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欲,恶魔的疯狂

第三百六十二章 欲,恶魔的疯狂

  “喂,小容,该走了,上午第一节是毛概课,那个老师最喜欢点名的了。”

  “不去不去,让我再睡一会儿。”女生裹着自己的被子,翻了个身,丝毫没有下床的意思。

  “你已经被点了两次逃课了,如果再被点一次,你这门课期末就要挂科了。”

  “没事的,没事的,我听学姐说了,那个老师最好色了,等期末时我请他吃个饭就没事了。”

  女生继续睡觉。

  宿舍其他女生见状,也就自己拿着书走出宿舍去上课了。

  通常来说,大一时的学习状态最好,那会儿还保持着高中时的学习惯性,等到大二大三时,基本就成老油条了,旷课基本成了一种常态。

  等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躺在床上的女生终于醒了过来,揉了揉眼,下了床。

  也不刷牙也不洗脸,先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毛孔,又看了看自己的黑头,然后拿起旁边室友的化妆品开始擦了起来,她涂抹得很多,反正是别人的,也不心疼。

  擦着擦着,手机传来了消息,她走过去,拿起手机,发现是室友的一个男友给自己发来的消息。

  她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兴致高昂地和他聊了起来,还自拍了一张照片,说自己现在有些不舒服,当然,没有拍脸,毕竟还没洗头发,而是拍了一下自己的床,顺便把自己的腿给拍了进去。

  对面马上说请她吃饭,要她关心身体云云。

  她打了个呵欠,

  把手机丢在一边,

  又翻开其他室友的柜子,拿她们的东西开始用,很多保养品护肤品都是室友省吃俭用买来的,自己平时都舍不得用多少,她反正无所谓,使劲地造,像是小时候在脸上抹尿素霜一样。

  一阵风吹来,

  让她打了个哆嗦,

  她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门口,发现门是关着的,窗户也是关着的,哪里来的风?

  找了身衣服换上,她已经三天没洗澡了,也懒得去了,因为宿舍里面没有淋浴,想要洗澡的话得去公共浴室,距离有点远,实在是懒得去,一般是和男朋友们开房时顺带洗一下。

  准备把面膜取下来,她走到了洗脸池边上,对着镜子,摘下了面膜。

  却愕然发现在自己眼角位置出现了一块细小的黑斑。

  她皱了皱眉,之前好像没有啊。

  虽然黑斑不大,但还是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她尝试用洗面奶清洗一下,会不会是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

  这室友说是花一个月打工赚来的钱海淘买来的韩国面膜,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那煞笔,买个假货回来不是坑我么?

  她开始擦着,但擦着擦着却发现黑斑好像扩大了。

  她瞪大了眼睛,更加疯狂地擦着,黑斑的面积开始越来越大,她惊恐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更加用力地擦着擦着。

  擦啊擦,

  大啊啊,

  越擦黑斑越大,

  越擦黑斑越多,

  乃至于大半张脸都变黑了。

  她尖叫着,

  发了疯一样拿出室友的各种护肤品不管有用没用全都往自己脸上抹,然后拼命地用水洗,见没有用,她干脆拿出了牙刷开始刷脸,牙刷也没用,她拿起了宿舍里室友们平时拿来擦鞋的板刷开始擦自己的脸。

  皮肤被擦破了,

  鲜血开始流了下来,

  但她却兴奋地笑了起来,

  把这个脏皮给擦破,

  新的嫩皮就会长出来了吧?

  她一边大笑一边继续用力地擦着,

  擦着,

  擦着,

  擦着…………

  ………………

  “喂,去不去网吧?”

  “不去,马上就吃晚饭了。”

  “卧槽,你从中午到现在一直没停过吃零食,还要吃呢?”

  “吃啊,这哪够啊。”

  “行了行了,那我们去了啊。”

  “去吧去吧,我点个外卖。”

  室友们离开后,

  他一边看着笔记本里的动漫一边继续吃着薯片,晚饭已经用外卖软件点好了,估计过一会儿就会送上来。

  这时候,

  宿舍忽然停电了。

  “妈的!”

  他生气地敲了一下桌子。

  晚上这个点是学校上晚自习的时间,会在七点到九点半的时候停电,所以室友们才会选择去网吧玩游戏而不是在宿舍里玩。

  他很无奈地躺在床上,拿起旁边的饮料喝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外卖怎么还没送到,

  差评差评啊!

  让我挨饿了!

  这时候,

  他跳下了床,零食已经吃完了,外卖还没到,但肚子却异常的饿,是那种比平时更加夸张的饿。

  他找了找室友的东西,翻出来一些吃的,宿舍关系好,拿他们东西吃明天请回去也就完了,不会有人说什么。

  但是,半个小时后,他把室友的零食也吃完了,却也依旧觉得饿。

  好饿啊,

  饿得胃疼,

  该死的外卖怎么还不到啊。

  因为宿舍断电了,所以宿舍里的光亮只有笔记本上放出的微弱光芒,他坐在床边,目光有些涣散。

  他想离开宿舍,去外面超市买吃的,或者干脆去外面餐馆吃饭,但当他决定打开宿舍门时,却发现宿舍的门被锁住了。

  他用力的敲门,

  用力的喊,

  却没人回应他。

  他喊了很久也敲了很久,

  他更饿了。

  他尝试去吃一些其他的东西,

  比如纸,

  比如皮带,

  但都吃不下去,

  真的吃不下去了。

  他去喝水,

  希望喝一个水饱,

  但越喝饥饿感就越是强烈。

  他默默地跪坐在地板上,

  然后,

  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好肥的手啊,

  好粗的手啊…………

  ………………

  美好的清晨,

  老许做了早餐之后继续回房间修炼他的符纸蹲马步,

  老道又出去买黄鼠狼去了,还要再买一条水蟒,这些东西比较难弄,花钱是其次的,关键是有钱也很难买得到。

  小萝莉坐在吧台后面拿银筷子继续玩着自己的舌头,一边玩还一边用笔记录着什么,当真是书屋有善口技者。

  死侍坐在角落里,

  面前放着一个平板,

  平板里正在放着火影忍者,

  是安律师让他看的,

  死侍一边看着一边跟着里头的人结印,嘴里开始不断地冒出类似的日语。

  老张一只手拿着酸梅汁一只手拿着筷子,在艰难地对付着早餐。

  他看周泽一脸轻松地享受完了豆浆油条,有些诧异道:“怎么做到的?”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周泽给老张灌了一波鸡汤,

  然后坐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靠窗位置。

  莺莺端上咖啡,报纸,

  又在茶几上的花瓶里换了几朵新鲜的花。

  咸鱼的一天,

  开始了!

  “安不起呢?”周泽问道。

  一大早就没看见他。

  “说是出去谈业务了,他本来想敲门喊老板你一起去的,被我拒绝了,我想让老板多睡一会儿。”

  “做得好。”

  周泽伸手摸了摸莺莺的头。

  阳光撒照在身上,

  周老板斜着身子葛优躺,

  拿起报纸,

  随意地翻阅着。

  报纸上刊登了一些新闻,

  有两个新闻吸引了周泽的注意,

  前天在通城大学,有两个大学生意外死亡。

  校方本想压制住消息不扩散的,但一下子死两个,是真的很难压得住了,况且这个时候新媒体如此发达,大家都有着当记者的本能,消息一下子就扩充出去了。

  不过报纸上的记载很简略,估计具体的事情经过如何,报社自己也不清楚。

  “老板,微博上都传疯了呢。”莺莺见周泽在看那个新闻走过来说道。

  “什么传疯了?”

  “这个女的,据说是自己在宿舍里撕脸皮,被发现时,躺在宿舍地板上,脸上都是血,没一块好肉了,死得很惨的说。

  这个男的,据说是自己把自己身上的肉给咬下来吃了。”

  “这也太胡扯了吧?”周泽笑了笑。

  “微博上有他们的室友和临近宿舍的人爆料说的,据说警察封锁现场后,法医都对这种惨状吃不消。”

  “行了行了,知道了。”

  周泽没当一回事儿,

  学校嘛,

  死一个学生很正常,同时死俩,嗯,概率有点低,但也不是不能理解。

  至于传得神神叨叨的东西,周泽是不怎么信的。

  很多人在传递消息时会本能地添油加醋以获得满足感和关注感,这种为了博眼球而博眼球的事情在微博上真的是屡见不鲜了。

  “好像,不是假的消息啊。”还在和早餐搏斗的张燕丰插话道。

  “怎么了啊?”周泽看向张燕丰。

  “你看看这个。”张燕丰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周泽。

  这是一个警察微信群,

  群里面有人发布了现场照片,

  血淋淋的,

  惨不忍睹,

  算是通城警局的内部微信群,大家在里面交流案件之类的。

  “是真的?”白莺莺嘴巴变成了“0”形。

  “你有什么看法?”张燕丰问周泽。

  周泽面色凝重地点击屏幕退出了微信群,

  发现挂着的是张燕丰的微信号。

  “你的号,还能用?”

  “我只要不发动态就可以了,我是牺牲了,大家也不会把我剔出群的。

  话说,这个案子,真不像是人做的,里面透着很多的诡异啊,而且一天发生两起。”

  张燕丰说道。

  “不是,那是小事儿,先放一边。”周泽说道。

  “额,那什么是大事?”

  “大事就是,为什么你上辈子的号,还能登录上去?”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