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养寇自重!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养寇自重!

  论鬼差的行为准则和真正的警察有什么不同,其实看看这种应对措施就可以很清晰地分辨出来了。

  警方是不可能把犯罪分子强行逼迫在人口稠密的大学里的,然后等着凶手再作案时才去抓人。

  虽说随着这些年持续不断的大学扩招,“大学生”这个词,已经在滑坡一般的贬值着,但不管什么新闻上,前头标注一个“大学生”,还是能瞬间引起公众的观察神经。

  但鬼差可没这个概念,他们不在乎是否会有人因此而牺牲,他们要做的,只是把灵异事件的影响给尽可能地控制住。

  哪怕那个东西在大学里再杀一个人,只要能抓住它,让它无法继续为非作歹下去,就算是尽到自己责任了。

  你很难去对一个屠宰场的工作人员说这些猪猪多可爱,多卡哇伊,

  同理,

  你也很难让一个每天迎来送往亡魂的鬼差去认识到“人命关天“这个词语的意思,

  不管是大学生,还是乞丐,在大多数鬼差眼里,没什么区别,人死后,都是绩点。

  入夜了,

  但大学里依旧是人来人往,

  对于学生们来说,

  夜生活,

  才刚刚开始。

  亮着灯的操场上,郑强和几个大学生在打篮球,他真的很喜欢打篮球。

  周泽坐在操场边上的长椅上,旁边坐着月牙。

  古河和那位叫李森的则是在体育馆那边,并不在附近。

  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什么都不要做;

  得等那个东西抑制不住自己的本能再度对猎物下手时,他们才能发现那东西的确切位置。

  “你喝么?”

  月牙把自己刚喝过的奶茶递给了周泽,奶茶是香芋味的,加了冰块。

  周泽摇摇头。

  “嫌弃我用过的吸管?”

  月牙一边微笑着捋着自己耳垂边的秀发一边问道,一般来说,女生这样说了,男生肯定不好意思扭捏下去,拿过去喝一口。

  但,

  周泽点点头。

  “…………”月牙。

  这天,聊不下去了呢。

  周泽的目光在四处逡巡着,虽说他知道这样做是一种无用功,因为大学那么大,自己现在所能看见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而已。

  但如果能提早发现那个东西的痕迹,早点抓住它,可能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能得到保护。

  不是周老板悲天悯人,

  在自己力所能及之下的好事,

  做一做又何妨。

  郑强一个三分球命中,结束了这场小型对抗赛,几个大学生邀请他一起去撸串,被他拒绝了。

  走到这边来,拿起月牙的奶茶,撕开了封口,直接倒灌了进去。

  “哈,舒服!”

  郑强看了看月牙,又看了看旁边的周泽,笑道:

  “做任务时也带发S的?”

  月牙瞥了一眼郑强,“要你管?”

  “要撩拨也撩拨我这种类型的啊,小白脸哪有我持久啊。”

  “滚。”

  “哈哈。”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辈子是吸毒过量死的。”

  “那你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辈子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女人了,这辈子装什么嫩啊,你想玩的话真的不如找我,反正咱俩身体正合适,别去想其他有的没的,专注着发泄还是没事的。”

  坐在旁边的周泽脑海中浮现出了以前看杂志时看见的一张照片,

  照片中一男一女在接吻,

  男的在想:人造美女?

  女的在想:泡沫款哥?

  放在这二人的面前,还真是贴切啊。

  鬼差,毕竟是一种不能按照实际年龄来衡量的存在啊,比如自家的小萝莉,还好她是小萝莉,如果给她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天知道书屋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时,一股心悸的感觉忽然袭来。

  还在“调情”的郑强和月牙目光顿时一凛,

  周泽也是微微皱眉,

  这才刚入夜没多久啊,

  那个东西,

  就已经按耐不住了么?

  确切地说,

  是又有人要倒霉了么?

  欲望被催发出来,

  一发不可收拾,

  一直,

  到死!

  …………

  “这次,该抓了吧?”李森一边奔跑一边对身边的古河问道。

  古河点点头。

  鱼儿养肥了,就该抓了。

  “通城的这位鬼差,架子很大啊,而且感觉他对你把那东西控制在大学里,有点不满呢。”

  李森顺便也给周泽上点眼药水。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损人不利己的人。

  那种损人利己的人,你还能理解;

  那种喜欢损人不利己的人,就真的很可怕了。

  “他是通城的鬼差,正常,有些鬼差就是喜欢有那种父母官的心态。”古河对此倒是很平静。

  事实上,那个东西最开始是在杭州出现的,但被古河给赶跑了。

  当时,古河是有机会抓住它的,却让其钻了空子溜走。

  这才导致那东西接下来不断在苏州、无锡甚至在淮安的流窜作案。

  古河身为捕头,无论是从手段上还是实力上,都比鬼差有优势得多,一次能说是意外让其溜走,连续几次都让其溜走,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这有点像是古代藩镇喜欢做的事……养寇自重。

  让那东西多杀几个人,多积累一些孽债,养得再肥硕一点,自己最后出手解决了它,能获得更多的绩点。

  当然,

  这一切都必须操控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不能玩儿过火,必须在阴司默许的界限和真正渎职的界限之间进行徘徊,一旦过界了,就得不偿失了。

  这一次,

  古河是打算真的解决掉那个东西了,

  再放任下去,

  自己也难逃干系,

  圆不过去了。

  “等这件事做完了,得好好问问他那种隐藏气息的方法是什么。”李森自言自语道,也算是提醒。

  “这个自然,等事情解决了,我也要去问的。”

  鬼差之间的联合,很多时候都像是乌合之众,或者说,不是“像”,而是就是乌合之众。

  二人一起奔跑到了教学楼B座下面,

  抬起头,

  古河闭上眼感知了一下,随即道:

  “在第八层和第九层的位置。”

  李森嗅了嗅自己的鼻子,脸上露出了一抹迷醉的神色,但很快惊醒过来,同时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道:

  “看来,这次的欲望,是性。”

  ………………

  周泽、郑强月牙三个人也在奔跑着,如果速度慢,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按劳分配的绩点,如果你从头到尾都没露面,那真的是连个盒饭都没得领,更别说绩点分成了。

  哪怕站在边上,给别人喊“666”,

  兴许还有一个安慰奖。

  “有点奇怪啊。”郑强开口道,“我原以为还需要设置什么阵法,大家各司其职地抓呢,结果就只是在学校里待着,感应到气息就一拥而上,真的是粗糙的战术啊。”

  “只要能起效就可以了。”月牙说道。

  “如果这样就可以起效,为什么之前那个叫古河的捕头在杭州和我们两个人的城市里连续地失手了?”郑强反问道。

  闻言,月牙沉默了一会儿。

  “如果他这次把我们一起聚集过来,多讲讲战术,多研究研究对策,我兴许还不会怀疑,但就这样让我们跟着一起上,目的是什么,明摆着了。

  这是想让我们跟着一起,他吃肉,给我们喝点汤,好堵我们的嘴。

  妈的,

  捕头那个层次的人玩儿的花活儿,就是比我们高级,我们还傻乎乎地在家里待着等鬼上门,人家就已经学会合理刷经验了。”

  周泽倒是听懂了郑强的意思,

  毕竟,

  他身边有安律师,

  二人现在玩儿得花活其实比那位古河更夸张,身为鬼差直接开始做人蛇生意。

  但古河这种拿普通人的命故意去喂养自己绩点的做法,周老板是不会做的。

  一是太麻烦,

  各地到处跑,忒累。

  二则是,自己良心过意不去。

  终于,

  三人也来到了教学楼B座,

  电梯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停运了。

  “走楼梯,速度!”郑强喊道,“别真的连一口汤都没了。”

  ………………

  B座教学楼,第八层,BJ805教室里。

  已经过了自习的时间了,

  但教室里还有一个学生没有走。

  他坐在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置里。

  一般来说,大学上课时,坐在中间前几排的,往往都是学霸类型的,坐在两边靠前位置的,往往都是来晚了进来后赶紧坐下类型的。

  最后几排的,是补觉类型的,中间人群之中的位置,则是咸鱼聚集地。

  自习室的灯还开着,

  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厚厚的一叠书,

  笔、

  计算器、

  各种资料摊得满满当当,

  从外面经过时甚至是站在教室前面看他这边时,

  都是怎么看都是在认真自习刷题的样子。

  但实际上,

  在书堆之中,放着一部手机,和五个移动电源。

  手机里正在放着少儿不宜的东西,他戴着耳机,还在听着声音。

  最重要的是,

  他在看这种片片时,

  完全没有按快进,

  是直接从一开始的美女荷官在线发牌,

  一直看到结尾的剧终!!!

  在下面,

  他拿着一个灰机杯,

  他急促,

  他紧张,

  他彷徨,

  他不屑,

  哪怕灰机杯上已经在不断地滴落着鲜血,

  哪怕脚下已然是一滩滩的血渍,

  他也依旧浑然不觉,

  一部结束后,

  本能地点开到下一部……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