有光

第三百五十八章 神说,要有光

  死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胸口的那个洞四周不断有肉芽长出,勾连在一起,紧接着一层层乳白色的分泌物铺陈开来,将整个创口给覆盖满,新鲜白嫩的血肉随之而生。

  这种恐怖的再生能力,确实超越了常人的理解。

  周泽上辈子的骨灰在里头,再加上原载体是那位喜欢搞事情的日本神父,又经历了一次类似植物一样的重生。

  他很难说是人,也很难说是植物,说他是丧尸这类的生物,也不是很准确,总之,他是书屋造就出来的一个怪胎。

  之前,周泽不过是把他的碎肉丢在玻璃缸里头,期待他能慢慢修复回来;

  结果小猴子没事做给里头撒尿,

  再种下一颗种子,

  终于长出了果实。

  老道对自家老板让死侍出战很是不能理解,或者,是老板想敷衍应付一下那个安律师,找一个打不死的小强让安律师上去出出气?

  很难让人不去这么想啊,毕竟死侍以前在书店的定位就是清洁员,植物重生之后,从清洁员又兼职了“书屋蚊虫恐惧支配者”。

  但论起打架,好像真没怎么见死侍打过。

  从老道个人角度来说,他是很不爽这个安律师的,

  大家跟着咸鱼老板,

  一起咸鱼混吃混喝,日子多美好?

  他都这么大年纪了,经不起操劳了啊。

  “老板?”

  莺莺低下头看着自家老板,在莺莺看来,让死侍上还不如让自己去上,自己打架还是不怵哒,再加上一直陪伴在老板身边,常常被动地吸收着老板身上散发出来的欧气。

  人家虽然年份只有两百年,

  但绝不是寻常的两百年僵尸可比哒!!!

  “先看看吧。”

  周泽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周泽总觉得,死侍那副古井无波的呆萌下面,隐藏着点什么东西,尤其是上次他居然还偷偷地跑出书屋去人家网咖兄妹那里捣乱。

  这件事,周泽是听老道说的,虽说这之后大家都没察觉到死侍有什么其他变化,但周泽作为和他“心念相通”的存在,察觉到了死侍身上的改变。

  具体是什么,

  说不上来,

  但打打看,也就懂了。

  周老板当然知道安律师和小萝莉的想法是什么,想改变书屋的咸鱼风气,这一点,周老板不赞成也不反对。

  当然了,

  前提是别影响自己,

  其他人该怎么努力就怎么努力去最好。

  …………

  死侍恢复了伤势,

  低垂着双臂,

  就这样看着安律师,

  身形一左一右慢慢地摇晃着,像是一个古老的钟摆。

  他不会打架,也没学过打架,所以自然也不懂什么架势,但既然干爹让他去打架,他肯定会去打。

  安律师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这一抹微笑有些苦涩,这个书屋,好像没救了啊。

  有这么敷衍人的么?

  你们自己不下来打,

  你这个老板不下来打,

  就派出一碟蚊香下来让自己打?

  虽说来书屋不久,但安律师可是知道的,眼前的这位其实就是书屋里的人形蚊香片加杀虫剂兼清洁员兼小工。

  你真当这是在拍《天龙八部》还是《卧虎藏龙》?

  随便拉出来一个扫地僧都是牛逼到天上的人物?

  死侍开始攻击了,

  他开始了奔跑,

  开始了冲刺,

  开始挥舞手臂,

  开始张开嘴,

  这架势,

  让许清朗陷入了沉思,有种很眼熟的赶脚。

  哦,

  记起来了,

  好像一开始,周老板打架时也是这样上的,

  像是个娘们儿一样挥舞着指甲上去就是一阵挠,

  毕竟上辈子周老板虽然经常拿刀,但握着的是手术刀不是砍刀,所以真的不太会打架。

  眼下,

  死侍真的是继承了乃父的风范啊。

  安律师眉头一皱,他觉得这种打架很没意思,白骨手直接一挥,一阵罡风袭来,死侍再次被抽飞出去,连近身搏斗的机会都没有。

  “没意思得紧。”

  安律师说完,

  抬头看着旁边观战坐在椅子上的周泽。

  “老板,要不您下来,我们练练手?”

  周泽还在转动着钢笔,没有理会。

  小萝莉这次也没帮腔。

  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

  安不起膨胀了啊,

  你好好地扮猪吃老虎就可以了,

  你找老板练练手?

  小萝莉也是一阵摇头,她是知道周泽底细的,而且她也和安不起说过,但很多东西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安律师并没有直接接触过开无双时的周泽。

  “把他打趴下,我再和你打。”

  周泽说道。

  那边,

  死侍又站了起来,

  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但身上的伤口却依旧在稳步地愈合着。

  “他?”

  安律师有些意兴阑珊,直接道:

  “他能把我打退一步,我就认为我错了,以后书屋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我没半句怨言。”

  如果将书屋比作一个商会,那么周泽肯定是东家,而安律师则是周泽请来的大掌柜,双方很明显在发展路线上产生了分歧。

  既然有分歧,肯定得找一个途径去解决。

  这才是安律师同意小萝莉这次试练的原因所在。

  他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以前的辉煌加上自己性格上对条理性和规矩的追求,让他有点难以忍受现在书屋的氛围。

  如果再形象一点的话,安律师觉得自己是一个失意落魄的官员(当然,现在已经是白身),然后在失意的途中,他遇到了前朝的“朱三太子“,嗯,或者是“周三太子”。

  他把自己以后的辉煌和重新回归寄托在了这位“周三太子”的身上,但这位周三太子似乎没能完全理解他到底要做什么,还整天咸鱼咸鱼着,他咸鱼的话,自己以后怎么办?

  死侍再次冲了上来,

  他能感知到自己干爹对他的信任,

  安律师随手一挥手,

  打算把这一盘蚊香再度打飞,

  蚊香应该去专门对付蚊子,而不是拿来打架。

  然而,

  他打空了。

  安律师愣了一下,

  紧接着,

  他看见死侍居然忽然改变了方向从侧方向他扑来。

  骨爪再度下压,

  会改变方向的蚊香,

  还是蚊香。

  “阿门!”

  一声低沉的声音从蚊香口中传来,

  紧接着,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死侍的手居然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安律师的骨爪。

  双方,

  竟然陷入了一种僵持之中。

  安律师面色凝重,

  他忽然有些看不懂眼前的这盘蚊香了,

  自带语音播报功能的蚊香?

  里面还储存了《圣经》的音频文件?

  还有,

  他的力气,

  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大?

  远处,

  白莺莺睁大了眼睛,

  老道张开了下巴,

  许清朗表情忽然抽了抽,

  就连小萝莉也是一脸的严肃和不敢置信,

  只有周泽,

  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实际上内心慌得一比,

  但还是要装作一切都是老子幕后安排好一切的样子,

  当老板,当领导,

  就得会装。

  不过,钢笔也不再翻动了。

  “有意思。”

  安律师开始发力,

  开始下压,

  死侍和安律师骨爪交错的手掌开始飞速地溃烂融化,但与此同时,他也在不停地复原着,不过,在力气上的差距还是凸显了出来,死侍的手不停地被往下压。

  他开始着急,

  开始愤怒,

  因为干爹让他来打架的,

  虽然他不聪明,

  但至少清楚一点,

  既然干爹让他来打架,

  肯定不希望他输的。

  他急躁,

  他焦虑,

  而后,

  他开口喊道:

  “神说,要有光!”

  然后,

  光出现了。

  一道刺目的白光出现,

  安律师倒飞出去,重重地落在了边上,骨爪上有着一片烧焦的痕迹,钻心的疼痛感传来。

  一时间,

  让安律师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他正在和一位西方神父交手。

  死侍也倒飞出去,砸在了墙壁上,他更惨。

  “很像一个人啊。”白莺莺说道。

  “嗯,那位日本神父。”周泽笑了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死侍脑子还是有点秀逗的,虽然他似乎是苏醒了一部分继承自日本神父的能力,但他并不清楚该如何去具体的应用。

  比如带着纯净力量的圣光,

  固然杀伤了同是阴邪身份的安律师,

  但同是对他自身的伤害反而更大,因为他现在不是活人,不是神父,只是一个更不伦不类的邪恶存在。

  “你输了。”

  周泽走向了安律师。

  安律师说过,只要死侍能把他打退,他就认输,现在不光是打退了,他还被打飞了,已然输得彻彻底底。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安律师有些不解地问道。

  扫地僧?

  蚊香片?

  雷达杀虫剂?

  “你知道的,书屋的日子有点无聊,哦不,是有点清闲,所以我有时候就会喜欢种一些花花草草。”

  “然后呢?”安律师问道。

  “然后我就把他给种了。”

  “再然后呢?”

  “再然后就长出了他。”

  周泽伸手指了指死侍。

  “所以,你想说明什么,老板?”

  “我想说明的就是,其实,在家看看报纸喝喝茶也挺好的,没事做再种些花花草草或者养一养小动物什么的,

  比如养些可爱的小蛇或者弄两只黄鼠狼玩玩。

  兴许,

  比去外面打打杀杀反而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安律师。

  ——————

  昨晚想了一下求月票的口号,

  记得中学时看仙逆,耳根大大那一句“吾辈修士可敢一战”求月票感觉很霸气,也印象深刻。

  龙本想学一下,“吾辈地狱来客,何惧一战”,但总觉得不顺口。

  想了想,

  唔,

  想到一个很贴切的求月票口号:

  死鬼们,

  给人家投月票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