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猎人和猎物的反转!

第三百六十七章 猎人和猎物的反转!

  “开眼!”

  月牙左眼的瞳孔一时间被白色所覆盖,整个人的气质也陡然一变。

  当然,

  这个时间仅仅持续了不到十秒,

  随即,

  她身体又是一个踉跄,

  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主动向周泽身上靠过去,她现在是真的暂时脱力,需要周泽扶住她。

  周泽却向旁边跨了一步。

  “噗通……”

  月牙再度摔倒在了地上,

  一时间,

  无语凝噎。

  “看见什么了?”

  这个女人的能力应该是那种可以看穿虚妄的眼睛,因为在她喊“开眼”的刹那间,周泽感觉到自己衣服里的那张扑克牌都抖动了一下,自己气息隐藏几乎要被破除。

  月牙皱着眉从地上爬起来,有些恨恨地扫了一眼周泽,沉声道:

  “前面左边的教室里,有个不认识的男的在打灰机,已经不是射白色的东西了,在不停地射血。”

  射血这种事儿,周泽记得以前自己看哪个小故事上说过,讲春秋战国时期哪个国王好像特贪恋女色,原始版本催情药嗑多了,弄得自己控制不住,开始飙血,然后把自己飙血飙死了。

  “前边右边的教室里,郑强坐在那里,身体在慢慢地枯萎,眼眶凹陷,像是…………”

  月牙咬了咬嘴唇,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吸d过量。”

  周泽皱了皱眉,鬼差,也中招了?

  “对面楼道口那边,李森站在那里,身上开始大面积出现烧伤。”

  “古河呢?”

  那位喊大家过来说是一起发财吃肉喝汤的捕头大人呢?

  “没找到。”月牙摇摇头。

  周老板一阵无语,早知道自己真应该厚脸皮一点,让小萝莉顶替自己参加这次活动。

  当然了,事先,谁也没料到,周老板当鬼差以来第一次响应上级的号召,结果却碰到一个坑货领导。

  现在,四个鬼差,俩中招了。

  摆在自己面前的选择有三个,

  一个是去救他们,

  二则是找到那个“鬼”解决掉它,

  三则是调头就走。

  周泽其实更倾向于第三个选择,但他偏偏很难选择第三个选择,因为这里是通城,自己不知道还好,如果知道了还故意逃避什么都不做,那个“鬼”接下来再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因果就得算在他周泽头上了。

  倒是月牙,仿佛是心有灵犀一样,她马上道:“我准备离开了,这里的事情有变化,捕头居然消失了,不正常。”

  她是可以走的,她不是通城鬼差。

  “你走得掉么?”周泽问道。

  “什么?”

  月牙话音刚落,就看见自己身边忽然有一团诡异的黑影正在向自己袭来。

  她掌心当即一挥,几十根银针以她为圆心,将自己脚下的这块区域给覆盖住,那团黑影在四周不停地逡巡着,却无法寸进。

  周泽的脚下也有黑影袭来,周老板指甲长出,对着地板直接刺了进去,黑雾散开,形成了一道结界,将外面的黑影格挡开。

  双方僵持许久,

  最终,

  黑影退散。

  月牙弯下腰,手在地上一挥,插在地上的针直接收了回来。

  周泽也将自己的指甲拔出,

  如果那个东西仅仅是这些手段的话,自己二人小心一点,倒是问题不大。

  很痛苦,很蛋疼,

  周老板不是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人,

  只要能够让他每天躺在沙发上喝咖啡晒太阳,哪怕窗外洪水滔滔他都觉得无所谓,但这件事却和他有着切身的利害关系,也就由不得周泽了。

  主动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周泽先拐入了右侧的教室。

  郑强坐在那儿,一脸的迷醉神情,果真和月牙刚刚所形容的一样。

  周泽伸手碰了一下郑强,

  刹那间,

  周泽眼前也出现了团团迷雾。

  迷雾之中,

  周泽看见郑强正坐在沙发上,周围莺莺燕燕,群魔乱舞,而郑强正拿着烧瓶一刻不停地吸食着里面的白烟。

  这种吸法,

  就算是一头大象也遭不住啊。

  而且,

  或许是旁观者清的原因,周泽看见郑强身边的男男女女都只剩下了骷髅,他们的头部更像是被虫子啃食过的一样,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洞穴,比蜂巢还恐怖。

  周泽上辈子是个医生,他知道,有些特定的毒p,如果吸食了,会对大脑造成极大的损伤,而且是不可逆的损伤。

  越是上瘾快的毒p,对人体造成的损害就越大,那种吸多了直接成植物人的家伙简直数不胜数,而那些有机会被送进戒毒所的,反而是幸运儿了。

  但郑强却自得其乐,甚至连周泽的出现都没发现一样,继续陶醉其中。

  果然,

  路边的鬼差如果能靠得住,母猪就都能上树。

  虽然自己也仅仅是一个鬼差,但周泽还是觉得自己跟一群小鬼差在一起做任务,有点太跌份了。

  这件事,哪怕自己不参加,回去找小萝莉和安律师他们商量一下,再从长计议一步一步来,也好比这帮坑货队友一个一个地送人头强得多。

  但现在也是没办法了,这种^(* ̄(oo) ̄)^一样的队友,

  你还得救。

  哪怕身边多来几个炮灰,至少也能起到吸引火力的作用吧?

  周泽的指甲长了出来,

  不断地挥舞,

  面前的骷髅们被周泽一个个地击碎,

  但郑强依旧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沉迷自己上辈子最大的癖好之中。

  周泽一步上前,捏碎了郑强手中的烧瓶。

  郑强整个人一愣,带着血色的目光盯着周泽,发出了一声怒吼,在其身上竟然出现了一根根倒刺,像是一只刺猬一样,而后直接咆哮着冲向了周泽。

  对于瘾君子来说,只要阻止自己吸d,哪怕是爹妈妻子儿女,也都是自己最大的仇人!

  周泽的指甲扫过对方身上的倒刺,竟然发出了一阵金属碰撞的铿锵声,一时间,对方身上的倒刺有不少刺入了周泽的体内。

  疼得周老板一阵哆嗦。

  而在周泽体内,

  那一个巨大的血色“封”字,

  也在此时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

  “来吧…………解开封印…………你需要我的力量!”

  那个意识正在呼唤周泽:

  “鬼差…………只是…………我的…………食物而已!”

  “滚你丫的!”

  周泽吼道。

  下一刻,

  周老板的十根指甲迅速长长,变成镰刀一样的弧度,二手双手交叉横在身前,顺势向前一推。

  终于将郑强给格挡开,

  紧接着,

  周泽的十根指甲一起向前突刺,

  周泽没选择直接刺这货的胸膛,而是选择刺对方的双臂。

  “噗!”

  剧烈的疼痛袭来,

  四周的烟雾也开始消散。

  周泽低头看了一眼,

  发现自己身上有好多个像是针孔一样的血洞,虽然伤势不算严重,但真的很疼。

  而原本坐在座位上的郑强双臂鲜血正在汩汩流出,

  他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看着周泽,又看了看四周,

  一边尝试止血一边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月牙没有跟上周泽,大家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所以更懂得珍惜生命,同时那种趋利避害,也是融入骨髓深处的一种本能了。

  不是因为懂得生活,才珍惜生命。

  而是地狱实在是太恐怖,还是活在阳间好!

  这不是怂,

  本来这种聚集,就是奔着赶一口汤喝一下的态度,又不是发生在自己辖区的事情,何必为此拼命?

  外加那个通城的混蛋,

  让自己两次摔在地上,

  自己就更不可能帮他了!

  只是,

  当月牙刚刚走楼梯跑到三楼时,在三楼楼梯口,出现了一道熟悉的人影。

  这个人,

  正是古河。

  “你走什么?”

  古河抬起头,看着楼梯上面的月牙。

  “这个鬼,不除掉,贻害无穷。”

  说着,

  古河开始向楼梯上走去。

  “捕头大人,你?”

  月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产生了惊惧的情绪,且开始下意识地后退。

  之前,周泽对她说过,你以为,还能走得掉?

  她没放在心上,

  现在,

  她忽然觉得,

  周泽话里面,可能有着深意。

  “这是我们鬼差的责任,我从杭州追它追到无锡、苏州再到淮安再到通城,这次,可不能让它再跑掉啊。

  你看看,

  他都害死多少人了。”

  古河在往上走,

  月牙在往后退。

  “不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可能来得这么晚!你到底有什么图谋,捕头大人!”

  没人是傻子,

  之前郑强都能分析出古河是在高级刷经验,故意送人头给那个鬼,好让自己收割。

  “没有啊,真的没有啊。”

  古河继续一步一步地往上走,

  而后,

  他停住了。

  月牙愣了一下,

  下一刻,

  古河忽然出现在她的身后,

  一只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颈,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月牙张开嘴,

  但古河另一只手直接堵住了月牙的嘴。

  随后,

  古河把手收了回来,

  整只手掌上,已然是密密麻麻地插满了钢针。

  “我只是想让这只鬼再造点孽,再送点人头而已,既然普通人的都送了,为什么不能再送点鬼差呢?

  到时候,

  收了它,

  绩点嘉奖,会更大啊。”

  古河伸出舌头舔了舔月牙的耳垂,

  “所以,请你不要跑,好好地,配合我,说不定,我能让你喝口汤,因为上面居然有一个人,脱困了。

  真是一群,

  不懂事的下级啊,

  就不能体量一下当领导的辛苦么。”

  “开眼!”

  月牙左眼瞬间被一片白色覆盖,

  而后,

  她整个人面如死灰,

  因为如果古河真的只是打算为了获得绩点才这样做的话,她自信还能有转圜的余地,大不了拿其他东西去和古河交换,无非是利益代价罢了。

  但她在刚才,

  分明看见,

  在古河的额头上,

  显现出了一个黑色的“贪”字!

  发出这次行动号召的捕头大人,

  居然早在杭州时,

  就已经被这只鬼给控制住了!

  :。:

看过《深夜书屋》的书友还喜欢